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近日又拿出了《东周列国志》这部书,作为消遣,特别的注意了一下春秋时期被称为五霸的五个诸侯国是怎么强盛起来的。真正说到了富民强国之道的,就只有管仲和齐桓公的一段问答的对话。齐桓公首先问的问题是,自己刚刚登基,人心未定国事不正,想要修理国政建立纲常,究竟应该先做哪件事?管仲就回答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齐桓公的第二个问题是,如何能在国民中建立威信。管仲的回答是:必先爱民,教育国民知耻知礼。政府发出的政令不可以随便改,老百姓就安心了。整个这一段对话不过是几百个字,却涉及到了富国、强兵、外交,甚至还提到了对外开放和对外的贸易。齐桓公是全盘地接受了管仲的主张,自己只是做元首,政务就全归管仲去管。齐国因此而强大了几十年。

   

   这个时期,且不提马列们的一大堆主义,就连孔子和老子也还没有出生,佛教也还没有传进中国,富民强国之道其实就出在中国的本土。根本就用不着一会儿向苏联老大哥学习,一会儿又采用南斯拉夫模式,一会儿又是什么新加坡模式,或者是什么亚洲模式,最后又弄出个北京模式。

   

   春秋时期的亚洲是个什么样子?没人知道,北京地区也属于是化外之区。中华文化是起源于中原,黄河之水就孕育出了礼义廉耻的人性文化,这就足够了。齐国第一个成为了强国,可齐桓公却不是伟光正,他自己承认他是好吃,吃遍了天下的兽鸟虫鱼;他好玩,喜欢打猎;他又好色,宫里面是充满了美女。

   

   管仲也并不是个圣贤,行军打仗的时候还带着一个二奶奶。为了要搞活经济,对外开放,他搞了个大妓院,有妓女三百个,接待各个诸侯国来做买卖的客商们。他也喜欢奢华的生活,但却从不贪污。

   

   当齐国坐上了霸主的位置上以后,却不实行霸权主义,各国也没有一个是骂齐国是霸权主义的。这是因为齐国不搞四个坚持,只以“礼义廉耻”这四个字作为治国的大纲,也就是宪法。如今看起来,宪政、法治并不是起源于西方国家,而是在两千六、七百年以前,就已经产生在中国的本土了。

   

   本人至今所搞不明白的就是,作为大哲学家的老子为什么去了西方?他去了什么地方?至今没有人知道。可他这一走,是带走了中国的人文主义的精神和哲学的价值理论。幸亏在他骑着青牛西出嘉峪关的时候,还留下了五千言的道德真经。可惜的是至今能够理解这部经的人并不多,还把道家说成是玄之又玄的玄学。

   

   直到五百多年后,佛家传入了中国。当时传入中国的佛学叫做小乘佛法;又是五百年后,藏族人去印度取经,带回了西藏的是大乘佛法;直到又是两百多年后的陈玄奘和尚,才听说有个大乘三藏真经,于是才踏上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取经之路,成为了大英雄。

   

   后来印度这个佛教发源地的和尚们是逐渐感到了佛学已是走到头了,再也无法更精深一步了,于是印度教就取代了佛教。可传入中国的佛学也没有新的突破,于是只是由于人性中的善的信仰,所以是广受崇敬。

   

   共党进城,废除白家,独尊共产,佛家也遭受了灭顶之灾。所谓的改革开放,佛家也随同共党走上了腐败之路。现在真心想学佛的人、想修佛的人,就只有西行、去西藏了。藏传佛教反而不断地有所突破,达赖喇嘛又接受了西方民主的价值,流亡政府成为了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五四运动又是从西方传人了民主与科学的治国之道。中华民国接受了、走上了富民强国之路,同时仍然保持着礼义廉耻的这个人性的文化。再看看中国大陆可就惨了:中国固有的文化传统被共党破坏了;西方的价值又被共党看作是敌对的势力。共党除了疯狂、贪婪、虚伪的外表以外,又根本就提不出一个值得推敲的政治主张。

