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徐水良文集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徐水良


   

2014-3-14日


   
   
   (注:这里说的是自治问题,适合于民族地区和其他性质的地区能够接受不同民族和地区组成统一国家的情况。如果特定地区和民族不能接受统一国家而主张独立,属于另外一个问题。)
   
   血缘制度包括氏族和民族自治是上古原始制度,地方民主自治却是现代制度。
   
   胡平老是用枝节问题,掩盖原则问题。用策略问题,掩盖根本问题。用不合理的现实,否定合理的科学的原则。
   
   一些朋友犯了与胡平类似错误,误入歧途,误入共产国际制造的谬误。
   
   只要实行地方民主自治,民族地区自然是相关民族的自治。相反,不搞地方自治,强制推行民族自治,就会制造种族主义和民族冲突。
   
   这也是全世界民主国家的经验。
   
   国家以地区划分,承认地方自治,不干涉种族血缘关系。搞民族自治就是强制干涉非国家领域、相对国家说来属于民间领域的种族和血缘关系,就是侵犯民间和私人领域,搞专制制度。
   
   对于国家而言,血缘、种族和民族,一律平等,属于民间事务或私人事务。国家不得在任何地区搞种族和民族歧视。在国家领域搞民族自治,就是国家强制推行民族不平等及民族和种族歧视。
   
   共产党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理论,就是推行阶级歧视民族歧视,挑动和夸大阶级冲突民族冲突的理论。
   
   对于这些意见,胡平和茉莉一样,反驳我们说:“羁糜制度也是共产国际制造的吗?”
   
   对茉莉的理论和逻辑,我们早已进行过批评。
   
   胡平的理论和逻辑水平到这个程度,真让人难以想象。
   
   羁縻制度和改土归流,本身就是专制社会对少数民族压迫和强制同化的不同阶段。比现代民主制度的地方自治落后得多。共产国际和共产党拒绝民主制度和民主的地方自治制度,继承血缘制度的氏族民族自治制度,以及专制社会对民族欺骗、歧视和压迫的羁縻制度和强制融合的改土归流等制度,本身就是反动倒退。胡平说的这个例子,正是符合我们的观点和逻辑。
   
   历史上,羁縻制度的初期阶段,往往有真自治,是被羁縻的民族或部族地区的自治。中央政府的统治往往是名义上。但后来,自治往往随时间演变越来越少,到改土归流,就变成同化政策。但共产党的民族自治,却从来只是欺骗,把共产党的民族自治与历史上的羁縻制度混为一谈,完全错误。
   
   胡平和一些受此类谬误误导的人们,竟然反对坚持彻底贯彻民主和种族民族平等,让民族地区居民自己管理自己的地方自治制度和政策,去支持种族主义和民族歧视的、列宁和斯大林共产国际和共产党的荒唐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这就相当荒谬。
   
   胡平一再固执地说,说民族自治是血缘治理,这是想当然。
   
   实际上,民族就是以血缘为基础,包括血缘文化语言习俗等各方面的共同体,不是想当然。
   
   你既然用“民族自治”这种概念,那么必然表示的是作为血缘文化语言习俗共同体的民族的治理,必然与血缘相连;相反,你既然要否定血缘治理,那就不能用“民族自治”这种概念。
   
   胡平的这种解释,按逻辑,既然坚持否定血缘治理,那本身就必须否定“民族自治”概念,就是承认民族自治概念是错误概念。但胡平却顽固坚持“民族自治”与血缘民族无关,那就变成自相矛盾的强词夺理。
   
   胡平兄老是自己讲话完全自相矛盾,自己陷于自相矛盾之中,却毫无自知。
   
   (本文是对胡平《澄清一种对“民族区域自治”的误解——与刘军宁博士商榷》一文的批评。胡平原文网址: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297025)
   
   
   附:
   
   批评国家公共行政领域民族自治理论的几篇文章: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徐水良
   
               2008-3-30
   
   
   最近,发生了与中国统独问题密切攸关的两件大事。一件,就是西藏事件,一件,就是台湾大选。这两件大事再一次把中国的统独问题,提到全体中国人面前,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这次西藏事件,与中共制造的谣言和假象完全不同,汉族人民的大多数,首次在事实上站到了反对中共当局,同情和支持达赖喇嘛和藏族人民的一边。我们为我们汉族人民的觉醒而骄傲。
   
   中共及其网特、网警,封锁消息,不准谈论西藏问题,同时拼命制造谣言和假象,对国内人民洗脑,极力把这次西藏事件歪曲成藏汉之争,而汉族人民则与中共站在一起、反对藏族的假象。海外中共地下势力控制和影响的媒体推波助澜,宣传这个假象。西方一些媒体也上了当,信以为真。
   
   中共控制互联网和中文媒体,他们当然可以任意制造假象。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无论我们了解的国内情况,还是国内异议人士传出的消息,都与中共制造的假象完全不同。这段时间,虽然中共不准发表反对意见,但国内网友仍然用其他曲折办法,一面倒质疑中共对西藏事件说法的真实性。昨天,我转发了在互联网看到一个帖子,表面上是谈论希特勒纳粹制造的“国会纵火案”,但主帖和跟帖共104个,除了个别跟帖倾向中共,其它帖子,一面倒质疑西藏事件,怀疑这是中共制造的又一次“国会纵火案”。国内着名的反腐败人士安均先生认为,这次西藏事件,全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披露,某网页参加评论的有64483人,但是网管给与显示的只有45条。合格率只达千分之六点九。其他的绝大多数,显然是反对共产党的。
   
