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九剑博客
·【特稿】中共亡党危机:信仰崩溃无合法性
·专访皮博迪大奖纪录片《活摘》导演李云翔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是外来的卖国政权
·中共亡党危机:江泽民从内部毁掉中共
·觅真:报应如影随形 迫害法轮功必遭天谴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犯黄洁夫罪状公告
·中共亡党危机:中共灭亡是即将到来的现实
·【禁闻】山东女告江 德媒整版曝其恶梦般遭遇
·【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
·【特稿】抛弃中共 习近平可望青史留名
·【禁闻】首届〝马克思主义大会〞 遭遇难堪
·金言:再次站在历史十字路口的习近平
·十三岁的负重
·数千名法轮功学员 洛杉矶盛大游行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石涛:〝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应解散〞啥意思?
·江氏集团的罪恶不可饶恕
·中共酷刑:利用动物摧残人
·16年前 法轮功真相记者会 震惊国际
·【解散党组织】基层党组织的溃烂(上)
·【解散党组织】去除画皮从基层做起(下)
·亚洲近77万人举报 要求大陆速究江泽民罪行
·【特稿】感情代替不了理智
·【禁闻】大纪元:勿留恋中共狼窟里的荣耀
·【禁闻】中共酷刑:蛇咬 狗撕 关猪圈
·【解散党组织】中共党组织为何物?
·【解散党组织】没有党组织 中国才会太平
·遭十多年冤狱 三级警督控告江泽民
·【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 势在必行
·35年血与泪 中共计生政策下的祸患(完整版)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声明
·高蓉蓉被毁容灭口十年 家人控告江泽民
·国际特赦组织:中共滥用酷刑和刑讯逼供
·马三家劳教所“变身” 继续迫害法轮功
·中共被抛弃在即 中国必将发生历史巨变
·横遭摧残的花季
·前新华社记者:3600万人被从人体内部凌迟处死
·美国会播放《活摘》揭中共器官移植暴行
·【特稿】世界需要〝真、善、忍〞
·警察因炼法轮功遭构陷 法院秘审阻旁听
·【特稿】《九评》问世十一年 引领中国未来方向
·【专访】器官移植权威:活摘器官是犯罪
·九天剑:自焚幸存者,控告蛤蟆能为自己洗罪
·最新调查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没停反增
·毛泽东秘书如此评价:毛泽东大搞邪教 邪透了!
·重磅信号!财新刊文“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
·东欧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完整版)
·【大纪元特稿】加拿大世界小姐遭中共拒绝参赛原因
·大陆新闻解读:中共拒林耶凡世姐赛 再曝邪恶内幕
·罗瑞卿之子大胆喊话 吁习近平五步结束一党专政
·河北唐山逾二万七千民众签名支持诉江
·郭飞雄被重判 高智晟发文指中共灭亡在即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一 谷开来离奇谋杀案 牵出惊天黑幕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二 周永康和中国器官移植量暴涨之谜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三 中共军事化活摘人体器官黑幕
·邢仁涛:公开逮捕江泽民已势在必行
·【石涛评述】全球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和中共国
·唐阵:中共灭亡的时间、方式和主导者
·丁律开:世界需要一个〝法轮功真相委员会〞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系列报导之四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举报江泽民 亚洲百万人连署吁法办
·【禁闻】人权日 亚洲逾百万民众举报江泽民
·清算国际:抓捕江泽民 解体中共 走向未来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要求调查中共强摘器官
·冉沙洲:军改遇阻有秘因 营救法轮功成焦点
·【禁闻】国际人权日 美国会研讨会聚焦法轮功
·世界人权日 国际社会关注法轮功
·汪志远:别让中共反人类罪恶再次逃脱
·神州多少白发送黑发(上)
·【三退征文】中共将会由下而上彻底解体
·致警察的一封公开信
·【禁闻】〝诉江大潮〞突破20万 巨变看人心
·粤法庭震撼一幕:律师呼〝江泽民有罪〞掌声雷动
·公检法必读:别让他们的今天成为你的明天
·于幼军称想低调也难 中大讲座曝文革内部数据
·和大陆的公务员们说说形势
·宋征时 :抓捕江泽民 非走不可的一步棋
·李光明:重要预言及破解
·高智晟的致谢声明
·江泽民被软禁的最新细节传出
·“天安门自焚”见证人:是我们部队干的
·【今日点击】张赞宁律师力辩 广东法轮功学员无罪获释
·丁律开:江泽民被软禁 江派正急剧瓦解
·爆料:毛泽东饿死中国人(农民)9600万
·日学者证实重大史实:共军勾结日军 打击国军
·【禁闻】活摘最新证据曝光:大陆医生猖狂称已杀无数人
·最新举报录音证据:中共大陆医生活摘杀人的猖狂现状
·声援全球告江潮 台中市议会通过人权提案
·台湾云林通过提案 要求中共停止活摘
·吴红卫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一审辩护词
·全球首例 律师公会促查活摘 声援诉江
·【传奇时代】义诉
·追查国际发布广东涉嫌活摘器官医务人名单
·九天剑:祈福2016
·周恩来是同性恋?香港记者新书重量级爆料
·丁律开:习近平抓捕江泽民的路线图
·大陆民众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快乐
·习连环动作泄抓江与大变局路线图 2016年首虎隐现
·习近平抓捕江绵恒的路线图(完整版)
·外媒: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世界终于注意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上篇 追寻

