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苏明张健评论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凡是一个国家,就有一个政府。并不是说,人民喜欢政府,只是人们需要政府去管理众人之事。就好比一个家庭。俗话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如果七口当家,八口主事,那就只能分家了。

   其实分家并不是坏事,就如同社会学家认为离婚并不是坏事一样。因为家庭是社会分子,不和睦的家庭就变成了一个不稳定的坏分子。与其这样,不如离婚分家,各自重新再去组成新的家庭。家庭里就要有个能拿主意的人做家长。家族就要有个德高望重、能主持公道的人做族长。有血缘关系的一群人,尚且如此,那就不难理解一国的公民,为什么需要个政府了。但是,政府与一国公民没有血缘关系、亲属关系,仅仅是同文同种。所以政府就不像家庭和家族的家长、族长们那样,自然而然地就具有一定的公信力,得到亲属们的信任。

   人们需要政府,但不会信任政府。所以人们要制衡政府的权力,还要时时事事监督政府。用共党前三十年的话说,就是给政府戴上一个帽子,交给群众去监督政府的一言一行。只许政府老老实实,不许政府乱说乱动,因为政府的权力是来自于每一位公民授予的权力。这就如同每一个家庭或家族成员一样,有权对家庭或家族事务,自由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也有权对家长、族长的决定不同意或反对。

   每一个人的权力是上天赋予的,是每一个人出让了自己对国家管理的部分权力赋予了政府,由政府代替自己去管理国家事务。所以政府的权力,是来自于公民的授予,而不是天赋。当政府失职,或者用公家授予的公权力去钳制公民的自由、虐待公民权力时,人们就有权利去推翻这个政府,选出个新政府。这个意思就是公民收回了给政府的管理国家的权力,同时把自己的这部分权力出让给一个新政府的过程。

   这就是说,做人的权力不可被剥夺,但是政府的权力却是随时可以被公民剥夺的。这就是做人的价值,是与生俱来、天赋予的。所以又被称为普世价值,并不是只是适用于西方人的价值。

   毛泽东曾说:“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就是极权。极权的权力不是来自公民的授予,而是共党狂妄地自以为就该如此。所以,共党的权力自始至终都是非法的。至于捂毛、愤青、愤老们百般为共党残害人民辩护,说真话,我不太相信共党祸国殃民的权力,是这帮人所授予的,是代表了这帮人的利益和意愿的。或许我偏激武断,因为我不太相信为了几块钱或残羹剩饭,就会吸引着它们放弃人格操守,而且愿去做鬼、做畜生。

   固然说,1949年以前的社会没有把人变成鬼,但49年以后的社会确实有人变成畜生的事例。但我不相信会大面积的发生,只认为是学识不足,功底不扎实,一时糊涂的缘故。

   7月21日,北京的雨水灾难,多少市民在第一时间大雨中走向街头去救人、帮人。此时此刻,党的领导在哪里?共党们又在哪里?紧急时刻中,是人性的巨大力量的爆发和奋不顾身,在谱写着精神和心灵的凯歌。共党们、军警们、公务员们、干部们、城管们,却如同鼠类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幸灾乐祸,盘算着发灾难财。

   果不其然,仅两天后,共党就厚颜无耻地号召人们为这场水患捐款。没有追究水患的原因,没有抚慰灾民和死者家属,没有计划如何去做以防止类似灾害再次发生。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向灾区人民伸手要捐款。多灾从来不会兴邦,但强要人民捐款。共党们却从捐款中的80%以上的额外油水可以分赃。

   08年汶川大地震后,海内外华人440亿捐款中的80%被贪污,说明了多灾是满足共党兽性贪欲的时机。天要下雨,未必就一定造成灾害。共党多年潜在的党祸,却是人类灾害关键因素。有记者调查发现,整个房山县,只有两处排水道:一处被共党堵住,修建了个旅游景点的大湖;另一处被堵住,是因为修了个高尔夫球场。几十万、上百万人居住的地区,竟然“辉煌”到了没有下水道。

   全大陆无论何处,只要下了一、两公分的雨,就会“强大”到了引发山体滑坡、泥石流,毁灭城镇、掩埋公路、铁路。植被的破坏,豆腐渣工程,再加上狂妄、虚伪、和贪婪,都是党祸所为。如同五十年前,饿死五、六千万人的大饥荒一样,天不为灾,全是党祸所为。

   当青海玉树大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在现场救人的,是藏人的僧侣;强迫人们捐款的,是共党。至于捐了多少钱,和灾后重建的情形,至今也无下文。但我们可以确信的是,又有一批层层的共党们,利用此一机会,发了灾难财。

   记得89年春天,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人员揭露,共党号召了几年,让人们买国库券。人民为了支援国家建设,总共买了六千亿元的国库券。但总行的账目上,却没有这笔收入的记录。

   政府为什么要分成三份,相互制衡;媒体记者为什么被称作是无冕皇帝;民间为什么自发组织起众多的团体去监督;政府仅拥有三分之一的权力。民选的政府,人民并不相信,那是因为人们担心公权力可能会损害到个体的人的权力。同时人民普遍相信:权力导致腐败;人民反对政府挥霍纳税人的钱。对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尚且如此不相信,何况极权政府了。

   一场大雨,共党喉舌们报出的是:牲口损失17万头,受灾人口160多万,经济损失116亿元。唯独没有报出死亡人口。房山县自己报出的是:这场雨是五百年一遇,平均降雨量281毫米,山区是313毫米,平原是249毫米,城区是357毫米,邻近河北省是541毫米。由于是五百年一遇的缘故,所以报出死人三百多,而当地民众认为,死人至少一、两千。

