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阴阳陌路-严正学(22)]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二十二、 《厄尔尼诺》
   
   1995年11月20日
   
   争辩的结果不仅得不到治疗,反而使我的处境更糟。工作室的钥匙又被没收,清监时成了重点的重点,所以日记是不能再写了。而且那些藏在暖气片夹缝里的日记,我都把它们从中间裁成两半,把两个半片匿藏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只有把两个半片都搜查出来,合在一起,才能看清我日记中所记述的内容。这也正像我的画,全部是由两张或多张宣纸拼成一个整体的,单一的每一张只是整幅画的一个局部,这样我就盼望着冰冻的日子早些来到,那样就可让我把藏在半截水泥板下的画和那些日记带出劳改营,匿藏到分场冰冻的厕所中。那个厕所如厕的人少,而且就在我们劳动的菜窖旁边。只有把那些画和日记冰封在这个地点才安全。

   
   1995年11月21日
   
   黎明的太阳照耀在铁窗的玻璃上,反射到我蜷缩着的阴暗角落里,感到一阵暖融融的。我揉了揉眼睛,摸一下被褥,脚下的那一端是湿漉漉的,铺顶在滴水,一滴又一滴黄色的锈水滴在我的被褥上。再一看监舍的天顶上好几处地方都渗透着水柱。上铺开始有人喊叫:“漏水了,漏水了。”没人理睬,这几天是黄教导员的班,好赌如命的监狱长和几个队长凑在一起,总是酣战达旦。好事的见喊不来值班队长。就撞着铁门大喊:“天漏了,天漏了。”下铺的人看着监舍中一滩水迹竟喊起“地淹了,地淹了。”前些日子刚报道了日本神户大地震,更加人心惶惶的,想当然这是一场大地震的预兆。大厦瞬间即将倾倒,铁窗、铁栅和铁锁链的禁锢杜绝我们逃生之路。一种人为的恐惧把大家的心扭在一起。
   
   此时,我向大家讲述了张贤亮写的《土牢夜话》。在文革中的某一年,土牢里关满了犯人。……天公施虐,暴雨成灾,洪水泛滥满过了河岸,土牢沉浸在一片汪洋之中。土牢里的犯人开始不安了,他们拍打着狱门,摇撼着铁窗,革命委员会的红色纠察们都逃生去了。水漫过了小腿,涨过膝盖,犯人们希望洪水把一切都冲决,包括那个充满灾难的世界。水还在涨,满过了肚脐,犯人们在作殊死的挣扎……
   
   现在筒道里各个班都在喊叫,唯有我们班沉浸在吁唏之中,我加重语气继续说:“天要塌了,地要陷了,水漫上来了,土牢就要嘣溃了,犯人们欢呼命运将会在天翻地复中重新选择……”这时,李队长拿钥匙开启了监舍,踢开了牢门,自言自语道:“奇怪,这里怎么这样安静,难道不知道暖气检修漏了闸,三楼已是一片海洋了?”
   
   队长点了几个人的名去三楼排除积水,没有喊我的名字,队长要走,正在锁监舍的铁门。我喊:“报告队长”队长转过头来,我说:“去工作室看一下,也许已漏得一塌糊涂了。”李队长从李副指导员那里拿来了钥匙,又开了监舍的铁门,示意我跟他去工作室。
   
   工作室的门打开了。久违了的工作室只有几片干裂的茶褐色叶子在秋风中飘荡。工作室没有积水,地上的两滩水墨是那次李副指导员催我离开工作室时急匆匆泼下的。画中黑墨圈成了我生存的状态,赤色的惊涛骇浪中我看到的是殊死的挣扎,说不清这是我们民族还是我个人的命运。我想起法国画家席里柯的画,看到被血色浪潮卷起的是国家的厄运和民族的灾难。我借用席里柯画名《梅图萨之筏》作为这幅画的命题。
   
