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5月23日,北美洲的各大电视台在晚间的新闻中,都播出了当天由美国国务院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说,中国制造的仿冒伪劣电子零配件,在一次对美军的武器和设备的检测中,发现已被安装在这些敏感的高科技的装置上了,引起了人们广泛的担忧。

   

   因此可想而知,今后不仅仅是美国,甚至是世界各国都会警惕中国制造的进口商品,或者是严格检验,或者就干脆拒绝中国制造的商品进口。说一句实话,当一个国家长期贫困,内需拉不动,这本身就是这个国家政治上的大问题。因而造成的民生和经济环境的艰难和衰退,以吸引外资成为世界加工厂,这既不是个什么创举,更不是个可以长期维持的好的经济政策。

   

   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的南美洲的一些国家,已经经历过世界加工厂的做法。其后果就是当这些国家的生态和资源被破坏和枯竭以后,外资就纷纷的撤走了,留下的就是一片的荒凉景象和巨大的失业人口。事实逼得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最终还是要把运作经济的注意力,放在本国的自主产品和自主科技产品上。

   

   依靠外需拉动或者维持一国经济的政策,不客气地说,实在应该算作是一种卖国的行为。把一国的经济命运交到了外国人的手里,指望着外国人对商品消费的多与少,才能产生该国GDP的增与减,这和丧失国家的主权又有什么不同呢?

   

   共党动辄就给人扣上崇洋媚外的大帽子,又无端地煽动爱国主义的狂热。其实在世界加工厂的政策之下,崇洋媚外的就是共党自己。在中国大陆这个破了产的世界加工厂里,由于急功近利,虚荣和贪婪,加上又不是个法制的社会的种种因素,生产出了巨量的假冒伪劣毒的商品,可国民的消费能力却仅仅只占到GDP的40%左右。于是就只能向那些国民消费能够占到GDP70%、甚至80%的富裕国家去倾销。

   

   以次充好的对外贸易政策,又必然带来对外国政府官员行贿、送好处费、拉拢和对主要出口大国送大礼的种种的非法手段,作为附加的外贸开支,使得原本利润就很低的共党对外贸易的收益就更是微乎其微了。

   

   2009年由于金融风暴的原因,当年中国大陆对外贸易额就减少了一半以上。现在全球经济又陷入了第二次大衰退,指望着对外贸存活的中国经济,不仅仅是同样的陷入了二次大衰退,还要受到六十年来拉不动的内需的恶果,使得中国经济彻底崩溃。

   

   本人在这里说的崩溃,是已经发生了的崩溃,而不是说行将崩溃,或者是将要崩溃。否则的话,我们就无法解释共党欠下的90万亿元的国债和85万亿元新印刷出来的钞票的原因了。2008年,胡锦涛、温家宝说中国强大了;2009年,又是这两个人说中国辉煌了六十年。这和朝鲜的金家父子把2012年定为是盛世朝鲜年是同样的。

   

   在一个极权统治的社会里,信息被封锁,以言治罪,拥有话语权的就只有统治者。究竟强大、辉煌、盛世与否,就只有国民们心里最清楚了。一个稍有良知的公民,实在是没有必要去为了这种政权辩解,或者是歌功颂德。

   

   任何一个中国人只要翻看一下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就可以明白,满清王朝腐败黑暗,但是并没有欠下如此天文数字的国债,更没有制作巨量的白银和铜钱去流入市场,造成物价的上涨和钱不值钱,以及民不聊生的情况。第一次、第二次的世界大战当中,中国都是战胜国。前后三十年间,中华民国的政府收复了全部曾经丧失过的主权。

   

   在中华民国政府撤离大陆之前的那三十八年中,因为内战不息,又加上抗战,到了1948年、1949年的时候,金融财政已是崩溃了。于是就大量地印刷金圆券和银圆券,以代替银圆;物价暴涨,钱不值钱。受影响最大的是工薪阶层,对于占当时70%农民所受的影响则是有限的。而现时共党巨量的印刷钞票,却是全民受害。

   

   1949年以前的中国,既不是个半殖民地、更没有半封建,;既是一个主权完整独立的民主国家、又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崇高的声望。所以加入了联合国,又成为了常任理事国。

   

   那三十八年的中华民国时期的对外贸易额很小。一是因为中国工业基础薄弱,二是战争不止。所能做出的出口贸易的商品,不过就是民族自主的手工业商品而已。出口到了世界各地,由于没有假冒伪劣毒,所以信誉很好。

   

   战争中民生是艰难的,但是人人都有自由谋生的空间。只要是不和共党沾边,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是保证的。政府从来没有屠杀过人民和少数民族;也没有搞过所谓的政治运动,把国民们分成三六九等,无端地把国民划分成敌人,去批斗劳改、抄家或者送到农村去改造思想。

   

   记得在残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和文革结束后那短暂的政治宽松一点的几年里,时常听到父辈的亲属、同事、朋友们在聊天中谈到1949年前和后的两个社会的比较。聊得津津有味,显示出他们在中华民国在大陆时期的生活、工作等等方面的回忆和留恋。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这种情结的原由,其实就是政府的公权力不要去干涉限制或者去规定人们日常的正常生活。人们不受政府的干扰,那么政府与国民之间就不会形成仇恨。矛盾永远有,政府不杀人、不整人、不去害民,那么任何矛盾都可以解决,而不会恶化成为仇恨。国民党政府后期也有贪污,但比起共党的贪腐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就以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发生为例,本人当时曾公开呼吁人们不要捐款:共党宣传说又是强大又是国力增强,就让我们考验一下共党救灾的能力。但是终归是血浓于水。地震发生十六天以后,仅国内外的华人捐款的总数就多达440亿元。而共党报出的受灾人口是一千万,也就是说,灾区人民人均可以得到4,400块钱。这对于受灾的人们是个安慰,又帮助减少了共党救灾方面的支出。

