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熊飞骏的博客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熊飞骏

   

   英、法联军从大沽口撤退,迫在眉睫的危险一消除,大清国又恍恍惚惚感觉自已站到了“胜利”那一边。外国鬼子连《孙子兵法》的“兵不厌诈”都不懂,居然相信什么“纸上条约”?还想来中国混?门都没有!

   先前在英法联军的炮声中“恨不得爷娘少生了两条腿”临阵脱逃的鹰派官僚,现在又在朝堂上抛出所有仇恨肮脏汉语词汇来咒骂外国鬼子,用慷慨激昂的马后炮来表演爱国感情。

   随着英法联军在1858年夏天撤除了对大清国首都的压力,鹰派政客瞬间在官府占据上风。

   主张签订《天津条约》来寻求停战,避免灾难进一步扩大的鸽派务实官宦,在成功灭火后又立马边缘化夹起尾巴做人。

   大清国鹰派政客其实是“棺材里要脸死活不知”的“死硬派”;鸽派官宦则是最懂得外国火力并主张审慎行事,为避免毁灭而愿意作出必要妥协以“求存”的“务实派”。

   咸丰皇帝誓死拒绝“外国公使驻京”的豪情壮志在鹰派官僚队伍赢得了高度的共鸣。

   咸丰内阁坚决拒绝“外国公使驻京”的主要症结还是国与国之间的平等关系问题,在广州争了那么久的也是这个问题。直到十八世纪中期全球工业化时代,大清官府还死抱着“朝贡体制”的祖宗法度不放手,坚持所有外国使节进京都必须遵守朝贡旧规:即作为中国政府的客人近者一年半载远者三、五年来一次,穿中国服装,通过驿站由中国官吏护送。使节一踏上中国土地的所有食宿旅行开支都由中国政府负责买单。稍稍超出这个规定就会被认为有损国体。

   直到 1859年 3 月,大清国被英法联军打来满地找牙之际,咸丰皇帝仍旧死硬坚持:来北京的夷使所率随从不能超过十人,不得携带武器,也不得在北京象中国官员一样坐轿或摆列仪仗队。见了他这个大皇帝和帝国高官还必须下跪磕头。

   如果把1859年的英法联军比成一头雄狮的话,大清国当时的实力充其量不过是一只兔子。兔子强迫狮子下跪磕头任何正常人听了都会忍不住哑然失笑,可大清国官员却认定这是天经地仪,没有什么好笑的?

   专制体制的“弱智功能”确然登峰造极!

   1858年签订的《天津条约》同样是一些原则性的条款,实施细则等到英、法使节撤退到上海再继续谈判协商。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初的《南京条约》实施细则是在广州谈判签署的;到了五十年代末上海已取代广州成为大清国外务中心。

   《天津条约》实施细则在上海谈判协商取得共识后,英法代表分乘部分武装护卫舰船再度抵达天津北河口,前往北京互换条约批准书。

   僧格林沁已经用外国大炮加强了大沽的防卫,有充足的信心守住津京门户,自然对英、法两国公使要求进入大沽的照会断然拒绝。

   英、法炮舰对大沽炮台架起了西洋大炮一无所知,误以为对手还是那些火药抛铁弹的中世纪土炮,自然对炮台守军的自不量力报以轻蔑地潮笑,于是轻率发起攻击。

   大清国的西洋大炮描准英法军舰开火了,巨大的轰鸣声让联军大吃一惊。当他们明白过来大沽炮台发射出的是西洋开花炸弹时,就试图派出海军陆战队从陆上攻占炮台。

   英法海军陆战队运气太坏,登陆后不久就陷入河边浅滩的淤泥中步履维艰,沦为中方大炮轰击的活靶死伤枕籍。

   遭遇战持续了几个小时,英法鬼子死伤432人,四艘现代化炮舰被击沉,一艘重伤。

   大沽保卫战的意外大捷让大清国举国狂欢!咸丰皇帝泪流满面感谢列祖列宗,感谢祖宗保佑他取得了反抗外国丑类圣战的伟大胜利。

   大沽战役的意外结局就相当于兔子乘狮子熟睡时用石头偷砸了狮子大腿一下。狮子腿蹶只好暂时回狮窝包扎养伤。

   兔子的明智策略应该是乘狮子腿蹶无法自由奔跑的有利时机,买些礼品主动上门看病问候道歉认错,打对手一耳光再抚摸一下痛处消消气,伸手不打笑脸人,争取狮子的谅解放弃复仇计划。

