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共党里面有个叫李肇星的人,此人其貌不扬。据共党介绍说,此人好生了得,是一位诗人外交家,曾做过一任外交部长。不知道是因为太专注于创作不伦不类的打油诗,还是因为外交系统被他领导得太过腐败,以致败坏了党的伟光正的宣传;或者就是由于此人的面目太过狰狞,有损大国形象,于是就消失了好一段时间。

   

   在此次的两会上他又露面了,代表共党公布了两个数字:一个数字是今年共党军费开支是GDP的1.28%;另一个数字是美国军费开支占GDP的2.4%。然后就又摆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说中国不会去打仗。接着又是一句误导民众的话是,美国的势力已经进入了亚太地区。

   

   如果说这位外交家还有一点点特色的话,那么这个特色就是共党撒谎、欺骗团伙的特色。首先就说这个GDP1.28%的军费开支,据说是6,000多亿。有了这两个数字我们就不难计算出,2011年国民生产总值大约是42、3万亿人民币。问题就出在这个数字上。

   

   共党曾经公布过,2008年生产总值是26万亿。前不久,共党又公布了2010年人均GDP是2,000多美元。这个数字有夸大之处,但大致符合了国际经济组织报出的中国大陆2010年GDP的总值3.5万亿美元。这就是说,2010年国民生产总值是不足22万亿元人民币,又怎么可能就在2011年,竟然会创造出42、3万亿的产值呢?一年之间GDP翻番,增长率为百分之百。此次本人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做弥天大谎。

   

   2007年底,中国大陆首先爆发了金融风波。自那以后,GDP总值是连年下滑,下滑率几乎就是共党每年报出的增长率。以平均每年生产总值减少两万亿来推算,2011年的总产值实际上连20万亿都不到;以六千多亿军费的开支计算,实际军费的开支占到了GDP的3%以上,比率是远远的高于美国。尽管如此,共党体系仍然在美国的实力的包围和围堵之中。

   

   据了解,此次维稳的开支,又高于军费。以前我一直以为维稳费是花在各地方的公安、国安、特警、城管这些机构上的。当然了,也包括层层干部们的贪污在内。直到王立军投奔美国领事馆事件发生后,接着就发生了重庆市长带着七十车的武警,跑去了成都包围美领馆。本人才恍然大悟,原来维稳费是用来养活武警的。武警属于地方部队,又属于地方管辖。

   

   记得80年代的中后期,武警总的人数不过是60万人。当时的中央有意让当过一任广东省省长的黄静波担任武警的总司令,授给的军衔是少将。当时黄静波说了一句话,“我已经六十多岁了,难道还当兵?”于是就把他派到青海省去当省长去了。

   

   大约在十年前左右,有资料就显示武警的人数是逐年上升,已经达到了140万人了;军队的人数也由200多万上升到250万。五、六年前又有资料显示,警察、武警的总人数是400万,而武警的人数变为150万。近一、两年又获悉,武警总人数已经达到了170万,其中据说还有20万的所谓精锐部队。人多了,所以最高长官不再是少将了,也有中将和上将了。与军队分庭抗礼,势均力敌了。一个是归属于中央,一个是归属于地方。

   

   近十几二十年,地方势力坐大,敢和中央叫板,阳奉阴违,各行一套,其实就是与地方官员拥兵自重有密切的关系。一个国家有两支军队,这在古今中外是没有先例的,是首创于共党的极权专制制度之下。

   

   当初罗马尼亚的共党总统齐奥塞斯库当政时,有一支24万人组成的军队;同时另外还有一支16万人组成的军队,是作为齐奥塞斯库的私人卫队。当这支私人卫队被派去屠杀抗议的民众的时候,军队向这支卫队开火了,并且活捉了齐奥塞斯库夫妇。

   

   共党也同样,在没有武警以前,就有中央军队和地方军队之分,装备待遇相差极大。这就如同同样是工作的中国人,在国营企业工作和在地方集体企业工作,干的同样的工作,但待遇是明显的不同。本人在内蒙古插队的时候,就听说过内蒙古自治区当时的主席乌兰夫被整的原因之一,是中央允许内蒙古的地方武装是三个骑兵团。而乌兰夫创建的三个骑兵团,人数、装备和实力却相当于三个师。

   

   地方政府是希望根据本地的民俗资源和特点实行自主的自治,而共党实行的是要坚决领导一切,一切权力归中央。共党这套体制,从一开始就是错的,一直错到了今天。所谓的经济改革,其实就是共党不得已而多少放了一些权利给地方,给百姓。长期形成的中央与地方的权力之争的矛盾,就越来越凸显出来了。

   

   地方部队又变成了地方的武警。地方官员们都明白,军队是保卫党中央的,那么谁来保卫地方官员呢?何况共党内斗又是如此的凶残狠毒。做官固然风光,但是人人又感到自危。古人就说过,“伴君如伴虎”。天知道那一天皇上不高兴了,就会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共党内斗的名堂又多,一倒就是一大片。前世之事,难道不应该是后事之师吗?虽然不敢自立武装,但是至少拉拢收买地方武装以自保是都应该想得到的事情。这笔所谓的维稳费,实际上就是地方军队的军费开支,两笔军费开支的总和占到了GDP的7%左右。这笔一万三千亿的巨款,于国于民是毫无利益,完全是用在了上自中央下到地方的共党们的自我保护的开支。

   

   就如同此次的两会,委员代表的总人数据说是五千人,而保卫他们开会的军警却高达七十万,人均一百四十个军警在保护着。这又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共党们的极权恐惧症,病因就是完全丧失了民意;二是军队和武警的性质是为了政权当保镖。保国保民不是他们的职责,但却又要让纳税人来供养他们,可是奉命杀老百姓的还是他们。

