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徐永海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二)
   
   徐永海
   
   2010年11月5日
   
   很是感谢小溪弟兄很花了一些时间看了我写的《空间包含巨大能源将使人类摆脱能源危机》,又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写了《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虽然小溪弟兄在他的文章中,对我本人,对我的文章,均持否定态度,并称我为先生,而不称弟兄。但是作为基督徒,我一直以主耶稣为榜样——主爱我们,甚至为我们舍命,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自然也要效法耶稣,像他那样,来爱人,来爱自己的弟兄。为此,我以爱的心情,写了《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现接着以爱的心情,来写之二。
   
   在之一中,我主要写了,我发现了(不是发明,是发现),我们这个宇宙只具有六个层次,1、最小单位构成的粒子;2、粒子构成的原子;3、原子构成的分子;4、分子构成的细胞,(细胞很小,但已是生物体,可以繁殖,上了一层次。在此可以说,由原子、分子组成的物体、星球、星系,仅仅是数量上的堆积);5、细胞构成的大脑,(使动物个体具有感觉、知觉、情感、联想等,上了一层次);6、大脑前额叶的发达,(使我们人类具有了信仰天性,上了一层次)”。
   
   在之一中,我主要写了,我还发现,创世记中的“上帝六天创造宇宙”,这六天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启示录中的“耶稣所揭开的七个印”,前六个印也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
   
   在之一中,我主要写了,当我发现这些后,我是非常的高兴,非常非常的高兴,非常非常非常的高兴,
   
   因为,它使我深深地相信了,我们的上帝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我们的耶稣一定是造宇宙的主,圣经一定是上帝启示先知们写的。
   
   因为,我相信,当主内肢体知道这些后,一定也会深深地相信,我们的上帝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我们的耶稣一定是造宇宙的主,圣经一定是上帝启示先知们写的。
   
   因为,我相信,当无神论者,知道这些后,一定也会深深地相信,我们的上帝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我们的耶稣一定是创造宇宙的主,圣经一定是上帝启示先知们写的。
   
   我是多么的希望,主内肢体们能与我一起分享我的这个发现呀。一高兴,我写了“要求读者传播、翻译,否则,质疑或批评就如同“捣乱、破坏”就是“做了在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事,。。”。
   
   因此,我在小溪弟兄的眼中为了“敌基督”的。说实话,由于高兴,我写的有点过。为此,我在看到小溪弟兄的批评后,我删去了这句话。但小溪弟兄应当理解,我是出于,要使更多的人相信上帝,的心。可是,小溪弟兄,4年多了,一直不能理解,我也没有办法,为此祷告吧。
   
   现在写之二,先来回答小溪弟兄的这段话。
   
   小溪说:“真心奉劝弟兄放下身段、走下宝座、脚踏实地照圣经传耶稣的福音、结果子,做点真能荣神益人的实事。愿你将来见主面时能得奖赏,而不是相反。”
   
   小溪弟兄说的“踏实地照圣经传耶稣的福音、结果子,做点真能荣神益人的实事”。很好!
   
   这样的话,自1989年信主后,我不仅听的很多,而且从身边的不好老弟兄、老姊妹身上,我也看到了很多的榜样。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1-5)。
   
   我们看到了很多主的老仆人,如袁相忱老弟兄、梁惠珍老姊妹(袁师母)、谢模善老弟兄等等,他们为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是预言耶稣,新约是应验耶稣。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作的去作”(约13:15)。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并且甘愿经历各种患难。《圣经•启示录》上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启1:16)。
   
   自1989年信主后,我不敢忘记耶稣的榜样,我不敢忘记周围这些老仆人的榜样。一直坚持为主传福音,在自己的家里带领家庭教会。当弟兄姊妹受苦,找到我们时,我们不能像圣经中所批评的那样,“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的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雅2:15-16)。
   
   2001年鞍山教会受逼迫,被打、被抓、被劳动教养,找到我们,当听到他们的事情后,我们的心在流泪。我们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了他们。2003年,我们为此坐牢,为此受了很多的苦。但我没有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仅仅说“我可以为你们祷告,而不去帮助”,我的主,一定会让我心中不安。
   
   为此,我得到了袁相忱老弟兄的夸奖。如廖亦武《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一文中写到,袁福生说“我父亲(注:袁相忱老弟兄)在为一个叫徐永海的大夫祈祷,他是在浙江传福音时被捕的,”袁福生又说,“父亲(注:袁相忱老弟兄)在聚会时公开讲,徐大夫是年轻一代基督徒的骄傲。”
   
   对袁相忱老弟兄的夸奖,我很高兴,但我知道,我与老一代基督徒相比,我还差的很远。他们为主受的苦,是我们不能形象的。
   
   为此在这里,对小溪弟兄说的“踏实地照圣经传耶稣的福音、结果子,做点真能荣神益人的实事”。我将牢牢记住,作为自己激励,来更好地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但是对这句话前面的,小溪弟兄说的“真心奉劝弟兄放下身段、走下宝座”,我是不能接受的。
   
   因为,“放下身段、走下宝座”是把我放在一个“敌基督”的位置上了,我是不能接受的。我知道小溪弟兄说我“在上身段、在宝座上”指的是,我提出了“宇宙只具有六个层次”,创世记中的“上帝六天创造宇宙”,这六天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启示录中的“耶稣所揭开的七个印”,前六个印也与宇宙的这六个层次,很接近,很吻合。
   
   对此,我一直很不理解,我的这个科学发现,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如果有人反对的话,也应当首先是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而不应当是自己的主内弟兄。
   
   我知道,可能他们是好心,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能提出新的科学观点的,一定是外国的名牌大学教授,最次也应当是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北大、清华的教授。而不应当是一个中国的无名的小小的医生,何况现在还又失业了。
   
   小溪弟兄就说到“先学学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贻笑大方倒是次要的”
   
   小溪弟兄的原话是:
   
   写此文的目的之二,是为了尚未信主的读者,别给非基督徒留下一个“基督徒说大话”的形象,既不荣耀神,也不能益人。何苦呢?恳望徐永海先生在高谈阔论有关物理学的《终极论》之前,先学学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贻笑大方倒是次要的,基督徒活出基督的形象最重要。”
   
   对此,我要多说两语。
   
   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我学过,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学过。毕业后,自己不仅又多次学过,还学过《高等物理学》。
   
   我可以这么说,我受过的教育,不能说比别人好,但不比谁差哪去。我的母校,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也算是好学校。我上的大学是79级,当年是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对学习的刻苦,是现在的学生无法比的。我们77、78、79级的同学们,现在不都是骨干吗,那个大学的骨干不是这些人。
   
   还有我的论著《终极论》。不单单是物理学,前3章是物理、化学,后3章是生物、心理,神经,精神,而这正是我的专业,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在这些专业中,我工作了20多年。
   
   因为对小溪弟兄的这些话:
   
   “,是为了尚未信主的读者,别给非基督徒留下一个“基督徒说大话”的形象,既不荣耀神,也不能益人。何苦呢?恳望徐永海先生在高谈阔论有关物理学的《终极论》之前,先学学大学的《普通物理》课程,贻笑大方倒是次要的,基督徒活出基督的形象最重要。”
   
   我是不接受的,我很希望,小溪弟兄能看一遍我的书《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http://www.blogchina.com/201009101004578.html,再提建议、意见、批评,那时,我是很高兴的。
   
   好了,我的《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二)》,就写到这里,之三、之四,我将尽快写出。也来回答一些物理学的问题。
   
   
   主内肢体,徐永海
   
   2010年11月5日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