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劉進圖案發生後,我一直不敢作出任何評論,因為所得到的資料極少。事發後當時我唯一能夠肯定的,便是根據作案的手法,這是黑社會的勾當。劉進圖的仇家付錢指使黑社會兇徒對劉不利。而且懲戒的方式不是當場斬死。劉經過治理在傷勢穩定之後為文指出,他之不死,並非兇徒手下留情,而是他「骨頭」硬,擋著重要部位。事實上是,以當時的情況,如果買凶者要取他的命,把他斫成肉醬也可以。行兇者的指令是斬背斬雙腿,他們照指令做了。當然,他們也不理此舉是否致命。被襲擊者能否保命,便要看老天爺的意思了。而僥倖的是,劉逃過了死神關。

   當劉最初被襲擊後,一般的想法是和新聞有關,因而聯想到新聞自由,並且隨即在星期日舉行遊行和集會,斥責行兇者,並呼籲保障新聞工作者的人身安全。筆者並不屬於新聞界,但卻當時覺得,由於證據缺乏,不能立即把這凶案和新聞自由聯繫起來。一個人有許多方面,職業只是其中之一。劉會不會因為其他理由而被伏擊﹖若後來發現襲擊與劉的新聞工作無關,那些把這案件立即判定和新聞自由有關的團體和個人,豈非大出洋相,並招致訕笑﹖這是好些人,包括梁振英的女兒,所期望發生的。

   我認為,像這些尋仇行為,當事人應該最清楚其背景,甚而主謀。因為這些襲擊旨在警告和報復,行動之前必然有多次的明示或暗示,要當事人服從要求,只是當事人不予理會才發生而已。劉在傷勢稍為好轉,並能執筆為文的時候,吐露這事和他的新聞工作有關,因為他沒有桃色,也不欠人錢財,亦沒有私人結怨。劉的說話可信,因為他有沒有桃色和錢財糾紛,他自己應該清楚知道。至於私人結怨,可能有時開罪別人自己也不知。但從中、港警方已拘捕的疑人看來,涉及的人數相當多,這牽涉一個大陰謀,動用的金錢也不在少數。劉一介書生,即使私人結了怨,也不會受到這個對待。由此,撇去一切可能的因素,劉的襲擊和他的新聞工作有關,應無可疑。

   兇案發生後,我斷定兇徒必然會被緝拿歸案。首先是群情洶湧,有關方面不能坐視。二方面凶案發生在鬧市,兇徒必然留下了線索和蹤跡。除非執法當局因「不可告人」的原因放鬆偵查,否則作案份子應該無法隱藏。果不其然,兇徒於作案後兩星期在東莞落網,而香港警方順藤摸瓜也於翌日拘捕了與案有關的九個人物,而據云還將有人被捕。中、港警方聯手迅速拘捕此案的刀手和其他嫌疑人物,可稱效率甚高。(事實上我認為刀手在事發後幾天之內已在中國不同地區落網,經香港警方派員盤問取料,導致多人被捕,然後才予以公佈。)

   然而,我相信現在所緝拿到的人,只是前線的小人物,有關的刀手可能連劉進圖是誰也不知。他們只是有人帶他們點相,然後下手。我估計在香港所拘捕到的人,都是無足輕重者,否則這麼嚴重的襲擊傷人案,警方不可能讓嫌疑者保釋在外,不怕他們棄保潛逃。

   像這類案件,找出元凶十分困難,因為犯案者通常間接請託,涉及許多層,到底下的兩三層,根本便不知道是誰請託、為什麼請託,只知收錢辦事而已。而且,被得罪的大老闆可能也沒有明言懲戒,只是身邊的親信揣測老闆的意思。在這情況下,緝到真兇更是難上加難。但是,也不是絕不可能,決定於關注的層面到哪個高度。由於一般認為劉案和調查大陸太子黨的不法利益有關,僅是梁振英政府的關注顯然不夠,必需中南海過問。但到目前為止,本案似還未到達張德江的層次,遑論習近平。

   因此,香港社會對劉案應保持高度關注,不要讓它淡化。特別是現在國際新聞甚多,事件很快便被人遺忘。據悉劉的好友已組成一個劉案關注組,這個組應該每週通報一次,讓人們知悉案情發展。如果事件引起了習近平的注意,則以他連薄熙來、周永康都敢碰的勁頭,偵破劉案、緝拿真兇,將大有可為。

(2014/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