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家庭教会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发生后,一些肢体、朋友给予了各种帮助,在这里对所有关心、帮助过我们的肢体、朋友表示感谢!!!一些媒体给予了报告,在此对这些媒体和有关工作人员表示感谢!!!。现在,在这里《家庭教会》博客中,将这些文章按照时间顺序(24日至最后时间的文章)依次给予转发。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看守所里无论是管教还是预审在提讯我的时候都会问及我上访的原由和经历,问我为什么不回家。
   
   
   我答:“地方(西安市雁塔区小寨街道办事处和西安市雁塔区小寨派出所)总是无端上门寻衅滋事,吓得老妈病倒,所以我不敢回家,而且他们总是打我、关我、虐待我、还套着黑口袋绑架我,所以我怕,不敢回去。我想家,想回家安居乐业,为父母承欢,伴女儿成长……”
   
   
   预审说:“那放你的时候还得你们地方来接你呀,你不能自己走的。”
   
   
   我答:“不然你把我杀了吧,反正他们也不让我好好活着,太痛苦了。痛苦若有期,可以忍受,看不到尽头,就生不如死。如果让他们打我关我,不如您就在这一起打完关完算了,省的费二道手续,一事就不烦二主了。”
   
   
   预审说:“我跟他们说说,不让他们那样对你,出去了就回家吧,别在北京待了,回家陪陪你父母和你闺女。”
   我答:“他们不让。”
   预审说:“别老往后看,你得往前看,那不都是以前吗?”
   
   2014年2月24日放我的时候我跟预审说:“我不想让他们接我,他们打我关我还不让我回家见我妈,我不跟他们走,2013年11月他们快把我打死了,打完了还拘留……”
   预审说:“你不能自己走,我们要对你负责,我跟他们说说,你别怕。”
   看到驻京办的截访人员,我依然这样说。
   驻京办来接我的人说:“我们不打你不关你也不绑架你,让你回家见你妈,不让他们来接你,给你买票你自己回家见你妈。”
   我说:“不信,两会了,至少得关我到3月20号以后。”
   他们说;“绝对不会。”
   我答:“那是不是走一步跟一步啊”
   他们说:“跟就跟呗,但不会去你家的,他们要敢敲你家的门,你立马报警,相信我们。”
   我跟预审说:“他们要是打我关我绑架我,我就控告你。”
   预审说:“好。”
   
   
   到了驻京办有一位领导跟我谈话时说:“在你没有新的违法行为之前,不会再有任何人动你的,你放心回家吧,黑监狱没有了,不绑架、不打也不关……让你回家,维稳的人可能会打电话约谈你的,但绝不到你家里去骚扰你和你的家人……”
   我答:“我们初次见面,希望从你开始我不再被骗。希望可以解决我的问题安居乐业。但是我考虑再三,我今天还是不能回西安,我被伤害的太多了,我怕。等我回去想想,如果我想通了就给您打电话,请您给我订票,您说我是自由的,可以随时离开,我现在要走了。”
   
   
   2014年3月3日我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老妈说:“昨天警察和社区的人到家里来找你了。”
   
   
   他们明明知道我在北京,(我们家的电话是24小时被监控的,)为什么要到家里去,他们承诺的是我在家不在家都不到家里去的。
   
   
   今年春节,由于我被刑拘没有回家过年,我老妈担惊害怕已经病了,并且瘦了6斤,本来我老妈就瘦身体也不好,怎经的起这般的惊吓,人性都到哪里去了?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谁没有父母(我的父母已近80岁了)家人 。康素萍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我犯法,你可以枪毙我,但是不可以欺凌我的父母家人,欺负老弱妇孺算什么本事,您们没有听过童叟无欺吗?何况那是我父母的家,不是我的家,谁赋予你们的权力,可以任意私闯民宅去谈原本就与之无关的事情呢?!
   
   
   我被逼上访,无法正常的生活,(并且已经给年迈的父母造成无尽的烦恼、困扰和精神伤害、压力,他们早已脆弱不堪。)可是我的父母有权安享晚年,平安平静的生活不被打扰!
   
   
   试问:“难道在贪官被双规之前先要双规他们的父母不成?难道身为我的父母家人就是他们的原罪吗?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如果对您的父母家人这样,您们愿意吗?如果我这样做了,您们能善罢甘休吗?州官可以防火,百姓却不能点灯!政府是要逼我举家进京流浪上访吗?!”
   
   
   苍天呢,为什么偌大的西安市竟无我立锥之地,竟容不下我和父母家人!?
   
   
   原打算两会之后回家去,看来要如梦幻泡影,政府如此行事,无一丝诚信可言,悲催啊!
   
