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拈花时评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作者自序
   
   这部纪实性报告文学的初稿已经在我的电脑硬盘上静静地沉睡达三年有余,发生在四川的“5·12”特大地震,不仅再一次震撼我的心灵,同时也把这份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的文稿也给真正地惊醒了。
   
   在以往的岁月里,我的眼睛时常是在泪水的浸泡下才从电脑键盘上敲出来一些段落,有时泪水不断地遮挡我的视线,以至于让我无法看清楚屏幕上那一串串同样是被血和泪浸泡过的文字。我坚信在太阳系中这个人类唯一的能够赖以生存的星球上,具有正义感的好心人所占的比例还是占绝大多数的,所以,这个世界才依然是美好的人间。

   
   我的父亲是在党的光辉指引下,在解放战争处于战略反攻阶段参加了人民解放军,直到现在身体里还留有未能取出的细小弹片。但是为党和国家解放事业从枪林弹雨中有幸活下来的父亲,在全国解放后却因为家庭受到村干部的陷害而忍受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不公正生活遭遇,直到现在秦桧之流的后代依然掌握着基层领导权,他们千方百计地掩盖历史的真相以便让其永远尘封于世,从而保住他们的官职和世袭的家族统治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我做为父亲唯一的儿子,在我们保持了最大的理性和宽容之后,我真得无法再继续保持沉默了,在我经过长达几年时间的坚苦走访并在掌握和证实了第一手材料之后,我要勇敢地揭开历史的真相,以告慰已经含冤去世26年的母亲,并告诫世人让历史的悲剧永远不能再次重演。
   
   今年也恰是我荷兰好友迪克·德·博依(1963-1998)去世10周年的日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曾经发扬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给了我精神上和物质的帮助并推动我走向人生的成功之路,此文用了一个章节对他的生平以及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和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做了简要介绍和回顾,以缅怀他那颗菩萨般善良的心。
   
   我凄楚的童年很多时候是在逆境中熬过来的,悲伤的日子总是要多于快乐的时光,甚至在我11岁的时候仅仅因为交不上台湾当局用气球向大陆飘撒的传单而被学校停课,在我四处寻找传单的过程中因绝望让我跳了水塘,多亏好心人及时搭救才捡回了一条命,那是一个多么恐怖和刻骨铭心的记忆。
   
   今年是我高中时代立志做一名崇高的新闻记者27周年的日子,但高中还未毕业,逆境中的生活再次打碎了我的梦想,在这个漫长的27年时间里同样也包含了我人生中的苦与乐,但在我最终获得事业上的成功背后更多伴随我的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在这部纪实报告文学中,使用最多的一个词汇是“依然”,现代汉语辞典的解释是“ 照往常,照旧,依旧”的意思,曾记得小时候写作文,老师说频繁使用相同的词汇就会让文章显得单调和不够生动。但在这里我却得不得不频繁使用“依然”这个词,因为它代表着多少个无奈,彰显着多少个道德层面所表现出的冷酷与残忍,从另一个方面也折射出我们生活中所经历的苦与乐以及人间的冷暖。
   
   在经历了人生的磨难和面对了与社会黑恶势力交锋之后,我悟出了做人的原则应该是在道理、情理、法理乃至真理层面上,探讨人生的意义与社会价值。因为我是在苦水中泡大的,所以我一生最大的缺点就是讲理,但很多情况下我找不到讲理的地方,让我心里感到无比的郁闷。这又免不了让我养成了嫉恶如仇的心态,更希望社会是以惩恶扬善为绝对主调,让邪恶的东西无处藏身,世界才会是真正美好的人间。
   
   我同样是在道理、情理、法理乃至真理层面上,终于在2008年中国共产党建立87周年值得纪念的特殊日子里完成了自传体长篇写实报告文学《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但这并意味着像某些粉饰太平的文人那样为我们的执政党歌功颂德。作为一个良知没有泯灭的中国人,怀着对自己的祖国忧心忡忡的心情,把自己所走过的人生之路和对这个世界的一个客观朴实的认识和评价呈现给世人。既然是真相,就是要以实事求是的原则讲述历史,以理性和宽容审视世界并以惩恶扬善的原则看待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
   
   什么是历史?简单说来就是过去的事实。昨天已经过去,那么昨天就成为历史。有包容全人类的世界历史,有具体到一个国家的历史,也有一个家族或一个人的历史。本应透明的历史如果蒙上一层迷雾让人看不真切,那就等于歪曲和篡改了历史,愚弄了世人;还有那些不想让世人知道的历史,肯定是不光彩的,就象日本右翼势力在铁证面前仍然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一样。
   
   虽然我不是社会名流,但作为普通老百姓身份的知识分子,正义感和强烈的历史责任感迫使我揭开历史的真相,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让大家了解一个时代的缩影,才是对历史负责的做法。在现有民主政治还不十分浓厚的环境下,至于我的自传能否公开发表还不能完全确定,社会上一部分随波逐流的朋友已经给我泼了冷水,他们认为一方面发表这样的东西会让我得罪那些依然在掩盖历史和现实真相的人,另一方面这些朋友也不相信道理、情理、法理乃至真理这些东西针对一个没有背景的老百姓身份的我能起到多大作用。
   
