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曾节明文集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阻止克里米亚公投的努力,已经彻底失败:美东时间三月十五日下午(莫斯科时间三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克里米亚关于是否脱乌归俄的全民公投开始,到笔者拟稿时已经结束(莫斯科时间晚上八点结束),投票站口第一时间的民调显示:百分之九十三的投票者主张回归俄罗斯。不管这个民调是否能精确反映公投结果,克里米亚大多数选民选择脱乌归俄,是可以确定的;此次克里米亚公投,投票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从法理上说,公投完全有效。
     随着公投的完成,在克里米亚较量中,美国和西方阵营败局已定,而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已呈无可挽回之势。
   


     克里米亚之回归俄罗斯是国际政治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它标志着“冷战”后形成的、由战胜者美国和西方阵营主导制定的国际秩序被打破,它将注定撬动一系列的连锁变动。
     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将令俄国重获欧洲部分的不冻港和黑海的控制权;克里米亚半岛对俄国战略上极其重要,正是依靠克里米亚——黑海的“生命通道”,“二战”中濒临崩溃的前苏联才得以获得大量的美国援助,转败为胜战胜了纳粹德国。随着克里米亚的回归,俄国将获得再次崛起的跳板。随着克里米亚回归俄的不可避免,美国和西方阵营限制俄罗斯的“势力均衡”被打破了,接下来的国际形势,将发生不利于西方阵营的变化。
   
     虽然美国和欧盟扬言严厉制裁俄罗斯,但俄国却是一个能源、资源富甲全球、粮食自给有余的大陆大国,远非两伊、朝鲜、古巴可比,制裁难收其效且难以为继;更何况,俄国又有一个与西方离心离德的大国伙伴——中共国。
   
     克里米亚的挫败,不仅是西方政治上的重大失败,也是其道义形象的滑铁卢。因为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美国和西方阵营道义上的双重标准,被普京如CT机多角度多横截面扫描般地详尽拍摄成图,挂在全世界眼前:
     此次美英和欧盟大力反对克里米亚全民公投,但在昨天,他们却大力支持俄罗斯车臣、和前南斯拉夫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这是为什么呢?同样是民族自决,为什么脱离俄罗斯的自决就可以,回归俄罗斯的自决就不行呢?
     全民公投决定归宿难道不符合“普世价值”吗?美英和欧盟不是一贯高举“普世价值”的道义旗帜吗?为什么有利于俄国的“普世价值”行为就要反对呢?这不证明了西方所谓的“世价值”,是利己的“普世价值”?
     对此,丘吉尔、撒切尔粉丝等右偏瘫们咋咋呼呼地争辩说:“普京俄罗斯是独裁国家,因此反对克里米亚公投是为了维护自由民主!”
     是吗?那为什么在叶利钦时代,你们大力支持车臣的民族自决呢?难道叶利钦治下的俄国不是自由民主国家?难道你们支持穆斯林的“车独”也是为了自由民主?
   
     西方在道义上的此种虚伪性,是由来已久的,“二战”的爆发,就典型地反映了此种虚伪:英国官方一贯指责,是德国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因为德国侵略扩张,并迫害犹太人;但现在,在俄国人和犹太人之外(他们因为切身利害关系,很难公正看待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人看出,英国的说法站不住脚,英国自己在“二战”中的角色都很成问题。
     “二战”是德国侵略引起的吗?英国对德宣战是反侵略吗?德国侵吞奥地利的时候,英国置若罔闻;德国觊觎捷克斯洛伐克时,英国非但姑息,还与希特勒签订《慕尼黑条约》,出卖捷克斯洛伐克,这不是纵容侵略吗?——《慕尼黑条约》是张伯伦的个人错误吗?非也,作为民选首相,张伯伦当时在上下两院有着压倒的支持率。。。总之,只要没威胁到英帝国的利益,任何侵略都不是问题。
     但是,到了希特勒出兵要收取“但泽走廊”——德国东普鲁士失土(“一战”后被战胜国强行划归波兰)时,英国反倒宣战了!
     明眼人不难看出:英国之对德宣战,哪里是什么反侵略?而是因为德国重获波罗的海港口,威胁到英帝国的海上霸权,破坏了英国对欧陆奉行的“势力均衡”政策!
     对于战争中英国以“反侵略”自封正义,希特勒曾质问丘吉尔:你英国侵略了全世界,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侵略!?对此丘吉尔不敢回答。
     那么,英美对德开战是否因为纳粹迫害犹太人呢?非也。希特勒自上台起,对德国犹太人的迫害就一波接一波,这在1938年“水晶之夜”达到战前的高潮,美国无动于衷,与德国经贸上打得火热,英国更是事不关己,英国首相还跑到慕尼黑,压迫引诱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接受希特勒的要求!
     只在为保帝国霸权(对美国来说是争夺霸权)开战之后,英、美才先后举起了反侵略、维护犹太人的道义旗帜。
     那么开战之后,举起了道义旗帜的英、美,是否做到了言行一致呢?非也。为了一己之利,美英与苏联在克里米亚签订了《雅尔塔协议》,在克里米亚,罗斯福、丘吉尔比张伯伦更以出卖弱小民族为能事,《慕尼黑条约》出卖的只是捷克斯洛伐克,《雅尔塔协议》则出卖了整个中国和远东!
   