   

   老百姓是不关心主义、路线、模式的,只要政府对他们好,所谓人敬人高。胡锦涛又算个什么。人民尊敬他,他是个人;人们不尊敬他,他就只能是一块被丢弃在路边的垃圾,被过路的人踩一脚、踢一脚的,没人拿他当个东西。想受人尊敬,就必须先学会去尊重别人;想要任职民社,就必须先学会爱人民。

   

   今年的4月24号,蒙古草原发生了草原大火。随着风势,大火刮到了中蒙的边界上。中国的消防队去救大火,听上去挺让人感动的。当这个新闻报道完了以后,又让人感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来中国的消防队采取了一些个措施,仅仅是防止大火不要延烧进入了中国,于是就光荣地完成了灭火的任务。至于大火仍在蒙古境内燃烧,那就是蒙古的事情了。尽管是近邻,也不关中国的事。治国如同治家,自扫门前雪的人家,是不会处理好邻里关系的。

   

   据说共党前不久向蒙古投资了几个亿,要去开采蒙古的地下煤矿,但却被蒙古政府拒绝了,理由是蒙古要保护自己的生态环境。这就如同去年初,共党向缅甸提供了二、三十亿的美元,要帮助缅甸修水库和发电站,也被缅甸政府拒绝了的道理是一样的。又给钱、又帮忙,结果还被拒绝了。天下还有这么傻的政府,其实是各自秉持的理念不同。

   

   去年利比亚的卡扎菲屠杀人民遭到了世界的制裁,尤其是军火的禁运。而共党马上就让北方工业公司给利比亚送去了价值两亿多美元的军火。可惜卡扎菲是大势已去,军火运到了,而卡扎菲已经被包围在了他的家乡,这批军火被起义的民众们缴获了。幸亏如此,否则不知道这批军火又要杀死多少利比亚的人民。

   

   朝鲜发射的远程导弹失败了,整个世界的看法是,共党是背后的支持者。几天后,朝鲜又搞了一场大阅兵。展出的一种飞弹,世界的军事家们又质疑是共党送给金家政权的。可是朝鲜人民在挨饿,中朝两个政权却认为国民成为饿殍,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两个政权具有共同的理念,但却又永远成为不了战略伙伴的关系。

   

   近三百多年来,似乎好的东西都出自于西方。当然坏的东西也产生自西方,但是立时就被西方的制度给抵制了,于是这些个坏的东西就流向了东方去寻找市场。好东西坏东西都流向了东方。糟糕的是,好的却被抵制了,坏的反而被接受了。东方的好东西,东方自己没保留住,反而去了西方。老子就是这样去了西方。共党去西方开了几百所孔子学院,可是在孔子的家乡,孔家的祖坟都被共党扒了。

   

   西方是广开门户,接受一切好的和坏的东西。因为他们有能力去鉴别,也有能力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所以西方在发达和在强大中。共党的做法则完全相反:中国本土的好东西,共党就破坏,就去妖魔化,但却当做宝贝送给了西方;西方的宝贝,共党同样去破坏,去妖魔化,但是西方的垃圾却成了共党的宝贝。被西方排斥、制裁的匪类们,都成了共党勾肩搭背的朋友,还要在国际上宣传说,这些匪类们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

   

   记得看过一本明朝的笔记小说,书中有一句话是,“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匪人。”共党是匪,以匪为友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中国人民不是匪。匪类领导人民,人民饱受苦难;匪类还要代表人民。人民饱受侮辱,匪类们得意扬扬;人民却饱受身心、精神和人格上的欺凌。尽管如此,共党的这种长期的宣传,使中国人民在国际社会上蒙受了不白之冤,误以为中国人民也是匪类。

   

   确实也有极少数的中国人以共党为榜样,忠奸不分,是非不明,在海外做了些不公不法、丧失尊严和体面的事情,更是使人们认为中国人和共党是一路货。中国人的名声,共党在败坏;如果中国人也在败坏自己的名声的话,整个中华民族就将成为另类人了。所谓“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的道理就在这里。

