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歡迎抄引]
点滴人生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歡迎抄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最近偶讀《開放》雜誌今年二月號,赫然發現我在《博訊》刊登的一篇文章,竟然被大幅度地抄襲了。

   這篇文章題目是﹕《從費孝通說開去》,是一篇分三部份的長文,於2009年10月間登在《博訊》我這個專欄裡。不過,要鄭重指出的是,抄襲我的文字的,不是有關的《開放》作者,而是他引述的一本書。這書名叫《冀朝鑄口述回憶錄》,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據云,這書的最後部份,冀朝鑄講到費孝通。該文作者引述了冀的說話。我發覺,所謂冀朝鑄所講的,總共有幾百字之多,全都是我的,都是抄襲自上文的。《冀朝鑄口述回憶錄》的作者或翻譯,連同山西人民出版社,剽竊了我的文字,雖然只是我一篇文章中的幾百字。

   老實說,我這一次被剽竊,我一點不當一回事,因為沒有什麼損失,也因為大得多的剽竊也曾發生在我身上。我花了九個月的時間,日以繼夜地翻譯了一本書,在北京出版後,我發覺竟然多了一個譯者,並且排名在我的前面。我作了交涉,但不得要領。這「譯者」還厚顏地分去了我四成的稿費。各位讀者朋友,涉及這偷竊的,不是小家小氣的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或小機構,而是大名鼎鼎的北京大學社會學人類學研究所的某些教授和博士生。中國的最高學府有人竟然這樣下賤,真是夫復何言。詳情請看拙文﹕《從費孝通說開去》。

   但是,《冀朝鑄口述回憶錄》為什麼又和費孝通拉上關係呢﹖這可能要我解釋才能說清楚。事實上,冀朝鑄出版了一本英文著作,叫《Ji Chaozhu:The Man on Mao's Right (冀朝鑄﹕在毛澤東右面的人)》(Random House,2008年7月出版)。我由於對冀朝鑄好奇,於是買了一本讀,並且予以翻譯,以饗讀者。這些翻譯文字,陸續在《博訊》與讀者見面。(請見筆者另一專欄﹕《平寬譯室》) 可是在譯了二十來篇之後,特別是到了冀朝鑄涉入的在外交圈子內的政治鬥爭時,(他同王海容和唐聞生的鬥爭) 我發覺他總是說自己對,他人錯。這不可能。我因此便停了筆,不在譯下去了。不過,我估計,我這廿餘篇的翻譯必然已成為山西人民出版社的「囊中物」了。由於《冀朝鑄》和《費孝通》都來自我這裡的同一來源,由此他們被併在一起了。我想,冀朝鑄是中共的座上客,他是不會批評費孝通和中共的。

   說回這次剽竊事件。我想跟國內的出版界和寫作界的朋友說句話﹕我現在不求名、不求利,有時在《博訊》上寫些東西,只是像和朋友聊天,打發時間而已。承你們看得起,認為這些文字還有傳播價值,你們儘可抄引去,不必客氣,只是請通知一聲,或者我也會花幾元錢,買本看看。

(2014/03/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