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苏明张健评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共党从进城的那天开始,就强迫人民喊幸福。六十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巴望着中国人说幸福。一个没有人权、没有自由的奴隶社会,奴隶们就只有起义这条路好走,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否则的话,奴隶们就永远不会幸福。

   对于在共党政权下的中国人来说,且不去奢谈什么宪政、法治、民主和自由。仅就吃饭这个最普通的日常小事上,许多中国人越来越感觉到这是件日常生活中的大包袱。食品的假冒伪劣毒,我们也撇开不讲,仅就食品价格三十多年的一路猛涨,就把共党想要听的的幸福声,打消得烟消云散。

   共党统计局公布,食品价格在八大类商品中的涨幅最大,比去年同期上涨了21.3%。其中蔬菜、猪肉、油类的价格上涨得最高,分别是:58%,52%,和32。7%。记得2013年10月,共党统计局报出了2013年9月这一个月的物价上涨指数时说,环比上涨了0.8%,同比上涨了3.1%。同时也承认,仅9月一个月内,食品价格上涨了6.1%;尤其是蔬菜,上涨18.9%;禽肉类上涨了6.6%;水果类上涨了12.5%。

   难怪民间说:“改革开放,其实就是物价暴涨。”这倒使我回忆起在1989年北京民主运动期间,曾亲眼看到北京西城区的西四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岗亭上,贴着一条“警察也怕物价上涨”的标语。看起来,物价上涨,既不表示国家强大辉煌,也不表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反而是遭百姓痛恨的。

   近日有媒体报导了美国农业部在2012年,对全球84个国家所做的一项人民食品消费的调查报告。当年美国人年均花在食品上的钱是2,273美元,这项消费占美国人年均收入的6.6%。其中提到中国大陆人年均花在食品上的钱不到600美元,可是这项消费竟然占到了人年均收入30%,排名倒数第八。

   独立学者们则是一致认为,高物价是共党实行高税收和高通胀的必然结果。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说:“老百姓每购买100元的商品中,就包括了64块钱的税收。”以此计算,贫穷的中国人却已是进入了人年均负税万元的高税收阶段。

   2013年就有媒体报导说,世界上两个税收最重的国家:一个是中国大陆,一个是法国。但是法国人却不抱怨,因为法国人可以享受到各种各样的优厚的国家福利和社会保障。苦了的是中国人。中国是世界上不多的几个国家中,人民不享有任何国家福利和社会保障。这就使我们不难明白,共党究竟是个什么性质的团伙了。

   日本入侵中国是在1931年,日本投降是在1945年,接下来共党又发动了三年半的篡政夺权的内战。这前后加起来就是十七、八年的时间,中国是处在战火中。可是1949年,在内战还没结束时,中国当年的GDP占世界的5.7%。共党真正当家是1950年。六年后的1955年,中国大陆的GDP就下降到只占世界的4.5%了。

   撇开那六年的所有的死人的政治运动不提,仅在民生这一项上,中国人也很难认为自己幸福了。更何况共党的统购统销政策,立时使中国人过上了史无前例的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日子。接下来的1956年,共党就制定出了一个用上山下乡的办法解决城镇的失业问题的政策。

   法国汉学家潘鸣啸先生,经过了多年的调查,写出了《失落的一代》这部书。书中提到,失业是共党无法解决的问题。把失业的这个包袱甩给农村是共党的发明。到了1963年,周恩来做出了一个计划,计划在以后的十八年里中,动员3,500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就是告诉我们,当时已当政14年的共党,在经济上是失败的。

   失业问题是共党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截止到1980年,究竟有多少城镇学生上山下乡?有人说2,200万,有人说1,800万。就在1980年,仍然有15.5万人被送去下乡。1980年以后,这项政策取消了。并不是共党知错改错,而是这项政策的不得民心,始终受到了社会上的各种形式的抵制和抗争,尤其是农民们的消极抵制。

   这种抵制和抗争在1979年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上,迫使共党放弃了这一做法。但是,二十年的上山下乡所造成的后果,是八十万知青永远地留在了农村,其中的43万人是与当地农民结婚。

   上山下乡的高潮是在文革的十年半中,大学、中等技校关门,中、小学停课闹革命。就在这十年半中,中国大陆的大学生减少了100万,中等技校毕业生减少了200万。另有超过10万的上山下乡知青逃往香港。而这十年半的文革期间毕业的中、小学生们,基本上是无知,于是也就提不到有识了。至于工农兵学员就更是开玩笑了。所以到了1978年,当年中国大陆的GDP又再次下降到只占世界的2.5%。

