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
雷声
·魏京生:奥巴马总统,反击中共的时候到了
·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
·恶兆:君子被判重刑 毛泽东头像进驻白宫/良知
·中共对待刘晓波和索马里海盗的区别
·军阀刘文辉:政府房子比学校好 县长就地正法(图)
·文革被杀第一人——(青年)刘文辉
·美公司告中國政府與公司侵權
·阿沛.阿旺晋美的悲剧
·流亡瑞典的盘古乐队推出新歌
·深圳再现汉维械斗,刺死疆人
·毛泽东著作包藏太多的肮脏——著作权大多有猫腻
·政治笑话:胡温的后顾之忧∕博笑
·世维会呼吁维人被刺死事透明化
·中國名列不自由國家
·谷歌解禁,六四图片浮出水面
·白宫前举行“立即释放中国民主党人与异议人士”集会
·韩寒:中国官员必修课之第一讲 《兰州悲剧》
·毛泽东和被他霸占的女人们
·从江泽民讲话看香港高铁拨款争议/桑普
·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炒房收益高过贩毒——房价涨幅5倍于GDP增长率 中国资产泡沫堪忧
·中共独裁政治变本加厉——欧巴马的绥靖政策趋向改旗易帜
·陈独秀嫖娼事件创造中国共产党
·十三亿中国人鄙视“谁”
·人民公社:中国农村的地狱之旅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文报论坛] 慕崖:莫忘了那一次的開大會,老毛本來準備批左,因為有人先批了,老毛就反而批右,所謂路線,就這樣定了調。
   
   有人說,若老老毛死早十年,便是中國大幸。不過,他早死遲死也沒差太多,反正帶頭跟老美握手的是他,一口免了日本道歉和賠償的是他,搞銷些甚麼刺繡、陶瓷等工藝品和低質廉價貨出口套外匯的是他,可見他反對那個甚麼不是反對那個甚麼本身,只是反對由別人來那個甚麼,由他來,就怎樣甚麼都行,他錯了的,由他來改,改,就不是錯,由別人來改,改,就是錯,因為,他自己改,他就永遠正確了,由別人來改,他的永遠正確就不永遠了。只是,開了頭不久,死神來了,他就沒時間自己改了,他安插的人被一窩端,所以改革的光環就被別人掌握了。當然,若他早願意由別人來改,蓋棺論定時他會沒那麼勁臭,只是權力太誘人,他拿起了就不願放下,於是報應必然找上門。這是一種不共和政治,既在位者為了保權,反對者必然不能正確,於是,總是先演既在位者殺“子”,將錯的拖更久,屬明知故犯,時間浪費掉一大把,而時間不等在位者,後來者也就不得不演殺“父”,蘇東變天,亦屬如是範疇而已。


   
   另外,余本意上載“紅衛兵逃港與《北斗》雜誌”一文,卻又成另一貼不上來的篇章,只好發放地址:
   
   《開放》:紅衛兵逃港與《北斗》雜誌
   http://www.open.com.hk/old_version/1102p46.html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 法国汉学家潘明啸研究文革时代知青上山下乡的着作《失落的一代》,首次披露了这场运动的决策真相,并揭示许多不为人知的资料。
   
   ● 法国汉学家潘明啸(右)研究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学术着作《失落的一代》。
   
   知青运动远去,知青研究渐热。法国汉学家潘鸣啸(Michel Bonnin)先生的《失落的一代》(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9年中译本),乃“知青学”集大成专着。知青研究再演“敦煌故事”(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知青运动在中国,知青学在国外。《失》着所引参考文献,外文也比中文热闹。
   
   知青运动距今已四十周年,按说应该出现“知青学”专家与集大成专着。然而,上山下乡运动不仅栓系文革,而且钩挂红色意识形态,牵扯着赤左学说的价值大方向,因此只要马列之旗还是中国上空的唯一之旗,只要这场运动肇始者还享有“三七开”的政治豁免权,“知青学”就无法在寰内得到真正有深度的展开,就必须“宜粗不宜细”与“淡化处理”。这场规模如此巨大、影响如此深远的运动,居然从未跻身国家课题,白白“让”与人家老外。《失落的一代》可谓生逢其辰,觑着其时。
   