   

   但是仅九个月以后,一个独立调查的数字被公布了:共党的层层干部们,把这440亿的捐款贪污了80%以上。灾区的人们买一个馒头吃,共党都要向他们收10块钱。这就是说,共党不但贪污善款,还要大发地震财。这就不是民间与共党的矛盾问题,而是民间对共党的仇恨了。

   

   近日看到了一篇报道,题目是“超生罚款的去向不明”。报道中说,共党体制外的独立学者们经过长期的调查以后发现,从1980年到现在,如果按照每个超生婴儿仅收一万块钱罚款的话,共党就至少收入了1.5万亿到2万亿的人民币。

   

   报道又说,这笔巨款中央财政是见不到的,都是在县级政府和县级以下的乡镇街道中流通和运转。其中的80%到90%的罚款收入,是由县级和以下的计生部门使用,为的是激励计划生育工作者的工作积极性。理由是这种缺德、得罪人的事是没人愿意干。

   

   这就使我们不得不去联想到两个问题:一,是共党体制性的全面腐败,谎报、造假是极平常的事情,那么实际的超生罚款肯定会是几倍于这个1.5万亿到2万亿的数字的。计划生育工作者们,以国策去谋取私人的发财,贪腐的款项肯定会是吓死人的。

   

   二,就是中央政府所做的人口普查的数字出入是极大的。这个1.5万亿到2万亿的超生罚款就是告诉我们,在共党宣布的13.3亿人口之外,还有多达1.5亿到2亿的超生人口是没有被统计在内的。

   

   大约是四、五年前,就有做中国大陆人口调查的独立学者们说,因为父母交不起罚款而不报户口和长期离开户口所在地外出谋生的庞大的流动人口的超生婴儿的总数,每年都是以3,500万到5,000万在增长之中。

   

   2008年的上半年,共党国务院的一位良知人士透露,当时中国的人口总数是15亿2千万。这就又说明共党是知道中国人口的实际数字的,。可是为什么又在后来的人口普查中,宣布出了一个13.3亿呢?添丁进口不仅仅是中国人认为的喜事,而且是对无论国籍、种族和宗教的所有的人来说,都是好事和喜事。好事喜事,共党也要瞒报,意图又何在呢?

   

   在这篇报道当中,独立学者们调查了解到,浙江省在2009年的超生罚款就达到了8.94亿元,比2008年增长了13%;而安徽省在2012年的超生罚款为8.45亿,比2009年增长了61%。

   

   学者们以平均9亿元的超生罚款作为一个依据,乘以31个省、区、直辖市,于是就得出了2011年总超生罚款额是270多亿,也就是说户口外的人口是270万。但是参与调查和研究的学者们又说,这只是一个极保守的估计。实际的超生罚款究竟有多少,可能是个永远也搞不清楚的议题。因为相当大的一笔罚款是直接进入了计生人员私人口袋的。

   

   报道中提到了河南省新乡市的一位基层计划生育人员透露说,只要和计生人员搞好关系,送点礼,指标外的超生只交七千块钱,不给收据也不打白条,连礼物带钱全部进了私人的口袋。有人总结出一个现象,说是:“中央吃外汇,省市吃土地,而县乡吃肚皮。”

   

   联想到一年以前,维基解密报出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共有5,000个人在瑞士银行有私人的账户。至于每个账户上有多少钱,维基解密就没有透露。但是从去年暴露出来的铁道部下属的一个运输局长,就在美国银行存有28亿美元的私人存款,我们就不难推测,这5,000个账户,每个账户上的钱都不会少于28亿的。

   

   既然中央的人都做好的外逃的准备,那么省市的人也必须跟进。扒房圈地,于中获利,准备捐款外逃。到了县乡这一级的人,肯定是官小利薄,但是又不甘落后,于是就打出计划生育的名堂去损人肥己。

   

   盲人律师陈光诚先生,因为揭露其中的黑暗和惨无人道,遭到了共党长达六、七年的监禁、软禁、抄家、殴打的种种折磨。而陈光诚先生是站在了人道良知和正义的立场上为民代言,因而得罪了物性贪婪的共党,以至于不得不接受美国的保护,被迫背井离乡远渡西洋。

   

   我为陈光诚先生重获自由而高兴。同时更令我担忧的是:如果敢于为民代言的人,最终都不得不被外国政府接走、保护起来的话,那又把历来巴望着青天,巴望着有人能为民做主,替民做主的中国百姓置于何地呢?何况共党治下是无青天,共党团伙里也没有青天。

   

   共党六十年对国民的狼奶毒化,能够真正站出来为民代言,替民伸冤的人是少而又少。难道中国人民就只能生活在暴力腐败的黑暗中,任由共党奴役吗?如此看来,做人还是应该要昂首挺胸的做人,自己做自己的主人,不需要什么人为自己代言,更不允许政府的权力替自己做主。

   

   既然生而为人,那么就享有上天赋予的权利。人人使用这个权利,自己做自己的主,那就是一国百姓们的民主。民主罢免政府,民主选举政府,民主监督政府,民主可以使一个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而民主可以使人民做主人。

   

   人民就是青天大老爷,政府官员是公仆;官员要去讨好人民,而不是人民跪在地上,磕头乞求官员为民做主。在中国皇权专制的两千多年里,能为民做主的不过就只有包拯、海瑞等寥寥无几的几个官员,可是在共党的极权专制之下,却是一个都没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