   大清国兔子当时的明智策略应该是马上派出和谈代表前往上海向英、法狮子道歉,把一切责任推给“信息不畅”和“误会”,推给下级官员的自以为是。然后利用打了胜仗的余威来争取英、法公使在条约上的让步,最大限度减少帝国的损失。

   可大清国兔子却找上狮子窝啮牙咧嘴前来骂阵了?

   大沽口的胜利给了大清国鹰派政客表演意淫爱国的天赐良机,不但没有冷静下来见好就收利用当下有利的谈判环境争取一个好一点的结局,相反把所有清醒负责任的声音斥为“汉奸卖国贼”。

   鹰派政客在咸丰皇帝的英明领导下,决定“宜将剩勇追穷寇”,宣布废除一年前签订的《天津条约》,同时在全国进行军事总动员,向帝国陆上和海域的外国鬼子发起总攻,把所有的外国鬼子赶下大海,赶回老家去!

   在英、法狮子回狮窝养伤的那几个月,咸丰的鹰派内阁一直在“四海一统、外夷宾服、群丑灭绝”的盛世幻觉中激动不已。

   可英、法狮子并没有支持咸丰皇帝的激情。

   与鹰派政客宣传的“外国鬼子夹着尾巴逃跑”的结果相反,大沽保卫战胜捷的明年夏天,养好伤的英、法狮子又回来了?

   他们是回来报仇雪恨的。

   这次英法联军的实力得到了大大的加强。

   法国军舰六十多艘,士兵6300人。英国军舰143艘,战斗兵员10500人。再加上从香港下层社会征召的由2500名中国人组成的广州运输队,两百艘舰船集合在一年前折戟沉沙的大沽口海面。

   联军全权大使额尔金勋爵和葛罗男爵拒绝进行任何谈判,决定先用枪炮讨回公道再提谈判桌。

   1860年8月1日,英法联军未遇到象样的抵抗就从北塘登陆。设防严密曾在一年前大展雄威的大沽炮台在联军的海陆围攻下顷刻陷落。

   1860年8月25日,英法联军进入天津。

   咸丰鹰派内阁曾对大沽炮台寄予巨大的期望,期望爱国官兵再接再励制造又一个保卫战大捷,然后帝国水陆大军发动总反攻把外国鬼子消灭干净。

   大沽炮台的闪电失守让咸丰皇帝惊愕得张大了嘴巴。上次何等威风这次为何如此脓包呢?

   咸丰皇帝那点可怜的智商不可能想到:兔子在狮子熟睡时丢块石头容易得手;在狮子清醒奔跑时还能得手吗?

   天津失陷后,咸丰内阁终于从胜利幻梦中醒过来了,重新启用冷藏起来的鸽派务实官员,前往天津谈判,阻止英法联军对首都的进攻。

   英、法联军这次学乖了,谈判可以进行,但联军前进的步伐不会停下来,也拒绝考虑任何条件。他们深知没有炮声配合,谈判桌在大清国官府眼中不过是表演“兵不厌诈”的道具,连小孩的玩具拼盘都不值。

   于是英法联军和大清国边谈边打,联军一路势如破竹。大清国野战军不是在军官威逼下玩自杀性冲锋就是成建制临阵脱逃,对付本国平民象狮子见了外国军队象兔子。

   9月中旬,英、法联军抵达大运河的终点通州,天气晴好时从那里登高远眺可以隐约看见北京朱红色的城墙。

   咸丰内阁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把英、法联军阻止在通州。帝国首都是大清国统治合法性的精神支柱,无论如何也不能沦陷敌手!

