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郑恩宠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中国 | 政治
   
   
    北京检察长:中国每年约200万刑事被害人获赔无门


   
   
   图片: 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池强。 (网络视频截图)
    刑事犯罪案受害人如何获得赔偿?成为正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代表关注的话题。北京市检察长池强建议,国家应制定出台刑事案受害人救助法律,以维护司法公正、避免受害人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
   
    北京市检察长池强在“两会”北京团参加审议时,使用“水中月、镜中花”的词句形容目前中国刑事案件办理过程中,受害人一方在饱经犯罪摧残之后,又无法获得民事赔偿的窘境。
   
    3月11号出版的《北京晨报》报道说,据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池强披露,2001年以来,中国每年刑事犯罪立案数均在400万起以上,破案率为40%至50%。除已破案的外,每年约有200万被害人无法从被告人处获得赔偿。池强认为,如果被害人得不到国家救助,不仅会怀疑法律的公正,还很有可能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因此建议中国应制定出台刑事被害人的救助法。
   
    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就此表示,他本人多年前就曾呼吁通过立法,对刑事案件受害人以及包括民事事故受害人等进行过渡性生活补偿。但目前来看,中国能否出台全国性的救助法规条例却仍不明朗:
   
    “中国目前刑事被害人确实很难得到赔偿,我在很多案件中也遇到这种事情。我的一位当事人被打成严重残得不到赔偿,到处去控告。假如国家建立救助机制,被告人就是无能力赔偿的情况下,由国家先赔偿。国家有义务、《宪法》也有规定,所以建立这样的制度很有必要。”
   
    刘晓原律师指出,针对中国各地实际存在的救助方式不规范、不平衡等问题,在推动刑事案件被害人救助立法过程中,应着重衡量个案实际状况,以及国家统一的补偿标准:
   
    “每年中国发生这么多刑事案件,有些是被告人不愿拿钱、有些可能也是受害人家属要的数额很大,但现实中很多被告人家中也是很穷的,造成被害人死亡或伤残根本赔不起。国家应该建立这种救助基金,标准也应与国家赔偿法是一样的。”
   
    中国大陆近年来群体性冲突,以及在公共场所对无辜民众实施暴力的事件明显增多,救助被害人的问题也持续引发社会关注。按照目前中国的法律法规,受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经济损失,主要需通过刑事案提出附带的民事诉讼,并由被告人及其赔偿义务人作出相应赔偿。
   
    中国最高法、最高检以及公安部、民政部等八个中央级部委2009年虽也出台《关于开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的若干意见》。但现实中,很多被告方没有赔偿能力或赔偿能力不足,以致法庭判决犹如一纸“司法白条”,受害人一无所获、生活无着的问题仍大量存在。
   
    中国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认为,从国家法律层面解决中国刑事受害者的救助问题具有现实意义。但国家在实施救助工作中,如何避免损伤纳税人的权利却也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他说:
   
    “我认为对于国家应当负责任的问题,比如暴力袭击、伤及无辜,这种情况下国家应当负责任。因为暴力袭击是政府对(保护)人民安全没有到位。但如果是出于个人的恩怨、报复、仇杀,有责任人的情况下也一概要国家赔偿的话,国家支付的是纳税人的钱,这对纳税人也是不公平的。”
   
    张赞宁教授认为,除救助数百万刑事犯罪受害人之外,如何实现关注民生、民权的政策以降低犯罪,则是目前国家立法和行政机关改革亟需关注的问题:
   
    “首先,国家统治阶层应该实行仁政。我们这个国家总是讲‘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我觉得这话不一定有道理。如果政府实行民主政治、开放政治,民间的一些积怨能够得到疏解、有解决的途径,那么犯罪率肯定会下降。现在最主要是通过高压政策维稳,往往加剧社会矛盾、增加犯罪率。”
   
    《北京晨报》的报道还说,北京市检察长池强建议人大,救助机制应遵循应急救难的原则。国家帮助刑事被害人只能是暂时、救急,而非长期或固定的赔偿。他认为,国家相关救助的数额应综合考虑刑事犯罪被害人的急迫性困难、犯罪造成的实际损害、被害人经济状况,以及维持被害人在当地基本生活水平的最低支出等因素。
   
   
   (记者:何平 / 责编:嘉华)
(2014/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