   

   前苏联的赫鲁晓夫否定了斯大林,于是斯大林的干尸就被搬离了红场。随着去共化的深入,前不久俄罗斯人民又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将列宁的干尸也搬出红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的人主张应该把它搬出去。这一消息传人了中国大陆,也有民众的调查显示,68%的中国人认为应该把毛泽东的干尸搬出天安门广场,22%的中国人反对。

   

   本人是不太相信这个22%的比例的。理由是共党六十年实行的是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统治,使得一些中国人至今依然对共党的恐惧感的阴影摆脱不掉,其实是没有认识到,现实的共党也仅仅就剩下了一副张牙舞爪的嘴脸。由于长期的内斗内讧,其实力早已消耗尽了。

   

   记得曾经与一位同年龄的朋友聊天,他颇为庆幸的叙述着自己大半生的顺利的生涯。当另一位朋友谈起来自己的父母和妹妹,都是在1959年饿死在安徽老家的情形时,这位朋友才想起了他的爷爷是1960年饿死在老家的。

   

   那么毛泽东还伟大吗?后任的党老板们说毛是三分错误。且不论是错误还是罪行,为什么不对被饿死的五、六千万人的家属,给予国家赔偿呢?既不谢罪又不赔偿,依然伟光正,这是什么样的流氓才会如此的下作呢?

   

   这就是我不相信这个22%的原因。而我相信的,是共党对中国大陆上的每一个家庭都犯下了程度不同的罪恶。被公认为上个世界世界三大魔头之一的毛泽东,仍然被共党供奉在天安门,是中国人的耻辱,是对礼义廉耻的亵渎。同时也是共党在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宣布,毛泽东的罪行——共党将继续坚持并发展,而不会改变。

   

   有人说,共党在改变,慢慢的会变好。本人认为,共党历史上和现行中的罪恶的包袱是太沉重了。想要改变,就要首先否定自己,那么罪恶就必须受到清算,于是共党反人类的本质就彻底的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了。有人或许会同情罪犯,有的罪犯或许会引起一些人的同情。可事实俱在,罪犯就是罪犯,哪怕他是个圣贤,他的罪行也必须先受到惩罚,然后再去做他的圣贤。

   

   这六十多年来,在中国大陆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对于习惯于让共党去代表自己思考的人来说,那就会认为事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有思考能力的人来说,共党干出的每一件事都是经不住人们推敲和深一步分析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分析。4月26日达赖喇嘛到访了加拿大,共党驻加拿大使领馆花钱雇了一些中国人去渥太华国会山前抗议。抗议的是什么呢?回答是简单的:抗议达赖喇嘛访问加拿大;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抗议达赖喇嘛访问加拿大呢?回答是因为他搞分裂;另一种回答是因为他是搞藏族独立的人。

   

   第三个问题那就是: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搞藏族独立呢?回答是因为他想分裂国家。当我再问到,为什么他想分离国家呢?回答是因为他想搞藏族独立。如果我是个记者的话,采访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而我却始终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达赖喇嘛为什么要搞独立、或者是分裂。

   

   一位前往渥太华参加抗议的同胞,给了我另一个回答。他说,免费旅游一趟渥太华,住宿吃饭是全免费,每天还给几十块钱,为什么不去呢?这位同胞不管什么道理与不道理的,去做至少是我认为不应做的事情,但可贵在他是诚实的。共党给钱,他就乐得去玩一趟。

   

   当我再去问其他的同胞,知道不知道在1959年、1989年和2008年,藏人遭受到了共党三次的大屠杀的时候,有的人不说话,有的人说不知道。当我再问,孙中山先生的建国大纲中提出的是满汉蒙藏回五族共和,你是怎么个看法的时候。回答是没听说过和不知道。只有一个同胞说,共和不是分裂。这场对话又无法进行下去了。连共和的定义都不懂,交谈只能到此为止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