   
   谁能告诉我,何时才可以回家安居乐业啊?!谁能告诉我,什么时候我和父母家人才可以不被打扰?!谁能告诉我,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陕西康素萍
   联系电话:13161821852
   2014年3月5日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BlogThis!共享给 Twitter共享给 Facebook分享到Pinterest
   
   
   
   
   
   
   
   
   一、“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简介:
   
   每个周五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众肢体来到我们聚会地点张文和的通州区南二条的家,大门紧锁。我们电话给张文和,他告诉我们,他被警察软禁在他家的另一住处(核工业部5所)。
   
   因为耽误大家聚会学《圣经》,他(张文和)很是着急,并出现心脏不适。我们决定取消此次的聚会——《圣经》学习。在我们买了速效救心丸后,我们大家一起到了张文和家的另一住处(核工业部5所),去看望张文和。
   
   在他(张文和)家没有多长时间,也就是十多分钟,来了很多警察,将我们抓到了梨园派出所,后又将我们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近30天。期间在监牢中,我们渡过了除夕、春节、元宵、情人节4个节日。
   
   
   
   二、在此“北京(通州梨园)2014圣爱团契教案”中,被关在北京第一看守所的13名主内肢体:
   
   1、王春艳: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有关部门接回大连,被监视。在逃离监视后,来到北京。3月11日,王春艳又被大连有关部门强行带回大连。由于王春艳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死亡。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有关部门说,王亚新是死于高铁车祸(3月20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在梨园派出所期间,王春艳因为担心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因她被抓)没有人照顾,曾心脏病复发,120、999都来急救,为此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察说过王春艳弟弟的事情。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间,王春艳也几次对警察说过她弟弟的事情,并且为此绝食(禁食祷告)3天,并被鼻饲一次。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没有释放王春艳,更没有派人去照顾患精神分裂症的王亚新。在此,望大家关注、关心王春艳妹妹,关心她的侄子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2、张海彦:3月5日第37天时才被释放出北京第一看守所。被当地有关部门直接拉回原籍辽宁丹东,被关入当地的一家精神病医院。直到3月17日下午4点才被释放。期间,我们大家一直没有张海彦的消息,我们大家一直十分牵挂他。还望大家继续牵挂他,关注张海彦弟兄,他的电话:13041286420。
   
   3、于艳华:2月25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回原籍江苏沛县,被关在沛县拘留所里,被治安行政拘留10天,3月8月出拘留所,又被关押在单位招待所里,直到3月15日才恢复自由。回到北京后,发现她所租的房子,被房东强行收回,她的东西被移放它处,至今于艳华也没有得到。现在,于艳华失去了住处,失去了生活、生存的必需品,望大家关注于艳华姊妹!!!。她的电话:18010025016。
   
   4、杨敏: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沈阳,她的电话:14702430710。
   
   5、王素娥: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辽宁营口,被告之不能去北京,如去北京,就每天24小时看着她。3月初,她来到北京,因给看守所中的赵广军送钱,被抓,后一直无法联系上他,电话关机,望关注!!!(她是我们目前13个人中,唯一一个一点消息都没有的人,如果哪位肢体、朋友知道她的消息,望电话给我,徐永海18600229405)。她的电话:18641714864。
   
   6、居小玲: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江苏南京,被人每天24小时看着,在软禁中。3月5日逃离监控,来到北京,她自己一直将电话关机,来不让有关部门找到他,当然我们大家也无法联系上她。3月11日她到高法上访,被抓,又被押回原籍江苏南京,被软禁中,并被告之,22日之前不能再去北京了。居小玲的电话:18500172208。
   
   7、吕动力:2月25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陕西,被关在政府招待所里,被人每天24小时看着,在软禁中,电话关机,但有时可以微信、短信。3月15日恢复自由。他的电话:15591780377。
   
   8、徐彩虹:湖北人,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留在北京,但是在3月4日在去看张文和(同为教案蒙难者)后,和丈夫何斌一起被押送回原籍湖北,被上岗,被监视,到现在(3月20日)依旧不自由。电话:18511160920。
   
   9、康素萍:陕西人,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留在北京,但是有关部门的压力下,房东一直在让她离开,为此她的处境十分的艰难,电话:13161821852。
   
   10、张文和:北京通州区人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被人每天24小时看着,在软禁中,被要求不能进北京市区,只能在通州区。3月4日后失去联系,据有关部门非正式的说,张文和被关精神病医院。望关注!!!,电话:18511408964。
   
   11、杨靖:79老民运,曾坐牢8年。2001年受洗。被关期间,心脏病复发,而关在北京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2月23日出北京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北京朝阳区人,电话:13120037503。
   
   12、杨秋雨:北京人,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先是自由,但是在两会期间(3月1日至3月15日),被监视、被跟踪,但是杨秋雨依旧是去看望大家,关心大家。电话:13146403047;妻子王玉琴电话:15001165132。
   
   13、徐永海:北京人,2月23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先是自由,但是在两会期间(3月1日至15日)被监视、被跟踪,出门买菜也被贴身跟着,并被警察告之:“如硬要去别处,就要被抓进派出所”。电话18600229405。
   
   
   
   三、徐永海在被关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间的27天中,禁食祷告23天
   
   作为教会带领人(长老),我(徐永海)在被押期间,禁食祷告23天,为同在监的肢体们祈祷,为他们的家人祈祷,……。在每次提审时,我(徐永海)一直为我们的教会申辩:我们众肢体在一起学习《圣经》,来效法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没有任何错误,更没有犯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