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刘逸明文集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将得到尊重?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3月的北京乍暖还寒,一年一度的“两会”依然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召开,虽然从官方媒体的报道当中看“两会”开得热闹非凡,但是,高举改革旗帜的“两会”并不能改变中国当前人权低劣的现状。跟往年一脉相承的是,今年的“两会”期间,又是各类敏感人士举步维艰的时段,全国各地,有不计其数的人因此被限制人身自由或者是被严密监视。
   
   不可否认,依然有不少人对“两会”怀抱有革故鼎新的期望,然而,对于各类敏感人士而言,“两会”无疑是一个灾难性的信号,对于维权人士曹顺利和其家属而言,“两会”就更是令他们恐惧的魔咒。“两会”刚刚结束,身患重病且遍体鳞伤的曹顺利便无奈地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可想而知,她并不会为自己的生命逝去而惋惜,因为走上维权这条路就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只是,她的事业未竟,在民众未走出水深火热处境,而制度依然无法与现代文明接轨的情况下,她会死不瞑目。
   
   曹顺利生于1961年,曾在北京大学就读,获得法学硕士学历。以其才学,不管是在公职单位或者私营单位,都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过上优裕的生活。然而,她却毅然决然地走上了维权的道路,既为自己维权,更为他人维权。在中国这个专制国度,几乎每个人都爱自己,但能爱与自己无亲无故者却是凤毛麟角,曹顺利能心忧天下,并竭尽所能为他人维权,这无疑是一种大爱。


   
   曹顺利在争取自己的住房权时受到单位排挤,最后被迫辞去了工作。在随后的信访过程中,曹顺利了解到访民群体人权被侵害和诉求无门的严酷现实,自2006年开始调查上访人员的生存状况,并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曾带领访民前往国务院新闻办示威,要求给予访民合法上访的权利,也曾抗议北大教授孙东东有关访民是精神病者的言论,并针对《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提出“人权行动计划书”。
   
   维权的道路上注定是充满坎坷和危险的,越是坚定的维权者,越是不可能摆脱遭受权力迫害的梦魇。曹顺利因为持之以恒地帮他人维权,结果被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时刻欲除之而后快。2009年4月10日,曹顺利被以“毁坏财物”罪劳教一年。获得自由后仅十余天,2010年4月29日又被警方以毁坏会议室玻璃为由行政拘留10天,之后又以“毁坏财物”为由劳教1年零3个月。
   
   曹顺利的遭遇正应了最近几年的一句流行语:“不在监狱就在通往监狱的路上”。在劳教期满后,曹顺利的噩梦并未结束。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于当天被送进朝阳区看守所羁押,涉嫌罪名是“非法集会”。同年10月21日,曹顺利被检方正式批捕,涉嫌罪名被变更为“寻衅滋事”。
   
   最近这些年,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维权人士不计其数,且有前赴后继、与日俱增的趋势,虽然在维权阵营当中,明显男女比例失衡,但是,那些女维权人士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她们的英勇和韧性是一般的男性所不能企及的。正因为如此,她们的义举更令人赞许,遭遇也更值得外界关注。
   
   在曹顺利失踪之后,海外媒体和民间人士给予了她高度关注,每每有关于她的新消息传出,就能牵动外界的神经,当然,也会令当局更为紧张。曹顺利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有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及囊肿等多种疾病,可当局却拒绝其及时接受治疗,期间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被拒。曹顺利被拘押本就是一宗经不起推敲的冤狱,而她在被拘押期间病情不断恶化却不得就医,足可见得办案人员和这个制度的冷血。
   
   毫无疑问,倘若将曹顺利一直关押下去,她只会死在看守所。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北京警方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因为这不仅仅极为有损官方的声誉,而且还可能面临家属索赔。于是,警方在曹顺利病危时对其强制“取保候审”,过程完全违背法定的取保候审程序。今年2月19日,曹顺利昏迷后被送进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后转入北京309医院抢救,期间多次宣告病危。曹顺利病危期间,大批维权人士前往医院探视,结果遭到警方的拘押。
   
   非常明显,在警方对曹顺利强制“取保候审”之前,曹顺利就已经离死亡不远了。从曹顺利死亡后的身体状况观察分析,曹顺利的死不仅仅跟病魔缠身有关,更重要的是,她在被拘押期间曾遭到惨无人道的对待。据曹顺利的弟弟曹云利称,他完全没有想到姐姐走得这么快,景象实在是太惨了,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到处都像鱼鳞一样。
   
   在医疗技术已经非常发达的今天,倘若曹顺利不遭受冤狱,并且不被警方殴打和折磨,应该康复的可能性很大,即使不能完全康复,也不至于死得这么早。从这种意义上讲,曹顺利实际上是死于蓄意谋杀。就在曹顺利死亡的当天晚上,苏雨桐、温云超、王荔蕻、胡佳、滕彪发布了《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仅仅当晚,联署人数就超过500人,可见,针对将曹顺利迫害致死这种恶行,已经是人神共愤。
   
   著名宪政学者、人权专家张祖桦先生在一首言志诗中曾写道:“纵然九死终不悔,誓将余生付人权”。曹顺利生前在追求人权等普世价值的道路上可以说是矢志不渝、愈挫愈勇,倘若她还在世,应该还会将维权坚持到底。不幸的是,她的生命被权力逼到了终点。曹顺利死了,但虽死犹生,她不畏强权、百折不挠地追求普世价值的崇高精神,会激励活着的人为了实现普世价值而继续努力。
   
   2014年3月15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