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曾节明文集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马航MH370失踪已逾四天,迄今音信杳无,七国联合搜索上百小时,也未搜得蛛丝马迹,于是在这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便激发了无穷的想象力:民间的猜想众说纷纭、花样翻新,继UFO劫持说和某团体宣布的江泽民、曾庆红导弹击落说后,现在不同的巫师版本都出来了。。。专家和权威人士、组织的评说,同样莫衷一是,甚至尖锐对立:
   
     美国中情局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本星期二表示,情报官员不能排除失踪马航客机遭恐怖袭击的可能。


   
    “必须重视一切可能,”布伦南在华盛顿罕见的公开发表言论说。
   
     但是,身在巴黎的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诺布尔(Ronald Noble)却在同一天说:他认为马航客机失联并非恐怖袭击所致。诺布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随着获得的信息增多,我们更加倾向于这并非恐怖事件的结论。”
     显而易见,在马航MH370失踪问题上,美国中情局和法国国际刑警组织尖锐对立。
     支持MH370遭恐袭说的根据,连日来已汗牛充栋,在此不赘述;而国际刑警组织否定恐袭说的依据是什么呢?照诺布尔星期二的说法,就是“没有证据证明马航MH370失踪,与恐怖袭击有关。”诺布尔举例说:两名使用被盗护照登机的伊朗人,更像是偷渡客,而不像是恐怖分子。
     此种四平八稳的解说,看起来客观公允极了——好象十二分地注重证据,殊不知此种思维,正是典型时下网上流行的“脑残”思维!
   
     何以故?
     一则,两名使用被盗护照登机的伊朗人象什么、不象什么,不成其为依据,因为你怎么确认他们就一定不是恐怖分子?“看起来”能靠得住吗?“911事件”中的劫机犯,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航校学员呀;一生作伪害人如麻的“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看起来也多么象是正人君子、“东方道德家楷模”呀!
   
     二则,在迄今仍未获失事客机信号的情况下(即不能排除飞机失事之恐袭因素情况下),即便能够证明两个冒名登机的伊朗人不是恐怖分子,你如何能肯定其余237人中未藏有恐怖分子?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健全思维常识之一,诺布尔“没有证据”的说法,本身就是大谬,“没有证据”应改为“没有发现证据”,而“没有发现证据”不等于证据不存在——所谓的“没有证据”,比方说寻找证据者因为搜寻方位、搜寻手段、技术、注意力等方面的错误和局限,完全能够导致寻找证据的失败;但找不到证据,不等于就没有证据!
   
     因此,诺布尔那句“没有证据证明马航MH370失踪,与恐怖袭击有关”,应改为:
     “没有发现证据证明马航MH370失踪,与恐怖袭击有关”。
     按照健全思维的常识,显然不能因为你没有发现证据,就排除此种证据支持的可能性,因为“没有发现证据”存在你自己“没有本事”发现证据的主观因素,并不能证明证据不存在。因此,诺布尔以“没有(发现)证据证明马航MH370失踪,与恐怖袭击有关”为由,否定恐怖袭击的可能,是似是而非的大谬见。
   
     第四,也是太多的人所不具有的健全思维常识,即:即使没有证据,也不能证明某件事情没发生过,因为存在证据遭人为毁灭的可能。周恩来就曾亲自下令销毁“大饥荒”饿死人的档案,但你不能因为饿死人的证据被周恩来销毁了,就否定“大饥荒”饿死人的存在。
   
