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曾节明文集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尽管在“3.16”公投之前,我已经料到俄国收取克里米亚必然成功、西方必然挫败,但普京团队的赢得如此精彩利落,仍然出乎我的预料:
     继莫斯科批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联邦之后,三月二十二日,俄军仅以三辆装甲车的兵力,就轻松攻占了乌克兰军队驻克里米亚的贝尔贝克空军基地,乌军驻克里米亚的空军司令马姆丘尔几乎未作抵抗地“为俄军劫持”(实为不战而降);
     三月二十三日,俄军几乎兵不血刃地攻占包围已久的费奥多西亚的海军基地,乌克兰驻克里米亚的海军至此全部覆没;


     此前不久,乌克兰海军司令丹尼斯·别列佐夫斯基少将,竟向俄军“献关投降”,被普京册封为俄罗斯黑海舰队副司令——由乌克兰在克里米亚的最高级别守土大将,摇身变为俄国收取克里米亚的一等“功臣”。。。
     到目前为止,克里米亚半岛境内至少一百八十九个乌克兰的军事设施,已被俄军占领,并已改挂俄国三色旗——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
     而对俄军的在克里米亚的全面“收网”,乌军之毫无抵抗力亦出人意外:降者如云,已呈覆水难收土崩瓦解之势。眼见大势已去,为减少乌军投敌数量,两天前还在矢言抵抗到底的乌克兰临时总统图尔奇诺夫,不得不紧急于三月二十四日下令武装部队全面撤出克里米亚;
     但讽刺的是:迄今为止,乌克兰驻克里米亚的一万八千名军人,遵照总统令撤离的只有两千人,其他的大多数乌军既不愿战斗,也不愿放弃军人身份,此是何意也?——除了乐于接受俄方改编做俄军,岂有他意哉?
     驻克里米亚乌军的一边倒投俄势态,令人震惊!它极强烈地反映出俄罗斯对克里米亚人甚至部分乌克兰的吸附力和向心力,是多么的强大!
     克里米亚对俄罗斯一边倒的归附,与疆、藏甚至港、台对中共国空前高涨的分离趋向,对比之强烈,同样令人震惊!它极强烈地反映出当今的中国是多么的外强中干,习近平还在做红朝专制的大头梦,殊不知中国已经到了众叛亲离、四分五裂的前夜!
     而昏热的汉民族主义者,也在做气吞万里“汉唐”梦,这个要夺还外蒙,那个要收取库叶。。。而睁眼无视身边的汉族人毫无共识、一盘散沙、相互嫉恨、内耗不已。。。一个个都是“宁可使北来,不可使左来”不顾大局纯粹自私的内讧宵小。。。可曾还有半点霍去病时代“封狼居胥”的英发之气呢?
     民运异议极右派几十年如一日,咋呼“联美抗俄”口号,试看如此魂飞魄散、大乱将起的中国,能与俄罗斯叫板吗?资源、能源、科技,中国不是北极熊的对手,民族凝聚力精神力,我们更远不是俄罗斯的敌手!
     和美(与美国交好)不错,但不顾本民族利益单方面的“联美”又岂是正着?“邓改开”以来,中国做了三十多年的美国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工具,得到自由民主了否?
     故曰:联美是祸国,抗俄是送死!中国应该有以我为主的外交,这个外交应该是:修好俄国,对抗日本。
     由于地缘政治的规律,“岛国困兵”的日本是始终中国的头号天敌,这种性质,决不会因为日本的内政体制(专制或宪政民主)改变而改变;日本对中国之虎视眈眈、阴机百出,必欲削弱、分裂、搞垮的心理,决不会因中国联美而改变!试看:中共国亲美外交三十年来,日本在“计生”问题上、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在钓鱼岛问题上。。。对中国做了什么?
     因此,联美抗俄,就等于同时叫板日俄,就是战略上必败的“两线作战”!
     德国工业实力超过英国,为什么两次世界大战都战败了?真正原因根本不是右偏瘫丘吉尔粉丝所嚷嚷的“非正义”,而是威廉二世、希特勒一再坚持“两线作战”;
     明帝国为什么灭亡,原因根本不是理学余孽、食古不化“汉奸”二鞑子所咋呼的什么“腐败”、“奸臣祸国”或是“支文化的劣根性”,而是因为那智商和性格都不适合做皇帝的崇祯皇帝朱由检,顽固愚蠢地坚持两线作战——对农民军和满清同时开战,左支右绌而日益被动,对手却不断壮大。。。。。。
     中国古人深知两线作战必败的道理:
     宋徽宗为了避免两线作战,宁可对金国失约(拖延出兵攻辽),也要先荡平国内的宋江、方腊起义;
     明朝最后一位富于才情的文臣——崇祯朝大学士杨嗣昌,就提出名言“安内方可攘外”,坚决反对两线作战,力主对清(后金)议和,但崇祯帝却死要面子活受罪(比赵构差远了),最后其坚持的两线作战逼死了杨嗣昌;
     明朝最杰出的抗清(后金)将领袁崇焕,也是反对两线作战的,尝言,对后金(清):“守为正着,和为旁着,战为奇着”,在这里,袁崇焕碍于崇祯帝“五年复辽”的理学愤青昏热,给皇帝一个面子,没有直言“何为正着”,但修好关系避敌锋芒之意昭然。明军的战斗力防守有余,野战难与八旗军对敌,袁崇焕是最清楚的。
     为什么杨嗣昌力主对清议和?因为以明军的实力,消灭关外满清国不可能,但剿灭李自成、张献忠的可能性存在;但要剿灭李、张,唯有单线作战、集中力量才有可能。
     同理以现今中国的实力,要向俄国叫板,夺还西伯利亚失土决无可能——反而是十足的自取灭亡,但要击败日本,夺取钓鱼岛、东海气田有可能;但要击败日本,就得集中力量,就决不能同时对抗俄国或美国。
     以俄国现在的兴起势头,中国百年内无以与之争锋;既然敌不过,就应该尽量与之修好,争取在变乱来临时,把本民族利益的损失减之最小。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三月二十五日凌晨于春雪纽约州
     
     
(2014/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