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熊飞骏的博客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熊飞骏

   

   第二章:英法联军之役——是侵略还是找打

   

   一、掩耳盗铃打不醒的病狮

   

   1842年夏末签订的中英《南京条约》只是些原则性条款,实施细则于次年在广东虎门签署。

   中英《虎门条约》作出如下规定:

   1、领事裁判权:英国人之间,英国人与外国人之间,英国人与中国人之间发生的争执纠纷不受中国司法审判,而由英国领事审判,以保护英人不受大清国草菅人命刑讯司法的伤害。

   2、英国军舰可在五个通商口岸停泊,保护商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不受非法暴力侵犯。

   3、英国在五个通商口岸可以租地建屋。

   4、利益均沾:中国以后给予他国的任何利益也应同时给予英国。

   …………

   《南京条约》签订后,法、美两国也追腥而至,要求与大清国签署除割地赔款外与大英帝国类似的通商条约。

   清政府当时被西洋的枪炮打傻了,以致谈西色变草木皆兵,怕洋人怕得变态。只要是洋人提出的要求,都仿照英国先例一一照允。

   于是《中美望厦条约》和《中法黄埔条约》也紧跟着《中英南京条约》出台了。

   1844年签订的《中法黄埔条约》有十二年期满再另行修订的条款,为十三年后的英法联军之役埋下伏笔。

   大清国和法、美签订不平等条约还情有可愿,两国毕竟是当时已知世界的文明强国。下面这些国家也一窝蜂凑上来要求“利益均沾”且都如愿以偿就让人大跌眼镜了。

   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时、普鲁士、荷兰、丹麦、挪威、瑞典……等等中国从未听说过名字,甚至于昔日连前来进贡也不不一定够格的芝麻绿豆国,都跟在大英帝国后面以“战胜国”的姿态诱迫大清国签订了一连串不平等条约。

   一个极端自负自大的人另一面就是极端自卑自贱。鸦片战争后的大清国就处于这种自卑自贱状态,看见白皮肤的人就视若无敌巨无霸,见人绕道有求必应。只要前来的是白人,随便报上一个什么国名,就仿英国先例与之签订享受“片面最惠国待遇”的通商条约。签了约就能使这些该死的白人从大清国官老爷跟前消失,眼不见心不烦。

   当时大清国对来签约的西洋各国“来者不拒”还有另外一个如意算盘,那就是传统“以夷制夷”谋略。大英帝国是大清国的主要敌人,不能让大英帝国独占大清国的通商利益。大英帝国通过血战换来的五口通商,必定视为一家独占不容他国染指的禁脔。如果大清国把英国企图独享的禁脔也让与其他国家分享,必须会挑起英国与西洋各国的矛盾冲突,甚至于会因此大打出手。那时大清国就可乐得隔岸观火报鸦片战争的一箭之仇了。

   大清国的如意算盘很快就落空了。英国当时是已知世界第一工业强国,自信心如日中天,正在努力推动全球自由贸易,深信自家的工业产品是地球人的最佳选择。不用设置贸易壁垒,通过商品自由竟争就能让多数地球人自觉购买英国商品。

   基于上述自信,鸦片战争后的大英帝国并没有独占中国商品市场的险恶用心,相反乐意让西洋各国参与中国市场的开拓和竞争,合各国之力来打开亚洲这个封闭而巨大的市场,从内部摧毁中国自给自足的农业手工业经济,把中国强行纳入现代化市场经济体系。这样来华签订通商条约的西洋各国就和英国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很容易在未来的涉华纠纷中采取一致行动。

   大清国的“以夷制夷”谋略因此弄巧成拙,由一个强敌独制变成N个强敌联手共制,从此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鸦片战争造成的巨大冲击,两千多个红胡子洋人在四万万国民的汪洋大海中所向披靡,战必胜攻必取如入无人之境,差一点就亡了国。应该能给大清国朝野以前所未有的巨大震撼,使大清国官民痛定思痛反思反省,从此痛心革面兴利除弊,励精图治发奋图强,重新焕发出全新的活力,推动国家的政治经济作出适应世界新形势的变革。

   令人痛心的是,大清政府在巨变和冲击面前,好象丧失了最基本的智慧和胆识,既没有从鸦片战争的丢脸挫败中汲取教训;也没有面临下一次打击的危机意识,继续沿着先前的老路迈着病态虚弱的步子,贪贿弄权倾轧内斗,在鸦片烟雾中得过且过醉死梦生。

   当鸦片战争的硝烟散尽,英国远征军从中国海岸远去,西洋商人龟缩到五个通商口岸时,除耆英等几个外交官外的大清国官员又看不到不肯下跪的洋人了,自大自满的官场病又故态复盟。不但很快忘记了惨败的往事,还恍恍忽忽又站到了胜利者那一边,认为应该汲取教训的不是大清上官,而是英国蛮夷!大清国虽然在鸦片战争中受到了一点小小的挫败,但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旦哪天皇威震怒大张天讨,就会把英夷丑类统统消灭干净!