   周恩来早已策划三千万知青下乡
   
   大陆“知青学”也出现一些台阶性成果,但均属初级阶段的资料性归扫,由于民间行为,所录资料大多局限于下层个体亲历,即便涉及宏观整体,亦受“必须克制”的局限,尤其面对出版严审雄关,作者本人就“自觉”过滤掉不少资料。失去资料等于失去准确判断的前提,谁都明白此间“厉害关系”。
   
   《失落的一代》之所以集大成,在于它对大量原始资料进行全面系统地归纳梳耙,整体考察,取精用宏,立桩深固。就资料而言,一册在手,“知青”可知。为全面概要了解知青一代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合适的综述性读本。
   
   笔者也是知青(乡龄八年),一直关注“知青学”,但《失》书中一些资料仍闻所未闻,三十多年前的旧闻对我仍是新闻,一路发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若非读到此着,将终身不了解这场运动的全局性资讯。如从一九五六年起上山下乡就和解决失业“结合”起来了;一九六三年周恩来计划十八年内动员三千五百万知青下乡。上山下乡乃是中共政府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解决失业之策──借助红色意识形态,将无法解决的失业大包袱甩给农村。
   
   我从《失》书中得知:
   
   中央之所以迅速对云南知青作出让步,与一九七九年初已决定的“对越自卫反击”有关,“如果在此边境地区发生大规模社会冲突,就很不利于开展反击战斗。”上山下乡在一九八○年被终结,并非中央主动认错,而是“社会上各种形式的抵制与抗争,在一九七九年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这就促使政府最终放弃了这场运动。”包括农民的消极抵制。
   
   黑龙江全省百余农场,每个农场都上报过好几起女知青遭强奸,有时几十起。《南京之歌》作者任毅差点被枪毙,后判十年徒刑,蹲足九年。一位老媒婆因介绍城里女知青给郊区小伙子,获罪“破坏上山下乡”,吃了枪毙!
   
   为维持“安定团结”,政府必须在上山下乡问题上言行二元化。一九七八年李先念说:“国家花了七十亿,买了四个不满意。”青年不满意、家长不满意、社队不满意、国家也不满意。邓小平也认可。对上山下乡的荒谬性一清二楚,但决不能承认政策错误,在宣传上还得让知青认为在广阔天地得到“宝贵的再教育”。副总理纪登奎明确表述高层共识:“我们的指导思想是宣传下,做到不下。不宣传上山下乡就不能安定,就要乱套。”
   
   尚有八十万知青永留农村
   
   《失》书提供了一系列资料:八十万知青被永远留在“广阔天地”。一九八○年年仍有十五点五万知青下乡、与农民结婚的知青总数四十三万。得到下乡豁免权中,干部子弟百分之四十二,工人出身百分之三十一,普通家庭百分之四,出身不佳百分之一。文革十年,大学生减少一百多万,技校生减少二百多万,整个中学教育停顿,有的地区因初中生全部上山下乡,停办高中。
   
   为安置知青,国家投资每人五百,农村插队每人一百七十八到三百零三,农场每人六百九十到一千一百一十九。内蒙昭盟送知青下乡人均每年一千元,相当中级干部年收入,但知青却根本做不到自给。四川某农场安置一名知青需一千九百元,而安置在社队工厂一千三百元,进乡镇企业仅需五百元,知青下乡成了比开工厂还昂贵的事儿。还买来四个不满意,引发对怀疑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三信危机”对马列主义的信仰危机、对中共的信任危机、对社会主义的信心危机。据港府统计,仅一九七○到一九七五年,至少十万大陆青年逃港。 真是何苦来哉?!
   