     西方在道义上的虚伪性,此次被普京牢牢抓住,并巧妙地加以利用:
     在此次因乌克兰政变引发的克里米亚危机中,除了第一时间出兵占领克里米亚要地,抢得先机外,普京在大打“普世价值”牌,迅速策动克里米亚全民公投,在道义上以美英和西方“子之矛”,攻美英和西方“子之盾”,令美英和西方陷入了空前的道义困境:
     默认全民公投吧,兹事体大,一旦克里米亚归俄,“冷战”的胜果就开始丧失,自己主导世界秩序就开始瓦解。。。反对和否定全民公投吧,道义上的双重标准又会暴露无遗。
     此次眼见事急,急红眼的美、英和欧盟一时也顾不得什么“普世”不“普世”了,双双强烈反对克里米亚民族自决,并扬言不承认公投结果,总之在普京的“抽将”下,一贯高举“普世价值”的美、英、欧,一反常态地在世人面前演足了反对“普世价值”的一幕。
   
     此次公投之前,为保“冷战”胜果,美、英曾作最后的努力:在英国的提议下,三月十四日美国国务卿柯瑞与俄国外长拉夫洛夫在伦敦苦谈了六个小时,美国抛出“克里米亚留在乌克兰,但高度自治”的折衷方案,以图撤销公投。但老奸巨猾的普京岂会吃这种缓兵之计?当即拒绝。拉夫洛夫还秀出“尊重克里米亚人民的意愿”的高姿态,道貌岸然地宣称:
     在克里米亚公投之前,莫斯科不会对当地的未来做任何决定,包括是否接纳它加入俄国。
     此外,拉夫洛夫一语双关地说:克里米亚对俄国的重要性,要超过福克兰群岛(即阿根廷的马岛)对英国的重要性。这句巧妙的重话既敲打了美国,又给了英国一记耳光,因为知情的人们会问:
     你英国为了继续领有一个远离本土一万三千公里、距对手国仅五百公里的马岛,可以对阿根廷战争相向,那么与俄国连为一体的克里米亚,以公投的和平方式选择回归俄罗斯,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更何况,克里米亚本来就属于俄国,它被划给乌克兰,系前苏联共产独裁者赫鲁晓夫在1955年的专制行为,你英美不是反对专制独裁吗?怎么支持起当年共产国家苏联的决定起来了?
     对美国,这句话在说:当年英国以战争夺占一个远离英本土一万三千公里的马岛,你都不管;与我们(俄国)连成一体、且本来就是俄领土的克里米亚自愿和平回归俄罗斯,你倒来阻止,你美国玩的是什么“普世价值”?
   
      俄国得势不饶人,还继续在在道义上牢牢压制美、英、欧,令西方叫苦不迭。
   
     继“斯诺登事件”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后,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再次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美国在道义上的连遭挫败,决不是因为俄国比美国更为正义,而是因为美国奥巴马政府在国际事务中的失策和无能——奥巴马的领导才干明显地逊于普京,而现在的西方各大国之间又勾心斗角,一切都导致它们在与俄国的竞争中落于下风。
     在道义上,俄国当然比美国大不如,她一贯如此;问题是国际政治行为的驱动力是国家利益,而不是自由民主,这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在道义上“双重标准”的根本原因。
     中国反对派,尤其是右派,许多人迄今连内政和外交的区别都搞不清楚,甚至迄今昏昏然认为英国对阿根廷马岛战争是为了“自由民主”。。。殊不知,只要这地球上还存在民族国家,自由民主就永远局限于内政范畴,国家对外谋求的首先是利益,而不是道义!
   
     当然,决不能以西方道义上的虚伪性,否定宪政民主的体制优越性。为了谋取一己之利,任何国家对外都不可能全然符合道义,西方国家当然无法免俗,而俄罗斯、中共国在道义上只有比西方国家更为虚伪。此次普京对西方的道义大胜,不是俄国的道义胜利,而是国家领导人个人的能力胜利。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三月十五日傍晚于雪融纽约州
(2014/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