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活着真好]
姜维平文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着真好

   活着真好
   
   姜维平
   
   今年加拿大的多伦多,天气空前寒冷,还下了相当大的雪,来加拿大5年多,对冬季的漫长和气候的寒冷以及行旅的艰难,已有了习惯性应对的办法,自认为驾车技术绝佳,向来过于自信,从不用雪胎,也无大碍,但是,2014年2月6日的遭遇使我胆颤心惊,成了险些丧生的挥之不去的一场噩梦,不知道是访友的冥意暗示,还是雪路操作的失误,拟或是二者兼而有之,我度过了这样一个危险的时刻,它大概只有几分钟,但凝聚了所有的旦夕祸福,也浓缩了我的大半生的片段,以前几次类似这样的险情,都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又一次死里逃生。


   
   那天午前,我和太太去看一位病危的邻居,她因患癌症而步入弥留之际,在医院的病房里,我们给她送去亲自手包的水饺,但她已不能进食,只由服侍他的先生独享,他们是东北来的新移民,才落户加拿大3年多,买了新房子和新车,但家庭的变故使生活蒙上了阴影,我们对其好言相劝,但更知一切无力回天,安慰的话语刚起一点作用,医院的护士不客气地进来,告知床位紧张,奉劝他们搬出医院,因为已无任何治疗价值,应到社区关爱中心准备后事,显然,医院要与家属摊牌,我们不宜久留,只好向她匆匆道别,依依不舍之际,在走廊的尽头回眸一望,病人惨淡的笑容和纸片般的脸,还残留在白色的门旁,我想,每个人都有这一天,或早或晚而已,于是,心情变得异常沉重起来。
   
   在一楼的停车场上,我与太太分手,各自驾车离去,妻去公司,我要去学院,我对她说,算了,别那么累吧,有事明天再办;她说,不行,还要签合同呢,没收入,汽油费怎办?我没说什么,眼前还是晃动着邻居的脸,上面挂着泪珠,我想说,她很富有,但生命没了,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车是废铁,楼是瓦块,唯有生命宝贵,但我什么也没说,却把一种悲哀的情绪揉进了方向盘,因此,这次驾驶有点不顺,一路冰封,搅起漫天雪尘,车在雪地上打滑,我的意念还留在病房里,带走了缠绵的愁绪。
   
   20分钟之后,我到了某某街,它离我的办公室只有一两千米,那是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我先由南向北,近信号灯时再由东往西,好在一路绿灯,又赶上下坡,我松了油门,随其下滑,我看到一片式样不同的别墅卧伏在阴沉的天空下,道路像一条黑色的带子,抖落了一群甲壳虫,有的白,有的黄,有的黑,有的银灰,都缓缓的,河水似的涌来,最前方驶过一辆蓝色的小车,时速较快,我习惯性地踩了刹车,这是冬天里驾车的大忌,以前我从不这样,但这次冥冥中有什么心里暗示,使我身不由己,我后悔已经晚了,像中了魔法,我的车子变得失控,它偏左侧滑,猛然撞向迎头驶来的坐驾,我惊恐地大叫,前额冒出冷汗,眼看一场车祸难免,但那位司机特别敏捷,快速打轮,一闪而过。
   
   我又本能地急忙向右打轮,因动作过猛,而使整个车身,180度飞转,像疯了一样,首尾颠倒,在雪地上旋转,我的左肩碰到了车身一侧的玻璃,有点疼痛,我预感汽车要侧翻,但它没有,我想,它最好闯进道路一旁的雪堆停下,但它忽然滑进了反向车道,而对面是迟缓的一道斜坡,飞驰而来的一辆黄色的汽车近在咫尺,“嗡”的一声,天旋地转,我又看到了那张面对护士趋赶而绝望的脸,她是死灰色的,一如这冬天的惨象,而她与家人的脸,我的脸,世上无数张的人脸,都重叠交汇在了一起,完了,这回彻底地玩完,她还在苟延残喘,我将驾鹤西去,只剩一声叹息。失控的车辆像患上癌症的病人,轻轻晃动了几下,停在大道的中间,我无奈地期待着从上坡飞驰而来的车辆,只少一声巨响,就有了明天媒体的“花边新闻”,我的热血向头涌去,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啊,我圆睁着大眼直直地注视着那一溜甲壳虫,无助地喘息,谁将吃掉我,或互相吃掉,我的心在狂跳,一边用出吃奶的劲猛按喇叭,一边使劲地点击警报灯,还拉起了手制动,汽车终于停住,感到整个世界却一瞬间窒息了。上个世纪,我没死在天灾人祸的突发事件采访的旅途中,没死在薄熙来制造的5年“文字狱”里,也没死在“国保”的3年软禁里,却倒在了异国它乡的安徒生童话般美丽的冰雪世界里,这一切如果发生,应当都是宿命。
   
   但是,随着一阵干涩的刹车声,那辆小车奇迹般地停下了,离我仅有几厘米,驾车是位黄头发的漂亮的女孩,她惊恐的大眼睛像蓝色的湖水,似乎紧贴着我的车窗,同样地,她也点亮了警示灯,其后的一溜甲壳虫都是如此,像一道眨巴着亮眼的萤火虫,点缀着冬天的路程,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几乎与此同时,我和那个女孩都激动地打开车门,禁不住欢呼起来,我向她伸出手,她却抢先拥抱了我,然后,又把拳头举过双肩,使劲地挥动着。谢谢,谢谢,我一边不停地大声说着,一边给了她一张名片,然后,我回到车上,猛挂倒挡,后退了一段路,溜进了一个小胡同,停了一会,整理一下心情,站在路对面的几位目击者远远地朝我望着,都把手高高地举起,我打开车窗向他们微笑,我想,虽然,这个世界上有趋赶病人的护士,但更多的是希望别人活着的好人。两天后,我收到了那个金发女孩的电邮:她说你是书法家,我避免了一场车祸,你应当有所回报,我立刻给她写了四个大字:活着真好。
   
   2014年2月22日于加拿大
   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3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