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苏明张健评论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不少的同胞们在聊天的时候,都提到了中国人聪明。一些人在说这句话的同时,脸上表现出了得意的神色。我也受到了感染,说中国人聪明,虽然不值得骄傲或自豪, 但至少听着顺耳,心里也高兴。

   

   不久前听到了中国大陆人去香港,在公共场所吃东西,但却不注意公共道德和公共卫生,被香港市民指责的事情。接着,又发生了北大的孔教授大骂香港人是狗。无论是不遵守公德行为还是骂人是狗的言论,都让人难以发现中国人的聪明的任何迹象,至少这是不懂得克己复礼。

   

   然后香港人有指责大陆人是蝗虫。乍一听到,我也很不以为然。但到知道了原因以后,我只得沉默了。原因是聪明的大陆孕妇跑到香港去生孩子,这个新生儿落地就有了香港人的身分不说,更可以享受到香港的免费接产的福利。

   

   据了解,2010年香港医院为大陆的孕妇们是接产了四万四千个婴儿。由于香港人的不满,香港政府采取了限制的措施。但是在2011年仍然有三万六、七千个婴儿出生在香港。这就不是什么聪明与否的问题了,而是投机式的索取和占便宜的小人心理。

   

   最近加拿大移民部长发表讲话时,也提到了聪明的中国人来加拿大生子。新生儿得到了加拿大的身分,然后产妇和新生儿就突然消失了,留下了巨额的医疗的账单由加拿大纳税人来付。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美国和欧洲国家。于是我的高兴和顺耳就全都消失到爪哇国去了,代替的就只有羞愧。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链二嫂子凤姐是聪明。书中对她的评价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反误了卿卿性命。

   

   看到最近的美国网站上一条对中国人的评论是:“中国人习惯于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和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的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是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就必须要去奉献。”这段评论似乎是不太好听,但确实是个实际情形。

   

   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2月22日指控中国的普大煤业的两名主管欺诈。这个普大煤业是打着山西省煤炭业的旗号,并且宣扬拥有山西煤业的百分之九十的股权,在2010年两次公开发行股票,骗取了一亿一千六百万美元。美国的证券委员会通过了调查得知,这个普大煤业根本就是个空壳公司。这个调查结果一公布,普大的股值从每股的十七美元立时跌到了几美分。

   

   无中生有的造假谎报目的是骗取利益,诈骗钱财,这是共党的一贯所为。中国人是受骗上当的受害人,国际社会也同样是共党的受害人。但是国际社会没有去效仿共党也去造假欺骗,而是联合起来,把共党当作骗子、当贼、当土匪一样的防范和疏远。

   

   共党不要脸可以。共党是共党,可是中国人是中国人。每个中国人都是优秀的中华民族的成员,知礼、正直、勤劳、知耻,既是我们的传统,又是我们的民族精神。我们中国人总不能也让世界人民把我们也当作了骗子、贼、到处占便宜、唯利是图的小人来看待吧。

   

   前几天加拿大的国家邮报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其中写道:“中共的罪行是罄竹难书。这个独裁的政权肆意的向空中排放温室气体,向水中排放污染物,监禁异议人士,执行死刑的人数占世界之首。人人被监控,迫害异见人士,顽固地支持世界各地的血腥独裁的政权,如伊朗和叙利亚。北京还和莫斯科联手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大马士革、阿萨德政权凶残暴行的决议。

   

   中国人根本不关心外界对其人权侵犯所持的态度。可正好相反,中国的民族主义执迷者们,把任何形式的西方批评,都看作是无理干涉其内政和霸权主义行为。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的积极作用,就是向中国输出石油的主要权力是在我们的手上。我们希望这是在未来对北京施加压力的借力之处。从长远看,与极权政权打交道,这可能是唯一抵挡它的途径。”

   

   从这篇文章中摘录的这一段内容,至少可以告诉我们,西方人的三个普遍的观念:一,那就是严厉地谴责共党政权的一切暴行。站在同是人类这个立场上,为受到人权虐待的中国人鸣不平;二,是把共党政权与中国的国民们分得清清楚楚。共党的罪行是罄竹难书,而中国人是共党的受害者;三,是批评了极小部分的中国人见利忘义,为了能够分到一些共党的残羹剩饭,甘愿充当五毛、犬儒、愤青、愤老,为共党是站台呐喊。给世界的看法是极坏,其影响也是极恶劣。

   

   但是这只是极少数的中国人所为,他们同共党政权一样都代表不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是属于一个难得糊涂的民族,世事洞明、人情炼达是这个民族的本质。共党的狼奶或许糊涂了一些中国人,但是中国人的本质好,很快就会明白过来的。

   

   数典忘祖的中国人有,担当汉奸的中国人也好。十四年的抗战,汉奸难道还少吗?后来的蒙奸、回奸、藏奸、维奸、叛国投敌的人,哪个民族、哪个国家都有,但是成不了气候。抗战还是胜利了,二战也胜利了。共产阵营后来也失败了,普世价值理念胜利了,就连最近的反恐战争也胜利。

   

   本人总是认为,一个人糊涂是一回事,甘当败类又是一回事。我入过党,当过共党体制内的干部。一场六四的大屠杀,我和共党彻底决裂,从此走上了反共之路。以前糊涂。是共党的无人性的残忍使我猛醒。猛醒的人,也有人骂他是败类。

   