   恒古以来,人类社会一直存在着对生命的几大谜团:我是谁?从何而来?为何来到人世间?我的一生有使命吗?我将向何处去?生命有归宿吗?这些问题我也常在想,尽管想不通没答案,但在我的心里相信人绝不是简简单单来到这里,一定有目地的。当我走过知天命之年,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走过的人生经历,件件往事历历在目,从新想一想悟一悟,发现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序的安排。如果人走过了一生,想都不想这些问题,也不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是怎么回事,昏昏迷迷,那真是枉费一生。

   人生在世,奥秘万千,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思想不一样,对世界的认识也不一样。在这里我想把我的真实经历呈现给大家,让大家从新认识自己的生命,重视生命,珍惜自己的生命。当我把自己生命中的一些片断呈现出来,你们不难看到我的生命轨迹就是那样一步一步有序的走过来的,到了大法开传的今天能够与大法修炼接上轨,走上回归之路,从始点到终点(指得法)是必然的,没有偶然的事。

   一、存在看不见的生命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我经常在梦中飞翔,一睡觉就在梦中飞,飞来飞去,经常飞到美丽壮观的世界里去,不像我们人类世界的空间这么混沌不清,那里的世界奇大无比,天空亮晶晶的,透亮透亮的。有时还穿越许多数不清像葡萄串又像一个球套一个球又套一个球的一连串的空间,一层层的穿越,看到了许多的生命,还看到巨大无比的佛,非常的慈祥、慈悲,我在他的身边和脚下飞来飞去,那记忆至今还是那样清晰。它在我幼小的生命中注入了一个强烈的信息:那里是美好的家园!

   小时候我就知道有个生命总是跟着我,看护着我。儿时的我是很淘气的,有时与其它的小伙伴在一起玩时,难免有争执,甚至打架,我看见别的小朋友拿起石头要砸我时,我也不甘示弱,也拿块石头,当我把石头举到头顶时,就会有一个(生命)声音在耳边对我说:“你别砸人”。我就把石头扔到身后,不与伙伴争斗走了,每次都是这样。那么,那个在耳边常提醒我的人是谁呢?看不见,摸不着。这说明在我的生命中还有别的生命,还在看着我不让做坏事,不让伤害别人。为什么要看着我不让做坏事呢?对一个生命来说只能向善做好事,不能做坏事伤害别人。因为坏事做多了,这个生命会有恶报,甚至毁灭,这是极其痛苦和可怕的。

   二、冥冥之中有定数,生命只是按定数在走

   小时候我常在梦中梦见跟谁在一起玩,到了什么地方。过几天后真的来到了这地方,此情、此景、此人与梦中是一模一样的。难道这是偶然的吗?不是偶然的,因为这种事情多次发生。另外,别人也告诉我他也常有这种事,看来这不是偶然的。为什么几天前梦见的事,几天后就真实发生了?修炼后,师父告诉我们许多天机才明白,人的一生是定数,就像拍好的电影,一幕一幕在演在发生。因为小孩比较纯洁,还保持了一些先天生命的本能(特异功能),能看见另外比较快的时空中发生的事,那里正发生了这一幕,而过几天后,在我们这个比较慢的时空中也发生了这一幕。内容是一样的,只是在不同的时空有快慢之差而已。