   大清国从皇帝到七品芝麻县官虽然关上门给自己打气,在遥远的内地说些西洋人根本听不到的豪言壮语来挽回面子找回优越感,但见了洋人还是会不自主心里发虚。为了克服这一困扰,重新取得对西洋人的优势,大清官老爷乞灵于掩耳盗铃的“小动作”。

   一是继续拒绝会见不肯下跪的洋人!把不得不和洋人打交道的滥事统统推给耆英等几个倒血霉的外交官,给予他们便宜行事的自主权力,只要让洋人洋事远离皇帝和官员的注意就是莫大之功。

   二是继续在涉外语汇和文件中称西洋人为“夷”如故。拒不承认和西洋各国的平等外交权力,顽固坚持传统的朝贡制度,也就是洋人见了中国皇帝官员必须下跪,否则就坚决不接见。

   值得一提的是:《中英南京条约》英国人签字的文本是用中文写的,文中提到双方时都同样地抬头书写,以示英、中两国处于平等地位。但是这些表示平等的格式并未表现在送交北京的条约文本中。

   三是在外交礼义上虚与委蛇自欺欺人。设置损人不利己的圈套,在礼节和名词术语方面使其外国对手处下风:例如会谈只许在堆货仓库那种令人感到屈辱的环境中进行,或者只许同低级官员进行。当被迫作出让步时,也只能把它当作皇帝善心感召下的“仁政”,而不承认是外国人应有的权利。

   …………

   这些病态肉麻的“小动作”可苦了耆英等几个外交官。

   鸦片战争后和通商口岸的外国人打交道主要由耆英等几个签订《南京条约》的外交官进行。

   耆英的外交谋略和琦善大同小异,主要靠两头忽悠双边讨好来蒙混过关。在英国使节面前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在给皇上奏章和中央政府汇报中则充满大义凛然痛斥英夷的豪言壮语。他不去认真研究英国富国强兵所向无敌的秘诀,而是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巴结笼络英国官员力求给对手留下一个好印象。

   当英国全权大使璞鼎查离开中国回英述职时,耆英写给他的告别信肉麻得象一封同性间示爱的情书:

   “一年多来我俩均在致力于同一工作,且彼此了解对方都是一心为国的:既不为私利之动机所驱使,亦不被欺诈之盘算所左右,在商谈和处理事务中,彼此心心相印,我们之间无事不可相商;将来人们会说,我们身虽为二,心实为一….分袂在即,不知何年何地再能觌面快晤,言念及此,令人酸恻!”

   与上述肉麻情书形成鲜明对照,耆英在大清国衙门的官样文件中对他被迫与之合作的英夷则极尽谩骂、诋毁、侮辱之能事,把外国人丑化成野蛮、低俗、下贱、肮脏、龌龊、卑劣、无耻、变态、呆傻的非人怪物,差不多把汉语所有难为情的贬义词都用上了。

   耆英在中国官员和洋人面前表现出的分裂人格在当时情非得已,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不在英国官员面前巴结讨好不但无法顺利签订和平条约,条约实施后还无法阻止英国人心血来潮时要求会见大清国皇帝官员。不在中国官员面前臭骂英国人,就容易被自己的官场同志误会为“崇洋媚外”和“汉奸卖国贼”。

   外交官确然是近代中国最难为又最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耆英大使的两头卖乖最终还是穿了帮。十九世纪五十年代末英法联军攻占广州后,在两广总督衙门的文案中发现了耆英丑化、诋毁英国人的奏疏,对如此人格分裂者的愤怒可想而知。谩骂和巴结英国人的文件最后都送达皇帝案头。高高在上的皇上自然无法体谅两头都不敢得罪的外交官苦衷,而是站在道德至高点发雷霆之怒,把耆英司法问罪,命令他上吊自杀谢罪列祖列宗!

   …………

   《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西洋人以商业立国,历来都有遵守契约的传统,能自觉按照约定的条款来争取权利和规范自己的商业行动。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契约观念,签订和平条约不过是无奈之下的权宜之计,是后发致人的援兵之图。根本不会有人把条约当回事,更不会对条约上的那些文字条款认真。崇尚权谋诡诈的中国人,迫在眉睫的危机一过,就会自然把条约当成麻痹忽悠对方的陷阱,等对方老老实实按条约办事时来个背信弃义突然袭击。中国人这样做不但没有丝毫良心道义上的负担,相反还为自家深谙《孙子兵法》的“兵不厌诈”无限自豪。

   《南京条约》规定英国进口商品在通商口岸征收协定关税后,进入内地不得重复征税。可中国地方官对进入内地的英国商品不但和中国商品一样层层设卡重复征税,而且还要收比中国商品更高的“买路钱”。导致英国商口到了终端市场时价格要比通商口岸翻几番甚至十几番,从而极大地影响了外国商品在中国的销路。那时外商被限制在五个通商口岸内不能去口岸外的内地旅行,对他们的商品在中国内地被漫天翻价毫不知情,只是一个劲地质疑如此优质价廉的机布为何敌不过劳务成本高昂且粗糙的中国土布呢?最后的答案仍是主要归结于中国自给自足传统经济的顽固上,而不知道是大清国各地官家设置的层出不穷“买路钱”在捣鬼。

   《南京条约》规定外国商人在开放的五个通商口岸可自由租地建屋,鸦片战争前不能进城的广州外商可自由出入广州城。可在外国远征军撤走后,大炮的轰鸣成为遥远的记忆时,中国官员就背约弃信,拒绝外商进入广州城。当外商要求履约的压力加重,护商军舰上的大炮抬起头来时,中国官员就鼓动不明真相民众的排外种族情绪,忽悠盲目激动的群众围攻堵截要求进城的外国人。

   《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的十多年,在广州的三百名左右外国人依旧被限制在号称十三行老区长达240米的滨江地段以内,那里有约18亩空地。外国商人想到别处租地建屋或仅仅是租赁现成房屋的尝试,都被中国官民有效抵制住了。

   不仅仅是广州官民违背条约反对外国商人入城,在福州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对外国人入城运动。福州反入城运动在关键时刻由大清国民众心中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提供领导,声势尤其热烈浩大。

   广州、福州官民的反入城运动最终成为英法联军入侵中国的主要导火索之一,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鸦片战争后,中国官民应该在鸦片贸易这个主要问题上较真。中英签订《南京条约》时,英方为了回避国际道义的谴责,闭口不提鸦片一词,害怕在国际上落个贩毒战争的恶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