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独往独来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贾也: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失声切不可失身
   
   引言: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媒“妾身相给”

   
   此次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方虽然在联大上投了弃权票,态度是模棱两可,但是官媒表现却是态度明显,无条件地倒向了俄罗斯这一边。
   
   面对公投结果,首先是央视大有狂欢一回的意味,似是赌徒押宝押中般,喋喋不休,一边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名至实归,是意料之中的事;另一边则调侃欧美制裁俄罗斯,谁制裁谁还不知道,因为俄罗斯掌握着欧洲的“能源命脉”,当然还会计算中国能不能从中渔利,如何利益最大化等等。而《环球时报》呢,更是“疾风知劲草”,好有“风骨”,一如既往地自带干粮为俄罗斯洗白:“克里米亚公投是美欧说的‘俄军枪吓’的么?应该说不是,这里80%的人是说俄语的俄族,一些地区的比例更超90%,他们打内心自认为是俄罗斯人超过乌克兰人,你说还需要用枪逼他们什么?”
   
   面对CCTV和《环球时报》的锯屑高论,我觉得无话可说。我知道我们中国自近代史以来一直被虐,但万万没想到能虐出如此境界来,是数典忘祖呢?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还是洗脑洗成脑残,早已超越了人类正常的思维?
   
   历史上特别是近代史以来,中国遇上了俄罗斯,一直被强奸,割土赔款,但强奸久了,中国竟然把“奸夫”当作了“老公”来处了,总一副“妾身相给”的作态——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一、枪口下的“公投”:切割中国的利器
   
   按理说,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最触景生情的是中国,有椎心泣血之痛才是,所以应该坚决反对,才是正常反应。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俄罗斯主导了两次针对中国的“公投”,让中国丢失200万平方公里领土。
   
   第一次“公投”是唐努乌梁海地区,导致地区分离。从操作手段而言,克里米亚公投就是此次“公投”的故伎重演,具体方法就是三部曲:先控制上层议会,再“公投”独立为图瓦共和国,最后并入俄罗斯联邦。唐努乌梁海地区面积24万平方公里,苏俄先借剿灭残余白军之名,进入并控制唐努乌梁海地区,然后在1 921年3月导演一场所谓的“公投”,最终“名正言顺地”把这片中国固有的土地分离,最后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第二次“公投”是外蒙古地区,导致蒙古独立。从沙俄到苏俄,再到苏联,我们好邻居、好导师一直以来都在孜孜不倦地策划着蒙古与中国的分离,可谓贼心不死。在1945年,在苏联的精心策划之下,进行了一场所谓的“公民投票”,结果有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的,并且硬生生地搞成所谓的“有效公投”,最终把蒙古从中国给分离了出去。“一寸河山一寸血”,就因为蒙古与中国分离,使得中国的地图从此从“枫树叶”变成了一只“鸡”。
   
   就这两次“公投”让中国丢失了200万平方公里,这得有多少个钓鱼岛的面积啊?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我们难道真的可以无动于衷?难道还在为这个深深地伤害过我们的国家,不停地打气,不停欢呼?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其次,俄罗斯主导的“克里米亚公投”,可能会让中国泛起地区分离主义的思潮。
   
   克里米亚“公投”绝对是开了个坏头,无疑鼓舞世界各国的地区分离主义者。就拿世界三大国俄、美、中来说事: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的邦联制国家,国内面临的车臣等独立问题并不少,如此怂恿克里米亚独立,无疑给其国内的分裂势力树立一个典型,当然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最终会诉诸武力,在国土问题上从来没有妥协过。美国虽然没有尖锐和复杂的民族矛盾,但是政体却是联邦制,从理论上讲有面临分裂的危险,所幸的是,林肯时期就给国家免于分裂奠定宪法基石:各州不能用公投的方法脱离美利坚合国。所以,美国呢是从法理上免除了国家分离的危险。
   
   再回到中国,其实地区分离主义最能影响是我们中国,因为中国面临着台湾、西藏、新疆等诸多问题。所以,此次联大讨论的时候投了弃权票,而在公投结果公布,官方的态度又无疑在“认可”这种地区分离主义运动,所以隐患重重。
   
   万一将来中国也面临像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一样的难题,试问中国需要哪些国家来支持呢?
   
   
   二、被”置换”的人民:痛失成局的海参崴
   
   环球时报说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占了多数,说及这个,可能会让人想到忧伤的故事,那就是鞑靼人的命运。
   
   对于鞑靼人大家都有些印象,与蒙古人有关。鞑靼人曾经是克里米亚岛的主体民族,但是由于政治迫害的原因,被无情地给置换了,最终有现在的民族构成:俄罗斯族成为克里米亚的多数,而鞑靼人成为少数。
   
   这可能是斯大林有意为之,他以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与德国合作为由,将全部克里米亚鞑靼人强制移民到中亚,而克里米亚的地位也由自治国换行政州,据称有46%的人在流放中死于饥饿或疾病,数十年后在斯大林死后才允许回到故土,这个回归过程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但是已经无法改变成为少数的命运了。
   