   在5岁时,在我们家住的附近有个水库,一天我跟大人一起去水库洗澡,开始我在浅的地方玩水,后来一步一步向深的地方试探,突然一脚踩到深水的地方,就沉下去,水淹过了头面,我一蹬头露出水面,刚喘一点气,又沉下去,就这样一上一下,喝了不少水。就在我危难时有个大人看见了,他把我提了上来。7岁小学一年级时,我和班里的一个大一点的同学就是我们的班长,一起到河里玩水,我们俩人坐在一截木头上,他在前面划水背向我,不小心我掉到水里了。过一会,他看我没动静,回头一看我在水里挣扎呢,就把我救起来了。我两次躲过了溺水之灾,人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能是命中注定不该死吧!

   记得6、7岁上小学后,经常贪玩,白天也不学习,晚上也不做作业,可是每当入睡后,就在梦中学习,认字,背课文。第二天上学,老师来上课时,所有的字都会认,课文也会背。每次考试成绩还很好。这是那个生命让我在睡梦中学习的结果。小学没上几年,在中国发起了一场文化大革命运动,这场运动就是人斗人、人整人的运动,使整个中国各行各业几乎都垮了,整个的教育体制也垮了,没有书读,我们的学业几乎是荒废的,1975年高中毕业,参加了工作。到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参加高考,考语文时,有一道填空题填词,其中有2个词我从没学过,也没见过。当拿试卷读到这时,那个生命就在我的脑中打出一个词来“披露”,我迅速填上去,再往下读时,又打出一个词来“龌龊”,我又迅速填了上去。“披露”和“龌龊”这两个词我从未学过,也从未接触过。由于那个生命的帮忙至少增加了4分,这4分让我进入了重点大学的分数线,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如果少了4分,我也能上大学,只是其它普通大学,而不是华南理工大学。上华南理工大学是命中注定的,那么就不能偏离了这注定的轨道,当分数差一点将要偏离轨道时,那个生命就帮了一下忙,让我沿着注定的轨道往前走。

   1987年那个生命又帮了我一下,已经记不清哪个月(大约4月)。一天夜里,大约1点多钟,我从广州开车拉一些化工原料回去,我就选择走一条我从未走过的路,这条路我是第一次走。凌晨3点,在中途我停下车休息了2、3分钟,再往前开……突然汽车碰到路边小树林的“哗哗”响声把我惊醒,我还没反应过来,“砰”的一声,车子就掉到田里了,我爬出汽车,一看还好汽车没什么大碍,等到天亮,再想办法把车拖到汽修厂修理。过了几天我重走这条路时,才把我吓一跳,这一路上一点记忆都没有(一般开过的路会有些记忆),有许多地方是弯弯曲曲的山路,从中途休息的地方到我出事地点是10公里,也就是说这10公里我睡着了,那个生命帮我开过了这危险的山路,到了平坦没有太危险的路段,他就不管我了,让我开到田里教训我一下。试想一下,如果没有那个生命帮一下,我早就开到山沟里了或者碰到其他汽车上,早没命了。这也是命不该死吧!

   1997年我们公司生产的床上用品在市场已经很出名了,家喻户晓。为了让该产品更上一层楼,我们请来了策划公司为我们的产品进行品牌设计,策划推广,4月9日我们与策划公司签订了合同。4月11日这天中午下班之前,我的一个气功师的朋友给我来电话说他有个朋友是气功师从西安来了,问我中午有空见他吗?我说可以,就开车过去了。我的朋友对那个气功师说:一会儿要和个朋友见面,其它什么都不说。当我开车到时,他们从楼上下来就坐到我车里来,这时西安来的气功师说跟他看见的我一模一样,就是说在我没见到他之前,他就已经看见了我。吃饭时,我的朋友让西安来的气功师给我看看事业顺不顺利,他就问我最近在做什么事,我说公司正在做产品品牌的策划推广之事。他停了一会,就说:这个事最好有一个女士帮忙比较好。然后,他说他前额这地方有一个图像,就像电视机的萤光屏一样,一会清楚,一会有雪花,清楚时他就说,有雪花时他就停一会,他接着往下说:“这个女的近30岁,长的多高,多重,头发是怎样的,眉毛、鼻子、眼睛长得怎样的,这人的思维方式怎样的,就像看着一个人描述她的长像一样。