   

   3月7号,新疆的党委书记对着电视镜头恶狠狠地说,“新疆的问题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而是恐怖主义的问题。”中国有句老话是说,“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又有一句流行了几百年的话是“公门里面好修行”。中国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共党这个团伙,从来都是一言丧邦的。

   

   在世界共集团垮台之后,原生活在共党共党政权下的各国人民,早在十多年前就总结出了一点,那就是共党们永远处理不好民族之间的问题,原因就是缺乏尊重和平等的基本理念。通常使用的就是:或者同化,或者是民族灭绝的手段。

   

   在中国大陆也同样,无论是藏族、维族、回族、蒙古族,共党始终不变的使用这两个手段去对付。同化他们的是汉人,派去管理他们的是汉人的书记们,屠杀镇压他们的是汉人的军警们。久而久之,各民族就把对共党的痛恨逐渐转向了对汉人的痛恨。这就如同日本侵华时的情形,入侵的是日本的军队,可中国人并不仅仅是痛恨日本军人,而是连日本人、日本国一起恨。

   

   难道日本人都坏,都是侵略者么?当然不是。当时日本人里反战、反侵略的大有人在,但是在全力抗战的中国人是没有时间去鉴别哪个日本人好、哪个日本人坏的。共党政治局的委员常委们都是汉人,所以少数民族把共党叫做汉人共产党。汉族人与共产党是毫无关系的,汉族人同样饱受共党的屠杀和镇压,同样痛恨共党。

   

   共党替汉人得罪了所有的民族,汉人也成为了少数民族痛恨的对象。这就如同共党在国际社会上耍流氓,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是一样的道理。挑起民族仇恨的是共党,一言丧邦的更是共党。不让藏人念佛经,强迫藏人学习八耻八荣;强迫维族人学保鲜。共党给人家洗脑,人家不接受,于是就说藏人是分裂主义分子,维族人是恐怖主义分子。

   

   问题是共党究竟有没有权利去定一个人的罪?共党当政当的是行政权,定罪名是司法权的职责。看起来共党痛恨恐怖主义,但是十年世界上的反恐战争,共党却并没有参加。反恐战争在去年已经胜利结束了,怎么会在新疆又出现了恐怖主义分子?恐怖头子本拉登躲在了巴基斯坦五、六年,共党曾经偷偷地把他接到中国大陆来治病,这证明共党和恐怖主义的渊源是极深的。

   

   记不得是寓言还是圣经中有一句话是,“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我想,这个所谓的恐怖大王,应该不是指一个人、或者是一件事。纵观上个世纪到现在,这个世界上发生了多少人为的大灾难:一战、二战、军国主义、纳粹主义、共产主义、恐怖主义、极权主义、专制主义,无辜死去的人又何止几个亿。其实天下本无事。

   

   佛家说,“魔由心生”。这个魔就是人的狂妄、贪婪和虚荣。于是一大堆主义才能应运而生。其中共党的主义是最多,也最是莫名其妙。其实,现在连共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主义了。把维族人污蔑成恐怖主义,其实共党才是真正的恐怖主义团伙。

   

   《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对恐怖主义的定义是:“对各国政府、公众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和威胁,以达到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中国的一本叫做《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的书中说,“任何的个人、团体或国家,使用暴力或其他毁灭性手段残害无辜、制造恐怖,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或意识形态是恐怖主义。”

   

   现在我们有了定义,我们就再来看看事实:共党当初占据井冈山的时候,以反AB团为名,内部自相残杀了十万人。1931年周恩来、康生带着几个人冲进了上海的顾顺章的家里,用斧头将其一家老弱妇孺十几口人全部砍死。打出的名堂是惩治叛徒。

   

   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打死、饿死、整死的中国人上亿。根据人权组织《亚洲观察》的统计,死于共党政权下的蒙古人高达十五万多人;从1959年到1990年,死于共党政权下的藏人高达一百二十万人;在新疆,从1990年至今,死于共党政权的维族人至少三千多人,在监狱了的维族人不少于六十万。

   

   再加上北京的屠城;拉萨、乌鲁木齐的大屠杀;四川、河北保定、广东汕尾、云南等等不少于十次的大屠杀;以及对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成员、维权异议人士的迫害;和把正常人关进神经病医院等等的酷刑折磨,都是共党的所为。

   

   且不论把这一切称作是红色恐怖,还是白色恐怖,为的是要让国人百姓们对共党产生恐惧感,目的就是共党为了要长期霸占公权力,巩固稳定共党这个政权。我们把这种为了维持统治为目的的恐怖手段称作是国家恐怖主义。国家实行恐怖主义的统治,就必然引起国民们的反抗,于是恐怖主义团伙又把反抗的民众称为恐怖主义分子。

   

   记得1959年到1962年的三年大饥荒的时候,民间易子而食。凡是共党发现了的,一律是处以死刑。可是在文化革命中的广西,各级共党的干部们以消灭黑五类为名,活活把人开膛吃掉,吃掉了二十多万人。可至今没有一个吃人的生番共党干部被惩治。

   

   一个新疆的书记,就敢把新疆一省定为恐怖主义的问题;一个人和一个党委,就敢把全新疆各族人民推向了敌对面,这就是共党历来的狂妄之极的政策。有记者最近问我说,对这每年例行的两会有什么看法?

   

   我就是在想,一套固定不变的过场戏是演了又演,演了几十年了。不过就是当总理的做个冗长的报告,与会者们是打盹睡觉。报告分成三部分,最长的部分那就是成就,一连串漏洞百出的数字和增值率;第二部分只有几句话,避重就轻的闲扯上两句不足之处;而第三部分就是说说今后工作的重点。其实也仅仅是说说而已,并不打算真的去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