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曾节明文集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阻止克里米亚公投的努力,已经彻底失败:美东时间三月十五日下午(莫斯科时间三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克里米亚关于是否脱乌归俄的全民公投开始,到笔者拟稿时已经结束(莫斯科时间晚上八点结束),投票站口第一时间的民调显示:百分之九十三的投票者主张回归俄罗斯。不管这个民调是否能精确反映公投结果,克里米亚大多数选民选择脱乌归俄,是可以确定的;此次克里米亚公投,投票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从法理上说,公投完全有效。
     随着公投的完成,在克里米亚较量中,美国和西方阵营败局已定,而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已呈无可挽回之势。
   


     克里米亚之回归俄罗斯是国际政治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它标志着“冷战”后形成的、由战胜者美国和西方阵营主导制定的国际秩序被打破,它将注定撬动一系列的连锁变动。
     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将令俄国重获欧洲部分的不冻港和黑海的控制权;克里米亚半岛对俄国战略上极其重要,正是依靠克里米亚——黑海的“生命通道”,“二战”中濒临崩溃的前苏联才得以获得大量的美国援助,转败为胜战胜了纳粹德国。随着克里米亚的回归,俄国将获得再次崛起的跳板。随着克里米亚回归俄的不可避免,美国和西方阵营限制俄罗斯的“势力均衡”被打破了,接下来的国际形势,将发生不利于西方阵营的变化。
   
     虽然美国和欧盟扬言严厉制裁俄罗斯,但俄国却是一个能源、资源富甲全球、粮食自给有余的大陆大国,远非两伊、朝鲜、古巴可比,制裁难收其效且难以为继;更何况,俄国又有一个与西方离心离德的大国伙伴——中共国。
   
     克里米亚的挫败,不仅是西方政治上的重大失败,也是其道义形象的滑铁卢。因为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美国和西方阵营道义上的双重标准,被普京如CT机多角度多横截面扫描般地详尽拍摄成图,挂在全世界眼前:
     此次美英和欧盟大力反对克里米亚全民公投,但在昨天,他们却大力支持俄罗斯车臣、和前南斯拉夫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这是为什么呢?同样是民族自决,为什么脱离俄罗斯的自决就可以,回归俄罗斯的自决就不行呢?
     全民公投决定归宿难道不符合“普世价值”吗?美英和欧盟不是一贯高举“普世价值”的道义旗帜吗?为什么有利于俄国的“普世价值”行为就要反对呢?这不证明了西方所谓的“世价值”,是利己的“普世价值”?
     对此,丘吉尔、撒切尔粉丝等右偏瘫们咋咋呼呼地争辩说:“普京俄罗斯是独裁国家,因此反对克里米亚公投是为了维护自由民主!”
     是吗?那为什么在叶利钦时代,你们大力支持车臣的民族自决呢?难道叶利钦治下的俄国不是自由民主国家?难道你们支持穆斯林的“车独”也是为了自由民主?
   
     西方在道义上的此种虚伪性,是由来已久的,“二战”的爆发,就典型地反映了此种虚伪:英国官方一贯指责,是德国挑起了两次世界大战,因为德国侵略扩张,并迫害犹太人;但现在,在俄国人和犹太人之外(他们因为切身利害关系,很难公正看待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人看出,英国的说法站不住脚,英国自己在“二战”中的角色都很成问题。
     “二战”是德国侵略引起的吗?英国对德宣战是反侵略吗?德国侵吞奥地利的时候,英国置若罔闻;德国觊觎捷克斯洛伐克时,英国非但姑息,还与希特勒签订《慕尼黑条约》,出卖捷克斯洛伐克,这不是纵容侵略吗?——《慕尼黑条约》是张伯伦的个人错误吗?非也,作为民选首相,张伯伦当时在上下两院有着压倒的支持率。。。总之,只要没威胁到英帝国的利益,任何侵略都不是问题。
     但是,到了希特勒出兵要收取“但泽走廊”——德国东普鲁士失土(“一战”后被战胜国强行划归波兰)时,英国反倒宣战了!
     明眼人不难看出:英国之对德宣战,哪里是什么反侵略?而是因为德国重获波罗的海港口,威胁到英帝国的海上霸权,破坏了英国对欧陆奉行的“势力均衡”政策!
     对于战争中英国以“反侵略”自封正义,希特勒曾质问丘吉尔:你英国侵略了全世界,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侵略!?对此丘吉尔不敢回答。
     那么,英美对德开战是否因为纳粹迫害犹太人呢?非也。希特勒自上台起,对德国犹太人的迫害就一波接一波,这在1938年“水晶之夜”达到战前的高潮,美国无动于衷,与德国经贸上打得火热,英国更是事不关己,英国首相还跑到慕尼黑,压迫引诱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接受希特勒的要求!
     只在为保帝国霸权(对美国来说是争夺霸权)开战之后,英、美才先后举起了反侵略、维护犹太人的道义旗帜。
     那么开战之后,举起了道义旗帜的英、美,是否做到了言行一致呢?非也。为了一己之利,美英与苏联在克里米亚签订了《雅尔塔协议》,在克里米亚,罗斯福、丘吉尔比张伯伦更以出卖弱小民族为能事,《慕尼黑条约》出卖的只是捷克斯洛伐克,《雅尔塔协议》则出卖了整个中国和远东!
   