     关于这一点,自由主义大师胡适与清遗牌“历史学家”孟森有过一段著名的唇枪舌剑:
     孟森宣称:孝庄下嫁多尔衮的传闻绝不可信,因为满清官史无记载。。。其他的的所谓依据也不成其为证据;
     胡适强烈质疑说:若无此事,那么多尔衮头衔由“皇叔父摄政王”改为“皇父摄政王”如何解释?南明抗清志士张煌言写的《建夷宫词》:“上寿称为合卺尊,慈宁宫里烂盈门,春官昨进新仪注,大礼恭逢太后婚”如何解释?孝庄死后被葬于“风水墙”外又如何解释?。。。
     孟森辩称:“皇叔父摄政王”改为“皇父摄政王”是因为多尔衮在握,顺治为自保而对其的尊称;张煌言之说,系反清分子丑化清廷的攻击,不值一驳云云;
     胡适进一步反驳说:官史无记载并不能证明未有其事,何况满清有文字狱的传统。。。即便没有证据,也不能证明某件事未发生过,因为存在当事人销毁证据的可能性。
     孟森辩称:满清统治者不可能簒毁官史(照此公说法,满清“文字狱”也不可能存在)。。。
     胡适见此,即不再理会此“清史学家”。。。孟森于是“大获全胜”。
     但通过此段辩论,明眼人无不看出:胡适是头脑健全的睿智之士,那个孟森,则根本是不可理喻的“脑残”。胡适之所以退出辩论,因为“夏虫不可与言冰”——孟森根本不是那种能公正探讨清史的人,继续“辩论”毫无意义。
   
     我绝不相信孟森是因为智商低而荒谬至此,孟森之所以荒谬到连健全思维都丧失了的地步,想必是因为其迷恋满清的偏见,完全蒙蔽了他理性的双眼,以致于完全老眼昏花睁眼瞎了。孟森的所谓“考证”,无非是“论证”他心目中的满清之“伟光正”,此种“考证”毫无价值——除了导致以讹传讹、谬种流传以外,再无别的作用。
   
     其实绝大多数“脑残”,并非弱智所导致,而都是由偏见或不良的思维习惯所生。诺布尔先生能够担任国际刑警组织的秘书长,智商不可能低;他也不太可能有偏袒恐怖分子的偏见,因此,他对此次马航事件所作的“脑残”式评说,很大可能是出于不良的思维习惯。
   
     偏见和不良思维习惯许多人都有,甚至名人也未能免俗:比如,对此次马航MH370事件,著名独评政论家胡平先生就作出了否定针对华人伊斯兰恐怖袭击的论断,他的依据是:
     马来西亚是穆斯林国家,如果马航MH370事件是伊斯兰恐怖势力针对华人袭击事件的话,那么恐怖分子为什么选择在一个穆斯林国家发动袭击呢?
     胡平先生的这个依据如果有效的话,至少须有一个前提,就是:以前伊斯兰恐怖势力从未在任何一个伊斯兰国家,针对对他国国民发动袭击,只要有一起针对他国国民的伊斯兰恐怖袭击发生于穆斯林国家,他的这个论证就不能成立。
     2002年发生于印尼巴厘岛的恐怖大爆炸,就是驳倒胡平先生的著名例子。巴厘岛大爆炸已经证实为“基地”组织策划和实施,那次爆炸针对的是西方游客,但同样导致印尼损失惨重——多名印尼人在爆炸中身亡,而印尼正是一个穆斯林国家。
     胡平先生是一位公认的睿智人士,之所以也犯此种错误,大抵是因为声讨中共国家恐怖主义心切,而不愿正视其他邪恶势力正在上升的威胁。
     由此看,胡平先生徒有胡适涵养之表,而未得胡适精髓。胡适秉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胡平兄却是“回避假设,选择求证”,形相似而神去远矣!
   
     由健全的思维常识出发可知,对此次马航事件的评说:以“没有证据”为由排除恐袭说,貌似客观公允四平八稳,实则比咬定恐袭说更荒谬:
     因为咬定恐袭说能够解释诸多的疑点,只是个证据寻找问题;而排除恐袭说不单同样证据无获,它连为什么没有遇险自动信号等太多的基本问题都无法回答。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三月十四日凌晨于风雪纽约州
   
     
     
   
   
   
   
   
    
(2014/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