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郑恩宠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转载来源:[公民权利关注组]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收件箱x
   
   william xu [email protected]

   2月10日
   
   发送至 公民权利关注组
   
   
   “领导说它是马,法院也不敢说它是鹿”
   
    ——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图/文:艾晓明
   
   
   
   
   
   
   
   
   
   
    图1 张庆方律师
   
   张庆方:
   
   张庆方,男,1973年生,山东省梁山县人。1995年毕业于烟台大学法律系,获法学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获法学硕士学位,200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
   
   2001年创办北京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现为该所合伙人,律师。
   
   主要学术兼职:北京大学廉洁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导师,中国政法大学恢复性司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主要研究领域:恢复性司法、死刑、刑事责任的基础理论等。
   
   艾晓明:
   
   艾晓明,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已退休)。妇女性别与文化研究学者、纪录片独立制片人。2003年参与为孙志刚案呼吁,与许志永、高耀洁等人同获广州《南方窗》“为了公共利益”社会良知奖。
   
   访问时间:2014年1月23日下午,张庆方所在律师事务所办公室。
   
   
   
   2014年1月22日,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审理。
   
   
   
   
   
   
   图2 警察把守通道,记者与公民无法靠近一中院(透过树枝可以看见的建筑)。
   
   次日下午我访问张庆方律师,他正在接受外媒记者的电话采访。我把他当时的回答一并记录在此。为阅读方便,电话中外媒采访的话题用括号标示出。这里的插图都是头一天庭审外的情形。
   
   (电话中记者问有关王功权认罪视频):
   
   张庆方(以下简称张):……许志永认为他无罪,人家王功权都承认他有罪了,并且表示要和许志永断绝关系。是这么一个烟幕弹,对。
   
   (这对你们辩护有影响吗?)
   
   张:对辩护没有影响。王功权对教育平权的过程讲得很清楚,他认为我和许志永都不希望这个国家乱,因为现在中国搞建设,还是需要稳定。我们都希望理性和平地推动社会进步。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许志永和他的朋友们的一些做法,让政府感觉到了压力。他说我们可能高估了政府的容忍限度,就是这么一个表态。他意思说得很清楚: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去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希望这个社会乱,把社会搞乱,从来没有。
   
   法律上,不是说一句我认罪伏法就叫认罪。法律上的认罪必须是对检察院所指控的犯罪行为他自己也认为构成了犯罪。这一点很清楚,检察院所指控的新公民运动这几次所谓的聚众扰乱公共秩序活动,有五次,其中只有一次,就是去年2月28号家长们在北京市教委门前请愿的过程中涉及到了王功权。但是王功权也没有组织,也没有上街,也没有去现场。只是提前两天,许志永和他见面的时候说,我们想鼓励学生家长们2月28号请假一天,到北京教委去请愿。你是不是也发个微博,让更多的人看到。他就发了一个微博,他其实所有的参与就是发了一个微博。这个他也认为是不构成犯罪的,也没想过去搞什么乱子,没有。
   
   (你们看到了录像吗?)
   
   张:我们是在庭审中看到的录像,他承认许志永找他发呼吁家长请假一天的微博,这个他是承认的。这个过程他讲了一遍,大致也就是这样,别的也没什么内容。
   
   
   
   
   
   
    图3 地铁口附近,警察封锁了通向法院的道路。
   
   (录像是真实的吗?)
   
   张:是真实的,这个我能确认。
   
   张庆方放下手机继续:最终它这种宣传策略不单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反而让政府更丢脸。因为它有一个基本的道义在里面,也不要侮辱中国人的智商;大家都明白王功权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艾:你觉得王功权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王功权不是一个搞政治的人,甚至他也不是一个企业家。王功权是一个文人,他很热情,有文人情怀。这个人不是那种处心积虑心思非常缜密的人,他是真性情,并且他的情绪也容易波动。过一段时间,他会觉得垂头丧气,他就是这么一种人。但是不管情绪高涨还是低落,他都很真实,他不善于隐藏,他也不懂得隐藏;甚至他认为就没有必要隐藏。就是这么一个人。
   
   现在说王功权认罪,我们看到的全部的证据只是说:他希望尽早获得自由,因为他身体有病。他也说了,我以后不想再参加政治活动。我希望能有时间多陪陪家里人,能够写写诗;还能够用我的专长,扶植青年创业。他搞投资的嘛。所以我认罪伏法,我也希望政府能够给我这么一个机会。
   
   这也是一个很真实的表达,因为我们也不能渴望每一个人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大家有各自的考虑,各人有各人人生的安排。功权这么做我们很理解。再一个功权在里面这几个月,没有出卖任何朋友,就包括有一个视频事件——
   
   我做许志永的律师,刚刚见他的时候,我拍了一段视频,在看守所。许志永就讲了几句,提倡大家堂堂正正做公民。他说,呼吁教育平权,呼吁官员财产公示,推动教育平权,在这个荒诞的时代,这就成了我的三大罪状。但是,社会进步总是需要有人做出牺牲。他有准备做出牺牲,也呼吁大家都要把宪法呼吁的权利当真。堂堂正正做公民,大家大声地呼喊出来。
   