     西方在道义上的虚伪性,此次被普京牢牢抓住,并巧妙地加以利用:
     在此次因乌克兰政变引发的克里米亚危机中,除了第一时间出兵占领克里米亚要地,抢得先机外,普京在大打“普世价值”牌,迅速策动克里米亚全民公投,在道义上以美英和西方“子之矛”,攻美英和西方“子之盾”,令美英和西方陷入了空前的道义困境:
     默认全民公投吧,兹事体大,一旦克里米亚归俄,“冷战”的胜果就开始丧失,自己主导世界秩序就开始瓦解。。。反对和否定全民公投吧,道义上的双重标准又会暴露无遗。
     此次眼见事急,急红眼的美、英和欧盟一时也顾不得什么“普世”不“普世”了,双双强烈反对克里米亚民族自决,并扬言不承认公投结果,总之在普京的“抽将”下,一贯高举“普世价值”的美、英、欧,一反常态地在世人面前演足了反对“普世价值”的一幕。
   
     此次公投之前,为保“冷战”胜果,美、英曾作最后的努力:在英国的提议下,三月十四日美国国务卿柯瑞与俄国外长拉夫洛夫在伦敦苦谈了六个小时,美国抛出“克里米亚留在乌克兰,但高度自治”的折衷方案,以图撤销公投。但老奸巨猾的普京岂会吃这种缓兵之计?当即拒绝。拉夫洛夫还秀出“尊重克里米亚人民的意愿”的高姿态,道貌岸然地宣称:
     在克里米亚公投之前,莫斯科不会对当地的未来做任何决定,包括是否接纳它加入俄国。
     此外,拉夫洛夫一语双关地说:克里米亚对俄国的重要性,要超过福克兰群岛(即阿根廷的马岛)对英国的重要性。这句巧妙的重话既敲打了美国,又给了英国一记耳光,因为知情的人们会问:
     你英国为了继续领有一个远离本土一万三千公里、距对手国仅五百公里的马岛,可以对阿根廷战争相向,那么与俄国连为一体的克里米亚,以公投的和平方式选择回归俄罗斯,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更何况,克里米亚本来就属于俄国,它被划给乌克兰,系前苏联共产独裁者赫鲁晓夫在1955年的专制行为,你英美不是反对专制独裁吗?怎么支持起当年共产国家苏联的决定起来了?
     对美国,这句话在说:当年英国以战争夺占一个远离英本土一万三千公里的马岛,你都不管;与我们(俄国)连成一体、且本来就是俄领土的克里米亚自愿和平回归俄罗斯,你倒来阻止,你美国玩的是什么“普世价值”?
   
      俄国得势不饶人,还继续在在道义上牢牢压制美、英、欧,令西方叫苦不迭。
   
     继“斯诺登事件”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后,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再次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美国在道义上的连遭挫败,决不是因为俄国比美国更为正义,而是因为美国奥巴马政府在国际事务中的失策和无能——奥巴马的领导才干明显地逊于普京,而现在的西方各大国之间又勾心斗角,一切都导致它们在与俄国的竞争中落于下风。
     在道义上,俄国当然比美国大不如,她一贯如此;问题是国际政治行为的驱动力是国家利益,而不是自由民主,这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在道义上“双重标准”的根本原因。
     中国反对派,尤其是右派,许多人迄今连内政和外交的区别都搞不清楚,甚至迄今昏昏然认为英国对阿根廷马岛战争是为了“自由民主”。。。殊不知,只要这地球上还存在民族国家,自由民主就永远局限于内政范畴,国家对外谋求的首先是利益,而不是道义!
   
     当然,决不能以西方道义上的虚伪性,否定宪政民主的体制优越性。为了谋取一己之利,任何国家对外都不可能全然符合道义,西方国家当然无法免俗,而俄罗斯、中共国在道义上只有比西方国家更为虚伪。此次普京对西方的道义大胜,不是俄国的道义胜利,而是国家领导人个人的能力胜利。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三月十五日傍晚于雪融纽约州
(2014/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