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活着真好]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活着真好

   活着真好
   
   姜维平
   
   今年加拿大的多伦多,天气空前寒冷,还下了相当大的雪,来加拿大5年多,对冬季的漫长和气候的寒冷以及行旅的艰难,已有了习惯性应对的办法,自认为驾车技术绝佳,向来过于自信,从不用雪胎,也无大碍,但是,2014年2月6日的遭遇使我胆颤心惊,成了险些丧生的挥之不去的一场噩梦,不知道是访友的冥意暗示,还是雪路操作的失误,拟或是二者兼而有之,我度过了这样一个危险的时刻,它大概只有几分钟,但凝聚了所有的旦夕祸福,也浓缩了我的大半生的片段,以前几次类似这样的险情,都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又一次死里逃生。


   
   那天午前,我和太太去看一位病危的邻居,她因患癌症而步入弥留之际,在医院的病房里,我们给她送去亲自手包的水饺,但她已不能进食,只由服侍他的先生独享,他们是东北来的新移民,才落户加拿大3年多,买了新房子和新车,但家庭的变故使生活蒙上了阴影,我们对其好言相劝,但更知一切无力回天,安慰的话语刚起一点作用,医院的护士不客气地进来,告知床位紧张,奉劝他们搬出医院,因为已无任何治疗价值,应到社区关爱中心准备后事,显然,医院要与家属摊牌,我们不宜久留,只好向她匆匆道别,依依不舍之际,在走廊的尽头回眸一望,病人惨淡的笑容和纸片般的脸,还残留在白色的门旁,我想,每个人都有这一天,或早或晚而已,于是,心情变得异常沉重起来。
   
   在一楼的停车场上,我与太太分手,各自驾车离去,妻去公司,我要去学院,我对她说,算了,别那么累吧,有事明天再办;她说,不行,还要签合同呢,没收入,汽油费怎办?我没说什么,眼前还是晃动着邻居的脸,上面挂着泪珠,我想说,她很富有,但生命没了,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车是废铁,楼是瓦块,唯有生命宝贵,但我什么也没说,却把一种悲哀的情绪揉进了方向盘,因此,这次驾驶有点不顺,一路冰封,搅起漫天雪尘,车在雪地上打滑,我的意念还留在病房里,带走了缠绵的愁绪。
   
   20分钟之后,我到了某某街,它离我的办公室只有一两千米,那是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我先由南向北,近信号灯时再由东往西,好在一路绿灯,又赶上下坡,我松了油门,随其下滑,我看到一片式样不同的别墅卧伏在阴沉的天空下,道路像一条黑色的带子,抖落了一群甲壳虫,有的白,有的黄,有的黑,有的银灰,都缓缓的,河水似的涌来,最前方驶过一辆蓝色的小车,时速较快,我习惯性地踩了刹车,这是冬天里驾车的大忌,以前我从不这样,但这次冥冥中有什么心里暗示,使我身不由己,我后悔已经晚了,像中了魔法,我的车子变得失控,它偏左侧滑,猛然撞向迎头驶来的坐驾,我惊恐地大叫,前额冒出冷汗,眼看一场车祸难免,但那位司机特别敏捷,快速打轮,一闪而过。
   
   我又本能地急忙向右打轮,因动作过猛,而使整个车身,180度飞转,像疯了一样,首尾颠倒,在雪地上旋转,我的左肩碰到了车身一侧的玻璃,有点疼痛,我预感汽车要侧翻,但它没有,我想,它最好闯进道路一旁的雪堆停下,但它忽然滑进了反向车道,而对面是迟缓的一道斜坡,飞驰而来的一辆黄色的汽车近在咫尺,“嗡”的一声,天旋地转,我又看到了那张面对护士趋赶而绝望的脸,她是死灰色的,一如这冬天的惨象,而她与家人的脸,我的脸,世上无数张的人脸,都重叠交汇在了一起,完了,这回彻底地玩完,她还在苟延残喘,我将驾鹤西去,只剩一声叹息。失控的车辆像患上癌症的病人,轻轻晃动了几下,停在大道的中间,我无奈地期待着从上坡飞驰而来的车辆,只少一声巨响,就有了明天媒体的“花边新闻”,我的热血向头涌去,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啊,我圆睁着大眼直直地注视着那一溜甲壳虫,无助地喘息,谁将吃掉我,或互相吃掉,我的心在狂跳,一边用出吃奶的劲猛按喇叭,一边使劲地点击警报灯,还拉起了手制动,汽车终于停住,感到整个世界却一瞬间窒息了。上个世纪,我没死在天灾人祸的突发事件采访的旅途中,没死在薄熙来制造的5年“文字狱”里,也没死在“国保”的3年软禁里,却倒在了异国它乡的安徒生童话般美丽的冰雪世界里,这一切如果发生,应当都是宿命。
   
   但是,随着一阵干涩的刹车声,那辆小车奇迹般地停下了,离我仅有几厘米,驾车是位黄头发的漂亮的女孩,她惊恐的大眼睛像蓝色的湖水,似乎紧贴着我的车窗,同样地,她也点亮了警示灯,其后的一溜甲壳虫都是如此,像一道眨巴着亮眼的萤火虫,点缀着冬天的路程,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几乎与此同时,我和那个女孩都激动地打开车门,禁不住欢呼起来,我向她伸出手,她却抢先拥抱了我,然后,又把拳头举过双肩,使劲地挥动着。谢谢,谢谢,我一边不停地大声说着,一边给了她一张名片,然后,我回到车上,猛挂倒挡,后退了一段路,溜进了一个小胡同,停了一会,整理一下心情,站在路对面的几位目击者远远地朝我望着,都把手高高地举起,我打开车窗向他们微笑,我想,虽然,这个世界上有趋赶病人的护士,但更多的是希望别人活着的好人。两天后,我收到了那个金发女孩的电邮:她说你是书法家,我避免了一场车祸,你应当有所回报,我立刻给她写了四个大字:活着真好。
   
   2014年2月22日于加拿大
   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3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3/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