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藏人主张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路透社引述平措汪杰长子平康称,平措汪杰星期天(3月30日)早上离世,家属按照西藏习俗安排了喇嘛为其诵经,《西藏时报》报道,平措汪杰于卫生部北京医院离世。
   
   平措汪杰简称平汪,汉文名闵志成,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藏族党员之一,被称为引汉人进藏的“红藏人”。但是,平汪对此撰文反驳。
   平措汪杰晚年曾多次去信促请时任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对话,他在3月初出版的著作中更呼吁北京让达赖喇嘛返回西藏。
   


   这本著作《平等团结路漫漫》出版之际正值中共举行全国“两会”之时。香港亲北京报章《大公报》网站当时引述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白玛赤林说,平措汪杰的呼吁是个人行为,不能代表西藏人民以及西藏(全国人大)代表团。
   
   白玛赤林当时说,平措汪希望达赖喇嘛回来可以自行邀请,“达赖(喇嘛)能不能回来,什么时候回来,怎么回来,(北京)早就有明确的态度”。
   
   依据维基百科:1922年,平汪出生于西藏东部康区巴塘,是家里的长子,有五位弟妹。
   
   1935年,跟随舅父来到南京准备上学。次年就读于中央政治学校附设的蒙藏学校,蒋介石亲自任该校校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学校经安徽九华山后,再迁至湖南芷江,撰写见闻《武汉之行》,发表于《芷江日报》。对左翼报刊、人士有所接触。
   
   1938年,学校再迁至重庆,阅读了一些马列著作,倾向于列宁《论民族自决权》的观点。第二年,平汪和根曲扎西、昂旺格桑、喜饶、马甲顿珠等同学组建了“藏族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小组”,平汪任书记。通过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秘密联系,还以该小组的名义,向斯大林、毛泽东致信。平汪还将《国际歌》、《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之歌》翻译成藏文。
   
   1940年,因为领导学生闹学潮,平汪被学校开除。此后,在叶剑英的资助下,平汪等人购买了许多马列著作,返回藏区。
   
   1942年,平汪在西康首府康定,组织成立“星火社”,参加成员包括昂旺、刀登、扎堆、曾却扎等。后被国民党察觉,平汪和刀登前往昌都,并与昌都总督宇妥·扎西顿珠交流。平汪和刀登前往拉萨,并组建“雪域藏族共产主义革命小组”。他们试图通过索康·旺钦格勒噶伦,说服噶厦政府进行改革,未果。一些马列著作被运至拉萨,平汪等人将《义勇军进行曲》、《游击队之歌》、《到敌人后方去》、《延安颂》、《黄河颂》、《黄水谣》、《在太行山上》、《青年颂》等歌曲翻译成藏文,并重译了《国际歌》。
   
   1944年,平汪前往印度,与印共觉底士医生、乔底巴苏会面,并结识了《藏文镜报》主编塔青。
   
   1945年,平汪来到云南德钦,组建“东藏人民自治同盟”,后被当地政府通缉。
   
   1947年,平汪又来到昌都,总督宇妥·扎西顿珠资助其前往拉萨。
   
   1949年,平汪等人因涉嫌“中共秘密工作人员”,被噶厦政府驱逐出境,平汪扬言“还会回来”。同年9月,平汪等人经印度,来到昆明,并与当地中共组织取得联系,并正式转为中共党员。后平汪返回巴塘,组建"中共康藏边地工作委员会"、"东藏民主青年同盟",平汪担任书记。
   1949年后[编辑]
   1950年,平汪被任命为进藏南路部队党委副书记、民运部部长。10月,解放军攻占昌都,平汪任新成立的“中共昌都分工委”副主任。
   
   1951年4月,平汪陪同阿沛·阿旺晋美抵达北京,并列席了北京和噶厦政府的谈判,期间担任翻译工作。5月23日,《17条协议》签定。返回昌都后,平汪任先遣部队党委委员,9月9日,先遣部队进入拉萨,平汪被部分藏人称为“引红汉人进藏”的“红藏人”。在此后成立的中共西藏工委的八位委员中,平汪是唯一的藏族。
   
   1952年,成立编审委员会,平汪任主任。
   
   1953年,平汪陪同西藏佛教代表团赴京,此后留在了北京,担任中央民委政法司副司长、兼任民族出版社副总编辑等职。
   
   1954年,毛泽东接见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平汪担任翻译。9月,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担任《宪法》藏文翻译组组长。
   
   1955年,平汪主动要求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马列主義。1956年,陈毅率中央代表团进藏,平汪任特别顾问,并担任翻译工作。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后,平汪任筹委会委员、副秘书长,并任中共西藏工委委员、筹委会办公厅党组书记、西藏工委统战部副部长等职。
   
   1957年,德格·格桑旺堆在中央民委西藏小组提出把德格划到昌都。次年,平汪被调离西藏,人大代表的职务也被免去,他被认为“有地方民族主义思想”,除了德格划分问题,他进藏托运的列宁《论民族自决权》也被认为是其过错。1959年,西藏叛乱爆发。第二年,平汪以“反革命嫌疑”罪入狱,关押于秦城监狱的单人牢房,并受到酷刑审讯。在狱中他研读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黑格尔等人的著作,并用稻草、铁丝作为笔,用省下来的手纸作为稿纸 ,来撰写文字。由于长期隔绝,他的口语能力退化。期间,平汪的父亲、妻子被迫害致死,其长子被关押六年。另外,他组建的“中共康藏边地工委”和“东藏民主青年同盟”被定为反革命组织,其中六人被迫害致死。
   
   1978年后[编辑]
   1978年4月,56岁的平汪获释出狱,但其手稿等未能带出。后经平汪要求重审,终于获得平反。
   
   1980年,在北京中南海受到胡耀邦接见。同年,平汪撰写的《对修改宪法有关民族部分的几点意见》[1]、《平汪与旅外藏胞回国代表的谈话纪要》[2],引起关于民族问题原则的争论。
   
   1986年,平汪与茨丹央珍结婚。平汪历任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员,第八届人大民委顾问。
   
   1990年,平汪的哲学著作《辩证法新探》出版。1994年,其第二部哲学著作《月球存有液态》出版。
   
   1997年,平汪主编的《中国民族自治州投资指南》、《中国民族法制论文集》出版。
   
   1998年,江泽民在北戴河接见了平汪夫妇。
   
   2004年以来,平汪数次致信胡锦涛,建议中央与达赖喇嘛进行和谈,以解决西藏问题。
   

此文于2014年03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