   两天后的一个中午,我接了我的气功师朋友和西安来的气功师到公司来给哥哥治腰椎盘突出。治完后,我把西安来的气功师和我的朋友送回去了。再返回公司时,已是下午3点。我看没啥事,正准备离开公司,路过公司产品展示厅时,看见一个女士正跟哥哥说着话,我探眼一看,这女士不正是两天前韩气功师所描述的那位女士吗?我就上前去听她在说什么,原来她在那讲产品品牌设计、包装、推广,讲的非常在行。经了解她在市里一家著名的策划公司上班,她姓夏,前两天在公司里刚辞职。这事当时在我心里一震。难道她与西安来的气功师认识?经了解和理性上分析,夏小姐和西安的气功师确实不认识,我们搞产品品牌策划推广之事韩气功师事前并不知道,他又如何去找一个行家来帮我呢?西安来的气功师是有功能的,这种功能叫宿命通功能(我修炼后从师父的讲法知道的),他看见了较快那个空间发生的事,看见了夏小姐的出现,而在我们这个较慢的空间,隔两天就发生,夏小姐也出现了,也就是说夏小姐的出现是命中注定的。这件事揭示了一个天机,冥冥之中有定数。试想夏小姐的出现是注定的,自己开公司生产床上用品也是注定的,大学毕业后留校做辅导员,再调到这个城市工作也是注定的,上华南理工大学也是注定的,一环扣一环,环环都是注定的,我发现在我的生命中有许多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包括我的生命在某时看过一本什么书都不是偶然的。我清楚的意识到在我们眼睛看不到的另外空间有更高级的、更智慧的生命存在,是他们安排了这一切。

   三、经历气功的神奇,认识超常的科学

   1978年我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1981年我在读三年级时右腹肝区明显肿胀,并伴有阵阵的疼痛。我到了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去检查,医生从外部检查也看出有明显的肿胀,通过验血、B超检查结果一切又都是正常的,结论是没问题。西医看不好了,我就找中医看,中医还是没看好,疼痛还在自己身上,到底有没有问题,自己是最清楚的。在现代医学和中医都无能为力时最后我只好求助气功,那时的报纸经常都有炼气功祛病健身的报导,我想炼气功看能否有效?我到书店去买了几本气功书,选择了一种静功---三圆式站桩,就是两手抱圆如同抱球一样,静止不动,每天半小时,坚持不懈,一年后,右腹不痛了,肿胀也消失了,满面红光,精力充沛,身体比以前健康多了。通过炼功的神奇变化,使我对气功有了更深的理解。气功有超越现代科学的力量,现在医学治不了的病,气功却能治好,这不能不承认气功的深奥与神奇。

   1995年我认识了这位气功师朋友,他炼了30多年的太极,曾2次代表陕西省参加全国的太极比赛,两次都得了亚军,冠军的名次被‘关系’拿走了。他在太极界已经找不到对手来切磋和推手了。我看他是个人才,就想办法把他从西安调到南方来。我经常带他给我的朋友看病,不用告诉他哪有病,他一眼就可以看到你哪有病,你的经络哪里不通了,有黑气,他用内功将病人的经络打通,把黑气排掉,病人的病马上就好了。我有一位姓冯的朋友,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他到广州中山医院、南方医院去检查,发现肝硬化,已坏死80%,并还在快速的发展,有50多个指标不正常,医院暂定为戍型肝炎,这种病在广东只有几例,无法医治,医生已给他判了“死刑”,最多不超过2个月的命,叫他回去准备后事。当他见到我时,他说他已经不行了,要把手中的一块地交给我,让我去开发。我当时就觉得人太苦了,被病折磨成这样。我就把这位朋友叫来给他看病,他说明天就飞上海,机票都已经买好了,中山医科大学有一位研究生陪他到上海华东医院(那里的设备比广州要先进)再做几个项目的检查,回来后再让你的朋友看。几天后他从上海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他立即给我电话,我就带上这位朋友赶到他家去给他看病,那位研究生也在场。这种病医院已无能为力了,这位研究生也想看看有什么奇迹出现,当晚我的朋友把冯先生全身的经络打通,理顺它,他立即就缓过气,脸上也有了气色,然后每星期去给他调整2次,共8次,一个月痊愈。他再回到中山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去复查,原来不正常的50多项指标全部都正常了,医院的医生也觉得是奇迹,无法解释,最后只能说:我们做的检查可能出了差错。说50多项指标都出了差错,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证明气功的超常和神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