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郑恩宠
·广西村民抗议工厂排污
·隋牧青、吴魁明律师为光明而呼吁
·外交部人权处的电话
·事实与反思(八)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十)
·事实与反思(十一)
·事实与反思(十二)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日期:2014-03-07] 来源:新公民邮件组 作者:佚名

   
   
   
    导读北方某座城市,成为张青记忆中的禁区。在那座城市的收容所,参与卖淫的张青度过了长达半年的“收容教育”生涯。
     那里不是监狱,但对张青而言,却与监狱无异。半年的自由被剥夺,却未经任何法官宣判。让她失去自由的依据,是《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数据显示,国内共有200余家收容所,参与过“收容教育”的人数超过百万人。
     与2013年被废除的劳教制度一样,越来越多的司法界人士认为,收容制度与依法治国的精神不符,不断呼吁中止收容教育制度。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正式提交了《应尽快废除收容教育制度》议案。在收容遣送、劳动教养被相继中止后,下一个被废除的,会是收容教育制度么?
   1. 亲历收容所
    有人大声喊张青的名字,浑身赤裸的张青,下意识夹紧双腿,小步前行。此前,她把要好姐妹的电话,偷偷写在了大腿内侧。
   这里是北方某座城市的看守所,因卖淫被抓,张青被送往此处进行为期半年的“收容教育”。
   进收容所前,她已从他姐妹口中听过关于这里的传闻,但百闻不如一见,这里的生活令这位40多岁的农村妇女瞠目结舌。
    第一个印象是“贵”。 张青被抓时没来得及带钱。在收容所里,一切都需要自费。衣服、漱口杯、被子、牙刷、脸盆、饭盆等一些生活用品,加上体检费,就要收取800元。
   张青不敢联系家人送钱,于是打了白条。但很快她发现,没钱在这里寸步难行。收容所里有个小卖部,可以买到榨菜、鸡蛋、方便面等食物,“但价格是外面的两三倍,外面卖一块五的咸菜,这里卖两到三块,一小瓶饮料得十来块”。
    收容所内每月需缴纳200元的生活费,交不上钱的,每顿只发窝头,其他人则是馒头和稀饭。
   啃了几天窝头后,张青最终决定往家里打电话,但时限3分钟,不可使用方言,不可说收容教育所不好。在管教的监视下,她只说了自己被抓,需要钱和送钱地址。
   吃饭之外的时间更难熬。刚进来的“新生”需要背诵收容所规定“33条”,比如任何地点不能大声喧哗也不能耳语,“想和人说话就得像做贼一样”。
    过了新生期后,收容所的每日生活大致可分为两部分,第一件事就是在大教室里坐军姿。满屋子穿着粉红色教服的妇女们坐得板直,不准说话不准动,“坐得屁股疼死了,连凳子上有几个洞都感觉得到,直到屁股上坐出黑色的硬皮,才渐渐麻木”。
    第二件事就是劳作,她们称之为“叠纸袋”,将纸巾码得整整齐齐放入塑料袋中,“据说是国外一种用来包狗大便的纸袋”。
    叠纸袋看似容易,其实细致繁琐,不能褶皱、完全对齐。因怕纸张飞走,炎炎夏日不让开电风扇,张青和姐妹们常常大汗淋漓。
    “不停重复同一个动作,一个小时下来,我的肩膀酸痛得不行。”但几乎每个人都在拼命地干。只要完成工作量,就能缩减被收容的天数。
    也有其他减少收容天数的捷径,比如收容所曾举办过油画比赛,事先承诺参赛学员可获加分,缩减收容天数。张青等学员认真花了半个月,但最后得知除了获奖的3人外,其他人想加分需要交100元“买画纸”。
    “这里就是无底洞,几乎处处花钱。”张青说,她在收容所半年,省吃俭用也花费了五六千元,而一些过得好些的学员,花费上万元。
   张青说,收容所规定,每周一个宿舍中有3个人可接受家属探视,亲属需向收容所缴纳200元探视费,“这些钱从未有详细名目,也不知收取用作什么用途”。
   类似的情形在其他收容所也有发生。媒体曾曝光,深圳市收容教育所内一名医生向一名失足女索要万元,称失足女如不给钱随时会被收教半年,并称此前曾多次收钱帮人摆平类似事情。此事经媒体曝光后一度引发热议。
    “不论是看守所的律师会见,还是监狱的家属探视,都不会收任何费用,收容所这种收费完全没有依据。”朱列玉说。朱列玉是来自广东省的全国人大代表,曾担任过法官和律师,他认为因为收容教育制度程序不透明,标准不确定,司法随意性,导致收容教育成为了腐败的高发地带。
    “收容教育的决定机关、执行机关都是公安局,其判断具有随意性。导致现实中的寻租空间特别大,形成巨大的腐败黑洞”。朱列玉说道。
   2.仓促的收容
    张青与“收容制度”的相遇,有些猝不及防。
   1993年9月4日,国务院公布《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此后,中国大部分一二线城市都设立过收容教育所。
    数据显示,中国在2002年就有200个收容教育所,数百万人曾被收容。
   虽然已施行20年,但在被抓前,张青对这一制度知之甚少。
   她在城乡结合部租了一间平房,接客和住宿都在这里。出租房挂了按摩的牌子,但特殊服务只供给熟客。有姐妹警告过她,如果被抓“下场特别惨”。
    她一直以为被抓就是拘留——按照法律规定,治安拘留最多15日,涉及严重犯罪的刑事拘留一般最长30日——但几进宫的同行给她普及了常识,“关进收容所最可怕”。
   去年春天的一个中午,张青接了一名熟客,谈好价格70元,期间警察闯入,两人被带到派出所分开做笔录。最终,张青承认卖淫,并问警察,可不可以不进收容所,“警察说只有交罚款才能不进去,要五六万”。
