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藏人主张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澳洲动态
·道歉日
·澳洲火灾图辑
·难忘西澳
·澳外长欲与杨洁篪讨论力拓案
·北京又登上了“电邮间谍嫌疑宝座”
·澳中关系“充满挑战”
·澳媒∶红旗还能扛多久?
·达赖喇嘛访澳陆克文访美
·澳大利亚生活质量列全球第二
·澳洲整顿院校维护留学生利益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美国教授被中共拒绝拒入境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使人難以入寐
·袁教授谈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性瘾和毒瘾来自脑部相同兴奋点
·纵容腐败
·洗脑机器
·用維護人權反抗中共暴政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新老“资本论”的五点相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黄安伟 2014年03月22日 《纽约时报》
   
   目前,为寻找马来西亚航空370航班,中国已经部署了21颗卫星和一大批海军舰船,派了调查人员前往马来,对中国乘客进行了背景调查,并且对中国广阔西部地区的雷达图像进行了搜索。每一天,中国都会对马来官员进行奉承、斥责和批评。


   但是,中国至今一无所获。12天前,这架飞机在夜间飞往北京的途中消失,而目前仍未找到任何关于这架波音(Boeing)777飞机及机上239人的消息。飞机上三分之二是中国人。
   
   中国与马来西亚合力搜索这架飞机,调查3月8日凌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个痛苦的合作过程表明中国在该地区的实力、影响力、科技及军事力量都存在诸多缺陷,尽管中国已迅速崛起为美国的对手,还在西太平洋享有战略主导地位。
   
   在中国,悲痛的乘客亲友和他们的许多支持者都在强烈敦促有关部门给出答案,,中国政府却发现自己无力提供,因为按照关于空难的国际条约,搜索和调查工作主要由马来西亚负责。政治观察人士称,让中国官员感到沮丧的是,马来西亚一直跟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保持着距离,中国国家媒体对马来西亚的频频谴责就反映了这种沮丧之情。现在,中国跨出了自己熟悉的领域,不再处于此前与马来西亚等较小亚洲国家打交道时通常所处的强势地位。
   
   数十年来,中马两国一直有着牢固的经济联系,去年10月出访马来西亚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也承诺,要进一步加强两国的经济和军事合作。与此同时,对于一系列敏感问题,中国并不惮于向马来西亚施压:1月,中国曾派遣一支海军巡逻队前往位于南海的一处礁石,尽管马来西亚对此地有主权主张;2012年12月,中国对马来西亚秘密驱逐从中国逃出的六名维吾尔族人的做法表示了欢迎。
   
   如今,中国官员正在急切地敦促马来西亚与他们分享信息、允许中国参与调查,并对每天都在索要答案的愤怒中国家属进行安抚。
   
   “如果不催他们,他们就不会行动,”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东南亚的学者朱振明在提到马来西亚官员时说。“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行政管理能力,但也与他们的文化有关。”
   
   他还表示,马来西亚在“应对灾害管理”方面“太缺乏”经验了,“这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应对,而是因为他们没那个能力。”
   
   就连原本只是外交辞令的中国官方言论也体现了失望情绪,或许还体现了居高临下的态度。周二,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告诉记者,“马来西亚政府应对马航事件的能力和技术经验有所不足,但是一直是尽心尽力。”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抱怨突显了很多中国人长期以来持有的观点:他们的政治文化优于东南亚国家的政治文化。根据这种世界观,东南亚国家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欠发达地区,它们仰慕中国,设法讨好并效仿中国。分析人士表示,在很多中国人眼中,马来西亚也不例外,370航班危机更加强了这种偏见。马来西亚有很多华裔居民,但掌控这个国家的是人口占多数的马来人,他们大多数是穆斯林。
   
   “在中国政府及中国人民眼中,马来西亚政府的形象已经下降,”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东亚研究所(East Asian Institute)中国政治学教授薄智跃(Bo Zhiyue)说。“与马来西亚政府相比,中国政府行动更快,反应更积极,如此等等。”他表示,飞机失联事件加强了中国人的观点,即他们的制度“效率不比其他制度差,在某种程度上还优于其他制度。”
   
   与中国一样,马来西亚由同一政党掌管了数十年,不过,两国之间存在重大的差异。马来西亚拥有强大的反对党,此外,与很多邻国不同,马来西亚军队一直避免在国内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这意味着,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一些亚洲国家相比,马来西亚的军队指挥官与文职领导人的接触没有那么频繁。在中国,军队的领导人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
   
   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如果马来西亚军方与文职官员关系更为密切的话,双方可能会早一些就如何说明并分享军方雷达信息达成一致。军方雷达追踪到了一架现已被认定为370航班的飞机,该飞机向西飞往印度洋,并没有在飞越泰国湾的预定航线附近下降。飞机失联之后的头几天,搜寻行动主要集中在泰国湾附近。很晚才公布军方雷达数据的做法让马来西亚陷入尴尬境地,激怒了其他 许多国家。
   
   “在马来西亚,整个系统要分散许多,”薄智跃说。“军方有自己的领地。”
   
   中国大使黄惠康在周二说,马来西亚应该更多地公开信息。中国的国家新闻机构新华社当晚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称:“由于缺乏信息透明度,大量努力遭到浪费,无数谣言四处流传,令等待消息的家属备受精神折磨。因此,没有理由再重复同样的错误了。”
   
   中国官方承受着解开370航班谜团的巨大压力,一定程度上跟飞机失联的时机有关,因为就在事发一周前,一伙持刀歹徒在中国西南部一座火车站杀死了29人,砍伤近150人。中国官方称这场暴行是恐怖主义行径,而袭击者看起来来自西部的省级行政区新疆,那里的维吾尔族人与占统治地位的汉族人之间的暴力冲突愈演愈烈。很多人一开始认为,370航班的消失也是一次恐怖主义行动,可能是维族人实施的。不过,美国官员称他们相信此事应该和恐怖分子无关,中方自己对机上本国公民的调查也显示,机上所有中国乘客都与极端暴力组织没有任何关联,那名维族中国乘客也不例外。
   
   尽管如此,新加坡学者薄智跃说,火车站惨案和飞机消失这两个举国哀恸的灾难,都是由中国当局控制范围之外的事件引起的。
   
   “此事有一点敏感,看上去有一点丢人,”他说。“他们需要加倍努力,以便做出认真对待的样子,还得动用大量资源去寻找问题的答案。”
   
   根据位于美国加州伯克利,研究中国媒体的组织“中国数字时代”所称,中国宣传部门的官员已经下令,中国国内的新闻机构不能独立对失联航班进行分析或评论,并要确保他们的报道和中国政府所提供的材料相一致。
   
   一名西方官员说,中国军方已经对失踪飞机产生了十分强烈的关注。由于事关敏感的外交问题,这名官员要求匿名。“这些军方的人一头扎在这件事上了,”该官员说。“他们天黑了也不回家。他们要信息,信息,信息。但没有什么可以给他们的。”
   
   据中国国防部网站刊载的一则声明,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上将周三下午和一名马来军方指挥官通了电话,称只要有一线希望,大家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声明中说,房峰辉还希望马来军方对中国军方的搜救行动给予更多协助。
   
   在周三吉隆坡的马来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的无助感也有所体现。当时,中方失踪乘客的亲属冲入会场,展开横幅要求采取行动。他们随后被保安拖走,但他们的痛苦嘶喊已被现场的记者即时记录下来。
   
   “我儿子在哪?”一位穿粉色衬衫的女性喊道。“为什么不回答我?”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Mia Li和Bree Feng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陈柳、许欣、经雷
(2014/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