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郑恩宠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转载来源:2014年三月号香港《争鸣》
    大陸世相百態
   
   
    (大陸)裴毅然


     詐騙手法不斷升級
   
   
   
     從「猜猜你是誰」、「電話欠費」、「卡號外泄」,最新電話詐騙已升級換代至騙子冒充醫保中心工作人員來電提醒:「您的社保卡將過期」,要求補齊欠款,或將現金轉移到指定賬戶;再到「你有一張今天下午四時以前必須領取的法院傳票」。儘管大陸媒體報喜不報憂,這種詐騙新聞還是在時時提醒「人心不古啊」!
   
   
   
     更麻煩的是「地溝油」也出了升級版。浙江等六省巿特大地溝油犯罪網路,黑工廠、黑窩點十三處,抓獲罪犯百餘名,現場查扣地溝油三千二百餘噸。這批地溝油並非出自飯店下腳泔水的加工提煉,而是將劣質、過期、腐敗的動物皮肉內臟,經過簡單加工提煉的「新型地溝油」,對人體危害更大,含有大量致癌致病物質。這頭國家對「傳統地溝油」尚未出台檢測標準,那頭已經出升級換代版了,檢測之矛趕不上犯罪之盾啊!
   
   
   
     天價婚禮
   
   
   
     二○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山西柳林首富、山西聯盛集團董事長邢利斌(四十五歲)三亞嫁女,央視名人周濤、朱軍閃亮主持,前往助興的名人還有宋祖英、周傑倫、馮鞏、韓紅、撒貝寧、閻維文、殷秀梅……。邢利斌包下希爾頓等數家全球頂級五星酒店,租用三架飛機迎送親友,嫁妝為六輛「法拉利」跑車。邢利斌向媒體承認婚禮總費用一千五百萬,知情人士透露超過七千萬。
   
   
   
     邢乃「煤老闆」,擁產一百零四點七億,才有實力如此炫富,才有實力請來如此眾多「一流名人」。有人指出邢氏富得不合理,鑽了「體制漏洞」。大陸目前至少還有五千萬絕對貧困者(日均生活費不到一美元),這位山西煤老闆如此炫富擺闊,也從一個側面折射出當今大陸社會病相。
   
   
   
     文強遺言
   
   
   
     重慶市前司法局長文強(巨貪)死前說:我知道的事兒太多,我要是不死,很多人就永遠睡不著覺。我其實可以把他們拉下水,陪我一起去死的。但那樣兒,就得把我老婆孩子一塊兒賠上。我為人父,為人夫,還不至於對自己的家人那麼狠毒。但有幾句話,在我走之前要講清楚。一、都說我貪污那麼多錢,玩了那麼多女人。這怪我,也不怪我。不管誰在我那個位置上,都會貪污那麼多的錢,玩那麼多的女人,甚至更多。我不過是按照遊戲規則,做了點兒圈內人人都做的事兒。二、如今,一個幹部要是不貪、不色,誰敢相信你,重用你?全國像我這樣的幹部,不說有幾百萬,至少也有幾十萬吧。單單把我一個文強搞臭、殺掉,又能解決什麼問題?三、我充其量只是個公安局局長,卻能在重慶為所欲為,是誰給我的權力?我的上級都幹什麼去了?又是誰,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兒,卻假裝不知道?四、我貪的錢,遠不止那些。其餘的都到哪去了?我是拿過人家的好處費,在我替人辦的事情中,有些是我自己辦的,有些也得托別人辦。托別人辦事情不給錢行嗎?那些拿過我錢的人,和送錢給我的人,如今都在帶領老百姓參觀我貪污的那些證據。五、殺我,不過是封了我的口,這能封住貪污腐敗的源頭嗎?昨天重慶大街上,有很多人放鞭炮,我看,三年後他們還要不要放鞭炮。有些老百姓恨我沒有替他們昭雪沉冤。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錢,替他們擺平,那些人就得把錢送到我的上司那裡,最後要把我擺平。老百姓是受害者,難道,我文強就不是受害者?六、現在的官員都壞,我不過是其中一員罷了。把我變成這個樣子的,是這個社會,這個制度。
   
   
   
     武和平「說話」
   
   
   
     武和平,公安部宣傳局長兼新聞發言人,一九九二年開封公安局長任上,因破獲開封博物館「九‧一八」盜案而出名。最近撰文:
   
   
   
     這些年常置身於各類非常事件的漩渦之中,所見衝突多因官方的說話引起……。一些官員說話的能力驚人退化:與新社會群體說話,說不上去;與困難群體說話,說不下去;與青年學生說話,說不進去;與老同志說話,給頂了回去。離開秘書和稿子,他們的講話味同嚼蠟,對不幸的聽眾來說簡直是一種痛苦的折磨。面對媒體和公眾時,要麼咬緊牙關死不開口,要麼一不小心,就爆出雷人之語,惹得群情激憤,輿論譁然。……甬溫戲一聲巨響,爆出了問題的實質──絕不是發言人會不會說話,而是背後的觀念、機制使然。
   
