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姜维平文集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姜维平
   黄奇帆已是接近古来稀的人了,按说应当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但他完全不顾脸皮,昨天讲的话今天就不认账,而且还特别高调,所以,不断出丑,因为他是重庆的市长,这种荒唐而拙笨的表演,既丢个人的脸,也打重庆地方官的嘴巴子,真的不知道上级为什么还用他,他“不倒翁”的秘诀是什么?这回,黄奇帆在今年“两会”上,再次成热点事件背后的焦点人物,其言行透露出一些新的信息。
   据媒体报道,北京时间3月6日,重庆团开放时,重庆市长黄奇帆遭到记者最后的逼问,有人说,“当年您形容与薄熙来合作如鱼得水,那现在您与孙政才书记的合作怎样呢?”闻听此言,现场一片笑声,黄奇帆本人也一直笑着,却并不作答。可见,这位近几年在中国政治舞台上丢人现眼的官员,是“厚黑学”的大师。他的笑不是发自内心的,也不是自我解嘲的感情流露,而是阴险的奸笑。这笑与薄熙来虚伪的笑容如出一辙,都是掩盖阴谋和罪恶的装饰品,剥去他的画皮,是一个正直的关心中国进步的书生的历史使命。
   当然,谁也不是神仙,没有哪一个人不犯错误,但前提条件是,犯了错误,当事实已证明判断失误或导致不良后果时,应深刻反省并勇于道歉和忏悔。假如,黄市长是这样回答的就不一样:我错了,当年因为对薄熙来认识不足,跟着他做了一些坏事,错事,由于他专制和强势,我不得不那么说,现在,我感到很惭愧,我对不起人民。那么,结果会如何呢?古人云,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想,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会重新审视“不倒翁”黄奇帆,都会谅解这位中国的地方大员。