   而这次台湾大选,台湾人民摒弃了严重的蓝绿恶斗路线。台独地方主义,包括其地方分裂主义,地方排外主义,地方恶斗主义,地方孤立主义,和地方闭锁主义,遭到严重挫败。而走中道和解路线,既坚持反共,又反对台独地方主义和恶斗路线。坚持对大陆和世界开放,提倡两岸共同市场的马英九,和由马英九领导、赞同马英九路线的国民党,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大选以后,马英九和马阵营,继续采取非常理性的全民和解路线。谢长廷等民进党中比较理性的领导人,也发表了理性、和解、方向正确、策略正确的言论。双方表现,可圈可点。台湾社会,呈现非常可喜的情景。包括我们曾经批评的前总统李登辉,也不错。
   
   笔者曾经批评蓝绿双方亲共投降势力和台独逃跑势力,包括批评民进党和李登辉先生的台独地方主义错误,批评连战先生与大陆打交道时的软弱亲共倾向。但是,实际上,我们非常肯定民进党和李登辉先生对台湾民主的历史性贡献。也非常肯定连战先生勇敢的破冰之旅,对于两岸关系的重大意义。历史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
   
   最近发生的这两件大事表明,海峡两岸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在统独问题上,已经摆脱非理性的偏激情绪,走向和平理性。
   
   在这个条件下,好好地、理性地、和平地讨论统独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华民族正面临历史难逢的统一复兴的历史时刻。我们呼吁所有中国人,尤其是两岸政府,主要是中共政权,千万不要错过了这次机会。中共政权必须改弦易辙,才能避免再一次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他们已经当了几十年中华民族的罪人,如果不改弦易辙,再当一次这样的历史罪人,那么,不仅中共将会彻底灭亡并遭到严惩,而且承担责任的中共个人,也将受到非常严厉的惩罚。
   
   笔者历来主张建立宽松自由的大中华联邦,来解决中国的统独问题。
   
   我认为,像中国这样一个情况复杂的大国,要解决西藏问题,台湾问题和其他统独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非常自由,非常灵活,而且是全世界最自由、最灵活的大中华联邦。
   
   现在,是讨论、研究和宣传这种联邦的时候了。
   
   当然,要建立这样的联邦,先决条件是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没有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就没有建立自由联邦的可能性。所以,全世界的华人和大中华地理圈、文化圈的各民族,必须首先共同奋斗,争取实现大陆的民主化。
   
   等到中国大陆实现民主化,建立民主的中央政府和各地地方自治政府以后,我们就可以开始构建新的大中华联邦。
   
   大中华联邦建立在各民族或各区域地方高度自治之上。一般省市,为简便起见,地方和中央的关系,可由一般宪法条款规定。但在民族自治和区域地方自治地区,如西藏、香港、澳门、新疆、内蒙、宁夏、广西等等地方,地方自治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可以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签订协议,协商决定实行合适的制度。例如地方高度自治,中央政府仅仅负责国防和有关主权的外交事务,其它事务,包括其它一般的外交事务,一律由地方自己负责。这就像中共承诺的、除去了现在中共人为干扰的那种“一国两制”模式。当然这个“一国两制”名称,其实并不正确。因为到时候,全国各地方,都有类似的高度自治,实际是一国一制,一国良制。
   
   如果该自治地区愿意自己承担国防和外交事务,也就是要求完全的主权,他们可以与联邦协商,订立新的协议,选择大中华联邦会员国、类似英联邦成员的那种模式。
   
   联邦成员,还可以有其它多种多样的形式。都由协商和订立协议来解决。
   
   如果目前大陆地区以外,其它地区,如台湾,蒙古,东南亚,东亚等地区和国家,愿意加入,而大中华联邦也欢迎它们加入,则可由它们自己和双方共同选择合适模式,与大中华联邦签订协议,成为大中华联邦成员。
   
   由于台湾的特殊地位,由于台湾是中华民族目前唯一建立和实行民主制度的地区,具有民主经验和其它特殊能力,大中华联邦最好首先由大陆和台湾共同协商,共同创建。
   
   顺便说,中华民族是一个民族的集合体,包括境内各民族。
   
   如果大中华联邦成员希望改变原来的成员模式,甚至脱离联邦,则应该与中央政府协商,改变原来协议,重订新的协议,包括分离协议,然后交公民投票通过,即可以实现改变或分离。
   
   我认为,强扭的瓜不甜,我们有前车之鉴,有苏联解体复辙在前,这种复辙告诉我们,不能坚持苏联体制使用暴力强迫统一的模式,那样的模式,只能造成最后的解体和崩溃。
   
   我们应该学习美国的自由联邦模式,并且比美国更自由,才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吸引力,才能保证联邦的统一、保证中华民族各民族的统一,并且吸引更多朋友参与或加入自由联邦。
   
   这样的自由联邦的内部模式,加上与先进的、自由民主的国家结盟,与全世界和平友好相处的和平国策,加上世界一体化和各种区域合作,共同市场等等许多合作体系等外部国际关系的模式,这就是未来中华民族生存于世界的未来图景。
   
   
   
           徐水良: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按] [按]关于大中华联邦,文稼先生在《独立评论》上提出一个异议,我想他的异议可能不少人都有。所以特地把他的原文和我的答复,一并发到《网路文摘》,供大家参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