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
小平头夜话
·二,小平头单挑广西423文革余孽——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上)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 三,“两头真”典型王定洞烛其奸——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上)
·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四、大老潘拒炸覃连芳大楼——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四、刘贵宝亲历河北保卫战——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下)
·五, 廖伟然绝地反击写传奇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上)
·五, “廖胡子”计诱张春峰——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5)(下)
·六、广西民风骠悍的渊源 “钢青近”一纵阿柳之传奇——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
·七,“6.17”“联指”惨遭“滑铁卢”拿“黑五类”开刀泻私愤——广西文革机
·八,采访廖伟然:抗旨造反的悲剧英雄
·九、柳铁狂飙异端思潮 肖普云檄文横空出世
·十、钱文俊铁肩担道义 引领广西异端思潮——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0)
·十一,破解《七.三布告》背后的隐秘棋局 军头设局柳州惊天劫军列抢枪大案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
·十三,病夫治国 毛乱打眼花缭乱的文革“谜宗拳”;高层过招 《七.三布告》是
·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大军躲过韦国清“回马枪”一劫;周恩来执刀充当朝廷大祭司
·十六,韦国清种下“大跃进”广西饿殍百万之因 收获京西宾馆被造反派痛殴之
·十七,韦纯束主导广西“处遗”与拨乱反正 毛泽东打压“白区党”的“十六
·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
·十九,南宁屠城之《广西文革大事年表》及吕梁遭整肃事件——广西文革机密大
·二十,文革秘档大面积外泄 “4.22”惨遭洪水灭顶之灾
·二十一,“三种人”韩杼滨审判贪官成克杰 “出身论”与“血统论”斗争的继
散文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上)(题图)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下)(题图)
·耻辱柱——一个丹麦艺术家的人权理念
·走出非洲以后--丹麦女作家卡恩·布利克森传奇的一生
·柳州官场现形记、、、、、、、、、、(丹麦)陈默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张向阳把中共间谍盛雪告上安大略省最高法院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最近,我分别采访了一些与盛雪交往较深的民运和非民运人士。大家从不同的角度,直言了盛雪的为人为事,还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如果政府调查的话,会事实求是作证的。不过,我说:“这仅仅是个采访,将发表在互联网上。”大家显得都有些犹豫和紧张,说:“盛雪心狠手辣,会报复我们的……”我理解这种忧虑,基于被采访者的安全,不得不在此化名。
   
   李天(化名)
   


   有个福建人,名叫陈兴,以前是个警察,就是一般的警察,来加拿大后,夫妻在多伦多开了个餐馆,不过,陈兴喜欢装修。他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从不敢参加任何民阵搞的活动。一次,盛雪家要装修和改造卫生间,有人介绍他去了。本来中区到盛雪家开车也就半个小时,但不知为什么陈兴要住在盛雪家两周,中间也没回家,陈兴的太太一人做餐馆的全部,还要自己买菜,累得都发不出声音了。
   
   两周后陈兴回家了,本来他能拿到几千元工钱,这已经是给盛雪家省很多钱了,但陈兴说,他不要钱了,盛雪也没给他。
   
   据陈兴自己说,盛雪给他做了一次全套按摩,“从头到脚舒服极了” “我兴奋得几天都没睡好觉”这是他的原话,他还说,盛雪告诉他:“只有张晓刚享受过她这样的按摩,连董昕都没有做过。”
   
   这个“高水平”的全身按摩,不仅让陈兴牺牲了他和太太的双份劳动,从此他还全身心投向了盛雪,不怕任何危险,盛雪随叫随到,参加各次活动和会议,很快变成了多伦多的新民主人士。
   
   后来,毅然女士看着气不过,为了给陈太太讨个公道,就发了公开信,质疑盛雪为什么连这样的辛苦钱也敢赖?这样盛才给陈太太送去了2000元。
   
   李明范(化名)
   
   盛雪有一次对我说:“我们搞民运不容易,都没有时间出去工作,你捐点钱吧。”
   “行啊,捐多少?”我问。
   “一千元吧。”她说。
   我一时没有那么多,就说:“五百行吗?”
   “也行。什么时候能拿出来?”盛雪问。
   “明天吧。”我说。
   第二天,盛雪就和董昕一起到我家取走了支票,连声谢也没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也没有给我收据。
   
   罗军(化名)
   
   不给收据的人太多了,上次在旧金山给她爷爷开的那个关于辛亥革命的会议,有的人捐了一千多元,都没给收据,她也不公开捐款总数和募捐人名单。有人问时,她就说:“下次开会公布”。可是,到了开会时,她就说忘带帐本了。
   
   李天明(化名)
   
   盛雪这个人真是不能沾。帮助她,就是害自个儿,就是成了她手中的把炳。你看刘劭夫,二十多年来,死心塌地包装她,而现在,完全闹掰了,人家不惜跟她鱼死网破,这说明了什么?让人家寒心了!别的不说,她放出刘路等人猛咬人家,把从前刘劭夫写的那些歌颂她的文章,都变成了如今她攻击他的炮弹,还状告人家是特务。听说最近,她还把张晓刚床前床后侍候她妈的照片也抖落了出来,多寒碜人哪!这不是玩张晓刚吗?有一天,张晓刚自己都会后悔的。
   
   李士强(化名)
   
   真不明白,为什么自由亚洲电台还在聘用盛雪?难道他们看不出来:她常以“锡红”报道“盛雪”吗?这完全丧失了新闻最起码的严肃性和客观性;再说,她个人的操守和名声,也不适宜她从事这项工作;另外,她采访时提出的问题都极不专业,缺少最起码刺激当事人说出真相的可能,尤其是被她采访的人,都是和她不清不白的朋友,为她吹吹打打的人……
   
   刘莉莉(化名)
   
   我是从1989年10月认识盛雪的,我那时在多伦多“世界美容中心”工作,虽说“美容中心”,可是真正做美容的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都是按摩,盛雪属于异性按摩的,她经常被客户带出去。
   
   她总是撩骚,用她那两只乳房蹭男人,我们那里有个姓徐的,本来人家有女朋友,两人感情也挺好,结果,硬是让盛雪给蹭黄了。盛雪那时候还常跟我们炫耀,说她的roommate(室友)也看上了她,什么什么的。后来,她的丈夫董昕来了,她都敢当着他的面,跟那些男人搂搂抱抱的。
   
   1990年下半年我离开“世界美容中心”时,盛雪还在那里按摩呢,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赵艳(化名)
   
   打小时候起,盛雪就没有让她父母省过心,整天出去打架斗殴,骂人是出了名的,什么花花骂什么。老师和学生们都叫她“女太保”,没人敢惹她。
   盛雪的哥哥倒还不错,不过,也拿盛雪没办法,他常说:“我那妹妹呀,就是那个样子,从小就不学好。”
   
   扬扬(化名)
   
   盛雪骂起人来,那是一绝,凡是男人能骂出来的话,她都骂得出。“操”字从不离口。并且,她还把所有的男人都称为“爷”。“张爷”、“李爷”、“高爷”、“刘爷”、“冠爷”、“顾爷”、“陈爷”、“万爷”、“黄爷”、“阿爷”(指阿海)等等。同时,她还称自己为“奶”,称她丈夫董昕为“宝贝”,就是在多伦多民运圈的高音喇叭里,也是如此叫法,大家都捂着嘴笑:“还‘宝贝’呢,戴绿帽子可没少戴!”
   一天,盛雪正在与几个男人打麻将,有人进来找人,她没好气地问人家:“操,这里只有三个爷一个奶,你到底找谁?”
   
   ----(待续)
   
   转自东西南北论坛
(2014/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