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5月23日,北美洲的各大电视台在晚间的新闻中,都播出了当天由美国国务院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说,中国制造的仿冒伪劣电子零配件,在一次对美军的武器和设备的检测中,发现已被安装在这些敏感的高科技的装置上了,引起了人们广泛的担忧。

   

   因此可想而知,今后不仅仅是美国,甚至是世界各国都会警惕中国制造的进口商品,或者是严格检验,或者就干脆拒绝中国制造的商品进口。说一句实话,当一个国家长期贫困,内需拉不动,这本身就是这个国家政治上的大问题。因而造成的民生和经济环境的艰难和衰退,以吸引外资成为世界加工厂,这既不是个什么创举,更不是个可以长期维持的好的经济政策。

   

   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的南美洲的一些国家,已经经历过世界加工厂的做法。其后果就是当这些国家的生态和资源被破坏和枯竭以后,外资就纷纷的撤走了,留下的就是一片的荒凉景象和巨大的失业人口。事实逼得这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最终还是要把运作经济的注意力,放在本国的自主产品和自主科技产品上。

   

   依靠外需拉动或者维持一国经济的政策,不客气地说,实在应该算作是一种卖国的行为。把一国的经济命运交到了外国人的手里,指望着外国人对商品消费的多与少,才能产生该国GDP的增与减,这和丧失国家的主权又有什么不同呢?

   

   共党动辄就给人扣上崇洋媚外的大帽子,又无端地煽动爱国主义的狂热。其实在世界加工厂的政策之下,崇洋媚外的就是共党自己。在中国大陆这个破了产的世界加工厂里,由于急功近利,虚荣和贪婪,加上又不是个法制的社会的种种因素,生产出了巨量的假冒伪劣毒的商品,可国民的消费能力却仅仅只占到GDP的40%左右。于是就只能向那些国民消费能够占到GDP70%、甚至80%的富裕国家去倾销。

   

   以次充好的对外贸易政策,又必然带来对外国政府官员行贿、送好处费、拉拢和对主要出口大国送大礼的种种的非法手段,作为附加的外贸开支,使得原本利润就很低的共党对外贸易的收益就更是微乎其微了。

   

   2009年由于金融风暴的原因,当年中国大陆对外贸易额就减少了一半以上。现在全球经济又陷入了第二次大衰退,指望着对外贸存活的中国经济,不仅仅是同样的陷入了二次大衰退,还要受到六十年来拉不动的内需的恶果,使得中国经济彻底崩溃。

   

   本人在这里说的崩溃,是已经发生了的崩溃,而不是说行将崩溃,或者是将要崩溃。否则的话,我们就无法解释共党欠下的90万亿元的国债和85万亿元新印刷出来的钞票的原因了。2008年,胡锦涛、温家宝说中国强大了;2009年,又是这两个人说中国辉煌了六十年。这和朝鲜的金家父子把2012年定为是盛世朝鲜年是同样的。

   

   在一个极权统治的社会里,信息被封锁,以言治罪,拥有话语权的就只有统治者。究竟强大、辉煌、盛世与否,就只有国民们心里最清楚了。一个稍有良知的公民,实在是没有必要去为了这种政权辩解,或者是歌功颂德。

   

   任何一个中国人只要翻看一下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就可以明白,满清王朝腐败黑暗,但是并没有欠下如此天文数字的国债,更没有制作巨量的白银和铜钱去流入市场,造成物价的上涨和钱不值钱,以及民不聊生的情况。第一次、第二次的世界大战当中,中国都是战胜国。前后三十年间,中华民国的政府收复了全部曾经丧失过的主权。

   

   在中华民国政府撤离大陆之前的那三十八年中,因为内战不息,又加上抗战,到了1948年、1949年的时候,金融财政已是崩溃了。于是就大量地印刷金圆券和银圆券,以代替银圆;物价暴涨,钱不值钱。受影响最大的是工薪阶层,对于占当时70%农民所受的影响则是有限的。而现时共党巨量的印刷钞票,却是全民受害。

   

   1949年以前的中国,既不是个半殖民地、更没有半封建,;既是一个主权完整独立的民主国家、又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崇高的声望。所以加入了联合国,又成为了常任理事国。

   

   那三十八年的中华民国时期的对外贸易额很小。一是因为中国工业基础薄弱,二是战争不止。所能做出的出口贸易的商品,不过就是民族自主的手工业商品而已。出口到了世界各地,由于没有假冒伪劣毒,所以信誉很好。

   

   战争中民生是艰难的,但是人人都有自由谋生的空间。只要是不和共党沾边,思想和言论的自由是保证的。政府从来没有屠杀过人民和少数民族;也没有搞过所谓的政治运动,把国民们分成三六九等,无端地把国民划分成敌人,去批斗劳改、抄家或者送到农村去改造思想。

   

   记得在残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和文革结束后那短暂的政治宽松一点的几年里,时常听到父辈的亲属、同事、朋友们在聊天中谈到1949年前和后的两个社会的比较。聊得津津有味,显示出他们在中华民国在大陆时期的生活、工作等等方面的回忆和留恋。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这种情结的原由,其实就是政府的公权力不要去干涉限制或者去规定人们日常的正常生活。人们不受政府的干扰,那么政府与国民之间就不会形成仇恨。矛盾永远有,政府不杀人、不整人、不去害民,那么任何矛盾都可以解决,而不会恶化成为仇恨。国民党政府后期也有贪污,但比起共党的贪腐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就以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发生为例,本人当时曾公开呼吁人们不要捐款:共党宣传说又是强大又是国力增强,就让我们考验一下共党救灾的能力。但是终归是血浓于水。地震发生十六天以后,仅国内外的华人捐款的总数就多达440亿元。而共党报出的受灾人口是一千万,也就是说,灾区人民人均可以得到4,400块钱。这对于受灾的人们是个安慰,又帮助减少了共党救灾方面的支出。