   记得二十多年前,一位自称是1947年入党,八十年代退休的科级的党总支书记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败类。本想与他讨论一下败类的定义,但是他不容我说话,我也只能说了一句,“屠杀自己的人民的人才是败类。”

   

   这二十多年来我曾几次的回想起这件事,甚至后悔自己事后没有主动的去找这位党总支书记去谈谈,去告诉他,我们既然是人,首先应该做个自然人,去体现我们做人应有的价值。至于政党、阶级、路线、主义等等,那是做社会人才应考虑的事情,但是不能打破人的自然属性的底线。因为人毕竟首先是自然人。但是对于一个没有独立人格的人,又长时间浸淫在共党宣传中,人性已经是所剩无多了,人本的道理他们是听不进去的。

   

   2月的27日,世界银行的行长在对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做了一番评论以后,有记者问,关于中国的债务问题和经济崩溃,会对欧元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位行长很客观说,“如果按照北京每年报出的增长率,那么在2030年左右,中国的经济实力或许可以超过美国。但是四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一,是高通胀率限制了内需,短期内外需也在减少;第二,债务危机比欧元区还要严重,政府管理的银行很可能是收不回贷出去的款项;第三,国有企业必须纳入市场经济体系,政府应该对国有企业设立监管机制;第四,解决高失业率和提高人们的收入。”作为世界银行的行长,并不认为美国永远是世界第一的经济体,任何国家都有可能赶超美国。

   

   1958年共党提出的口号就是超英赶美,提前进入共产主义;1978年又提出了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到了今天,共产主义不提了,四个现代化显然也没有实现,就只剩下了个巨大成就。而所能反应这个巨大成就的不过就是北京、广州的两个运动会,上海的一个展览会,还有一场阅兵式。

   

   三十多年所谓改革开放究竟挣下了多大的家当,没有人知道。可事实却是,干完了这四件事,不但家当败光了,还欠下了不少的债务。2011年,共党才第一次承认了地方债务总共达到了十16万亿;可是地方债务在2009年底的时候是6万亿。仅仅两年不到,就又翻上了一倍半还要多。至于中央的债务有多少?共党至今是羞羞答答的不说。

   

   可是世界上的经济学家们在2010年5月发表的国债调查数字中揭露,到2009年底,共党中央财政欠债48万亿。难道欠债也是巨大的成就吗?债务越多、越辉煌、也越强大吗?一个国家的经济,首先就是公布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是多少,而不是首先报出增长率。

   

   在2009年初,共党算是公布了2008年国民生产总值是26万亿,而其中的财政收入是6万亿;接下来的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就只报出了增长率,而不报总产值了。在2011年初,是由五毛们到处宣扬2010年的总产值是40万亿,这个数字当时吓坏了不少人--- 两年间增长了35%。可是那两年,共党报出的两个增长率,加在一起才不过是21%。

   

   今年共党才报出了去年的总产值,据说是45、6万个亿。这个数字与2010年的40万亿相比,增长率高达15%,与共党报出的百分之九点几的增长率又不相符。共党领导经济,但却连数字都不能领导的精确。撒谎的目的那是为了骗人,骗人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相信谎言。共党确实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党的一贯的骗人的立场和作风没有改变,只是在骗术上是既陈旧,漏洞又太多太大了。

   

   全球的经济在衰退中,唯有共党的经济是以15%和35%在增长之中。显然这些增长的数字不是指经济,而是指债务和印刷钞票数量而言的。2011年10月份,郎咸平教授公布中央债务是90万亿,与两年前的48万亿相比,增长率接近百分之百。

   

   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时候强调了,警惕右但是主要是防左。胡锦涛们崇拜的是毛泽东的统治方式,所以走的是左道,但是又没有能力把中国的社会拉回到五、六十年代去。他当政的这十年间中国的金融、经济始终是在走下坡路,他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他更明白的是这条所谓的改革开放之路是已经走到头了,得不到巨大成就实惠所引发的民愤,也必将埋葬这个共党。

   

   自古以来,圣贤们都希望中华民族的男儿们要有经天纬地之才学,气吞山河之壮志,海纳百川之肚量。胡锦涛却是吭吭叽叽做了十年受气的小媳妇,好不容易混上当了婆婆,注定了也只能就是个窝囊废婆婆。他始终在坚持着什么“两个绝不”和“五个不搞”,仍然墨守成规于祖宗定下来的四个坚持的家法,问题是民意又在哪里呢?

   

   0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出现了文革中毛的标准像和打着毛思想万岁的方队,。胡锦涛个人可以拿毛泽东当祖宗去供,但是中国的民意是如何看待毛的呢?毛的那一代人都死绝了,太子党们难道都拥护毛,难道都怀念文革那十年半吗?

   

   一份材料中记录了2011年4月23日,温家宝在中南海紫光阁会晤香港代表时说,“内地改革所遇到的困难,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残余,而另一股则是文革的遗毒。”

   

   显然温家宝对毛、对文革也是有看法的。至于是封建社会残余的这个说法,我们就不知道是指谁了。毕竟封建制度在中国已经消失了两千两百多年了,或许孔子和老子阻碍了温家宝的改革。这就难怪孔子雕像摆放在天安门广场上不到一百天就又被搬走了。

   

   2月24日,薄熙来在重庆召开了常委会,提出了要以三一四总体部署为刚,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和科学发展。极左的一套唱红打黑的运动群众搞完了,异己排除了,职位保住了,又和胡锦涛是步调一致了,胡锦涛也是无可无不可。据说汪洋在广东又开始打黑了,并且还要招聘一万名五毛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