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社会八卦
[主页]->[新会员区]->[社会八卦]->[省人大副主任:贪10万判10年 贪514万判14年 公平吗]
社会八卦
·“辟谣”火上浇油
·“辟谣”,使得“开房事件”持续发酵
·大纪元慌了
·“主&佛”心虚了
·“主&佛”淫乱,弟子们会如何反应?
·上梁不正下梁歪
·趁“占中”事件不忘讲真相
· 把巨额钱财当“奉献”
· 胡须售高价
·活摘谣言再起
·柯文哲再驳“活摘”谣言
·再陷“盗播门”
·“活*摘”绑上柯文哲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如果“师父”“不在了”
·李大师死后谁接班?
·李大师死后财产如何分?
·远离毒品,远离邪教
·在版权问题上官司缠身
·屡次侵犯版权可见其无赖本性
·‘被立王’的悲剧
·无能的“主神教”
·“大佛”再进宫
·“师父”一死,谁来带弟子“圆满”?
·“揭穿大师老底的“可恶”医生
·当“神人”遇到法律
·双修淫乱
·教你识破假基督
·侵权盗用,贼性难改
·教您六招识别、防范邪*教
·歪经搞笑,教主跌威
·天怒人怨,四面楚歌
·烟台招远杀人案主犯张帆、张立冬被执行死刑
·为何要“双修”
·走火入魔——强奸亲生女儿
·《通知》只能说明内乱加剧
·《通知》只能说明弟子失望情绪蔓延
·《通知》说明控制能力已大大减弱
·2014年大师的法理根基已动摇
·2014是悲催年
·大师的新年祝词
·高瑜案审视中共法治建设
·高瑜案审视中共法治建设
·高瑜案审视中共法治建设
·熊炎慾借大法遊行造勢”六四“紀念,遭港府拒入境!
·熊炎慾借大法遊行造勢”六四“紀念,遭港府拒入境!
·熊炎慾借大法遊行造勢”六四“紀念,遭港府拒入境!
·老美还得寄希望民主精英来接盘!
·老美还得寄希望民主精英来接盘!
·习近平:中国不愿成为“普世价值”试验场
·习近平:中国不愿成为“普世价值”试验场
·此事必须力挺王丹!
·大选将近,蓝绿争相示好美国
·习李王能破掉美国给中国做了30 年的“局”吗?ZT
·习李王能破掉美国给中国做了30 年的“局”吗?ZT
·八问浦志强
·中国政府严惩为恐怖分子账目的律师人员
·中国政府严惩为恐怖分子账目的律师人员
·美霸主会接受中国的“下不为例”么?
·中国为什么要治罪浦志强
·法媒为什么不让关贵敏“死”!
·普京会被奥巴马的油淹死么?
·中国的反恐法该谁来制订?
·中国的反恐法该谁来制订?
·2015全国股民人均盈利20222元 股民感叹“被平均”
·为何总是老婆和小三为男人出轨买单
·15年,中国社会抹不去的伤痛
·“红通5号”闫永明的神神秘秘
·陪跑22年,莱昂纳多终能手握小金人
·中国校园暴力为何屡禁不止
·菲律宾要经济制裁中国
·韩媒爆中国外交官韩国餐厅当众淫乱
·解放军南海开火
·小伙约好5千元开房事后给200元 女子报警称遭强奸
·金正恩要借助美帝完成统一大业,解放韩国!
·台湾痛批“去孙中山化”
·奇闻:54岁男子竟检查出怀孕
·深圳一医生遭患者家属殴打被逼下跪烧纸钱
·冲绳再曝性侵:24岁美国水兵强奸40岁大妈
·当“活佛”遇见“大神”
·陕西澄城煤矿工人游行讨薪
·金胖子动手了,先干日本!
·对面坐了这么一位,你还买单走么?
·这一天,她们为“男根”发狂
·韩府因中国变得胆怯?
·疫苗事件再次重创中国社会诚信!
·雷希颖:再见了!“糟糕”的中国人
·上海楼市限购新政出台,疯狂抢购是否回归理性?
·1600元的底薪对得起“海归硕士”么?
·台湾,你真的有那么LOW么?
·被破解的苹果还安全么?
·为什么还会为中国足球激动?
·对中国实施核打击!金正恩疯了么?
·陈光标怎么被“抓”的?
·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社会变富了,我们变穷了
·罗玉凤是怎么走进美国电视台成为专访嘉宾的?
·中国为何管不住暴力“学生”?
