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陈泱潮文集
·中國悖逆世界发展潮流,距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
·习近平中共党应读应反思: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ZT习近平难回避“政治体制根本变革”/熊飞骏
·形勢比人強,中共越來越難以承受不變不行的壓力
·ZT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ZT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可悲的中國;2013年中国国情数据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陈泱潮 ‏@CDZCYC
   
   2014-3-28
   

298.民運人士的優勢在於高舉道義旗幟。喪失了道義立場,拋開了道義原則。民運人士無價值可言。如果不僅喪失道義立場,而且趨炎附勢惟強權的馬首是瞻,就已經背離了民運人士之所以是民運人士的起碼標準。烏克蘭棄核,俄食言侵烏,道義在哪一邊?維護世界和平防範核大戰的國際條約應不應遵守和維護?

   
   附1: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雷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3/leisheng/9_1.shtml
   
    中国人民被俄国人肢解,痛失自己的领土蒙古时,是经过了一个俄国占领军刺刀下进行的所谓“蒙古人民公民投票”程序的。结果有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最终把一百几十万中国领土以“蒙古公投独立”的名义从中国给肢解了出去。从此中国的地图从“秋海棠”变成了一只“鸡”。
   
    在“蒙古公投”之前,俄国人已在我国唐努乌梁海地区玩过一次“公民投票”,割去了我国数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具体方法是三部曲:先控制上层议会,再“公投”独立为图瓦共和国,最后并入俄罗斯联邦。唐努乌梁海地区面积数十万平方公里,苏俄先借剿灭残余白军之名,进入并控制唐努乌梁海地区,然后在1921年3月导演一场占领军刺刀威胁下的所谓“公投”,“名正言顺地”把这片土地从中国肢解了出去,成为俄罗斯联邦领土的一部分。
   
    俄国人搞的两次“公投”,肢解了我们中国人可爱的祖国母亲,割去了中国大约两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导致如今的中国,仅仅剩下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俄国人食髓知味,进一步把肢解中国领土的方式熟练运用于乌克兰,在本月搞了“克里米亚”公投。但是俄国人组织的“克里米亚公投”有明显的造假之处,从克里米亚人口组成看,俄罗斯人占6成,乌克兰人和鞑靼人接近4成,其他民族占比例非常微小。长期以来,乌克兰人和鞑靼人是亲乌克兰的,而俄罗斯人则亲俄国。即使忽略俄罗斯族人也有不少更愿意加入欧盟,把他们算成赞成加入俄国的,“公投入俄”的基本盘最多也就6成,赞成留在乌克兰的至少也有4成。但是众所周知,克里米亚议会和总理的位置,都是一伙武装分子强行夺取后闪电上任的。加上几万大兵的占领,在此条件下的公投结果能有什么公允?俄克方面公布结果,96.77%参加投票的选民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投票率为83.1%。这种结果极端偏离60%这一合理概率。和当年俄国人在我国蒙古领土上搞的“公投”一样,参杂了很多水分。
   
    本来我国政府应该指出俄克当局的这一荒谬之处,并提出克里米亚公投结果有瑕疵,和国际主流社会站在一起,对伪造的公投结果不承认,并顺势提出俄国人伪造我国蒙古公投结果和伪造我国唐努乌梁海地区“公投”结果问题,指出因为公投有瑕疵,国际社会不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的原则应该适用于我国蒙古和唐努乌梁海地区,因此“蒙古独立”过程不算合法完成,唐努乌梁海地区公投也有瑕疵,因此退出中国加入俄国的过程也不算合法完成,中国人民仍然有权要求蒙古回归,也有权利要求唐努乌梁海地区回归,或者举行联合国监督下的蒙古公投和唐努乌梁海地区公投问题。现在是全世界都谴责俄国人非法吞并克里米亚,我们顺势提出蒙古回归和唐努乌梁海地区回归是最合适的。
   
    然而那些中国人民从来没有选过,却代表着中国人民行使权力的人,根本没有从我们国家的民族利益出发考虑问题,没有乘着全世界谴责俄国人吞并克里米亚之机顺势提出蒙古独立不合法和唐努乌梁海地区被俄国吞并不合法的问题。他们在联合国投了“弃权”。
   
    不仅是官方的“弃权”是那么的可悲,那些担负洗脑任务的官媒,更是忘了中国失去领土之痛,面对克里米亚刺刀下伪造的公投结果,央视沾沾自喜的计算着中国能不能从中渔利,实现利益最大化,甚至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名至实归,是意料之中的事。《环球时报》则为俄国人搞刺刀下投票辩解:“克里米亚公投是美欧说的‘俄军枪吓’的么?应该说不是,这里80%的人是说俄语的俄族,一些地区的比例更超90%,他们打内心自认为是俄罗斯人超过乌克兰人,你说还需要用枪逼他们什么?”但是《环球时报》显然忘了,即使是乌克兰的俄罗斯人,很多也期望加入欧盟。我的一个同事,是乌克兰的俄罗斯人,他就特别骄傲乌克兰和欧盟的关系,包括到欧盟国家自由旅行等等。
   
    官媒如此数典忘宗,到底是“喝狼奶长大的人”,“脑残的人”,还是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人在里面摇唇鼓舌?自己的祖国母亲被俄国人肢解了,强奸了,失去了200万平方公里土地,本来可以乘这个机会提出俄罗斯非法公投的问题,却像一个被强奸久的人,从中得到了SM的快感一样,看着别人(乌克兰)被俄国人强奸,肢解,自己就有某种快感?
   
    呜呼!
   
