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普京!——魔海无边]
匣子说话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普京!——魔海无边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破释“普京之谜”

    黑匣子主义认为,十多年前,身为克里姆林宫特工、红色恐怖主义组织克格勃成员、苏共魔党的一个小小魔头弗拉基米尔·普京,趁大俄罗斯主义(或曰泛斯拉夫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破产,以及以苏共魔党为头子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即苏东集团解体之机,摇身一变,沐猴而冠,一跃而成为俄罗斯总理、俄罗斯总统及统一俄罗斯党主席,但却魔性不改,魔心依旧,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对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的破产以及以苏共魔党为头子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即苏东集团的解体则耿耿于怀,心有不甘,睡觉前想着彼得大帝,醒来时想着列宁斯大林,日思夜想地总梦想着复兴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以及以苏共魔党为头子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阵营即苏东集团,以为恐怖、血腥、万恶且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殉葬到底,乃至于竟然构成了令当下文明世界难猜的“普京之谜”。
    却原来,那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人之魔西魔马克思演释、杜撰和发明的所谓马克思主义,其实就是共产魔教主义;而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的天然总代表西魔马克思为蛊惑煽动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其居心也险恶,其狂妄也至极,其荒谬也无极,其反动也透底,其黑暗恐怖也史无前例,其安忍残贼也莫斯为甚,其罪恶累累也罄竹难书,其血债滔滔也天理难容……总之,若不加以遏止,足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矣。
    而近一百多年来,那所谓国际马克思主义运动,或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或曰国际共产魔教主义运动,则正是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人之魔西魔马克思,以全世界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之天然总代表身份,为了蛊惑煽动全世界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或种族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亦即西魔马克思为了“获得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乃于1848年而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暴力反革命宣战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笼一手挑起的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上演的一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
    并且,西魔马克思于1871年3月18日以蛊惑、煽动和组织巴黎工人武装起义成立一个准备复辟“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之样板的所谓“巴黎公社”,而拉开了此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此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序幕,结果仅有一曲“国际悲歌”流传了下来。
    1917年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人性的害人之魔西魔列宁的“十月政变”,或曰“十月革命”,乃标志着此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此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正剧上演了。
    “十月革命”之后,或曰“十月政变”之后,或曰西魔列宁成功地当上了新沙皇之后,新沙皇列宁与其特级助理斯大林,则凭借枪杆子对内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即国内战争。即如1918年1月列宁在苏维埃第3次代表大会上说:“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是用非暴力手段解决的。为了保卫苏维埃共和国的安全,一场大规模的反对‘阶级敌人’的斗争开始了!” 于是,血腥废除地主、资本家的私有制,摧毁旧的政府机构,建立新的无产阶级国家机构,镇压剥削阶级的疯狂反抗,将一切的一切统统垄断起来,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地将俄国人民置于其包括政治独裁、经济独占及思想独霸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阶级全面专政之下,很快便完成了沙俄从“君主集权专制”到“共产魔权专制”的过渡,把偌大一个沙俄国家整个儿地变成了一个“古拉格群岛”。
    而与此同时,新沙皇列宁与其特级助理斯大林,则又以此“古拉格群岛”为基地,凭借枪杆子对外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亦即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顺便指出,这里的沙俄特色,其实也就是沙俄帝国长期以来所奉行的大俄罗斯主义,或曰泛斯拉夫主义;而这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其实也就是共产沙文主义,或曰共产帝国主义,或曰共产殖民主义,或曰共产法西斯主义,或曰共产恐怖主义,或曰共产霸权主义,或曰共产军国主义(其中“共产”二字,还可以用“社会”二字替代。