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徐永海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3月11日王春艳被当地有关人员强行带走后,失去联系,电话关机,望关注!!!!!!!!!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均为首发在我的这个博客上)
   
   徐永海
   
   2010年11月25日
   
   2003年的11月25日,这是被抓后的第17天,这一天有没有被提审,已经不记得了。应当是没有被提审。
   
   萧山教堂被在6月26日,9月18日两次被当地政府强拆。分别在7月份、10月份,受被美国的傅希秋委派,刘凤钢两次来到萧山。第1次(7月份)来萧山,刘凤钢回京后写了文章《来自祖国的报道》。第二次(10月份)来萧山,刘凤钢被抓。傅希秋、刘凤钢为主做了美好的事情。
   
   9月26日萧山当地政府写了文章《横蓬凸渡沙聚会点违章建筑再次被强制拆除》,公布在政府的网站上,一是公开承认了两次强拆教堂,二是公开表示,是因为此教堂不登记,才能强拆。三是公开表示,他们极重视此事,所以特意写了文章。
   
   《横蓬凸渡沙聚会点违章建筑再次被强制拆除》是登在南阳镇镇政府的官方网站上(http://www.hzxsny.gov.cn/newsshow.asp?newsid=115),全文如下:
   
     横蓬凸渡沙聚会点经反复思想工作仍不肯登记,同时又属于违法建筑,在6月26日曾被区人民法院、镇政府联合执法,强制拆除,对其他非法的基督教活动场所产生了敲山震虎的效果。但是,由于少数顽固的信教骨干分子的煽动,该聚会点人员于9月11日深夜突击建房,在原址上又重新建起了活动场所,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同时也阻碍了“红十五线”连接道路工程的进度。9月18日,在区公安分局、宗教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镇政府组织人员,再次对该违法聚会点进行强制拆除。
     
     为确保拆除顺利,镇党委政府成员成立临时领导小组,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对整个活动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做到拆除现场井然有序,安全保卫滴水不漏,应急工作及时到位。拆除过程中党委书记俞成良坐镇现场,现场执行人员发扬雷厉风行、密切协作的精神,坚持依法行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有的放矢地做好现场群众的疏散、劝导工作。正是由于计划周详、组织严密、责任落实、人员尽职,此违法聚会点被迅速拆除,并填上了煤渣与石块,扩大此次拆除成果,有效防止反弹与回潮现象的产生。
     
     对于此类违法搭建行为,镇党委政府表示要以铁的决心、铁的纪律、铁的手腕,坚决将非法宗教活动的嚣张气焰遏止下去,彻底清除非法宗教活动这个毒瘤,以保证正常的宗教信仰和维护社会的稳定。
     
     2003-9-26”
     
   2003年被抓前后,我对上述这些情况一点不知道,这些情况是我出狱后,通过了解,通过上网逐渐知道的。因为被抓前,1、母亲病危、去世(10月13日);2、家被强拆,正在解决住房问题;3、正租借在朋友家,怕给人家带来麻烦。为此,除了拆迁、强拆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是一概不管。
   
   还因为,刘凤钢与傅希秋内外合作,关注教会的事情,应当是有一段时期,最少也有好几个月了。刘凤钢仅仅是对我说过一点,并没有说很多,更没有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活动。其他主内肢体,如华惠棋、张明选、张胜棋等等应当是参与了一些活动,在提审中,警察多次提到这几个人的名字。
   
   2003年的11月25日,这是抓到后的第17天,虽然在这之前的前前后后,我不具体知道这些,但通过这一段时期被提审,通过与提审警察交谈,我多少了解了一些。警察多次提审我,问我,傅希秋给刘凤钢钱,是通过三哥、张明选给的,你知道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他们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更没有参与。只是刘凤钢做了伪证,说是我把文章发给傅希秋的。为此,把我拉了进来。为什么刘凤钢做伪证,拉我进来。
   
   应当是我不知道这些,即使我交代,也交代不出来这些吧。接受境外敌对势力的金钱,应是一个罪名,最起码刘凤钢是这样认为。
   
   2003年的11月25日,这是被抓之后的第17天,我逐渐得出了结论,此事与我无关,应当放我出去了吧。虽然,我知道,监狱中流传的说法是“只有放错的,没有抓错的”;即,他们抓错人,永远不会认错,一定会给你按一个罪名,把你定罪,判刑,刑事犯如此,政治犯更是如此。
   
   虽然,我知道这些,但是我还是抱住幻想,等我出去,一定要申诉、上诉、上访,让人们知道这些,让人们知道萧山拆教堂的事情。
   
   刘凤钢应当也是抱着这样的幻想,他应当也认为,共产党是讲法律的,讲政策的。他做了伪证,把我拉进来,当警察明白了真相,就会放我出去。
   
   可是刘凤钢,他不应当这样天真呀。他曾坐过两次牢,一次是因为刑事问题,一次是因为政治问题。他不应这样天真呀,他应当深深地知道“只有放错的,没有抓错的”这句话呀。
   
   刘凤钢应当抱着这样的幻想,通过我被抓,来保护给傅希秋发文章的弟兄,来保护给他送钱的弟兄,来保护他们一起为维护教会权益做事的主内肢体。让警察先来抓我,让我先抵挡着,先掩护着他们。因为我有坐牢的经验,我以前曾因为政治原因坐过牢,劳动教养2年,拘留13天。(3年后,刘凤钢也真是这样对我解释的,他当时为什么做伪证,拉我坐牢)
   
   2003年的11月25日,这一天没有被提审,一天到晚地想这些,也想家人,母亲刚刚去世(10月13日),父亲在家怎么样,他是80岁的人了。妻子怎么样,我们刚刚结婚才一年多呀(02年5月2日结婚)。一想到这些,很是痛苦。还有民运的朋友,还有一起上访的朋友,他们怎么样了,一想到这些,也很痛苦。再一想到,刘凤钢做伪证,拉我坐牢,更是痛苦。还不如不让睡觉呀(入狱后前10多天都是如此),更不如上刑那(还没有上过,只是听其他犯人说过,听警察说过,对我还客气),这样就可以不想这些啦。
   
   痛苦在吞噬着自己的心理,这时只有仰望耶稣,我这点苦算什么,耶稣在十字架的苦,不比我这大的多吗。当初自己接受耶稣时,不是立定一生走十字架道路吗。人真是叶公好龙。十字架来了,自己到抱怨了。一想到主耶稣,自己就释放了很多,主耶稣真是福音,主耶稣真是唯一的真理。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宇宙的本来面目是零点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时间、空间、质量、体积、夸克、基本粒子、基本力、光波、能量及宇宙的本来面目”。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我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一种特殊的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所有的人——连仇敌(坏人)都爱。当人人都具有这基督精神时,我们人类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同时,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的科学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今年美国将拿出1亿美元、欧盟将拿出7200万美元进行脑的科学研究。为此,在这里,我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奉献给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来为科学的进步尽我们的力量吧。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