   我写这个自传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主观思想,我只希望社会上不公平的事情变得公平,没有解决的问题得以解决,对不公道的事情最后讨回公道,仅此而已。对于执政党来说,极其简单的解决方案,却让我坚持讨回公道的信念快30年了依然无人过问,也许这就是“刁民”的信念。
   
   实际上我个人对中国现代历史上包括“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政治运动并没有怨言,因为是历史造就的人间悲剧,毕竟那个恐怖时代的结束标志着中国社会已经走上全面进步和发展的轨道,这是让人欣慰的事情。但是,我们的执政党从拨乱反正时期直到现在所承诺的光明磊落、实事求是和有错必纠等一系列让人感动的原则,是否真正都向人民兑现了,这是一个即让人疑惑又值得思考的问题。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个别作恶多端的历史罪人直到今天依然不思悔改,沉浸在作恶有理的泥潭中不能自拔,这不能不说是地方政府为虎作伥所造成的恶果。
   
   在以往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长河中,谎言重复多了就会变成真理,御用文人笔下的宣传教育,使多少人在潜移默化中被愚弄和蒙骗。在我早年所读过的书中,我也相信过诸如“苏联是个伟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是垂死的帝国主义国家”。但是谁能够想到“斯大林时期”是20世纪地球上最黑暗、最没落、最野蛮的年代,同样的中国所经历的那个黎明前的黑暗与苏联相比在某些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感谢苍天的恩惠,摆在现实的人类文明面前的苏联及其领导的所谓社会主义大家庭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中国社会黑暗和野蛮的年代也同样一去不复返,它已经成为唤起人们痛苦记忆的历史并昭示一个国家永远不能开历史的倒车;另一个现实的人类文明就是冷战时期所谓“垂死的美帝国主义”依然健在,而且美国的盟友还在继续发展和壮大中产生了欧洲联盟进而与美国一道成为引领世界先进方向的国际主流社会。还有在过去的《中国少年报》上看到的栏目叫做“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而后来的中国经济还不是走上了以私营和股份制占主导地位的社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地位的确立标志着中国步入了国际主流社会的行列,这与美国和欧盟的资本主义社会表面上看并没有多大区别。但是,现实的中国已经不存在像古巴和朝鲜那样专制体制下的所谓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所以,特权阶层的政治体制已经不适应高速发展的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需要,继而才会在官场腐败、贪赃枉法以及社会不公正等方面的诸多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消极因素要远远高出美国和欧盟。
   
   时过境迁,以往那些不顾事实、颠倒是非、真假倒置的愚民政策,已经为觉醒的中国人民所鄙视。对于一个政党、一个团体或具体某个人所承诺过的东西而始终不能兑现,那照样被看作是哗众取宠的谎言,从而不光失去人们的信认,还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世界在不断进步,中国也在不断改革和调整中发展,按照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和法则,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光在经济上而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实现与国际社会的全面接轨才是中国社会向着更高层次发展的需要。全球经济一体化格局的出现,更进一步说明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摘掉了套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所谓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如同紧箍咒的东西,中国的发展无疑将会更快。至于这些像紧箍咒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觉得广义上就是与道理、情理、法理和真理相违背的东西,比如政治和社会生活中还广泛存在着谎言连篇、指鹿为马的行为,还有最要命的就是吹民主之风,行专制之道等等。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列宁曾经说过的这句话经受了历史的检验,应该会继续对坚持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意识形态的大多数人所认同。不敢正视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至少会招来世人的鄙视,只有以史为鉴,人类才能不断修正自身的错误,社会才能在不断的改革中得到发展。就现实的中国社会而言,只能是有了公正的社会才能自然而然地构建出和谐的社会,公正与和谐是相辅相成的,在抛开公正的前提下而大谈和谐是不现实的,所以说抛开了公正原则就不会有和谐的存在,也同样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昨天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因为我要坚持正义的信念,便常听到周围的人们对我劝慰的一句话是:“不要太认真,社会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说得没错,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过去张志新坚持信念,最终落得被割喉处决的命运,然后再被同一个党追认为革命烈士。可是,我们为什么不首先建立公正的社会呢,公平与正义不光是生活在底层的中国老百姓所渴望的东西也是每一个有良知中国人所希望的,某些失望中的老百姓得到了公正,哪里还会有什么“刁民”的存在,值得思考的问题啊。
   
   在我事业上走向成功和思想上进一步走向成熟的时候,我意识到人的生命不单单是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而更重要的是一个人在为推动社会的发展与人类进步事业中所肩负的责任和所发挥的积极作用。所以,我也希望除了与广大读者共同探讨人生的价值与意义,还要与大家一道做为真诚的爱国者在为推动中国社会全面进步的事业中,共同承担生活的风雨,共享人生的快乐。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长篇自传体写实报告文学 谢强 著)
   
   目 录
   
   第一章 投身革命的父亲与坚持信念的儿子
   
   第二章 荒诞离奇的“富农”之说
   
   第三章 母亲心中的人间地狱与人间真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