那么,也就是说,新沙皇列宁与其特级助理斯大林,以此“古拉格群岛”为基地,凭借枪杆子对外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的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其实就是大俄罗斯主义共产沙文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大俄罗斯主义共产殖民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大俄罗斯主义共产法西斯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军国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大俄罗斯主义共产霸权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世界大战,或曰泛斯拉夫主义共产沙文主义世界大战,或曰泛斯拉夫主义共产帝国主义世界大战,或曰泛斯拉夫主义共产殖民主义世界大战,或曰泛斯拉夫主义共产法西斯主义世界大战,或曰泛斯拉夫主义共产恐怖主义世界大战,或曰泛斯拉夫主义共产霸权主义世界大战,或曰……反正,经过西魔列宁“发展”了的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则集沙文主义、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法西斯主义、恐怖主义、霸权主义、军国主义……之大成于一体,简直无以名之,亦即根本找不出单独一个恰如其分的称谓来定义之。
    新沙皇列宁与其特级助理斯大林,为了更有力地对外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亦即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一方面极力促使“第二国际”陷入瘫痪甚至破产,另一方面又大搞分裂活动,即1919年3月2日至6日,在莫斯科汲汲于主持召开了有30个国家的代表参加的所谓“世界各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告成立他自己的作为其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怪力乱神向全世界渗透扩张发动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共产魔教主义第三个基地组织——“第三国际”,亦即后来通常简称的“共产国际”。其下设57个支部,亦即57个红色间谍组织,并将红色间谍散布于世界各地。尔后,紧接着,新沙皇列宁为了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大俄罗斯主义共产殖民主义世界大战,又在其所谓“世界各国共产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用其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观点阐明了世界上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说什么“……在帝国主义时代,战争是不可避免;欧洲的无产阶级革命与东方的殖民地革命,必然联合成为一个世界革命战线以反对世界帝国主义战线。”(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并汲汲于发出其大俄罗斯主义共产帝国主义世界大战的总动员令:“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以替代西魔马克思为了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1848年以其《共产党宣言》的出笼所发出的总动员令:“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并从而将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更进一步地“发展”为共产魔教主义民族主义民族斗争(或曰共产主义种族主义种族斗争)。于是,新沙皇列宁说:“首先我们要拿下欧洲,然后是亚洲各地。接着,我们要包围并逐渐破坏美国,它就会像一个成熟的果子一样,毫无反抗地落入我们手中。”
    于是,新沙皇列宁与其特级助理斯大林,乃以“古拉格群岛”为基地,以莫斯科为圣地,以“共产国际”之名义,为实现其“世界统一的苏维埃共和国”,以有沙俄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来完成其所谓的“世界革命”,“创造人类历史的新纪元”,而将其红色别动队,即红色间谍,亦即所谓“共产国际支部”,派往周边国家乃至世界各国,进行侵略、扩张、渗透和颠覆,并凭借坦克机枪,强行把乌克兰、白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等国家作为其所谓“苏维埃加盟共和国”直接并入其版图,于1922年12月30日成立了所谓“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俄”或“苏联”。下同),也就是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随后,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即苏联,又陆续地兼并了土库曼、乌兹别克、塔吉克、哈萨克、吉尔吉斯、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摩尔达维亚等国家,而一举成为当时世界上土地面积最大的“国家”,占有东欧的大部分,以及几乎整个中亚和北亚。并且,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即苏联,在实行国家大兼并的同时,还陆续地把波兰、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东德、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外蒙古、北朝鲜乃至大陆中国即红色中国等一大批国家变为其“附属国”即殖民地。甚至还陆续地把中亚、东亚、东南亚、中东及非洲的许多国家诸如越南、老挝、柬埔寨、阿富汗、南也门、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比绍、埃塞俄比亚、埃及等等变为其“势力范围”。从而建立了一个以苏联为基地,以莫斯科为圣地,以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即苏联新沙皇列宁、斯大林为核心人物,以苏俄共产魔党布尔什维克派为骨干力量的国际共产魔教主义神圣同盟,即大俄罗斯主义共产魔教帝国主义神圣同盟,亦即其所谓的“国际社会主义阵营”或曰“国际共产主义战线”,使原沙俄帝国很快便完成了从“大俄罗斯主义沙俄封建帝国主义”向“大俄罗斯主义苏俄共产魔教帝国主义”的过渡与转化,以致直接间接地奴役了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还多,轻而易举地实现了一以贯之奉行大俄罗斯主义封建霸权主义的沙俄帝国老沙皇几个世纪以来梦寐以求而又根本实现不了的霸业。那么,这也就足以证明,西魔马克思演释、杜撰和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一旦与大俄罗斯主义(或曰泛斯拉夫主义)这样的传统独裁专制主义联姻结合或借尸还魂,其邪劲之可怕,其魔力之广大,其危害之深重,由此乃可见一斑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