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王力雄: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
小平头夜话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王力雄: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


   
   一,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

   
   昆明“3·01”暴力事件造成29名群众遇难,130多人受伤。这次昆明事件,网上舆情汹汹,几乎一边倒地口诛笔伐“疆独恐袭”。单是看网上新闻标题就可见一斑:《疆独毫无人性 北京应学美国彻底剿灭》、《昆明维族聚居区被持枪特警包围 忧宽容不再》、《习近平就云南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件作出重要指示》等等。在“两会”召开前夕新一轮高压维稳在所难免。

   
   中國民族問題專家、同時也是作家的王力雄3月2日晚間在推特(https://twitter.com/wlixiong)上表達對昆明事件的看法。他表示,“問題不在事件本身,在事件後面。那其實很早就在發生。”並摘錄2007年自己出版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當作回答。
   
   2013年10月28日,世界罕见袭击者携妻母决然同赴末路,公然挑战国家的自杀式“北京天安门金水桥10.28”事件,新疆再次成为国人和世界聚焦点!
   
   “10.28”事件或只是涉疆暴恐事件向内地蔓延的开端。新疆问题已不再是边疆地区问题,而成为全国性问题。
   
   从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发端,在新疆刚性维稳下延续数年,终至恐袭天安门升级为全国性问题,此亦不是终点,而是新的开端。新疆问题已不是简单的压制能解决的,还需中共高层对新疆体制和政策有立意高远的根本性改革,已不仅是政经方案,更不是暴发户思维,而且重要是宗教的和文化的系统集成解决之道,这恐怕是世界难题。
   
   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早在七年前多年致力于民族问题研究的独立学者王力雄就一针见血地指出。
   
   
   二,《我的西域,你的东土》

   
   新疆,先秦称之“柱州”,汉朝始改为“西域”,一直沿用到清朝统一天山南北,之后建省“新疆”。新疆位居东西方交通孔道,历史上十分频繁的民族迁徙和交往,导致了新疆古代原住民错综复杂的种系族属和民族关系。
   
   王力雄于1999年亲自来到新疆,进行实地调查。入疆后不久,他便遭到国家安全部门的逮捕,罪名是“窃取国家机密”,并因此锒铛入狱。谁料想,这场牢狱之灾却让王力雄认识了一个维族朋友——穆合塔尔。通过与穆合塔尔的对话,以及在新疆各地的亲身经历,王力雄开始从一个新疆人、一个维吾尔族的人的角度来观察新疆问题。九年之后,《我的西域,你的东土》问世。
   
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王力雄: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

   
   那時王力雄剛出版《天葬──西藏的命運》。再寫一本新疆問題的《天葬》是他最初的想法。當局以「竊取國家機密文件」的指控,讓他鋃鐺入獄。不過這個牢獄之災也成了他理解新疆的一個轉捩點,在今日中國,能讓維吾爾人接納漢人的地方,大概只有關押政治犯的監獄。那次入獄給他的最大收穫就是結識了同是政治犯的為維吾爾人穆合塔爾。這本書正是因為有了他,才有了現在的角度——不再居高臨下,而是置身其中;不再用外人眼光,而是站到了維吾爾人中間。
   
   在遍阅新疆各类图书馆和乌鲁木齐为数不多的几家书店的图书和期刊后,发现有关社会科学领域的书刊,基本全是内地或国外的“泊来品”,充斥着空泛的内地、国外经验,即依照他们的理论和方法去研究新疆问题,而这些对于新疆本土发展来说,不能有效的解决问题。 而王力雄自费考察新疆费时九年写出的力作《我的西域,你的東土》(只能在台湾出版)却被当局视为禁书。
   
   有关该书有两插曲:
   
   一,2010年春在哥本哈根,王力雄送我一本《我的西域,你的東土》。适逢带团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那晚到我维族导游朋友艾克发家,(此前因为我与别的汉人对新疆不同的观点而被他视为好朋友)为这本书作了彻夜长谈……随后他留下这本书,阅毕,这位温和的维族知识分子直抒胸臆激动地说:我们都是穆哈塔尔(王在新疆狱中难友)!……老王作为一个汉人能了解、关注我们维族苦难,理性探讨维族的未来,单凭这一点,他是你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
   
   后来这本书在瑞典维族圈内竞相传阅,一睹为快。由于传阅者众,有的朋友不惜整本复印……一本有关民族问题的书能有如此效应,也算不辱使命了。
   
   二,平头作为导游近年接待过新疆社科院的研究人员组团到瑞典隆德大学图书馆(1900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罗布泊探险考察时意外发现了消失十个世纪的神秘王国——古楼兰遗迹,与此同时并带回了大量的档案文献资料),查阅有关新疆的历史档案资料。混熟后他们酒后吐真言“别看我们经费充裕,所有研究成果加起来比不上王力雄那本书的影响力”……
   
   新疆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暴力和恐怖活动?还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立法?抑或极端宗教主义的盛行?族群的隔膜和经济发展不平衡?民族宗教关系高于法律关系?民族间不平等、不尊重、不信任和世代生活方式的改变?境外敌对势力的渗透?
   