   

   但是仅九个月以后,一个独立调查的数字被公布了:共党的层层干部们,把这440亿的捐款贪污了80%以上。灾区的人们买一个馒头吃,共党都要向他们收10块钱。这就是说,共党不但贪污善款,还要大发地震财。这就不是民间与共党的矛盾问题,而是民间对共党的仇恨了。

   

   近日看到了一篇报道,题目是“超生罚款的去向不明”。报道中说,共党体制外的独立学者们经过长期的调查以后发现,从1980年到现在,如果按照每个超生婴儿仅收一万块钱罚款的话,共党就至少收入了1.5万亿到2万亿的人民币。

   

   报道又说,这笔巨款中央财政是见不到的,都是在县级政府和县级以下的乡镇街道中流通和运转。其中的80%到90%的罚款收入,是由县级和以下的计生部门使用,为的是激励计划生育工作者的工作积极性。理由是这种缺德、得罪人的事是没人愿意干。

   

   这就使我们不得不去联想到两个问题:一,是共党体制性的全面腐败,谎报、造假是极平常的事情,那么实际的超生罚款肯定会是几倍于这个1.5万亿到2万亿的数字的。计划生育工作者们,以国策去谋取私人的发财,贪腐的款项肯定会是吓死人的。

   

   二,就是中央政府所做的人口普查的数字出入是极大的。这个1.5万亿到2万亿的超生罚款就是告诉我们,在共党宣布的13.3亿人口之外,还有多达1.5亿到2亿的超生人口是没有被统计在内的。

   

   大约是四、五年前,就有做中国大陆人口调查的独立学者们说,因为父母交不起罚款而不报户口和长期离开户口所在地外出谋生的庞大的流动人口的超生婴儿的总数,每年都是以3,500万到5,000万在增长之中。

   

   2008年的上半年,共党国务院的一位良知人士透露,当时中国的人口总数是15亿2千万。这就又说明共党是知道中国人口的实际数字的,。可是为什么又在后来的人口普查中,宣布出了一个13.3亿呢?添丁进口不仅仅是中国人认为的喜事,而且是对无论国籍、种族和宗教的所有的人来说,都是好事和喜事。好事喜事,共党也要瞒报,意图又何在呢?

   

   在这篇报道当中,独立学者们调查了解到,浙江省在2009年的超生罚款就达到了8.94亿元,比2008年增长了13%;而安徽省在2012年的超生罚款为8.45亿,比2009年增长了61%。

   

   学者们以平均9亿元的超生罚款作为一个依据,乘以31个省、区、直辖市,于是就得出了2011年总超生罚款额是270多亿,也就是说户口外的人口是270万。但是参与调查和研究的学者们又说,这只是一个极保守的估计。实际的超生罚款究竟有多少,可能是个永远也搞不清楚的议题。因为相当大的一笔罚款是直接进入了计生人员私人口袋的。

   

   报道中提到了河南省新乡市的一位基层计划生育人员透露说,只要和计生人员搞好关系,送点礼,指标外的超生只交七千块钱,不给收据也不打白条,连礼物带钱全部进了私人的口袋。有人总结出一个现象,说是:“中央吃外汇,省市吃土地,而县乡吃肚皮。”

   

   联想到一年以前,维基解密报出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共有5,000个人在瑞士银行有私人的账户。至于每个账户上有多少钱,维基解密就没有透露。但是从去年暴露出来的铁道部下属的一个运输局长,就在美国银行存有28亿美元的私人存款,我们就不难推测,这5,000个账户,每个账户上的钱都不会少于28亿的。

   

   既然中央的人都做好的外逃的准备,那么省市的人也必须跟进。扒房圈地,于中获利,准备捐款外逃。到了县乡这一级的人,肯定是官小利薄,但是又不甘落后,于是就打出计划生育的名堂去损人肥己。

   

   盲人律师陈光诚先生,因为揭露其中的黑暗和惨无人道,遭到了共党长达六、七年的监禁、软禁、抄家、殴打的种种折磨。而陈光诚先生是站在了人道良知和正义的立场上为民代言,因而得罪了物性贪婪的共党,以至于不得不接受美国的保护,被迫背井离乡远渡西洋。

   

   我为陈光诚先生重获自由而高兴。同时更令我担忧的是:如果敢于为民代言的人,最终都不得不被外国政府接走、保护起来的话,那又把历来巴望着青天,巴望着有人能为民做主,替民做主的中国百姓置于何地呢?何况共党治下是无青天,共党团伙里也没有青天。

   

   共党六十年对国民的狼奶毒化,能够真正站出来为民代言,替民伸冤的人是少而又少。难道中国人民就只能生活在暴力腐败的黑暗中,任由共党奴役吗?如此看来,做人还是应该要昂首挺胸的做人,自己做自己的主人,不需要什么人为自己代言,更不允许政府的权力替自己做主。

   

   既然生而为人,那么就享有上天赋予的权利。人人使用这个权利,自己做自己的主,那就是一国百姓们的民主。民主罢免政府,民主选举政府,民主监督政府,民主可以使一个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而民主可以使人民做主人。

   

   人民就是青天大老爷,政府官员是公仆;官员要去讨好人民,而不是人民跪在地上,磕头乞求官员为民做主。在中国皇权专制的两千多年里,能为民做主的不过就只有包拯、海瑞等寥寥无几的几个官员,可是在共党的极权专制之下,却是一个都没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