   咸丰内阁双管齐下,一方面委派满族亲王载垣于9月17日前往通州南张家湾和英法使节谈判,除了“外国人见了皇帝必须下跪磕头”这一条不能通融外其他都好商量,就算割让半个中国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一方面敕令僧格林沁的蒙古兵团在八里桥布下口袋阵地,用蒙古铁骑对英法鬼子实施突然袭击。

   张家湾谈判一开始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在“公使驻京”一节陷入僵局,双方就“外国公使晋见中国皇帝下不下跪”坚决不让步。

   谈判第二天就陷入破裂。

   参加张家湾谈判的英、法使节团共39人。等到团长巴夏礼用平静而又坚定的语气宣布不能接受中方条件并展示绅士风度时,才发现每个使节身后都围上来几个身材魁梧的突击队员,明晃晃的大刀架上了他们的脖子。

   英、法使节团成了大清国军队的俘虏。

   大清国军队打不赢英法联军,但对付几个手无寸铁的谈判使节还是很有战斗力的。

   英、法使节团被打入北京大牢,在中国惨无人道的黑暗监狱里受尽折磨。外国人皮薄肉嫩耐不了中国式酷刑,没几天就死了多人(一说是5人,《剑桥中国晚清史》则说死26人)。

   据说有一个英国使节全身被牛筋绳捆成粽子样,然后在牛筋绳上淋水。牛筋见水自动膨胀后勒进肌肉皮破肉绽。中国人在折磨人酷刑方面的发明创造确然让珍爱生命的欧洲人长了不少见识。

   在野蛮的上古社会也知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咸丰内阁真够神勇的,连手无寸铁的和谈使节也敢抓也敢杀?

   所以马克思的“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理论是瞎扯蛋。

   张家湾谈判破裂后,在八里桥严阵以待的僧格林沁骑兵团对英法联军发起总反攻,几万蒙古铁骑冲锋时掀起的漫天尘沙把天上的太阳都给遮住了。

   僧格林沁抓捕手无寸铁的和谈使节很内行打仗则很外行,他的蒙古骑兵团在八里桥全军覆没。

   大清国最后的一点本钱赌光后,英法联军通向北京的门户洞开。

   僧格林沁兵团在9月21日全军覆没,爱好豪言壮语的咸丰皇帝9月22日就仓皇出逃,带上一群美女姬妾北出长城前往几百公里外的承德避暑山庄酗酒泡妞去了。

   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后的第一使命就是前往大牢解救使节团。他们被看到的残酷景象惊呆了,实在理解不了五千年文明古国何以会发明出如此灭绝人性的酷刑?

   为了惩罚大清国官府残酷虐待谈判使节的野蛮行径,英法联军闯进了首都西北的皇家离宫圆明园玩打砸抢。很多北京市民也跟在英法联军身后前往圆明园顺手牵羊。据说龚自珍的孙子还亲自给英法联军带路,成为中华“带路党”的始祖。

   圆明园被抢劫一空后,英法联军放了一把火,把这个帝王销金窟烧成灰烬。

   圆明园是满清统治集团榨取中国人民无数民脂民膏修建成的豪华盖世游乐场所,专供爱新觉罗皇族恣情纵欲骄奢淫逸。所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不但是为被酷刑虐待致死的外国使节报了仇,也为被满清统治集团鱼肉的中国人民雪了恨。

   同时被联军和北京市民抢烧的还有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畅春园等皇家园林。

   看看北京一地就有这么多供帝王游乐的皇家园林,就知道大清统治集团是些什么货色。

   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后没有大规模抢劫焚烧民居,只是选择性对满清皇族鱼肉人民的淫乐场所圆明园、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畅春园……玩打砸抢烧,说明英、法两国的文明程度确然要比当时的五千年文明古国要高出N个档次。

   咸丰皇帝逃往热河行宫后,把帝国烂摊子丢给先前被高度边缘化的桂良、恒祺、文祥等鸽派务实官宦,敕令他们辅佐弟弟恭亲王和英法联军谈判停战撤军收复首都事宜。

   鸽派外交官的务实作风使大清国避免了毁灭的灾难。

   英法联军占领大清国的首都北京后,对这个国家依旧没有领土野心,也没有推翻大清政府的动机。他们不但不希望清政府崩溃好趁火打劫,相反还希望维持清政府的必要权威,以便和这个政府签订通商和平等交往的条约,和有能力保证条约的尊严有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