   我清楚地记得2010年,同样是在全国“两会”上,黄奇帆是在3月4日晚间接受媒体集体采访的。官媒报道说,这位已在重庆工作近9年、新近履新的市长表示,历届市委书记“打黑”都是一个目的,一个原则,一个推进方式。黄奇帆说,“打黑”有效维护了重庆的经济秩序。重庆去年打黑破获了十几年来积累的500多个案件,对“无赖经济”、“混混经济”、“跑马圈地”等情况进行了有效清理,对经济发展的促进成效明显,去年重庆到位投资资金增长额位列全国第一。当有记者问及他与薄熙来搭挡执掌中国最大直辖市的感受时,黄奇帆脱口而出“如鱼得水”四个字,并表示“相处起来非常愉快,非常来劲。整个市委班子心齐气顺。”
   这个小故事有两个关键问题,一是黄市长对薄熙来及其政绩的总体评价,究竟如何;二是黄奇帆与薄熙来个人的交情及工作上的关系,究竟怎样?假如,黄市长当时没说谎,那么,就难于解释他为什么犯了滔天大罪却可以继续留用?假如在今年的两会上他还坚持己见:我与薄熙来的确合作非常好,薄熙来工作有成绩应当肯定,把他抓捕判刑是冤案,那么,尽管我不同意黄奇帆的观点,但我赞扬他的诚实的人品,认为他是一条汉子。
   但是,可惜上面这两条都没有看到,展示在媒体及海内外人们面前的是重庆的雾云和云山雾罩后的一个阴谋家,一个嘴脸不断变化的势利小人。当薄熙来得势时,他把自己称为“鱼”,把薄称为“水”,他们一个“书记”,一个“市长”,合作得天衣无缝,如鱼得水。其实,据笔者18年党报记者工作的经验,可以说,中国没有一个地方的官员是铁板一块的。一般情况下,党政两把手都有矛盾,或深或浅而已,中共的制度设计就是叫他们内斗,通过争夺而互相制约和监督,虽然力度不大,但对领导他们的上级来说,很有实效,他们越斗越好,越有利于发现问题,越有利于垂直领导。我判断,薄熙来与黄奇帆也是有矛盾纠葛的,或许他一面对薄熙来好话说尽,一边向中南海不断地打“小报告”。这可能是他幸存下来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从他追随薄熙来和周永康,不顾《国际法》,更不顾四川同僚的感受,带着警车去邻省抓捕王立军一事看,他们合作得越好,中国人民就越遭殃;当张德江奉命去重庆接受薄熙来留下的“烂摊子”,面对被“黑打”的万千冤民的挑战时,他为了保住官位而痛哭流涕,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做出这种可怜的事?究竟是哭于心中的悔恨,还是悲于大树的折断,或是抹了“辣椒水”,硬是挤出的“鳄鱼”眼泪?谁也不知道,他反正奇迹般地保住了“乌纱帽”。当孙政才履新山城,用“5个功能区”取代“5个重庆”时,黄奇帆又是跟着使劲鼓噪,既不致力于平反冤假错案,又不进一步揭露薄熙来在重庆贪腐枉法的真面目,却把侵占和掠夺农民土地的罪行,当成政绩而大肆宣传,继续鼓吹“地票生意”等骗人的把戏,其实,谁都知道,以“抢钱买官”而“唱红打黑”的薄熙来,经过5年折腾,已经把重庆“唱”得国库见底,财政入不敷出,“打”得经济凋敝,民不聊生,总之,重庆已经破产。
   更不可思议的是,黄奇帆不在“两会”上提出有利于重庆发展的平反冤案的建议,却标新立异地大讲“财产转移税”的事。据新华网报道,黄奇帆7日上午在重庆代表团全团审查计划报告和预算报告时建议,中国应该征收资产转移税。据黄奇帆介绍,在美国和欧洲,如果公民把在一个国家赚的钱转移到国外,就会交纳一种资产转移到国外的税。黄奇帆说,现在中国有很多人到海外去从事投资等活动,这是正常的,其中有一部分是财产转移,但中国没有资产转移方面的税。“不管是外资还是内资,我们应该征收资产转移税。”
   我想,黄市长之所以提出“转移税”,是应对海外媒体有关他的批评而使出的障眼法,目的至少有两个:一是他不认为“唱红打黑”造成了移民潮和财产转移潮,这是间接而巧妙地为薄熙来翻案,正如去年他建议人们看美国有关“黑社会”和“黑老大”的电影一样。实际上,无数的案例已充分证明了重庆“打黑”造成了中国相当多的富豪“用脚投票”,远离中国,或把家人,财产转移海外;二是变相说明他的家人都留在国内,即没有转移财产,也没移民,他不是“裸官”,而是“清官”,否则他不会提出这一方案。但黄奇帆的孩子在美国留学和他与薄熙来勾结一起受贿却是事实。
   在我看来,黄奇帆是一个典型的两面派的官员,他首先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因为干部体制所决定,他的权力是上级任命的,所以,他必须全力巴结领导,他的确是一条溜滑的“大鱼”,“水”是所有的能帮助他升迁的“大官”,他必须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活在官场的“鱼缸”里,他游刃有余的秘诀是:谁有权谁就是“爹”和“爷”,他以前在上海任职,江泽民,吴邦国是他“爹”和“爷”,后来是薄熙来,再后来是张德江。现在是孙政才,总之,有奶就是娘,有用就是“爹”。至于“哭”和“笑”都是戏子的表演绝活。
   
   所以,我推测,大公网去年12月18日之所以引述《星岛日报》的报道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有消息传出,重庆市长黄奇帆将担任小组办公室的专职主任。这可能是他当时用“潜规则”打通了关节,但遭到了更有权势的官员的力阻,没有如愿。因为黄市长以前行贿受贿,拿出糖衣炮弹,就能百战百胜,但现在习近平强力反腐,抓了一群“大老虎”,没人敢收他的钱,黄奇帆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所以,才闹出了笑话。试想,三中全会《公报》提出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它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大事啊。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担任小组组长。俗话讲,一朝天子一朝臣,习近平怎么可能用这条狡猾的“鱼”呢?不把它丢进秦城监狱的伙房炖汤就不错了。
   
   2014年3月8日于美国旧金山。
   
   美国《纵览中国》网站2014年3月9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