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郑恩宠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709高月律师助理被取保候审
·徐翔案涉上海高层黑幕
·众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王宇律师生日快乐!
·屈振红律师恢复执业
·刘律师到上海我被限出
·攻上海帮收集证据人人有责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专家:习近平不是法学博士
·王宇35岁人权律师划破夜空利剑
·江泽民连续7次缺献花圈“”露面
·王宇律师获国际人权奖
·800律师严正声明!
·三律师夫人在津举牌抗议!
·我与60律师声明:天津警方莫做替罪羊
·上千律师公开站到正义一边
·收集吴志明证据人人有责
·聂树斌案几代律师前仆后继努力
·雷阳案的双方都离不开律师
·习王定调上海反腐将有大动作
·2016年5月中国律师20件抗争记录
·我与82律师谴责津警方滥权
·聂树斌案持续21年律师前仆后继
·夏霖律师被关19月后将开庭
·上海女裸死父母上访14年无果
·四律师赴全国律协维权无人接待
·中纪委步步逼近上海帮好景不长
·高智晟女儿在港台为父奔走
·中共为何突然对律师高度关注?
·我与50律师致信国务院、司法部、全国律协
·中国留学生蜂拥报名加入美军
·最高院法官受贿涉上海官场
·中共何时给律师电警棍调查令?
·港人内地“失踪”不能请律师
·吕京花六四后流亡美国艰难路程
·声援两律师在津检察院前静坐
·习将掀更大风暴严防120高官
·台湾各界声援高智晟律师
·中共六法院判决裁定我未吊律师证
·一手大反腐一手打压维权律师
·基督教与美国文明、宪政、人权
·一大批律师紧急入中共领导体系
·高智晟家人艰难流亡过程
·239位网民声援律师维权
·习为何学蒋经国急聘律师进党政体系
·高智晟中国曼德拉、甘地
·官方称将改善对我监管待遇
·高智晟与所谓访民英雄是两类人
·中共急聘律师和公民维权乱象
·709律师蒋援民处于经济困境中
·郭国汀转我网文声援蒋援民律师
·舒向新律师出狱访民程玉兰迎接
·习近平七一论中共将被历史淘汰
·秦永敏、沈佩兰案将分别开庭
·杨律师遭陷1千律师去信曹检察长
·习近平公布百名专职免费律师电话网站
·习反腐重点高干、常委、政治局、中委
·709大抓捕涉全国319人上海15人
·709 大抓捕一周年总概(中国美丽岛案)
·13名法律专家介入万科股权之争
·江泽民等元老缺席七一大会分析
·台湾各界声援709被捕律师
·鲍彤等呼吁中共十九大公布财产
·高智晟、赵威、沈佩兰新消息
·台北律师公会就709抓捕律师案声明
·潘基文访华赵威获释上海公民代理失败
·709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七一后胡锦涛露脸江泽民缺席
·上海律师任总工会主席习江路不同
·德驻华使馆就709大抓捕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仍在战斗
·还我709被捕律师、公民
·我与51律师就任全牛律师被刑拘紧急声明
·美40万律师授王宇律师人权奖
·维权律师和公民海外同盟成立
·律师们纷纷捐助任全牛律师家人
·潘基文谴责中方打压律师、公民社会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任全牛律师妻遭传唤孩子受骚扰
·谢燕益律师家人被逼迫搬家
·鲍彤:评“全面依法治国”
·官方请我喝茅台准妻子先赴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夏博义大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日期:2014-03-11] 来源: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 作者:夏博义
   作者 Paul Harris, S.C. (夏博义资深大律师) 香港大学 法律学院 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 第十八期专题论文(2008年8月)
   

   
    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本文的目的是探究在国际法的意义上是否可以说西藏拥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中国政府对此问题的官方立场是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法国曾声称阿尔及利利亚是法国本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样)。质疑此论点的人经常被中国官方媒体攻击为“分裂主义分子"[1]和反华。如果这些人自己就是中国人并且居住在中国,那么他们就会被监禁。以前的魏京生和近期的胡佳便是因呼吁中国政府对西藏问题转变态度而被监禁的中国大陆著名异见人士。
   
   
    同样地,质疑西藏问题的中国境外人士亦惯常地被中国批评为“干涉中国内政"。然而对于西藏人及大部份中国境外熟悉西藏情况的人来说,西藏问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国际问题。
   