   1995年11月23日
   
   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千篇一律的重复,重复的是千篇一律的无奈和艰辛。
   
   这段时间,我完成了《地火系列》三联画:《晃来荡去丧钟》、8尺×8尺《与狼共舞》、4幅4尺×4尺《魂归去来兮图》。每当不出工的日子,黄世良仍是用大铁锁把我们囚禁在监舍中。而队长则囚于“方城”。於是就形成了两个互相封闭的空间。我倒是能定下心来,聚精会神地作画,少了些队长的盘查和干扰,换取精神上的自由驰骋。
   
   出於某种需要,中队把辉子、于头、田狗都调入了我们班,他们结帮成派,整天骂骂咧咧的,让人不得安宁。我把这看成“鲶鱼效应”,越是恶劣的环境,越是潜心艺事。我仍是占据着床边的一偶,席地作画。班中的牌局又增加了一摊,聚成了三堆,常因一张牌争得面红耳赤。黑老大仍坐在窗下,蹲在那盆桃红色的高锰酸钾溶液旁讲述着桃红色故事。淫词艳调,在田狗沙哑的嗓子中吟唱出来,蛊惑人心。
   
   于头叫于德海,北京市人,他的那点音乐才能,让他在国庆一曲口琴独奏中赢得掌声。他即将期满释放,对花花世界的向往使他夜不成眠,而大白天却哼哼作梦。梦醒之时,他会兴奋地手舞足蹈,在表演列车启动的口技后,他疯了似地呐喊:“驰向北京的火车启动了!去你妈的……”三年的压抑,极度的亢奋。意淫成为口淫……喷出嘴巴的全是污言秽语。
   
   1995年11月25日
   
   “我要杀人!”辉子今天咆哮着。因为“肏屁眼”被抓了现场,辉子耍尽手段,从吞钉子“自杀”变成今天明目张胆地狂叫“杀人”。从辉子的歇斯底里的狂叫中我听明白了,原来黄教已告诉他:分场决定给他加刑4个月,上报后今天收到北京市劳改局的批复,被追加成九个月。咎由自取,他只能用狂叫来发泄。
   
   “肏他妈的屁眼!”想不到小小的屁眼会使他再蹲九个月的大牢。他越想越冤,越冤越恨,他悔恨交集,忿忿不平地只是狂喊着“杀人”。他的蛮横无理是中队惯出来的“惹不起总是躲得起”谁都不说话。辉子喊着不过瘾,夹杂在“我要杀人”的咒骂中又狂妄地加上:“我们北京见分晓,我要让他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指,再杀了他。”
   
   他把自己膨胀成混世魔王,似乎北京城里他才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帮主。三个月前,他从禁闭室里放出来,竟然穿起警服到大伙面前亮相,喊的也是这句话,那个时候他喊着“两个月后北京算帐”,现在一下子加了九个月。如此明目张胆地叫嚣“杀人”竟没人管。平时我们说句话就成了破坏改造秩序,今天的黄教导员怎么不说话啦。
   
   我把画笔一扔,再也画不下去了,我阴冷的脸像凝固的冰山,而在冰冻的表面下,“厄尔尼诺”正在形成,就像我正在画的《地火–厄尔尼偌》一样。心底的火山喷发,将掀起翻江倒海的狂澜,但愿淹没的将是罪孽深重的世界。
   
   “你要杀谁?”“我要杀你,本来想到北京杀你,现在就在这里杀你。”冲突就这样开始了,我走了过去,从床垫下拉出他们平日切菜用的粗钢条磨成的刀,扔给他。并说:“有种的往这儿扎一刀。”我指着胸口,接着说:“我就解脱了人世的苦难,拿你的小命换我的老命。记着,我可有了垫背的……你空喊杀人,只会吓吓像你自己一样的人。”见他不动,我走过去把掉在地上的刀捡起来,放到他身前的长凳上,喊了声:“窝囊废,怎么不动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痛痛快快地我们都去死。”可惜他不是一个真流氓,除了骑墙、势利只会泼皮骂街。
   
   监舍的人分成了两边、在对峙的沉默中。于中队长、黄教出现在铁门前,我指着墙上的监规所纪对他们说:“报告政府,请保障中国式最基本人权–生存权。容忍就是默许,是姑息养奸。”辉子被叫走了,我给中队分场提交了“备忘录”我说:
   