·姚明入选2016年美国篮球名人堂
·上海市政府为65周岁以上老人每月发红包
·偷窥者的汽车旅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省人大副主任:贪10万判10年 贪514万判14年 公平吗

   “受贿10万元和500万元都判10年左右,量刑幅度差异过大,容易导致不公。”昨日,在审议“两高”工作报告时,职务犯罪的量刑标准成为了热门话题。有代表表示,目前在职务犯罪的量刑把握上,各地不是很统一,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尽量统一量刑标准。
   新京报讯 (记者温薷)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池强建议,应将预防职务犯罪纳入反腐“大盘子”。同时,应高度重视惩治渎职犯罪,倒逼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行使权力。
   “加大反腐败力度的同时更要加强预防”
   昨日,池强在参加北京团全体会议审议时建议,在加大反腐败力度的同时,更要加强预防。
   他表示,预防工作一方面是依托办案来进行。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时,能够深入发现违法犯罪的演变过程,发现权力运行监督的漏洞和盲区,总结出普遍性、规律性的东西,检察机关发现权力和管理上的漏洞后,应及时给相关单位提出意见和对策建议。另外,预防职务犯罪的工作须纳入整个反腐的“大盘子”。


   池强还说,今年在依法反腐方面,查办职务犯罪的力度比较大。在职务犯罪中,除了滥用职权之外,还有一部分是渎职案件,而且所占比重不小。公众对于食品药品安全、环境污染、重大责任事故、黑恶势力等案件都强烈关注,而且更加关注这些案件背后的保护伞。
   他认为,应高度重视惩治渎职犯罪,将其纳入国家治理法制化的进程,纳入惩治和预防腐败的体系当中。对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造成的重大损失,确实造成犯罪的要坚决依法从严惩处,以强化责任追究,倒逼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行使权力,严格执法,促进依法执政和法治政府建设。
   “把握好渎职犯罪与改革失误的界限”
   池强表示,以往认定渎职犯罪的难点就是在于责任不清,“最后追究的时候都有责任,处理的时候又下不去手。”对此,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了建立权力清单,明确行政权力的界限。他认为,随着每个部门职责和权力不断地清晰、明确,一旦不作为、乱作为造成严重后果,渎职犯罪追究起来也将更加清晰。
   池强还指出,在查办渎职犯罪的过程中政策性是很强的,要注意把握好与改革失误的界限,“应当保护干部在深化改革过程中干事业、创新发展的积极性。”
   “受贿10万判10年 受贿514万判14年 公平吗?”
   代表热议职务犯罪量刑标准;“近年来70%左右职务犯罪案件被免予起诉或适用缓刑”
   昨日,安徽团审议“两高”工作报告,职务犯罪的量刑标准成为代表的共同话题。代表在审议时质疑,受贿10万元和500万元都判10年左右,量刑幅度差异过大,容易导致不公。有代表透露,近年来有70%左右的职务犯罪案件被免予起诉或适用缓刑。 新京报记者 宋识径
   职务犯罪量刑各地不统一
   受贿10万,判10年。受贿500多万,也判10多年。这公平吗?
   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臧世凯,最近关注了3个发生在不同地区的案件:第一个,受贿10万元,而且只受贿这一笔,被判了10年;第二个,受贿514万元,被判14年;第三个,受贿金额为300多万,判了10年。在臧世凯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显然在量刑的把握上有偏差。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薛江武代表也关注到这个问题。她在审议报告时建议,两高加强对职务犯罪量刑标准的研究。据薛江武介绍,按照法律规定,贪贿10万元以上,就应该判刑10年以上了。而在实践中,贪贿几十万、几百万,基本上也是判10年以上。而涉案金额在几千万、上亿的,也差不多是无期徒刑。薛江武表示,在职务犯罪的量刑把握上,各地不是很统一。
   铜陵市委书记宋国权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尽量统一量刑标准。他发现,在县里,受贿一两万已经算是比较重要的案件,办理的力度也很大;在市里,查办副县级以上官员,涉案金额在10万元以上的,基本上就会判10年以上。
   让宋国权不理解的是,贪腐数百万元的,也是判10年以上。宋国权说,这样的量刑幅度,给下面的办案带来困难,容易引发办案过程中的不公,出现说情风和人情案。他提醒说,这些问题,一定要引起两高的高度重视。
   2/3以上职务犯罪“轻刑化”
   此前,对涉案贪官判刑较轻的问题一直备受各界关注。在昨日审议两高报告时,代表也提到这个问题。
   据薛江武介绍,现在查处职务犯罪,贪贿涉案金额在10万元以下的,基本都是缓刑。据有关部门统计,近年来判处职务犯罪,免予起诉或者适用缓刑的,大概占到全部职务犯罪案件的70%,也就是说三分之二以上的职务犯罪轻刑化。
   免予起诉或适用缓刑,意味着犯罪人不用坐牢。对此,薛江武表示,整体效果不好,要加大对量刑标准化的研究。而那些被判刑入狱的,有权人和有钱人更容易获得减刑、假释和监外执行的机会。对此,有关部门已经采取措施。
   但薛江武提出,检察机关如何加强监督,没有具体的程序性保障,她建议两高尽快研究出台相应的程序规则,保证监管的公平公正。
   对行贿少有典型公开处理案例
   最高检的工作报告显示,去年检察机关加大惩治行贿犯罪力度,对5515名行贿人员依法追究刑责,同比上升18.6%。对于这个力度,代表并不满意。
   臧世凯说,现在惩治腐败,毫不手软。但是在贿赂案件当中,多是处理受贿人,而行贿人则免责化、轻责化,“这些年处理这么多的贿赂大案,对行贿很少有特别典型的公开处理案例。”他认为,一个受贿的人背后,可能有若干个行贿人,行贿受贿应该一并处理,“受贿的该抓,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行贿的也应该处理”。
   臧世凯分析,之所以“放过”行贿人,一个现实的直接原因是,处理严了,可能行贿人就不敢检举揭发了,“他拿来行贿的钱,只是牟来的好处的一部分。”臧世凯表示,他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最后还检举立功了,这是很可恶的。
   官员贪腐,量刑时过多注重经济因素,其他层面的腐败显然也造成了恶劣影响和间接损失。比如现在通报腐败官员时,往往会提到生活作风问题。性贿赂也是一种贿赂,但我们往往认为这是一种道德层面的问题,无论是法院审判、还是检察院起诉,都难以量刑。建议尽快对贪腐官员有一个比较公正客观的量刑,否则贪腐问题还会屡打不绝。——全国政协委员王旭东
(2014/03/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