   习近平认为,共党的前三十年不能否定。但是,前三十年的成就又是什么呢?20场政治运动的死亡人口加上大饥荒饿死的人口,总数足够一个亿。连带着共党的所谓政治理论和主义也破产了,全体国民半饥半饱地限量吃饭。经济不但没有发展,反而垮掉了,最突出的现象就是失业和无业人口的逐年增加。GDP的增长率实在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

   体制外的学者分析,当GDP每增长1%,就足以创造100万个新工作职位,解决100万人的就业。这后三十多年,GDP都是以两位数地在增长,可失业率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增长中。仅此一项,就足以粉碎共党所谓巨大经济成就的谎言。

   在共党的国企、央企工作的职工,总数是八千万人,此数字占应就业人口的8%。这一组数字,是几年前共党自己报出来的。由此,我们才知道中国大陆上应就业的人口是10亿。记得是在2006年,就有独立学者调查后说,当时的失业人口和就业不足的人口,总数是5亿。这就是说,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了28年后,中国大陆仍然有50%的劳动力无业或就业不足。

   今年初,共党报出了4%的失业率后,马上就有学者提出,由于撤资关厂,至少造成2.6亿农民失业。李克强在两会上说,今年内,要创造一千万个工作职位,使一千万人就业。这是李克强自己把自己绕了进去。他提出今年经济增长7.5%,把增长的部分全部用来创造就业,也不过使750万人就业。除非经济增长10%,否则就不大可能使一千万人就业。

   可是,即使年年保证使一千万人就业,也要五十年的时间,才能消灭失业现象。共党口口声声说,中国大陆是社会主义国家。可是,社会主义最重要的思想是:造成贫穷的根源,不是穷人,而是社会。社会造成了贫穷,社会就要去解决贫穷。中国大陆的情况是,共党进城不过六年,就直接造成了全民一片的赤贫。在以后的五十多年间,共党的社会主义不但没有解决贫穷,反而加剧了贫穷。

   2010年,联合国经济组织的一份报告中说:“相信目前中国应当有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六十多年前,共党接收的是大陆上的四亿多中国人。六十多年后的今天,共党制造出了六亿多的贫困中国人。这究竟是共党取得的巨大成就,还是归罪于国内外的反华敌对势力?

   今年的2月份,世界卫生组织在一份调查报告中说,在肝癌、食道癌、胃癌、肺癌的病例中,中国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占世界第一。每年新增病例350万,死亡220万。中国的肺癌患者占全球的三分之一,肝癌和食道癌患者占全球的二分之一。糖尿病患者人数在2012年是1.14亿,平均每一百个中国人中,就有十一个人患有此病。

   共党卫生部说,全国高血压患者总数2.66亿,平均五、六个人中,就有一例。至于艾滋病,患者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死于艾滋病的人数,已超过一千万。慢性传染病占中国疾病负担的70%。有1.7亿的中国人患有精神或心理不正常的疾病。

   卫生组织还提到,中国慢性病经济负担的增长速度超过疾病经济负担和GDP增长的速度。因此,城镇居民因病住院一次,所花出的钱占到了人年均收入的50%以上。农村居民则至少要花出人年均收入的1.3倍。

   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份报告中很是给共党留面子,并没有提到假药泛滥,和给医生送红包的问题。但是,中国人都知道,看病难和看不起病、乃至有病等死的问题。本人至今也无法弄明白的事情是,面对中国人的健康问题、失业问题、贫穷问题,和几乎1.5亿含冤民众的问题等等,习近平的三个自信的信心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

   或许是来自于他有治国之才的缘故,所以他也曾说过“治大国如烹小鲜”的话。但是,他上台也快一年半了。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至今只见他话没少说,事情却是一件也没做。事无巨细,所有的权力都抓在了手里。但是,在政治上,马列毛邓江胡们仍抬不起头,找不到市场;金融上仍然是债台高筑,新钞票泛滥;经济上仍然是个越陷越深的大崩溃局面;社会上仍然是朝野尖锐对立,民愤激昂,“打倒共党”已经从口号变成了行动。

   假如本人曾经是习近平的狂热的拥护者的话,那么,在他上台半年以后,曾经的狂热早已被几盘冷水泼醒了。在他上台一年以后,本人就会坚定地走上反党之路。所幸的是,本人从来不会把自己、国家、人民和民族的前途寄托在一个政党或一个人身上。更何况共党这种团伙,除了代表他们的物资利益之外,什么也不代表。既然这个团伙谁都不代表,那就证明它丝毫没有民意。没有民意就是没有天命。

   古人说,“君子见难而不避,唯天命是从。”中华民族是个英雄辈出的民族。当今的时势在呼唤英雄们,而英雄和德才之士们也必将造时势。

   

    03-21-2014 完稿

(2014/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