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匣子说话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共产主义”之名词,或曰概念,作为一种空泛的社会理想,早就有了的。而到了马克思那里,乃构成了一个理论体系,一门学说,亦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并挑起了一场运动,一场国际共产魔教主义运动,亦即在整个世界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或种族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运动,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旷日持久之运动。

    却原来,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人之魔西魔马克思,正是出于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或种族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之罪恶目的之需要,才摆出一副理论权威的架势,放肆地卖弄他的“学问”,狂热地鼓吹他的“理论”。可他的“学问”或“理论”,一是剽窃乃至恶意篡改德国古典哲学的主要成就即黑格尔的思辨哲学及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的“基本内核”而成为其所谓“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二是剽窃乃至恶意篡改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代表人物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而成为其所谓“剩余价值论”,三是窃取乃至恶意篡改法国早期社会主义者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的“社会主义”(或曰“共产主义”)而成为其所谓“科学社会主义”(或曰“科学共产主义”)等;然后,再不免又添加些他自己发明制造的荒谬绝伦的私货,并专门在某些童叟皆知的常识性问题上故弄玄虚,以邪乱正,恶紫夺朱,数白论黄,大搞诡辩,大造谎言;然后,正谬杂糅,强为贯通,凑成一整套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是非非是、变变化化、虚虚实实、假假真真、半是诅咒半是梦呓、半是谎言半是诡辩、半是天书半是魔经的洋洋洒洒的卷帙浩繁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再后来,在马克思死后,又加上其徒子徒孙诸如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之流,以循环论证、偷换论据、偷换概念、偷换论题、强词夺理、“推不出”等诡辩手法,承袭讹谬,郢书燕说,穿凿附会,画蛇添足,狗尾续貂且又汗牛充栋的相互吹捧的捧哏文章,终于汇集而成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
    但也正是这样一个理论体系,这样一堆文字垃圾,这样一个悖论泥潭,可管保你批不胜批,驳不胜驳,甚或简直就像一个缩成一团的刺猬,到处都是棘手的刺,让你望而生畏,叫你无从下手。而你若要拿起批判的武器认真对付之,那便恰好入于其彀中,陷于其泥淖。
    尤其是小黠而大痴如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人之魔东魔毛泽东者,心有灵犀一点通,硬将这样一个理论体系,这样一堆文字垃圾,这样一个悖论泥潭,推到了登峰造极、荒谬绝伦、无与伦比、深不可测、臭不可当、淋漓尽致而无以复加的地步。数十年来,此悖论之泥潭业已陷死了成千万乃至上亿数的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包括陈独秀、王明、张国焘、刘少奇、林彪、彭德怀、赵紫阳、胡耀邦……在内,并且n亿幸存者或曰苟活者时至今日仍然陷入其中苦苦挣扎也还难以自拔矣!
    那么,聂元梓乃陷入此悖论之泥潭中心或曰核心滚打摸爬达七十余年而至于不死,已然可算是一个奇迹了;但要自拔,则又谈何容易啊!
    悲矣哉?!悲矣哉?!悲矣哉?!……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喻智官

   
    近读一篇采访聂元梓的报道,感慨不已。那个「飒爽英姿」的聂元梓老了,九十二岁,残年龙钟,步履蹒跚地走在路上,即使自报家门,别说年轻人不知她是谁,就是文革过来人也不敢相信,这位就是当时名满天下大红大紫的造反第一人。
   
      聂元梓一生奋斗半生磨难,借着百折不挠的生命力,奇迹般活到如此高寿,成为文革的一块活化石,戳在后文革时代的当下,顽强地见证着无道的强权。薄熙来倒台入狱,拜访她的友人问她,知道唱红歌的薄书记下台了吗?回答说:「知道,电视上不是宣布了吗?唱啥红歌啊,这薄熙来是真傻假傻?亲妈都在唱红歌中给唱死了,还唱个啥劲啊。我们那时候是听毛泽东的话,唱红打黑帮,现在啥时候了,不兴这一套了!」
   
      平实无奇的断语,出自当年的唱红「英雄」、「打黑(帮)」又被「黑打」的聂元梓之口,字字含泪句句血!唱红打黑(帮)两年(一九六六──一九六七)的聂元梓,反过来被「黑打」了二十多年,至今,在「彻底否定文革」的权力部门眼中,她还是文革余孽,还不能恢复她应享的公民权利。年前她愤懑地质疑:官方既然说文革是十年浩劫,文革「发动者为什么还是万众景仰的『英明领袖』;党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却把她这样的「造反派」当文革的「政治替罪羊」?「这样刻意营造的一种历史记忆,距离客观公正又有多远?」
   