   “生存权”是动物界最原始的本能要求,眼下我受到明目张胆的威胁,柳正辉肆无忌惮地狂喊要在北京和这里杀人,你们不能不闻不问视而不见,必须纪录在案。”
   
   针锋相对斗争的结果是大调班,我被调出二班进入五班。五班即菜园班,胡建华队长主管那个班,真是冤家路窄,六面碰壁的禁锢中,我竟又落入他的手心。是巧合还是存心整治我,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1995年11月29日
   
   下雪了。午后,在阴云密布的荒原上,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无声无息地复盖着大地。满目凄凉的北大荒是那样的白洁无瑕。似乎茫茫的天地间已没有苦难和邪恶的痕迹。
   
   秋收结束后,各班分组去打米。我正愁着如何应付这肩扛200斤大麻包上碾米机的重活。因为有人早就盘算着非把我干得趴在地上不可。而我的肾病是扛不了这个大包的。在我等待恶运降临时,王中队长喊我去办公室,他分配我为分场八连赶制五张图表。这图表每张都有整块三合板那么大,需要去工作室制作。因此,又把工作室的钥匙交还给我。我的天呀:这是王中队长救了我,不然我是无论如何逃不出胡建华队长的手心。逃过了碾米扛包这一关,其它的什么劳动,我都能顶得住。趁此机会我一边设计制作图表,一边赶紧作画。把《地火–荒原烈焰》展示在地上,又重新敷上色彩,然后作了些调整。并题上:
   
   “公元1994年4月18日,正学於北京遭逮捕,5月27日解押北大荒,囿於双河监狱。铁窗下常见黑土地烧荒。荒原烈焰、火光冲天、狼烟蔽日。仰首苍天黑云,长啸感叹之余,泼墨作三联画《地火》。
   
   大班去扫雪和卸煤,中队仅留薛队长值班。筒道里空无一人,我又把三幅《地火》组画并列展示,36平方的工作室里只摊得下两幅,就把其中一幅悬挂在墙面。那满纸烈焰和干涸的血泪,展现曾经有过的抗争,使我的心狂跳不已。今日是宇儿遇难两周年的忌日,人生如梦,我只能在极权的监狱中期待着历史的终极审判。
   
   1995年12月5日
   
   又熬过了一年,已是1995年的最后一个月。还有一百多天,就是我解除的日子。我会不会得到自由呢?“到期了,你得留场就业,到另一个叫八队的地方继续劳动改造。”这是我听到最多的推测。八队是什么地方呢?《第二种忠诚》里写的嫩江改造营叫七队。可见八队就紧挨着七队。也许我会见到那个在光天化日下被枪杀的李植荣无辜的阴魂。
   
   我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从进班的第一天起,我就受到挑衅。我早就料到我落入胡建华队长手中的结果,现在我正被他捏在手心里,他早就扬言,等我进他班的那一天,非把我整得死去活来不可。
   
   想起进班后的种种遭遇,原来都是胡队长怂恿的。我不敢相信一个政府的干部竟会如此狠毒,这一次我可是在门口亲耳朵听见的。我怕我听错了,又特地询问高洪明。高洪明说:“在你去工作室时,胡队长就公开对班上的强劳人员说:‘严正学欠揍,打他个半死。大家都说没看见,本队长给你们担着,他告佛到西天也没有人理睬。’胡接着又说:‘大家把他蒙在被子里狠凑,落下的是内伤,打完后,谁也说没看见。”我向高洪明证实后,又问王泽清,他们全都证实了胡队长煽动的语言。这些话使我更明白了我的处境。显然,胡建华队长正盘算着如何让我在强劳人员的拳脚下受到严惩,用他的话说:“这才叫做铁窗风味!”一个小队长,怀恨在心,蓄意要害我,而我又被安排在他的班中。
   
   今天黄教威胁我说:“这么多人,拿被子把你一蒙,打你个半死,你找谁去?”我说:“我就找你这个监狱长,劳动营里谁来惹我,我都找你。你们明知道胡队长和我过不去,却把我安排在他的班中,让他明里暗里整我,我要求保障最起码的人权–生存权。”我给黄教递上一份抗议书,全文如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