   其实,对于这些深受政治迫害的鞑靼人而言,他们多数是不希望加入俄罗斯,但是作为少数族裔,他们的诉求恰恰淹没在了“公投”赞成的多数中。
   
   说起这段历史,对于中国人来说也有类似的经历。让历史照亮现实,曾经的海参崴就是绝佳的例子。
   
   海参崴原是是中国的故土,是沙俄通过《中俄北京条约》割走的,原本满族人和汉人在那里长期繁衍生息,在那里属于主体民族,但是在苏联斯大林统治期间,针对中国遗民的清洗也开始了,在海参崴城内的几十万中国满族、汉族几乎全被杀或强制迁移,后迁至的朝鲜人也被全部迁走。在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时期,即1958年至1991年间,苏联当局规定只有苏联人可到访海参崴及居住,也就是慢慢地把原居民给置换了,于是,中国人便被永远地驱逐出本属于他们的故土。
   
   本来海参崴就像香港和澳门一样,都是中国的游子,是我们中华儿女心中的永远的痛,而今香港、澳门已经回归祖国,但是海参崴却永远地与祖国分裂了,名称也变成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了。特别是某人在1991年大笔挥挥,让海参崴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大片土地从法理上也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木已成舟,说来也是徒自伤怀。
   
   
   
   三、除了国家利益,还有国家正义
   
   可以这么说,乌克兰现在面临就是中国曾经面临的,乌克兰克里米亚现在面临的就是中国唐努乌梁海地区面临的,而克里米亚鞑靼人面临的就是海参崴中国遗民所面临的。乌克兰还是东斯拉夫人种,跟俄罗斯是近亲,俄乌关系尚且如此,中国是蒙古人种,跟俄罗斯扯不上亲的,从俄罗斯扩张到中国疆域以来,历史都给俄罗斯坑的,而且坑了一次又一次。
   
   但是,中国人总是无条件地给狼子野心的俄罗斯站台,有人会搬出各种说辞,诸如“抛开历史包袱”的说辞或“国家利益至上”的藉口。这些人都打着有利可图的如意算盘,比如此次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公投”,认为俄罗斯与欧美西方国家剑发弩张,认为这是“鹬蚌相争”,中国虽然不至于扮演“渔翁”的角色,但是至少可以左右逢源,美欧将制裁俄罗斯,在制裁与反制裁中,他们会“双输”;而中国这个没明确态度的国家则游走于两者之间,可能得到的是“双赢”。
   
   是的,我们是要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大国博弈需要纵横捭阖,需要有点手段,但是在谋求国家利益同时,有一样东西可能比国家利益更重要,那就是国家正义。
   
   就像这次乌克兰面临的问题,过去中国曾经在“被迫”的情况经历过,也不能够保证将来不会再次出现,毕竟中国还是存在着各种地区分离主义的运动的。当大家都在提“国际法”和“自然法”的时候,都在对俄罗斯表示严正抗议的时候,一个曾经深受“公投”之害的国家,却事不关己地在一边看好戏:不仅忘记了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而且忘记了国家的正义。当这种心态成为常态之后,我们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伊拉克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叙利亚巴沙尔这一边,虽然为国家利益站队无可厚非,但是除了国家利益还有国家正义,希望更正当更充足的理由——那就是国家正义去站队,而不是因为站队而站队。
   
   
   结语
   
   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是故以乌克兰为镜,可以明俄罗斯之于中国用心!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March 22, 2014
   
   ——回应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冈察洛夫等人文章
   2001 年7月16日,江泽民、普京在莫斯科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条约第六条涉及中俄边界问题。在这一条约签订前半个多月,6月29日在洛杉矶出版的 《新闻自由导报》刊出了我在6月19日写的〈中俄边界和不平等条约〉一文①。在条约签订前夕,香港《动向》杂志刊出了我写的《中俄边界:退让三百年》一文 ②。这两篇文章,我提出,中俄两国如果签订「新条约」,「有必要遵守『三不』: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一切不平等条约;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不平等条约强加在中国头 上的『边界』,不能从这些不平等条约为基础划定中俄之间的正式边界;不与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
   2002年11月,我在香港《动向》杂志上发表了〈中俄边界问题必须再议〉一文,重申了上述有关不承认不平等条约问题。
   2004 年10月,香港《二十一世纪》双月刊发表了冈察洛夫(Sergey N. Goncharov)、李丹慧的〈俄中关系中的「领土要求」和「不平等条约」〉一文(以下简称「冈文」)。冈文引述了我在《动向》杂志上的文章中的内容后 说:「遗憾的是,类似的见解立即见诸俄罗斯和中国的有关报刊上,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两国的社会舆论,并造成了相互间不信任和疏远的气氛。」③
   冈 察洛夫在刊登这篇文章时,注明了「俄罗斯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的官方身份。冈察洛夫以俄罗斯官方身份在香港发表的文章,也许看不到中国官方反应,在这 种情况下,我不得不作出回应,不仅为我遭受冈察洛夫片面引证的文章中的观点辩护,而且,以「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为基础,遵循国际法和正义的原则,为 我的祖国──中国作说明和辩护。
   第一个事实:毛泽东认定中俄割土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冈文引用了毛泽东在1964年7月至10月会见日本、法国、朝鲜和阿尔巴尼亚人士的几次谈话。毛泽东表示,他并不要收回沙皇政府时俄国割走中国的150多万公里的领土,但毛泽东始终坚持,当时为割走这些土地而签订的中俄两国之间的条约,是不平等条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