      读《聂元梓回忆录》,可知她倾诉的冤屈在何处。
   
      年轻的老干部聂元梓
   
      在文革开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许多人都误以为聂元梓是北大的一个学生,因为她位列红色造反「五大学生领袖」之首,既然是学生领袖,当然是学生了。直到她「当选」为中共九大的候补中央委员,介绍她原是北大哲学系的党总支书记,才知她是北大教师而不是学生。事实上,聂元梓还不是一般干部,按中共的官衔级别而论,早在五十年代初她就是十二级高干,「三八式」的老革命。
   
      聂元梓一九二一年生于河南滑县,父亲是中医兼地主,她是家里的老幺,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聂元梓的大哥聂真投身革命后,聂家七个兄妹全部跟进,聂父早年同情辛亥革命,受子女的影响也加入支持共产革命的行列。聂家十一人为党工作,六人坐过敌人的监牢,两人献出生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共滑县县委在聂家成立,历届县委书记包括赵紫阳都在聂家办公。
   
      七七事变后,聂元梓初中没毕业就随二姐投身革命,先在太原薄一波主持的「抗日救国牺牲同盟会」办的「学兵队」接受军训。八月,她和姐姐一起做党的地下情报工作,协助刘贯一办刊物。聂元梓刻钢板、写蜡纸、印刷五份,专供毛、刘、周、朱、彭(德怀)五位参阅。
   
      聂元梓十七岁就当晋豫地委妇女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随部队去东北,任辽宁郑家屯第三区委书记;一九四七年当哈尔滨的一个区委宣传部长,不久调任市委机关党委副书记,时年二十八岁,被称为「年轻的老干部」。
   
      命运的转折
   
      一九六○年,由任人民大学副校长的哥哥聂真推荐,聂元梓去北大经济系任副主任兼北大党委委员,三年后转任哲学系党总支书记。聂元梓虽颇受北大校长陆平重用,但她「不识抬举」。当时,干部中普遍存在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作风,陆平身上也表现得十分严重,她认为应该予以纠正。一九六四年,中宣部副部长张盘石带人去北大检查工作,聂元梓向他反映了对陆平的看法。张盘石向中央书记处汇报后,邓小平批准在北大试点搞四清,张盘石带领工作组进驻北大,因激烈批评陆平,引发双方矛盾。北京市长彭真支持陆平,撤了张盘石的职。工作队走后,聂元梓等批评陆平的人挨整。
   
      一九六六年三月,眼见北大批评和支持陆平的人矛盾加剧,康生觉得其中有戏,就派自己的老婆曹轶欧去北大蹲点,撺掇聂元梓和陆平斗,她没有依从。不久,中央发表掀开文革序幕的《五?一六通知》,支持陆平的彭真倒台了。聂元梓认为,《通知》中说的「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就是指陆平之类的当权者,她和几位受陆平压制的老师商量写大字报,事先,她请示曹轶欧,得到了有力的支持。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五日,聂元梓等七人写的《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大革命中究竟干了什么?》在北大校园贴出,他们批评校长陆平和副校长彭佩云贯彻北京市委大学部副部长宋硕的指示,以正确引导为理由压制北大师生写大字报。
   
      聂元梓没想到,六月一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全文广播了他们的大字报,《人民日报》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她更没想到,八月初,中共召开八届十一中全会,毛泽东指名她和另两位写大字报的老师列席会议,毛本人也在八月五日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第一句话就是「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啊!」红太阳的赞美华光四射,聂元梓成了文革造反第一人,九月,被选为北大的文革主任。
   
      成为毛搞乱全国的工具
   
      毛在大字报中声称中央有两个司令部,那么打倒另一个司令部的司令刘少奇也就顺理成章了。六六年十一月,毛提醒红卫兵说,批判刘少奇的大字报很多,怎么还没反对邓小平的大字报?北大几位造反派老师和学生据此写了《邓小平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是第一张批判邓小平的大字报,聂元梓带头在大字报上签了名。六七年七月,北京高校组成「揪斗刘少奇火线指挥部」,红卫兵在中南海外安营扎寨,要把刘少奇揪出中南海批斗,聂元梓去指挥部看望他们以示鼓励。
   
      北京的文革烈火熊熊燃起来,烧到刘邓的屁股,但毛的目标是把刘在中央和地方的代理人一网打尽。十一月,毛派女儿李讷两次找聂元梓传话,说上海等外地的运动发动得不够好,让她以北大群众组织的名义去串联、点火、鼓动,促进地方的文革蓬勃发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