   《失》书分析深刻,言大陆学人所不敢言:毛泽东非常明白思想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假如中国政府变成一个注重经济效益的理性政府,毛就会失去他实际权力的一部分。(页25 )狠狠“运动”自己及周围的一切,乃是极权主义者紧紧攫权必须乘坐的大车。(页22-23)宣传工具,毫不犹豫地假借老百姓的嘴把要强加于民的思想说出来。(页223 ) (此段有删节修改——编者)
   
   绝大多数大陆学人莫要说“不敢放肆”,就算拎着胆子说出来,也没有哪家刊物敢为你提供平台。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年的命运犹如一飘飞叶。一千八百万知青、被呼“万岁”的人民,不过是“历史巨人”掌中的“白老鼠”──文革牺牲品与四个现代化废品,知青成傻青。
   
   文革后只有四十三万九千知青进入大学,进入“上层建筑”的知青总数不超过百万。十八分之一的成才率,既是一千八百万知青的个人不幸,也是整个国家的灾难。全社会最优秀的青年精英被流放到毋须任何文化知识的“世界尽头”,各行政机构充斥低能干部。意识形态的价值错位直接造成如此触目的贤愚倒置。随着文化被文盲嘲笑,知识被愚昧扼杀,民主也被暴君彻底坐压。走向民主的五四回到原点。从五四走来的中共,竟托起毛泽东这位红色大帝,实在是全体中国士林(尤其延安士子)的集体耻辱。二十世纪中国人文知识份子的集体理性哪去了?文化的过滤功能哪去了?怎么会让封建专制如此整体还魂?难道一句“历史造成的”,能够避开文化追责吗?为甚么会由我们东方人(包括东欧)为一项西方学说集体埋单?为甚么我们对赤左谬说只能“实践而后知”?
   
   至今还有老知青愚呼青春无
   
   如今大批老知青仍浑然不知上山下乡运动“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仍在自娱自慰地高呼“青春无悔”,竭力为当年的苦难寻找浪漫价值,仍在将“白白浪费”说成“无悔牺牲”。作家张承志甚至宣称:“我们是得天独厚的一代,我们是幸福的人。”稍感遗憾,《失落的一代》未对这一“老知青现象”展开深入论析。
   
   不过,有始必有终。知青下乡乃是标准的饮鸠止渴,上山下乡是赤左学说在红卫兵一代身上崩溃的起点。上山下乡使他们走近现实,也就同时使他们认清什么是反现实。知青成为结束文革的主力军。一九七八年底各地知青返城请愿成为最大的“社会不安定因素”,迫使政府“认清”不发展经济必然带来的政治后果,从而推动“工作重心的转移”。
   
   千万知青如今“人还在,心未死”, 成为思想最解放、追求自由最坚定的群体。各地知青不断出新闻,如香港知青协会于二○○八年成立,协会任务之一即“传承中国知青记忆,独立表达自己的历史”,六月六日该会在北角举办“知青史研讨会”,潘鸣啸、欧阳因(译者)、寒山碧先生到会。老知青、儿童文学家周蜜蜜“爆料”:当年粤北农场一些知青晚上关灯集体性爱,她的工作就是陪怀孕女知青去做人工流产;一对知青因恋爱被抓,军代表召开批斗大会,逼他们“表演”性爱经过,这对苦命鸳鸯连夜逃上山,告别生命,以死抗争。在内地,政府至今仍需为这场运动埋单,如两万上海援疆老知青仍在为“同等待遇”请愿,“知青现象”还在延续。“知青学”必将持续走热。对国内老知青来说,总不能再自我“淡化”、自我“冷处理”。再不抓紧抢救第一手资料,再不深化认识这场“带着体温”的运动,实在有点对不起自己失去的青春。
   
   一个隔着千山万水的法国人(尽管是中国女婿),比我们还“热爱”知青,还了解知青运动,走在我们前面,终究让我们有点撑不住。毕竟,知青学是我们的“门前雪”呵!
   
   《開放》
(2014/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