   这个视频当时被王功权发到国外网上,造成相当大的影响。官方非常不高兴,为此找过我好多次;说这个视频是怎么散发出去的,为什么要散发。后来王功权被抓以后他完全是自己承担责任。他说首先律师给了许志永的太太崔筝,崔筝觉得王功权是许志永的朋友也非常关心许志永就给了我,并且也再三地叮嘱我不要向社会公开。他说这都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和他们都没关系。警方就问张律师为什么要拍这个视频,王功权说我不了解。警方又问那他的态度是希望你公开还是不希望?王功权说他非常清楚地表达了说不让我公开。
   
   他说的所有这些在里面的表述都是自己承担责任,没有说推卸责任,或者歪曲事实,去分散、逃避自己的责任。没有。
   
   不仅是王功权,其他的人,总共抓了十几个人。这些参加新公民运动的人,还都是有担当的。大家对这个过程讲得都很清楚,说为什么我们这些人能够走到一起?因为首先,我们有着共同的理念。像呼吁官员财产公示,我们这个执政党太腐败了。如果能够推动财产公示的立法,有效地反腐败,其实恰恰能够提高执政党的威信;提高政府的廉洁程度。这对政府是有帮助的,因为中国现在好多问题都是因为腐败。
   
   
   
   
   
   
    图4 突破重围赶往现场的访民
   
   至于说他们这么做是不是受许志永博士的影响,好多人也说得非常实事求是。他们说我们认同许志永博士的公民社会理念、新公民的理念,这并不等于说他指使了我或者说他让我做什么。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们是因为本身对腐败的看法,才去参与推动财产公示。这个说得也很清楚。
   
   当然因为人多,大家面临的问题不一样。在警方侦查终结的时候,也给两个人办了取保。其中有个人也讲过:我过去非常认同许志永的理念,后来就发现他应该是有政治目的的。他是反对一党执政的,希望中国将来搞多党制,废除现在的一党制。我是被他蒙蔽了,说过这些话。
   
   尽管说过这些话,许志永也是非常理解的。包括我作为律师也非常理解。因为这个人,爱人没有工作,小孩当年要参加中考;家里就靠他一个人,警察一直又在做他的工作。你说理念很重要,良心、正义都非常重要,但是家里人现实的需要也不能不考虑。所以他做了这么个妥协。我们其实是为他高兴,毕竟他妥协了也换来了自由。我觉得这也是值得的,最关键就是他并没有在这过程中歪曲事实。他参加财产公示大家是怎么讲的,大家怎么一再强调要理性、和平,不要影响交通,不要影响其他人正常的生活;如果警察来了我们就不要和警察发生争执。他对这个过程讲得也是非常清楚的,并没有说许志永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指使我们怎么样。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过半句话大家在策划犯罪活动,大家通过制造社会不稳定向执政党施压。
   
   所以看了我觉得还是挺佩服他们的,对采取了适当妥协方式的人,我们是充分地理解。
   
   
   
   
   
   
    图5 警察在路口驱赶外媒记者 艾:你有没有听说?有传言高层领导跟任志强吹风,说什么反党集团?
   
   张:这个应该是假的,为什么?因为可能是北京市的政协主席。他在一些会上可能就说政协主席找我了。其实我觉得,俞正声还不至于用这么一种愚蠢的方式来讲,不至于。但是我了解的是,这些企业家们确实是一直在呼吁。
   
   (接采访电话,同样是询问有关王功权认罪的视频):
   
   我看到了王功权的视频。许志永在11月初也看见过王功权的视频。在这上面确实是讲过我以后不再支持许志永这些活动了。警方说不行,你必须要和他断绝关系。王功权说你让我跟他断绝关系,让我太难堪了吧;不支持他就是了。有这么一段话,我们了解到是这样。
   
   至于说他有没有讲过他作为法学博士为什么不认罪,我没有看到过。再一个就王功权本人,就许志永做的那些事情,我倒是看到过很完整的笔录证据。他认为许志永这么做都是怀着建设这个社会推动国家进步的目的。大家都不希望这个国家乱,大家都想着去建设,而不是去破坏。这个我手头是有证据的。我没有看到他认为许志永就构成犯罪。没有的。
   
   十一月初这个案件整个侦查都要终结了。警方就大规模高强度地对每一个人连夜讯问,逼他们认罪,写悔过书。其中也确实有一些人顶不住压力写了悔过书,王功权也写了一个悔过书,说我认罪伏法,我希望能早日获得自由,多有时间陪家里人。但是这个悔过书只是说有一个我认罪伏法的表态,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并不认为构成犯罪。他也不认为许志永所作所为构成犯罪,这个很清楚。
   
   这个视频昨天在法庭上也播放了。警方找他,向他了解情况。这个是有的。我没有看到他说断绝关系这个话,并且我刚才跟你说了;我们了解的情况,警方要求他声明划清界限,他说划清界限让我太难堪了吧。当时有这么一个话。
   
   在给许志永播放的视频中,11月初的视频中是有这个的。我听许志永讲了。对对。警察是不是当场这么说的不知道,但是王功权确实是在录像中说的,你让我跟他划清界限,这个我太难堪了。这个确定是有的。
   
   
   
   
   
   
    图6 在警察封锁范围外,声援许志永的公民来到现场,在两栋楼之间接受采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