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呼唤大政变]
藏人主张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呼唤大政变
   ―― 致有条件成为民族英雄的中华男儿
   袁红冰
   


   当前,中国一切社会危机都在呼唤政治变革。然而,主政者既无驾驭危机之大智,亦无政治变革之大勇。
   以滔滔如钱塘之潮的官权腐败为前导,各种社会危机急剧趋向极端,整个局势危若累卵。主政者的昏聩平庸、贪鄙短视,又为危局雪上加霜。中国之国运正走向死地,中国的历史似乎要无可阻止地拉开另一次社会大悲剧的序幕。
   处特别之时,需特别之人,行特别之事。国运凶危,正需出不世之民族英雄,大力回天。
   何谓“回天”?何谓“英雄”?以政治或军事之宫廷政变,取无德无智无勇之主政者代之,开启渐进政治变革之门,化解重重社会危机于无形,终至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此事谓之“回天”;行此事者谓之民族大英雄。
   通过宫廷政变撞开历史变革之门,乃是社会代价最小的政治壮举。不过,欲政变一举成功,必须具备两项基本条件。其一,社会条件:社会危机势如水火;民心汹汹,皆有反意;官心颓废,末世请调。其二,权力人格条件:主政者或志大才疏,平庸无能;或骄奢淫逸,胸无国策;或贪鄙自恋,唯图私利。
   遥想林彪当年,曾以副统帅之尊,意行政变。且不论其个人历史功过,只就林彪政变文件数毛泽东之罪而言,可谓一针见血,入木三分。但其政变之举,却折戟沉沙。为何如此?盖因政变成功之条件不具备也。
   当时社会危机虽然深重,然民智未开,不明人权为何物;民心鲁钝,不知专制之大恶。而毛泽东虽为大奸大恶之徒,却被万千愚夫愚妇视若天神。林彪欲以人之力与神博,又无民心天意相助,其败不问可知。
   后又有七六年逮捕“四人帮”事。此事虽可归为政变,但“四人帮”并非最高主政者。所以,此事不足为法,亦勿庸赘述。
   八九“六四”,就民心民意而言,可谓良机天成。惜乎紫阳君仁义有余,果敢不足,终至遗恨千古。不过,即便紫阳奋起,举义旗,行政变事,也未必功成。只因时势不能满足政变成功的权力人格条件。当时实际最高主政者乃邓小平也。此人是血泊中走出的枭雄,曾历杀人如麻、血流百里、尸横遍野之事。他奸险机变,心冷胆硬,又手握重权,其势紫阳君实不足与之匹敌。
   江泽民主政十五年,人心腐烂,道德沦丧,民权凋残,官权势张;贪官污吏肆行无忌,狠如虎狼;奸商恶贾强取豪夺,气焰烛天;财富与权利两极分化,弱势群体水深火热;社会资源尽归权贵阶层,黎民百姓唯有仰人鼻息;自然环境惨遭涂炭,神州大地竟成污水毒气之乡,风沙蔽天之野。
   如说江氏倒行逆施,为大政变成功准备了社会条件,中共“四代”主政,则满足了大政变成功的权力人格条件。
   中共“四代”主政群体间,或有一二雄才大略,深藏不露者。然就多数而言,皆贪鄙不堪,庸碌至极之小人。他们文不足安邦,专事逢迎;武不能定国,只功媚笑。数十年来,或缩颈垂首,低眉敛目,循循奔走于豪强权贵之门,形如家奴走狗;或逆来顺受,屏息噎声,惶惶侍奉于高官左右,仿佛添痔之佞臣。他们奴性天成,媚骨内涵,早已精神阳痿;他们卖笑取胜,阿谀成功,尽失阳刚之气。
   中共“四代”,一代“奇人”。奇在无须大智大勇,即可问鼎中原;只靠逢迎媚笑,就能爬上权力之巅。但是,他们生命的活力只在阿谀奉承之间,一旦位登九五,失去需要阿谀奉承的对象,生命的活力便随之枯竭。
   精神阳痿,是为政治太监;尽失阳刚之气,是为政治二奶。二奶当权,惯会亲民假笑,垂泪买怜,却无鼎革布新,福荫天下之大义;太监主政,虽有狐鼠之智,阴柔小计,却无云帆沧海,鹏举万里之大策。值此危机重重,国运艰凶之际,却由政治太监当权,政治二奶主政,我煌煌中华何大不幸至如此!
   唯英雄男儿,方有胆略运筹帷幄,行宫廷政变之举――意起于青萍之末,动则如狂风骤雨,以雷霆万钧之力,一举击碎误国害民之庸人政治。然后,顺民心,开启渐进民主宪政改革之门;合天意,彰显民权,除暴安良,建公平公正之社会。若能如此,则万民幸甚,国家幸甚,中华幸甚。百姓能不提壶携浆以迎乎;天下敢不望风而从乎!
   英雄出世,必待天时;此时此刻,正乃天赐良机。在毛泽东、邓小平威权之下,行政变势如登天;面对中共“四代”鼠辈,举政变易如反掌。或掷盏为号,两三莽夫便可使政治太监、政治二奶成擒;或鱼肠短剑,虽义士血流五步,却可挽民族命运之狂澜于即倒。
   悲乎亦哉:且看中国权力之巅,竟成蛇鼠存身之所。君不见,中共“四代”或涂黑漆于白发之稍,如年老色衰,粉饰沧桑之妓;或笑意淫淫、挠首弄姿,如倚门卖笑,冀得垂青之娼;或鲜衣华服于大腹便便之体,如盼顾自许,秋水横波,油头粉面之兔爷。我烨烨中华,茫茫人海,竟无人哉?!
   凡中华之男儿,堂堂一躯,凛凛一表,岂可甘心雌伏于政治太监胯下,辱祖先之名节;岂可甘愿跪拜于政治二奶石榴裙边,丧男儿之风骨。
   中华大地,美女如云,娇娃如雨,如云如雨,皆在悲泣――盖因当今之世竟无英雄可托终身。
   正如中国一切社会危机都在呼唤政治变革,中国的一切社会危机也在呼唤大政变,也在呼唤民族大英雄。
   庸碌百年,转瞬便成冢中枯骨;英雄壮举,立刻便与日月同辉――以此言与视荣耀高于生命的中华男儿共勉。
   2005年5月20日
(2014/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