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小平头夜话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盛雪常说,她的“父亲曾经就读於燕京大学政治系、东北大学历史系以及外语学院英语系”,其实,这话只说了一半,她没有说出是,她的父亲都是肄业,后在砖厂当了工人、泥瓦匠等。 晚年瘫痪时,盛雪始终保持了冷漠。他的父亲最后发病,竟然无人理睬,因晚送医院,不幸去世。然而,盛雪却以极大的热情纪念起了从未谋面的“爷爷”,甚至在2011年10月,特别在旧金山为她的“爷爷”开了追思会。
   
   盛雪四岁时,被送到她母亲的老家辽宁省农村寄养,上小学后,接回北京。在学校里,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歧视,经常逃学。中学时,跟社会上的团伙厮混到了一起。那个时候,她经常伙同市井不良青少年,打群架,抽烟,夜不归宿。事实上她已经成为某个团伙头头的“压寨夫人了”。鉴于盛雪的表现,学校决定送她到少年教养所。但是,盛雪提前获得消息,背着父母,一个人逃到了京郊怀柔(因为她的邻居正在那边插队),躲避了处罚。
   
   盛雪两次参加高考,但都落榜了。后在一家餐馆当了勤杂工。不久,被分配到北京郊区某废品收购站当工人。几年后,盛雪认识了某民办经济周刊主编,于是辞去原工作,来到这个杂志。当时,其杂志共有四名员工。盛出国前,公开的情人就是该周刊的主编。后来,盛还专程到纽约跟已经赴美的该主编幽会,直至此人病逝。


   
   盛雪于1989年8月出国。先在多伦多“世界美容院”做按摩等,后来,看到人们同情六四,便坐上了“六四见证人”的便利车,入了加拿大国藉。盛雪谎称自己是六四幸存者,见证人。但是她说不出一个能证明她是六四参与者的证人。后来英文媒体采访她,请她说说六四的真相,她心虚的说,我的先生亲眼看见解放军开枪打死人。事实上她跟六四毫无关系,吕金花等人早已拆穿她的谎言了。为了欺世盗名,她利用与民运某大佬的关系,由她任主任,顾明任秘书长,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作为她招摇撞骗的幌子,什么都没“调查”,却在加拿大洋人处行骗。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右一:顾明、盛雪、赖昌星
   
   早在1993年,顾明不让张小刚专美于前就与盛雪夫妇住在了一个屋檐之下,双飞双栖,俨然如夫妻。后来盛雪跟顾明合伙开了个咖啡店,但是,生意惨淡,以失败而终。 顾明的妻子于95年来到多伦多,当时也屈辱地跟盛雪住在一个屋檐下,忍气吞声,以泪洗脸。 后来,盛雪的母亲到了多伦多,顾明才搬了出去。顾妻曾为此找过董昕,希望他能过问此事,可是董昕表示没有办法,所以顾明和盛雪的关系就这么维持了下来。顾明曾考虑跟妻子离婚,正式迎娶盛雪,但因其女儿竭力反对而作罢。目前,顾明妻子眼开眼闭,以礼佛度日。
   
   我不是在说盛雪的隐私,只是从这个关系中,可以清楚,这个所谓“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的性质,不过是盛雪自家的生意。但盛雪偏要挂出“抚恤资助六四死难者家属和伤残者”的牌子,这样,她就把自家的生意,换成了“公益事业”,开始了名正言顺地募捐。虽然她在对亚依的访谈中,谈到过募捐的数字,但,那不过是边角废料。当时,人们对六四的热情非常之高,募捐者纷至沓来,盛雪却从来也没有负责任地公布过募捐明细。
   
   同样,2009年,她以达赖喇嘛尊者之名在温哥华所搞的募捐中,也一以贯之地没有公布募捐去向,并且向质疑人朱瑞猛泼污水,还找来各路喽啰助阵,联名大字报批判人家。虽然最后黄河边(又名高冰尘,盛的男宠,来自温哥华)骂骂咧咧地写了一个“坦白交代”,但是,提供的数字都是大概八成估计可能,比如“数百元”、“1000多”“若干与会者”等,并且,有个叫王春华的,黄河边曾在某公开信中,公布捐了“一千元”,但是在这个“坦白交待”中,又说“八百元”,哪个数字才是真的?这种现象究竟还有多少?为什么只有进款没有详细支出?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达兰萨拉小酒馆盛雪的丑态毕露 (裙下持相机偷拍者是盛雪另一面首来自温哥华的小商贩笔名“黄河边”的高冰尘)
   
   2011年10月,盛雪在旧金山组织了“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这次的募捐,连她的圈内人都没有躲过,并且一律不给收条。 而外围募捐的就更多了, 事实上,这些年来,盛雪吃的正是那些无名无姓的人。
   
   2013年6月,盛雪带领民运人士到渥太华声援王炳章家人时,自然也没错过募捐的机会,然而,同以往一样,只有进没有出。
   
   每年“六四”这天,盛雪都要搞募捐的,二十几年来,从未间断,只是浮皮潦草地公布了募捐数字,但从不公开支出数字,尽管她永远吵着没钱。
   
   2013年10月,所谓的“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多倫多大會”在多伦多召开时,尽管盛雪神秘地搞到了几万元的赞助,但是,仍然没有放过募捐的机会。
   
   帮助盛雪长年搞“十元募捐”的陈毅然女士,曾专门写信给民阵理事会,谈到盛雪的募捐问题:
   
   “财务制度十分奇怪,不公布捐款的支出……如捐款人没主动要收据,民阵就干脆不给收据……去年,就发生了于谏女士在6. 4总结会上的100元捐款一年后被盛雪忘记的问题,而且对于谏当时索要收据,盛雪态度极其不好……说完全不记得现场捐这100元钱的事。在当事人和现场证明人的肯定下,才道了歉,但至今还没给捐款人补上收据。”
   
   还有,魏京生先生也公开质疑过赖昌星交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究竟去了哪里之严肃问题。
   
   总之,自从盛雪当上了“六四见证人”,真正地实现了发家致富,买了这个房子又买那个,虽然她的老公没有任何工作。
   
   这还仅仅是盛雪作为“六四见证人”在经济上捞到的利益,在别的方面就更多了。仅举两个例子,她虽然没受过正规教育,却当上了自由亚洲电台驻加拿大特约记者、德国之声驻北美特约记者,尽管她一直闹着“锡红”(其真名:臧锡红)报道“盛雪”的笑话,挑战着新闻的严肃性和公允性,但是,也许正是“六四见证人”的特殊身份吧,她至今还没有被辞退。同时,在加拿大,她还三次当上了驻校流亡作家。虽然她和“流亡”没有任何关系,关于她的出国,她自己声称是为了留学,事实上,像她这种连最基本学历都没有的人,根本就不具备留学条件,那么,她究竟是怎么办成出国的?
   
   当上了“六四见证人”之后,盛雪还有了办假难民的资本,首先,把与民运毫不相干的她的妹妹臧锡惠和妹夫高飞,以难民的身份办了过来,接着,把广西柳州的警察、北京的富二代等,也都以难民的身份办了过来,这期间,她收取高额礼物,包括电器房屋等。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质疑盛雪到底是不是“六四见证人”,因为,从她出国以前的经历看,她只属于社会边缘人物,从她的知识结构和后来她发表的那些鹦鹉学舌般的口号文章,基本上不具备认知六四的能力,更不具备对民主的理解力,然而,她却当上了“六四见证人”,这里到底窝藏着什么?
   
   

此文于2014年03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