    大多数国家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值得注意的一个例外是英国—它传统上承认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且西藏在这个前提下拥有自治权。这个逃避问题的巧妙做法,近似于清朝(1644-1911)末年中国和西藏关系的实际情况。美国自 1966 起正式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许多国家一直掩盖或刻意回避了它们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是“法理上的承认”还是“事实上的承认”,即承认中国对西藏具有法律上的主权还是仅仅承认中国在统治西藏这个事实。
   
   
    即使存在以上不明确之处,大部份国家对某一领土状况的承认,在国际法上已构成对这一状况的有力的,甚至具有结論性的证据。那么就产生了这个问题:为什么在西藏问题上这一点应该有所不同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需考虑国际法上主权和民族自决权的含义,以及中国与西藏关系的事实。 何谓主权?
   
    三百年来支撑国际法体系的是传统的主权理论,根据这一理论国家的统治者们通过互相之间的协议来决定各自统治的领土范围。这个通过 1648年的《威斯特伐里亚条约》得以确立的体系没有赋予被统治者任何角色以选择其统治者。主权若不是通过征服来确定,就是通过双方同意的割让来决定。西班牙根据 1713年《乌得勒支条约》把米诺卡岛割让给英国的时候没有人征求岛上居民的意见;在被法国占领后,根据 1763年《巴黎条约》再一次割让给英国的时候,或者是根据 1802年《阿敏条约》以割让的方式重归西班牙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在欧洲有许多小国,它们也曾被多个欧洲大国觊觎,而米诺卡的遭遇就是它们当中的典型代表。海外殖民地的命运也与此情况类似,它们的割让也是完全无视当地居民的意见的。孟买在 1662 年成为英属領土,它是作为查理二世的葡萄牙新娘凯瑟琳的嫁妆由葡萄牙割让给英国的。
   
    当代国际法尽管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于世界上的每个国家,但总的来说还是一项欧洲的发明创造。[2]特别是其中的国家主权原则更是如此,而中国正是根据这一原则主张对西藏的主权的。有一个比较具信服力的说法是,[3] 中国将这个欧洲概念用于主张对西藏的主权是扭曲了清朝皇帝和西藏达赖喇嘛之间那种保护人与宗教领袖之间的传统历史关系,而非统治者与臣民之间的关系。如果这种说法正确,那么中国根据清朝与达赖之间的关系(还有近期根据更早的(元朝)蒙古皇帝和西藏之间的关系)而作出其对西藏拥有主权的所有主张都存在误解。然而,下面我会论述,无论是否误解,这些主张在任何情况下对西藏现在是否拥有民族自决的权利都不构成影响。
   
    自决
   
    威斯特伐里亚的国家主权概念与十九世纪的欧洲民族主义者希望组成自己国家的愿望存在冲突。波兰的民族主义者不愿波兰被德意志和俄罗斯两帝国瓜分;捷克也不愿作为奥斯托-匈牙利帝国的一部分。英国支持希腊脱离奥特曼帝国独立的大业,而欧洲强国亦普遍支持塞尔维亚人、罗马尼亚人和保加利亚人的独立大业。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上,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在以下这个原则上推动和解:“本次战争中的每个领土问题的解决,都必须从其人民的利益出发,并以他们的福祉为宗旨,而不是作为立场对立的国家之间的利益调整或妥协"。尽管如此,这项原则仅在其符合出席巴黎和会的主要国家的利益的情况下,才得以选择性地被适用,而在其他情况下此原则被公然忽视,特别是在不顾中国青岛居民的意愿而将这一前德国势力范围下的中国港口划归日本的事件上,这个情况更为明显。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成立之时,人们已经广泛地承认各民族有民族自决的权力。《联合国宪章》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在尊重民族自决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是联合国的宗旨之一。因此,可以说每一个批准联合国宪章而成为联合国成员国的国家—包括中国—已经接受了尊重民族自决的原则。
   
    在《联合国宪章》之后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了一系列权利,这些权利在两个更加具体的公约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阐述。与《世界人权宣言》不同的是,这两个公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公约。《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第一条都规定:“所有民族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联合国的 192个成员国中,已有161个[4]国家批准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还有五个国家,包括中国,已签署该公约但尚未批准。一个国家如果签署了一个公约,比如《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那么根据国际法该国就有义务“不得采取任何足以妨碍条约目的及宗旨之行动"(《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18条的规定,该条是对习惯国际法内容的编纂)。中国在2001年3月批准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而且就该公约适用于中国大陆来讲,对其第一条未进行任何保留。
   
   
    因此,出于对《联合国宪章》的遵守,并作为《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签署国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成员国,中国有义务尊重民族自决的原则。
   
    民族自决权的实质内涵是什么?
   