   
   哥本哈根对谈探讨

   
   2010年三月,王力雄代西藏知名女作家的妻子唯色赴挪威奥斯陆接受一个颁给藏族作家的奖项。途经哥本哈根,平头作为向导与王力雄先生对新疆问题有过深入的探讨。
   
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王力雄: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

   图:王力雄在丹麦国会大厦前
   
   王力雄表示,新疆目前正處於“巴勒斯坦化”的過程,新疆問題的愈演愈烈,和北京在新疆開展的“反分裂鬥爭”幾乎同步。他舉出兩個讓他難忘的例子說明此事。
   
   一個例子是外國媒體報導,7歲的維吾爾兒童每晚把當局規定必須懸掛的中國國旗收回時,都要放在腳下踩一遍。“從孩子身上最能看出民族仇恨達到的程度。如果連孩子也參與其中,就成了全民同仇敵愾。巴勒斯坦的暴動場面總能看到孩子的身影,正是反映這一點。”( 今次昆明事件的成员中居然有年仅十六、七岁的维族小姑娘,手持双刀四处砍杀。由此可见一斑 )
   
   另一個例子是,當王力雄問有位維吾爾族青年想不想去麥加朝聖?這位青年回答夢寐以求,但現在不能去,“因為古蘭經中有這樣的教導,當家園還被敵人佔領的時候,不能去麥加朝聖。他沒有把話說下去,但已經不言而喻。為了他夢寐以求的願望,他一定會不遺餘力地為把漢人趕出新疆而戰鬥。”
   
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王力雄:新疆正在巴勒斯坦化

   图:王力雄在丹麦菲德列宫前
   
   中共錯誤地將新疆問題定位成“影響新疆穩定的主要危險是分裂主義勢力和非法宗教活動”,而“分裂主義勢力”和“非法宗教活動”都是針對當地維吾爾族的。如此定位成了自我實現的預言,導致了當地漢族和維吾爾族(二者人口比例為7:10)的根本對立。“如果新疆的本土民族從整體上成為敵對,才是新疆最大的危險所在。”
   
   王力雄說,“如果是政治壓迫,只要改變政治,壓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還是可以在一起共建新社會。而若少數民族認為壓迫是來自漢民族,政治的改變就不會根本解決問題,只有民族獨立才能解除壓迫。這對中國的政治轉型會非常不利,因為改變政治制度不僅不會使少數民族留下,反而會藉轉型期的國家控制力衰弱追求獨立。”
   
   王力雄指出,“中共執政的半個世紀,人文傳承被割斷,人文教育被置於無足輕重的邊緣,即使是今天受過良好教育的新生代官僚,也多是單一化的技術型人才,有知識而無心靈,崇拜強大蔑視弱小。依仗的只有權力體系和權謀手段,擅長的唯有行政與鎮壓,動輒掛在嘴邊的加大力度、嚴打、重典等,一時似乎有效,卻是飲鴆止渴。”
   
   他表示,“人文精神的缺失使權力集團無法面對文化、歷史、信仰、哲學等更為深入的領域,解決問題的方法詭詐卻單薄,只能以應急救火的方式平息事件。而民族問題恰恰首先是人文問題,必須具有人文的靈魂才能找到正確之道……展望未來,也難以指望中共能夠突破,因為人文的復興絕非可以召之即來。”
   
   
   迪里夏提展现国际視野

   
   王力雄點出新疆問題的國際性與伊斯蘭因素,“東土人士很清楚只靠自己對付不了中國,因此從來在世界一盤棋中考慮問題。聽他們如數家珍地談論新疆地緣政治、伊斯蘭世界和國際社會時,常為他們的廣闊視野感嘆不已,自愧不如。”
   
   “那時新疆會同時出現有組織的起事和無組織的鬧事、有準備的軍事行動和盲目發洩的恐怖襲擊,幾十萬海外維吾爾人會參與,國際穆斯林勢力也會介入,匯合在一起,衝突必定愈演愈烈。漢人搞定新疆絕非輕易之事,而仇恨一旦被調動是無止境的,仇殺一旦瘋狂,殘酷程度難以想像。”
   
   此言不虚。2012年8月民阵哥本哈根会议,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维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带几个助手与会,在会上迪里夏提与民运人士就新疆问题的互动中,就展现其“廣闊的国际視野”,如數家珍地談論新疆地緣政治、伊斯蘭世界和國際社會对其的支持,并指称维族人受到的对待有把该地区变成“定时炸弹”的危险。
   
   王力雄和迪力夏提的音犹在耳,接踵而来的2009年的新疆“7.5事件” 、2013年的“北京天安门金水桥10.28”事件,乃至2014年昆明“3·01”事件就成了上述言论的最好诠释。
   
   
   “交心为上”才是治疆之道

   
   新疆问题的表象是暴力和恐怖活动,实质是泛伊斯兰、泛突厥和泛民族主义的叠加共振及法制至上理念的缺失。加之,贫富悬殊、利益对立、文化隔阂、公民意识不足、官员形象丑仕、干部选拔任用混乱荒谬等,这一切也给新疆不稳造成较大的影响!新疆问题的求解不仅是经济发展和个人收入提升之路,更是法制、平等、尊重、信任、公正和思想及文化认同之道!
   
   当下新疆社会撕裂的两个现象:一是汉族群体把新疆所有问题都与“三股势力”(暴力恐怖、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挂钩,一出问题首先想到的是“三股势力”。乃至于致力于民族对话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被中国当局逮捕,将作家王力雄致力于民族和解的著作《我的西域,你的東土》却被当局视为禁书; 二是维吾尔群体把新疆所有问题都与民族和宗教联动,维护本民族文化和利益的倾向更为激烈。维汉矛盾似乎已公开化,这对新疆是一场灾难!
   
   全国每年群体性事件上万起。为什么新疆群体性事件主要归结为民族分裂问题?这一定性是在开脱责任还是在制造矛盾?这只能使新疆问题更加复杂化!“一小撮、个别、别有用心”等落后的说法和加剧对立的话语体系,从根本上讲不利于新疆和谐稳定的发展!
   
   中共需要反思:把所有新疆问题都往“三股势力”这个大“口袋”里装,把所有新疆问题都贴上“民族”、“宗教”的标签来说事将会带来什么后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