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曹顺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谋杀(1)]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联合国控诉记343
·船舶重工集团716所长李恒劭利用职权 残害工作岗位上的残疾女工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7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7)
·联合国控诉记216
·控诉记215:中国控诉的“洋外援”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14
·联合国控诉记344
·维稳是统治危机出现恐惧的同义词2
·街头控诉记213:共产党不配有墓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2
·控诉记211:刘延东的脸色变了
·控诉记210:美国警察和我们一起喊口号
·街头控诉记345:朱立创!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
·法拉盛街头控诉346
·联合国控诉记209
·联合国控诉记347
·浙江冤民钟亚芳收到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的救命钱被谩骂威胁
·钟亚芳强烈要求杭州市中级法院院长翁钢粮等纠正惊天错案
·联合国控诉208:联合国前的一道风景线
·联合国控诉记348
·联合国控诉记207
·维稳,大东亚共荣目的一样
·中俄军演,彰显奴才卖国嘴脸
·联合国控诉记349
·街头控诉205:又来了一条共狗
·控诉记204:会开完了,国家也完了!
·联合国控诉记206
·乌克兰人民引领取缔共产党的世界潮流/杜阳明
·联合国控诉(203):纵火犯岂能成消防员
·联合国控诉记350:又一个官倒公司!
·联合国控诉记202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2
·街头控诉201:我们的口号深入人心
·联合国控诉200:纪念柏林墙倒塌24周年
·联合国控诉199:绝不能让中共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联合国控诉199:绝不能让中共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联合国控诉记353
·联合国控诉198:中共国应该站在世界人权法庭的被告席上
·联合国控诉记197
·联合国控诉记19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19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193
·【中國控訴】讓天安門的詩回到天安門!(視頻)
·联合国控诉记355
·联合国控诉记192
·【中国控诉】同样的苦难,共同的使命
·【中国控诉】让天安门的诗回到天安门—中国控诉工作组华盛顿之行纪实
·联合国控诉记19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6
·联合国控诉记190
·警察佩枪是中共鼓励、褒奖随意杀人的升级版
·中共体制下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57
·中共体制下的白衣天使、救死扶伤2
·中共崛起是为了走出国门的全球战略1
·联合国控诉记358
·【中国控诉】纪念六四屠杀25周年:汪洋之上,漂泊屈子无数
·欧洲部会同荷兰民运界举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
·【中国控诉】屠城血渍未干涸,血拆冤辱惊世界
·大赦国际连续第二十四年举办六四纪念集会
·习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吗?
·习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吗?
·中共崛起是为了走出国门的全球战略2
·中国特色的阶级斗争聚焦点——广场革命的凝聚与瓦解1
·中国特色的阶级斗争聚焦点——广场革命的凝聚与瓦解2
·拍苍蝇、打老虎的反腐是换一批狗官——习李企图挽救党国的无用功
·【中国控诉】359: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屠杀二十五周年大会纪实
·控诉记360:大赦国际特邀中国控诉出席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集会
·平反6.4昭雪法轮功一定不会是共产党
·控诉上海黄浦南京东路警署灭绝人性流氓恶警一潘浩
·联合国控诉记361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62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189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63
·街头控诉记188:人肉这个五毛
·韩正:你太无耻!
·联合国控诉记187:中共欺骗了全世界
·联合国控诉记364
·控诉记365:上海裘美莉6月4日起失踪至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顺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谋杀(1)

   曹顺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谋杀(1)
   
    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不治病死,就究其原因不是病死,而是被中共害死,众所周知,京沪二地来回奔波劳力费神,曹顺利能够奔走于京沪二地证明身体状况很好,如果没有中共的暗算,此种奔波等于是一种锻炼,不会使得身体受到伤害,只会使身体越来越健康。
   仅我认识的维权人士中,就有陈小明、郑敏珠、蔡新华、杜永林、周铭德、藤金娣……这些人都是被中共及其走狗关押监狱、黑监狱后身体状况急剧恶化,等到奄奄一息时才准许保外就医,蔡新华回家仅仅只有13个小时就撒手人寰。有的回家不到二天一命呜呼,藤金娣等直接死在黑监狱中。其中不乏像蔡新华这样的老年人,但是大多数是年富力强的中、壮年人。那么多人死于被关押后,只能有二种解释,要么遭受难以忍受的酷刑,被折磨致死。另一种可能就是监狱当局对被害人下药,在不知不觉中杀人于无形,使得被害人及其家属、子女、朋友拿不到任何证据控诉,达到瞒天过海、逃避罪责的目的。
   中共没有像日本宪兵使用老虎凳、辣椒水,没有白公馆、渣滓洞使用美国刑法48套对付访民,但是中共的精神折磨比酷刑虐待更加凶狠,心理的承受能力往往比身体摧残更加残酷。从被害人都是烂肝、烂肾、烂肺、烂心血管致死分析,不是死于监狱、黑监狱,就是死于被中共知晓而控制的医院,都是与药有关,都是在阴暗的角落里实施的。


   很少有人会从防范中共下药害人着手,使得自己逃过一劫。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经揭露过监狱当局下药害人的事实和手法。今天老生常谈,再次以亲身被多次下药的经历控诉中共,同时证明曹顺利女生是被中共下药暗算后,导致不治之症。并且被拒绝及时救治致死,这是杀人不见血的谋杀。
   2003年中共以妨碍公务的莫须有,将我押送大丰劳教所,在刚进劳教所的前二个月监狱当局在市委、市府领导的指令下,利用我对共产党本性不理解的前提下,以伪善的面孔假装要帮助我解决问题。他们准备以我作悔改的典型,在电视节目中播放,教育所有被关黑监狱的访民。大队王水兵叫我到办公室,客气地给我点上烟、倒水(茶叶茶)等我喝完茶、抽好烟,被带进一间房间,看到一台照相机,这时我已经晕晕乎乎,感觉不清晰了,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据张翠萍在我出狱后告诉我“你被做成悔改的电视节目拿到黑监狱中播放,我当场就说这是假的,杜阳明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闸北区政法委、法制办相继来到大丰农场,大队长王水兵照例给我抽烟、喝茶,“谈话”结束回到监室后,怎么也想不起谈话内容,我开始怀疑王水兵的烟、茶有鬼,第三次再给我烟、茶时我没喝。当法制办张姓女人问我“王明清是不是你们的头”我回答“王明清做头,我可以做大总统”并且马上打断她的继续提问说“我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不会再回答你们的任何提问”他们知道阴谋败露,匆匆忙忙结束谈话(取证)再也没有出现过,事后我知道他们对我使用了致幻剂。
   事情败露后他们一改伪善的面孔,开始折磨我,同时街道政法委书记贺德山带着化解小组来到大丰,表面上是关心我在劳教所的生活,其实是与监狱当局策划了阴谋,。 待续
   
    控诉人:杜阳明
   
    2014/3/18
(2014/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