    在自决权被写入《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中时,人们对其保障的内涵还未形成共识。总的来说,西方国家是不愿把这一权利列入公约的,但为了响应新独立国家消除仍存在的欧洲殖民主义的渴求,他们感到有义务把民族自决权列入公约中。共产主义国家和受苏联影响的国家一般将民族自决解释为选择社会主义政府的权利。
   
   
    自从《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在 1976年正式生效之后,就出现了一种普遍的担忧:如果第一条中规定的民族自决权按其字面意思适用的话,就会导致许多现存国家的解体,特别是对非洲国家来讲,它们的国界大都是在殖民时期确定的;同样地,对于国内存在少数民族在特定地区内构成大多数人口的许多国家,这一担忧也是存在的。
   
    一种普遍(尽管并非得到了绝对认同)的观点是两公约第一条规定的自决权只适用于以下主体:(1)居住在一个独立国家的所有人民;(2)尚未独立国家的所有人民;以及(3)处于外来军事占领之下的领土。[5]
   
    这一限制性的概年排除了无数在一般语言意义上可被称为“民族”的群体。它排除了许多人口集中在一国某地或多国多地的非洲部落。因此,这个概念不会催化诸如尼日利亚贝尔法蘭战争或肯尼亚近年情况那样的分裂非洲的趋势。这个限制性概念比较有争议的一点是,它也排除了那些长期为独立而斗争的一些民族,比如(分布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各部分的)库尔德人。
   
    殖民地的自决的问题在联合国大会《关于准许殖民地国家及民族独立的宣言》(1960年12月14日通过的联大1514 号决议)中得到了考虑。该宣言的第一条规定“各民族之受异族奴役、统治与剥削,乃系否定基本人权,违反联合国宪章,且系促进世界和平与合作之障碍"。联大后来在 1970年又通过另一决议─《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这一决议重申“异族奴役、统治和剥削违反了(自决)原则",幷且是“对基本人权的否定以及违反《(联合国)宪章》"。
   
    这两个联大决议得到了广泛的适用。联合国将异族统治这一概念适用于以下情况:苏联入侵阿富汗;越南入侵柬埔寨;以色列占领阿拉伯领土;前苏联占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美国占领格林纳达;印度尼西亚占领东帝汶;及伊拉克占领科威特。[6]异族奴役、统治和剥削违反了一民族的自决权,已经被强烈主张为构成习惯国际法的一部分,即不是通过条约,而是通过国家之间的习惯而确立的国际法。
   
   
    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
   
    中国目前对西藏的控制始于 1950年人民解放军入侵西藏并于昌都击败西藏军队。中国主张在其入侵西藏之时,西藏已是中国的一部分。
   
    这一主张是基于始于 18世纪清朝对西藏的主权。近期中国更主张对西藏的统治可以追溯至蒙古人对西藏的统治,即中国的元朝。
   
    从历史角度而言,中国的主张存在三个问题。首先,正如上文已经指出,清朝和元朝的统治者与西藏之间的关系是否是统治者与臣民之间的关系存在疑问。康熙皇帝在1720年占领了西藏,在他于 1722年去世之后,他的继承人雍正皇帝继续占领西藏直至1728年。后来在 1750 年和 1792 年中国再次入侵西藏。然而,在1728 年的占领结束后,以及在其后的每次入侵之后,中国军队都撤出了西藏,而西藏事实上是完全独立的。[7]
   
    第二点,两个朝代中都没有宣称过这种占领关系使得西藏成为中国本土的一部分。如果这能算得上是一种政治关系,那么只是一种附属关系,即现代语言的殖民关系。以此为基础,就可以做出西藏是一个殖民地的结論,而西藏亦因此应有自决的权利。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中华民国在1911年承继清朝之后,它与西藏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关系——既不存在类似清朝与西藏之间的关系,也不存在类似现代的主权关系。1912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做出了西藏独立的正式声明。尽管中华民国针对这一声明对西藏主权提出了主张,但除了侵占一些領土存在边界争议的远东地区之外,它并未对西藏实施任何控制。1911 至 1950 年之间,西藏是完全独立于任何外来控制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