   五百年一遇的说法显然不可信;但是,流了几万年的永定河,在这二、三十年里断流了,确是个事实。连同黄河在内的河水断流,是多少万年不遇的事,其根本原因是党祸。在北京、天津的人民,在因党祸造成的水患挣扎的时候,7月27日,伦敦奥运会开幕了。一场人情味十足的开幕式表演,感动了世界。人们难免要和08年北京奥运的开幕式做一番比较。当然,人们的喜好和欣赏的眼光不同,两个开幕式都有人喜欢。但是,对伦敦开幕式的评价显然更高。

   除去人情味和生活气息浓厚以外,人们,尤其是中国人,普遍赞扬的有两点:一是没有造假;二是伦敦开幕式的花费是北京开幕式花费的三百分之一。英国承办这次奥运的总开支是4千2百万英镑,是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支的四分之一。花钱少,还不造假,不扰民,评价更高。

   共党曾宣传办个奥运是中国人百年的梦想,终于在共党当政下实现了。做了两个星期的梦,花出了7千个亿。再不情愿,梦也有做完的时候。大梦初醒,原来梦境和现实之间,竟然有天壤之别。共党还在祸国殃民。

   据共党喉舌报道,为北京这次下了点雨,就成了灾区,市领导带头捐款22万。这所谓的市领导,究竟是谁?有几个人?竟然一下子拿出了22万?他们的工资是多少?本人相信,22亿他们也拿得出来。因为从北京的豆腐渣工程中,他们所获得的好处费,可能是220亿,也可能是2200亿。

   共党总是说中国特色,更是强调这个特色。多少人大惑不解,究竟这个特色是什么?比较世界各国,中国大陆的特色究竟在哪里?不少人在还没有弄清楚这个特色是什么的时候,就发明出了“东西方不同”和“东西方文化差异”,甚至“东西方文化冲突”等等的新说法。

   本人从不承认这种说法。无论东西南北的文化,都是人的文化,都是人性的文化。同是人性的文化,就没有不同,更不会有冲突。东南西北的人们,所不同的仅仅是生活习俗。我从不认为面包与馒头、烙饼,炸猪排和红烧肉之间会起冲突。共党所说的特色,显然指的也不是这些。所以本人曾几次提到,这个特色就是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团伙。有共党才有这个特色。打倒了共党,中国大陆就和世界各国一样,没有什么特色可言了。

   现成就有一个例子。从六月底至今,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共党向国际货币组织注资430亿美元,向世界经贸合作组织援助100亿美元;援助阿富汗1.5亿美元,在中非论坛上援助非洲200亿美元。最大的一笔是免掉了越南的500亿美元的贷款。一个月内,外援1,23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9,756亿。如果拿出其中的七、八千亿,就足够全体中国人享受一年的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的国家福利;剩下的一、两千亿,足够几十个城市修建下水道的了。

   共党援助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400多亿美元。卡扎菲被枪毙后,利比亚新政府不承认这笔援助。2,000多亿人民币不明不白地就没有了,这就是共党特色。

   共党首先拼命地为自己捞钱,然后把中国人民用血汗创造出的财富,大方地援助别国。俗话说:“耗财买脸”。共党企图在国际上花钱买面子,买朋友。朋友伙伴的关系,是建立在相互认同的价值理念上。由金钱建立的关系,必然是尔虞我诈,毫无诚信和道义的互相利用的关系。

   在南海主权问题冲突日益激烈的现在,越南向中国大陆人民借去的500亿美元,共党大方地不要越南还了。越南政府和人民没有感激,反而向美国订购了250亿美元的战机。去年,越南政府下达了征兵令,公开宣誓,为了保卫主权,不惜一战。

   前不久,俄国海军向越境捕鱼的中国渔船开枪,打死了中国渔民;又开炮炸毁了中国渔船。随后,俄国总统普京发表讲话说:“在主权问题上,没有谈判,只有战争。”人所共知,共党当政六十多年,总共对俄罗斯拱手相让出了至少100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但并没有能换来俄罗斯对中国大陆的友好关系。

   所谓的改革开放,共党大肆宣传出的所谓巨大成就的真相却是:三十多年间,使一个原本“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中国大陆,背负上了90多亿的巨大国债。但是国民百姓中,仍然有6亿到6亿5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和低收入水平中。

   中国人的贫苦、含冤、无缘无故地死于非命,共党熟视无睹。所谓盛世辉煌的招牌,竟然被一场十几、二十公分的降雨量打得粉碎。多少万个亿的全民财富,被共党拿走援助了外国,换来的却是外国的对共党的敌意,和喊打喊杀的声音的联盟。善良、勤劳、与世无争的中国人民,凭什么需要共党这个特色?共党政府当政的依据是什么?

   中国人同世界各国人民一样,也需要一个政府,需要一个能管理众人之事的政府,而不是一个厚颜无耻、事事要当人民的领导的政府。同样,中国人也和各国人民一样,需要政府,但不会相信政府。不相信政府的理由也是同样的:一是担心权力侵害公民的人权和自由;二是挥霍纳税人的公币;三是权力导致的腐败。这三点对中国人来说,早已不是个担心的问题了,而是证据确凿的事实。

   记得有一出地方戏的名字是《七品芝麻官》,戏中的七品县令的一句台词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毕竟时过境迁,民智开放,此一时彼一时,老百姓盼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公民们要参与国家事务,要自己当家做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