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曾节明文集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尽管在“3.16”公投之前,我已经料到俄国收取克里米亚必然成功、西方必然挫败,但普京团队的赢得如此精彩利落,仍然出乎我的预料:
     继莫斯科批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联邦之后,三月二十二日,俄军仅以三辆装甲车的兵力,就轻松攻占了乌克兰军队驻克里米亚的贝尔贝克空军基地,乌军驻克里米亚的空军司令马姆丘尔几乎未作抵抗地“为俄军劫持”(实为不战而降);
     三月二十三日,俄军几乎兵不血刃地攻占包围已久的费奥多西亚的海军基地,乌克兰驻克里米亚的海军至此全部覆没;


     此前不久,乌克兰海军司令丹尼斯·别列佐夫斯基少将,竟向俄军“献关投降”,被普京册封为俄罗斯黑海舰队副司令——由乌克兰在克里米亚的最高级别守土大将,摇身变为俄国收取克里米亚的一等“功臣”。。。
     到目前为止,克里米亚半岛境内至少一百八十九个乌克兰的军事设施,已被俄军占领,并已改挂俄国三色旗——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
     而对俄军的在克里米亚的全面“收网”,乌军之毫无抵抗力亦出人意外:降者如云,已呈覆水难收土崩瓦解之势。眼见大势已去,为减少乌军投敌数量,两天前还在矢言抵抗到底的乌克兰临时总统图尔奇诺夫,不得不紧急于三月二十四日下令武装部队全面撤出克里米亚;
     但讽刺的是:迄今为止,乌克兰驻克里米亚的一万八千名军人,遵照总统令撤离的只有两千人,其他的大多数乌军既不愿战斗,也不愿放弃军人身份,此是何意也?——除了乐于接受俄方改编做俄军,岂有他意哉?
     驻克里米亚乌军的一边倒投俄势态,令人震惊!它极强烈地反映出俄罗斯对克里米亚人甚至部分乌克兰的吸附力和向心力,是多么的强大!
     克里米亚对俄罗斯一边倒的归附,与疆、藏甚至港、台对中共国空前高涨的分离趋向,对比之强烈,同样令人震惊!它极强烈地反映出当今的中国是多么的外强中干,习近平还在做红朝专制的大头梦,殊不知中国已经到了众叛亲离、四分五裂的前夜!
     而昏热的汉民族主义者,也在做气吞万里“汉唐”梦,这个要夺还外蒙,那个要收取库叶。。。而睁眼无视身边的汉族人毫无共识、一盘散沙、相互嫉恨、内耗不已。。。一个个都是“宁可使北来,不可使左来”不顾大局纯粹自私的内讧宵小。。。可曾还有半点霍去病时代“封狼居胥”的英发之气呢?
     民运异议极右派几十年如一日,咋呼“联美抗俄”口号,试看如此魂飞魄散、大乱将起的中国,能与俄罗斯叫板吗?资源、能源、科技,中国不是北极熊的对手,民族凝聚力精神力,我们更远不是俄罗斯的敌手!
     和美(与美国交好)不错,但不顾本民族利益单方面的“联美”又岂是正着?“邓改开”以来,中国做了三十多年的美国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工具,得到自由民主了否?
     故曰:联美是祸国,抗俄是送死!中国应该有以我为主的外交,这个外交应该是:修好俄国,对抗日本。
     由于地缘政治的规律,“岛国困兵”的日本是始终中国的头号天敌,这种性质,决不会因为日本的内政体制(专制或宪政民主)改变而改变;日本对中国之虎视眈眈、阴机百出,必欲削弱、分裂、搞垮的心理,决不会因中国联美而改变!试看:中共国亲美外交三十年来,日本在“计生”问题上、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在钓鱼岛问题上。。。对中国做了什么?
     因此,联美抗俄,就等于同时叫板日俄,就是战略上必败的“两线作战”!
     德国工业实力超过英国,为什么两次世界大战都战败了?真正原因根本不是右偏瘫丘吉尔粉丝所嚷嚷的“非正义”,而是威廉二世、希特勒一再坚持“两线作战”;
     明帝国为什么灭亡,原因根本不是理学余孽、食古不化“汉奸”二鞑子所咋呼的什么“腐败”、“奸臣祸国”或是“支文化的劣根性”,而是因为那智商和性格都不适合做皇帝的崇祯皇帝朱由检,顽固愚蠢地坚持两线作战——对农民军和满清同时开战,左支右绌而日益被动,对手却不断壮大。。。。。。
     中国古人深知两线作战必败的道理:
     宋徽宗为了避免两线作战,宁可对金国失约(拖延出兵攻辽),也要先荡平国内的宋江、方腊起义;
     明朝最后一位富于才情的文臣——崇祯朝大学士杨嗣昌,就提出名言“安内方可攘外”,坚决反对两线作战,力主对清(后金)议和,但崇祯帝却死要面子活受罪(比赵构差远了),最后其坚持的两线作战逼死了杨嗣昌;
     明朝最杰出的抗清(后金)将领袁崇焕,也是反对两线作战的,尝言,对后金(清):“守为正着,和为旁着,战为奇着”,在这里,袁崇焕碍于崇祯帝“五年复辽”的理学愤青昏热,给皇帝一个面子,没有直言“何为正着”,但修好关系避敌锋芒之意昭然。明军的战斗力防守有余,野战难与八旗军对敌,袁崇焕是最清楚的。
     为什么杨嗣昌力主对清议和?因为以明军的实力,消灭关外满清国不可能,但剿灭李自成、张献忠的可能性存在;但要剿灭李、张,唯有单线作战、集中力量才有可能。
     同理以现今中国的实力,要向俄国叫板,夺还西伯利亚失土决无可能——反而是十足的自取灭亡,但要击败日本,夺取钓鱼岛、东海气田有可能;但要击败日本,就得集中力量,就决不能同时对抗俄国或美国。
     以俄国现在的兴起势头,中国百年内无以与之争锋;既然敌不过,就应该尽量与之修好,争取在变乱来临时,把本民族利益的损失减之最小。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三月二十五日凌晨于春雪纽约州
     
     
(2014/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