   
   
     吃空餉十五年的女副縣長
   
   
   
     二○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山西文水縣商人副縣長王輝(女)被免職。四十二歲的王輝,九○年(二十歲)畢業於山西行政管理學校,進縣民政局,九二年赴京經商──任山西雪恩農牧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十五年吃空餉(不上班領薪)。○七年底殺回文水縣,「棄」商從政,從科員一路升至縣政協副主席,一一年六月升副縣長。
   
   
   
     四月二十二日,《經濟觀察報》總編助理王克勤微博:稱該報發表《吃空餉十五年,山西女商人變身副縣長》,反響強烈,呂梁市府表態要展開調查,但下午接到山西線人電話,王輝派人給接受採訪者送禮,要求改口,被拒後,威脅對方:不改口就製造交通事故,撞死你!當天下午五時四十五分,王克勤透露線人身分:縣民政局三任局長席士彪、和林瑞、陳越明;縣環保局紀檢組長王新忠;縣前政協主席王志剛;政協常委朱麗彬;文水縣殯儀館長王效忠。
   
   
   
     對於當選副縣長,王輝告訴記者:「都是我命好,當時正好有這個機會。去年文水出了個大事,縣委書記、縣長都被免了,縣委沒有女同志,政府這邊也沒有,而且還缺一個『非黨』的。我進政府,就是『一頂二』。」
   
   
   
     縣民政局長陳越明回憶,○七年縣裡讓他推薦王輝為縣政協副主席候選人,「讓我上報她已是科級幹部,但是她啥也不是,我不給她寫。年底,她就通過縣領導把人事關係從民政局辦到開柵鎮去了。她出去後很快就成了副科、正科級。」
   
   
   
     一○年四月八日,文水縣政協七屆四次全委會,王輝當選縣政協副主席。一位在場縣政協委員告訴記者:「選王輝當政協副主席是縣裡的一項政治任務,市領導對縣委書記說,如果她選不上,你這個書記就別當了。選不上,政協主席也當不長。」時任縣政協主席的王志剛證實上述說法,四月十一日他告訴記者,那次選舉「只有王輝一個候選人」。縣委書記說:「選王輝,就是選縣委。」
   
   
   
     王輝之所以能「吃空餉」十五年,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單位用她的部分工資為單位「搞福利」。
   
   
   
     貪官懺悔語
   
   
   
     湖北黃岡副市長操尚銀貪賄一百五十萬、港幣五萬、美金一千,○八年六月十八日「雙規」,二十四日竟退贓二百二十二萬,至少多退三十五萬。○九年八月武漢漢江中級法院開審,他不僅檢舉他人,最後陳述時泣吟《悔恨詩》:
   
   
   
     忘其宗旨,觸其法律,悔其自己,傷其親人,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做其新人。
   
   
   
     評家呼曰:很有修辭格啊!此官獲刑十三年。
   
   
   
     廣西貴港副市長李乘龍○○年四月二十四日絕命前《懺悔詩》:
   
   
   
     錢遮眼睛頭發昏,官迷心竅人沉淪;只因留戀名利地,終究成為犯罪身;功名利祿如糞土,富貴榮華似浮雲;如君能出賚赦手,脫胎換骨重臥薪。
   
   
   
     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求饒時想「淪為」「書法家」:
   
   
   
     我是書法家,求你們不要殺我,我就留在這裡免費給你們寫字,天天寫,每天給你們寫一篇。
   
   
   
     廣西副主席徐炳松想淪為「農民」:
   
   
   
     我受賄這麼多錢,官是不能當了。希望能給我幾十畝試驗田,我用高科技來種田,為國家作點貢獻。
   
   
   
     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宏觀體制司副司長李雄則想淪為「工兵」:
   
   
   
     體改委是一個想腐敗也沒有條件的清水衙門,就那麼一點確認權還被自己用來謀利,讓單位領導和同事蒙羞,如果法律允許戴罪立功,比如上前線掃地雷什麼的,我將毫不猶豫地前行。
   
   
   
     落馬貪官都是到了黃河才落淚。「六四」時北京傳諺:中共的官兒,挨著個兒殺有冤枉的,隔著個兒殺有漏網的。二十多年過去,○九年倒下的南京貪官周久耕(江寧區房產局長,獲刑十一年)、一二年被撤職的西安楊達才(省安監局長),並不是被紀委組織程式拉下馬的,而是靠網民「人肉」出來,因抽名煙(一百五十元的「九五至尊」)、戴名錶(前後十一塊高級名錶)而露餡,依靠強大網路輿論而立案。這些倒下去的貪官成為其他貪官的「消息樹」,奢靡成性的貪官們趕忙伏身裝窮,再也不敢「露富」,以躲公眾「人肉」。
   
   
(2014/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