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徐永海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二)
   
   徐永海
   
   2010年11月5日
   
   很是感谢小溪弟兄很花了一些时间看了我写的《空间包含巨大能源将使人类摆脱能源危机》,又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写了《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虽然小溪弟兄在他的文章中,对我本人,对我的文章,均持否定态度,并称我为先生,而不称弟兄。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一直以主耶稣为榜样——主爱我们,甚至为我们舍命,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自然也要效法耶稣,像他那样,来爱人,来爱自己的弟兄。为此,我以爱的心情,写了《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现接着以爱的心情,来写之二。
   
   在之一中,我主要写了,我发现了(不是发明,是发现),我们这个宇宙只具有六个层次,1、最小单位构成的粒子;2、粒子构成的原子;3、原子构成的分子;4、分子构成的细胞,(细胞很小,但已是生物体,可以繁殖,上了一层次。在此可以说,由原子、分子组成的物体、星球、星系,仅仅是数量上的堆积);5、细胞构成的大脑,(使动物个体具有感觉、知觉、情感、联想等,上了一层次);6、大脑前额叶的发达,(使我们人类具有了信仰天性,上了一层次)”。
   
   在之一中,我主要写了,我还发现,创世记中的“上帝六天创造宇宙”,这六天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启示录中的“耶稣所揭开的七个印”,前六个印也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
   
   在之一中,我主要写了,当我发现这些后,我是非常的高兴,非常非常的高兴,非常非常非常的高兴,
   
   因为,它使我深深地相信了,我们的上帝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我们的耶稣一定是造宇宙的主,圣经一定是上帝启示先知们写的。
   
   因为,我相信,当主内肢体知道这些后,一定也会深深地相信,我们的上帝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我们的耶稣一定是造宇宙的主,圣经一定是上帝启示先知们写的。
   
   因为,我相信,当无神论者,知道这些后,一定也会深深地相信,我们的上帝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我们的耶稣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圣经一定是上帝启示先知们写的。
   
   我是多么的希望,主内肢体们能与我一起分享我的这个发现呀。一高兴,我写了“要求读者传播、翻译,否则,质疑或批评就如同“捣乱、破坏”就是“做了在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事,。。”。
   
   因此,我在小溪弟兄的眼中为了“敌基督”的。说实话,由于高兴,我写的有点过。为此,我在看到小溪弟兄的批评后,我删去了这句话。但小溪弟兄应当理解,我是出于,要使更多的人相信上帝,的心。可是,小溪弟兄,4年多了,一直不能理解,我也没有办法,为此祷告吧。
   
   现在写之二,先来回答小溪弟兄的这段话。
   
   小溪说:“真心奉劝弟兄放下身段、走下宝座、脚踏实地照圣经传耶稣的福音、结果子,做点真能荣神益人的实事。愿你将来见主面时能得奖赏,而不是相反。”
   
   小溪弟兄说的“踏实地照圣经传耶稣的福音、结果子,做点真能荣神益人的实事”。很好!
   
   这样的话,自1989年信主后,我不仅听的很多,而且从身边的不好老弟兄、老姊妹身上,我也看到了很多的榜样。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1-5)。
   
   我们看到了很多主的老仆人,如袁相忱老弟兄、梁惠珍老姊妹(袁师母)、谢模善老弟兄等等,他们为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是预言耶稣,新约是应验耶稣。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作的去作”(约13:15)。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并且甘愿经历各种患难。《圣经•启示录》上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启1:16)。
   
   自1989年信主后,我不敢忘记耶稣的榜样,我不敢忘记周围这些老仆人的榜样。一直坚持为主传福音,在自己的家里带领家庭教会。当弟兄姊妹受苦,找到我们时,我们不能像圣经中所批评的那样,“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的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2:15-16)。
   
   2001年鞍山教会受逼迫,被打、被抓、被劳动教养,找到我们,当听到他们的事情后,我们的心在流泪。我们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了他们。2003年,我们为此坐牢,为此受了很多的苦。但我没有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仅仅说“我可以为你们祷告,而不去帮助”,我的主,一定会让我心中不安。
   
   为此,我得到了袁相忱老弟兄的夸奖。如廖亦武《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一文中写到,袁福生说“我父亲(注:袁相忱老弟兄)在为一个叫徐永海的大夫祈祷,他是在浙江传福音时被捕的,”袁福生又说,“父亲(注:袁相忱老弟兄)在聚会时公开讲,徐大夫是年轻一代基督徒的骄傲。”
   
   对袁相忱老弟兄的夸奖,我很高兴,但我知道,我与老一代基督徒相比,我还差的很远。他们为主受的苦,是我们不能形象的。
   
   为此在这里,对小溪弟兄说的“踏实地照圣经传耶稣的福音、结果子,做点真能荣神益人的实事”。我将牢牢记住,作为自己激励,来更好地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但是对这句话前面的,小溪弟兄说的“真心奉劝弟兄放下身段、走下宝座”,我是不能接受的。
   
   因为,“放下身段、走下宝座”是把我放在一个“敌基督”的位置上了,我是不能接受的。我知道小溪弟兄说我“在上身段、在宝座上”指的是,我提出了“宇宙只具有六个层次”,创世记中的“上帝六天创造宇宙”,这六天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启示录中的“耶稣所揭开的七个印”,前六个印也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
   
   对此,我一直很不理解,我的这个科学发现,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如果有人反对的话,也应当首先是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而不应当是自己的主内弟兄。
   
   我知道,可能他们是好心,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能提出新的科学观点的,一定是外国的名牌大学教授,最次也应当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北大、清华的教授。而不应当是一个中国的无名的小小的医生,何况现在还又失业了。
   
   小溪弟兄就说到“先学学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贻笑大方倒是次要的”
   
   小溪弟兄的原话是:
   
   写此文的目的之二,是为了尚未信主的读者,别给非基督徒留下一个“基督徒说大话”的形象,既不荣耀神,也不能益人。何苦呢?恳望徐永海先生在高谈阔论有关物理学的《终极论》之前,先学学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贻笑大方倒是次要的,基督徒活出基督的形象最重要。”
   
   对此,我要多说两语。
   
   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我学过,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学过。毕业后,自己不仅又多次学过,还学过《高等物理学》。
   
   我可以这么说,我受过的教育,不能说比别人好,但不比谁差哪去。我的母校,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也算是好学校。我上的大学是79级,当年是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对学习的刻苦,是现在的学生无法比的。我们77、78、79级的同学们,现在不都是骨干吗,那个大学的骨干不是这些人。
   
   还有我的论著《终极论》。不单单是物理学,前3章是物理、化学,后3章是生物、心理,神经,精神,而这正是我的专业,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在这些专业中,我工作了20多年。
   
   因为对小溪弟兄的这些话:
   
   “,是为了尚未信主的读者,别给非基督徒留下一个“基督徒说大话”的形象,既不荣耀神,也不能益人。何苦呢?恳望徐永海先生在高谈阔论有关物理学的《终极论》之前,先学学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贻笑大方倒是次要的,基督徒活出基督的形象最重要。”
   
   我是不接受的,我很希望,小溪弟兄能看一遍我的书《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http://www.blogchina.com/201009101004578.html,再提建议、意见、批评,那时,我是很高兴的。
   
   好了,我的《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二)》,就写到这里,之三、之四,我将尽快写出。也来回答一些物理学的问题。
   
   
   主内肢体,徐永海
   
   2010年11月5日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