    我们中国人被俄国人割去了蒙古和唐努乌梁海地区,共计大约2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我们的地图从“秋海棠”变成了鸡。可是人呢?难道某些人也变成了鸡?这么贱?这么没骨气。没血性?看着我们曾经经历过的被肢解命运在乌克兰重演,却为俄国辩护的人,你们做人的骨头到哪里去了?地沟油和雾霾不会把你们的脑子搞坏吧?
   
   附2:

俄国在中国领土制造过多少个“克里米亚”


   
   作者:贾也|来源:文摘|日期:2014-03-18 21:54:14
   
   【多维新闻】本文网址:http://opinion.dwnews.com/news/2014-03-18/59458818-all.html

引言: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媒“妾身相给”

   
    此次克里米亚公投,中国官方虽然在联大上投了弃权票,态度是模棱两可,但是官媒表现却是态度明显,无条件地倒向了俄罗斯这一边。
   
    面对公投结果,首先是央视大有狂欢一回的意味,似是赌徒押宝押中般,喋喋不休,一边说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名至实归,是意料之中的事;另一边则调侃欧美制裁俄罗斯,谁制裁谁还不知道,因为俄罗斯掌握着欧洲的“能源命脉”,当然还会计算中国能不能从中渔利,如何利益最大化等等。而《环球时报》呢,更是“疾风知劲草”,好有“风骨”,一如既往地自带干粮为俄罗斯洗白:“克里米亚公投是美欧说的‘俄军枪吓’的么?应该说不是,这里80%的人是说俄语的俄族,一些地区的比例更超90%,他们打内心自认为是俄罗斯人超过乌克兰人,你说还需要用枪逼他们什么?”
   
    面对CCTV和《环球时报》的锯屑高论,我觉得无话可说。我知道我们中国自近代史以来一直被虐,但万万没想到能虐出如此境界来,是数典忘祖呢?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还是洗脑洗成脑残,早已超越了人类正常的思维?
   
    历史上特别是近代史以来,中国遇上了俄罗斯,一直被强奸,割土赔款,但强奸久了,中国竟然把“奸夫”当作了“老公”来处了,总一副“妾身相给”的作态——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一、枪口下的“公投”:切割中国的利器

   
    按理说,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最触景生情的是中国,有椎心泣血之痛才是,所以应该坚决反对,才是正常反应。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俄罗斯主导了两次针对中国的“公投”,让中国丢失200万平方公里领土。
   
    第一次“公投”是唐努乌梁海地区,导致地区分离。从操作手段而言,克里米亚公投就是此次“公投”的故伎重演,具体方法就是三部曲:先控制上层议会,再“公投”独立为图瓦共和国,最后并入俄罗斯联邦。唐努乌梁海地区面积24万平方公里,苏俄先借剿灭残余白军之名,进入并控制唐努乌梁海地区,然后在1 921年3月导演一场所谓的“公投”,最终“名正言顺地”把这片中国固有的土地分离,最后成为俄罗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第二次“公投”是外蒙古地区,导致蒙古独立。从沙俄到苏俄,再到苏联,我们好邻居、好导师一直以来都在孜孜不倦地策划着蒙古与中国的分离,可谓贼心不死。在1945年,在苏联的精心策划之下,进行了一场所谓的“公民投票”,结果有98%的选民参加了投票,一致赞成独立的,并且硬生生地搞成所谓的“有效公投”,最终把蒙古从中国给分离了出去。“一寸河山一寸血”,就因为蒙古与中国分离,使得中国的地图从此从“枫树叶”变成了一只“鸡”。
   
    就这两次“公投”让中国丢失了200万平方公里,这得有多少个钓鱼岛的面积啊?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面对克里米亚公投,我们难道真的可以无动于衷?难道还在为这个深深地伤害过我们的国家,不停地打气,不停欢呼?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其次,俄罗斯主导的“克里米亚公投”,可能会让中国泛起地区分离主义的思潮。
   
    克里米亚“公投”绝对是开了个坏头,无疑鼓舞世界各国的地区分离主义者。就拿世界三大国俄、美、中来说事: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多民族的邦联制国家,国内面临的车臣等独立问题并不少,如此怂恿克里米亚独立,无疑给其国内的分裂势力树立一个典型,当然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最终会诉诸武力,在国土问题上从来没有妥协过。美国虽然没有尖锐和复杂的民族矛盾,但是政体却是联邦制,从理论上讲有面临分裂的危险,所幸的是,林肯时期就给国家免于分裂奠定宪法基石:各州不能用公投的方法脱离美利坚合国。所以,美国呢是从法理上免除了国家分离的危险。
   
    再回到中国,其实地区分离主义最能影响是我们中国,因为中国面临着台湾、西藏、新疆等诸多问题。所以,此次联大讨论的时候投了弃权票,而在公投结果公布,官方的态度又无疑在“认可”这种地区分离主义运动,所以隐患重重。
   
    万一将来中国也面临像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一样的难题,试问中国需要哪些国家来支持呢?

二、被”置换”的人民:痛失成局的海参崴

   
    环球时报说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占了多数,说及这个,可能会让人想到忧伤的故事,那就是鞑靼人的命运。
   
    对于鞑靼人大家都有些印象,与蒙古人有关。鞑靼人曾经是克里米亚岛的主体民族,但是由于政治迫害的原因,被无情地给置换了,最终有现在的民族构成:俄罗斯族成为克里米亚的多数,而鞑靼人成为少数。
   
    这可能是斯大林有意为之,他以许多克里米亚鞑靼人与德国合作为由,将全部克里米亚鞑靼人强制移民到中亚,而克里米亚的地位也由自治国换行政州,据称有46%的人在流放中死于饥饿或疾病,数十年后在斯大林死后才允许回到故土,这个回归过程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但是已经无法改变成为少数的命运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