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活着真好]
姜维平文集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着真好

   活着真好
   
   姜维平
   
   今年加拿大的多伦多,天气空前寒冷,还下了相当大的雪,来加拿大5年多,对冬季的漫长和气候的寒冷以及行旅的艰难,已有了习惯性应对的办法,自认为驾车技术绝佳,向来过于自信,从不用雪胎,也无大碍,但是,2014年2月6日的遭遇使我胆颤心惊,成了险些丧生的挥之不去的一场噩梦,不知道是访友的冥意暗示,还是雪路操作的失误,拟或是二者兼而有之,我度过了这样一个危险的时刻,它大概只有几分钟,但凝聚了所有的旦夕祸福,也浓缩了我的大半生的片段,以前几次类似这样的险情,都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又一次死里逃生。


   
   那天午前,我和太太去看一位病危的邻居,她因患癌症而步入弥留之际,在医院的病房里,我们给她送去亲自手包的水饺,但她已不能进食,只由服侍他的先生独享,他们是东北来的新移民,才落户加拿大3年多,买了新房子和新车,但家庭的变故使生活蒙上了阴影,我们对其好言相劝,但更知一切无力回天,安慰的话语刚起一点作用,医院的护士不客气地进来,告知床位紧张,奉劝他们搬出医院,因为已无任何治疗价值,应到社区关爱中心准备后事,显然,医院要与家属摊牌,我们不宜久留,只好向她匆匆道别,依依不舍之际,在走廊的尽头回眸一望,病人惨淡的笑容和纸片般的脸,还残留在白色的门旁,我想,每个人都有这一天,或早或晚而已,于是,心情变得异常沉重起来。
   
   在一楼的停车场上,我与太太分手,各自驾车离去,妻去公司,我要去学院,我对她说,算了,别那么累吧,有事明天再办;她说,不行,还要签合同呢,没收入,汽油费怎办?我没说什么,眼前还是晃动着邻居的脸,上面挂着泪珠,我想说,她很富有,但生命没了,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车是废铁,楼是瓦块,唯有生命宝贵,但我什么也没说,却把一种悲哀的情绪揉进了方向盘,因此,这次驾驶有点不顺,一路冰封,搅起漫天雪尘,车在雪地上打滑,我的意念还留在病房里,带走了缠绵的愁绪。
   
   20分钟之后,我到了某某街,它离我的办公室只有一两千米,那是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我先由南向北,近信号灯时再由东往西,好在一路绿灯,又赶上下坡,我松了油门,随其下滑,我看到一片式样不同的别墅卧伏在阴沉的天空下,道路像一条黑色的带子,抖落了一群甲壳虫,有的白,有的黄,有的黑,有的银灰,都缓缓的,河水似的涌来,最前方驶过一辆蓝色的小车,时速较快,我习惯性地踩了刹车,这是冬天里驾车的大忌,以前我从不这样,但这次冥冥中有什么心里暗示,使我身不由己,我后悔已经晚了,像中了魔法,我的车子变得失控,它偏左侧滑,猛然撞向迎头驶来的坐驾,我惊恐地大叫,前额冒出冷汗,眼看一场车祸难免,但那位司机特别敏捷,快速打轮,一闪而过。
   
   我又本能地急忙向右打轮,因动作过猛,而使整个车身,180度飞转,像疯了一样,首尾颠倒,在雪地上旋转,我的左肩碰到了车身一侧的玻璃,有点疼痛,我预感汽车要侧翻,但它没有,我想,它最好闯进道路一旁的雪堆停下,但它忽然滑进了反向车道,而对面是迟缓的一道斜坡,飞驰而来的一辆黄色的汽车近在咫尺,“嗡”的一声,天旋地转,我又看到了那张面对护士趋赶而绝望的脸,她是死灰色的,一如这冬天的惨象,而她与家人的脸,我的脸,世上无数张的人脸,都重叠交汇在了一起,完了,这回彻底地玩完,她还在苟延残喘,我将驾鹤西去,只剩一声叹息。失控的车辆像患上癌症的病人,轻轻晃动了几下,停在大道的中间,我无奈地期待着从上坡飞驰而来的车辆,只少一声巨响,就有了明天媒体的“花边新闻”,我的热血向头涌去,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啊,我圆睁着大眼直直地注视着那一溜甲壳虫,无助地喘息,谁将吃掉我,或互相吃掉,我的心在狂跳,一边用出吃奶的劲猛按喇叭,一边使劲地点击警报灯,还拉起了手制动,汽车终于停住,感到整个世界却一瞬间窒息了。上个世纪,我没死在天灾人祸的突发事件采访的旅途中,没死在薄熙来制造的5年“文字狱”里,也没死在“国保”的3年软禁里,却倒在了异国它乡的安徒生童话般美丽的冰雪世界里,这一切如果发生,应当都是宿命。
   
   但是,随着一阵干涩的刹车声,那辆小车奇迹般地停下了,离我仅有几厘米,驾车是位黄头发的漂亮的女孩,她惊恐的大眼睛像蓝色的湖水,似乎紧贴着我的车窗,同样地,她也点亮了警示灯,其后的一溜甲壳虫都是如此,像一道眨巴着亮眼的萤火虫,点缀着冬天的路程,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几乎与此同时,我和那个女孩都激动地打开车门,禁不住欢呼起来,我向她伸出手,她却抢先拥抱了我,然后,又把拳头举过双肩,使劲地挥动着。谢谢,谢谢,我一边不停地大声说着,一边给了她一张名片,然后,我回到车上,猛挂倒挡,后退了一段路,溜进了一个小胡同,停了一会,整理一下心情,站在路对面的几位目击者远远地朝我望着,都把手高高地举起,我打开车窗向他们微笑,我想,虽然,这个世界上有趋赶病人的护士,但更多的是希望别人活着的好人。两天后,我收到了那个金发女孩的电邮:她说你是书法家,我避免了一场车祸,你应当有所回报,我立刻给她写了四个大字:活着真好。
   
   2014年2月22日于加拿大
   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3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