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
小平头夜话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最近,我分别采访了一些与盛雪交往较深的民运和非民运人士。大家从不同的角度,直言了盛雪的为人为事,还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如果政府调查的话,会事实求是作证的。不过,我说:“这仅仅是个采访,将发表在互联网上。”大家显得都有些犹豫和紧张,说:“盛雪心狠手辣,会报复我们的……”我理解这种忧虑,基于被采访者的安全,不得不在此化名。
   
   李天(化名)
   


   有个福建人,名叫陈兴,以前是个警察,就是一般的警察,来加拿大后,夫妻在多伦多开了个餐馆,不过,陈兴喜欢装修。他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从不敢参加任何民阵搞的活动。一次,盛雪家要装修和改造卫生间,有人介绍他去了。本来中区到盛雪家开车也就半个小时,但不知为什么陈兴要住在盛雪家两周,中间也没回家,陈兴的太太一人做餐馆的全部,还要自己买菜,累得都发不出声音了。
   
   两周后陈兴回家了,本来他能拿到几千元工钱,这已经是给盛雪家省很多钱了,但陈兴说,他不要钱了,盛雪也没给他。
   
   据陈兴自己说,盛雪给他做了一次全套按摩,“从头到脚舒服极了” “我兴奋得几天都没睡好觉”这是他的原话,他还说,盛雪告诉他:“只有张晓刚享受过她这样的按摩,连董昕都没有做过。”
   
   这个“高水平”的全身按摩,不仅让陈兴牺牲了他和太太的双份劳动,从此他还全身心投向了盛雪,不怕任何危险,盛雪随叫随到,参加各次活动和会议,很快变成了多伦多的新民主人士。
   
   后来,毅然女士看着气不过,为了给陈太太讨个公道,就发了公开信,质疑盛雪为什么连这样的辛苦钱也敢赖?这样盛才给陈太太送去了2000元。
   
   李明范(化名)
   
   盛雪有一次对我说:“我们搞民运不容易,都没有时间出去工作,你捐点钱吧。”
   “行啊,捐多少?”我问。
   “一千元吧。”她说。
   我一时没有那么多,就说:“五百行吗?”
   “也行。什么时候能拿出来?”盛雪问。
   “明天吧。”我说。
   第二天,盛雪就和董昕一起到我家取走了支票,连声谢也没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也没有给我收据。
   
   罗军(化名)
   
   不给收据的人太多了,上次在旧金山给她爷爷开的那个关于辛亥革命的会议,有的人捐了一千多元,都没给收据,她也不公开捐款总数和募捐人名单。有人问时,她就说:“下次开会公布”。可是,到了开会时,她就说忘带帐本了。
   
   李天明(化名)
   
   盛雪这个人真是不能沾。帮助她,就是害自个儿,就是成了她手中的把炳。你看刘劭夫,二十多年来,死心塌地包装她,而现在,完全闹掰了,人家不惜跟她鱼死网破,这说明了什么?让人家寒心了!别的不说,她放出刘路等人猛咬人家,把从前刘劭夫写的那些歌颂她的文章,都变成了如今她攻击他的炮弹,还状告人家是特务。听说最近,她还把张晓刚床前床后侍候她妈的照片也抖落了出来,多寒碜人哪!这不是玩张晓刚吗?有一天,张晓刚自己都会后悔的。
   
   李士强(化名)
   
   真不明白,为什么自由亚洲电台还在聘用盛雪?难道他们看不出来:她常以“锡红”报道“盛雪”吗?这完全丧失了新闻最起码的严肃性和客观性;再说,她个人的操守和名声,也不适宜她从事这项工作;另外,她采访时提出的问题都极不专业,缺少最起码刺激当事人说出真相的可能,尤其是被她采访的人,都是和她不清不白的朋友,为她吹吹打打的人……
   
   刘莉莉(化名)
   
   我是从1989年10月认识盛雪的,我那时在多伦多“世界美容中心”工作,虽说“美容中心”,可是真正做美容的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都是按摩,盛雪属于异性按摩的,她经常被客户带出去。
   
   她总是撩骚,用她那两只乳房蹭男人,我们那里有个姓徐的,本来人家有女朋友,两人感情也挺好,结果,硬是让盛雪给蹭黄了。盛雪那时候还常跟我们炫耀,说她的roommate(室友)也看上了她,什么什么的。后来,她的丈夫董昕来了,她都敢当着他的面,跟那些男人搂搂抱抱的。
   
   1990年下半年我离开“世界美容中心”时,盛雪还在那里按摩呢,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赵艳(化名)
   
   打小时候起,盛雪就没有让她父母省过心,整天出去打架斗殴,骂人是出了名的,什么花花骂什么。老师和学生们都叫她“女太保”,没人敢惹她。
   盛雪的哥哥倒还不错,不过,也拿盛雪没办法,他常说:“我那妹妹呀,就是那个样子,从小就不学好。”
   
   扬扬(化名)
   
   盛雪骂起人来,那是一绝,凡是男人能骂出来的话,她都骂得出。“操”字从不离口。并且,她还把所有的男人都称为“爷”。“张爷”、“李爷”、“高爷”、“刘爷”、“冠爷”、“顾爷”、“陈爷”、“万爷”、“黄爷”、“阿爷”(指阿海)等等。同时,她还称自己为“奶”,称她丈夫董昕为“宝贝”,就是在多伦多民运圈的高音喇叭里,也是如此叫法,大家都捂着嘴笑:“还‘宝贝’呢,戴绿帽子可没少戴!”
   一天,盛雪正在与几个男人打麻将,有人进来找人,她没好气地问人家:“操,这里只有三个爷一个奶,你到底找谁?”
   
   ----(待续)
   
   转自东西南北论坛
(2014/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