    张青拿不出这笔钱,她每个月的收入都寄回农村老家给母亲和孩子了。
   随后,张青被送往拘留所,拘留15天。她想起了收容所的传言,请求回家拿点钱和生活用品,但被拒绝。
    拘留7天后,她经历了一次提审,警方问话很简单,大约5分钟左右就结束了,并让她在笔录上签字。15天期满后,她接到A4纸大小的一张通知单,告知要对她进行收容教育半年。随后,抓她的派所处派来了警车,将她直接送到了收容所大门口。
   路上,她抱着通知单哭了半天,她觉得自己要去坐牢了。直到现在,她仍分不清坐牢和收容的区别。
    “这就是变相剥夺人身自由的处罚措施。”朱列玉说,收容所与监狱并无太大区别,除特殊情况可以短暂请假外出外,基本与服刑无异。
   朱列玉称,如果是通过刑事程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需要严格的法定程序,公安机关抓人、检察院批捕、起诉、法院审判、二审,公检法三方相互监督,多项程序保证司法公正。而收容教育同劳动教养相类似,都是行政机关通过行政程序,剥夺公民法定的人身自由。
    此前,全国政协委员马光瑜则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关于尽快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他指出,《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有两种以上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分别决定,合并执行。行政拘留处罚合并执行的,最长不超过二十日。”马光瑜认为,无需经过司法程序,行政机关可以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的时间最长不超过20天,可见收容教育制度有悖于相关规定。
   3.迷失的初衷
    收容教育所设立的初衷,是公安机关依法对卖淫嫖娼人员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组织参加生产劳动以及进行性病检查、治疗的行政强制教育措施。
   文件中特别强调,收容教育所应当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
   二十年过去了,收容所的设立初衷实现了么?
    2014年2月,记者见到张青时,她正身处深巷内一家小店中。小店亮起粉灯,她已重操旧业。对她而言,收容所只是一段噩梦般的插曲,并没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她说收容所并未让她感受到阳光和美德,留下印象的只有“站岗的时候像木偶一样面无表情,坐军姿时像傻子一样无能言语,睡觉的时候像动物一样挤在一起”。她反而认为,因为将大量卖淫妇女聚集在一起,人性的恶被放大了。
    张青说,从事这个行业的女人,多是敏感、自卑、易怒,进入收容所后,仿佛将人性中的恶放大了,“好人在这里忍气吞声,坏人则作威作福”。
   张青认为,收容所失去效用的主要原因是管教方法不对路,“为什么用管理犯人那一套管理我们?”
    关在收容所内的多为底层性工作者,“年轻漂亮的,很少关进这里的。她们挣得多,或者有关系,可以把自己弄出去”,张青说,许多人入行其实是生活所迫。
   张青曾是一位按摩师,与老公离婚后独自外出打工,一心想多挣点钱给孩子和父母。她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个月最多能拿到3000元,除了房租和饭费,所有的钱都寄回老家。
   因常年按摩和过度劳累,她的手指患上了类风湿,指节开始变形,每次帮人按摩都钻心疼。几年前,一位按摩店的姐妹劝她:“要不去帮人打飞机吧。”
   打一次飞机30元,相当于她按摩两个小时挣的钱。比较之后,她选择踏入这一行。渐渐地,也开始接受更多的业务。
    她们常常在平房或深巷中,租下十来平米的小房子,门口立上一个“足浴”或“足疗”的小牌子,点上一盏粉灯,就算开业了。
    她们接待的主要是农民工或老人,一次费用30到70不等,“就相当于两斤猪肉或4斤苹果”。
   很多按摩女有完整的家庭,老公对此事也知情。“家里穷没有办法,我就想干一阵,给家里盖个新房子。”40多岁的蓝姐说,她被抓进收容所后,老公就告诉家里人,“我是搞传销进来的”。
   也有对此事并不知情的老公,直到妻子被抓。李丽的老公得知事后,只是告诉孩子,说妈妈手机丢了,不能往家里打电话。
    李丽被解教的时候,是老公接的他。李丽问他:“恨不恨我?”老公抱着她开始哭,他知道家里难,妻子才会做这一行。他只恨自己无用。
    朱列玉认为,以金钱为媒介的卖淫嫖娼行为属于“无直接受害人的违法行为”,一般情况下,不会对他人、对社会造成直接和重大的影响,动辄对他们处以长达6个月至2年限制人身自由的收容教育,明显表现出处罚的过度供应,不能体现处罚与行为之间的对等性。
   朱列玉举例称,按照我国现行刑法的规定,即使是构成刑事犯罪的故意伤害行为,如果仅致他人轻伤,一般只须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且实践中往往判处缓刑。
    “难道两个不道德的男女以金钱为媒介进行一次隐蔽的性交易,社会危害性会超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犯罪行为?”
   4.废除的呼声
    朱列玉认为,在中国法治发展过程中,有三个制度饱受批判、争议:收容遣送、劳动教养和收容教育制度。
    2003年6月20日,在“孙志刚”事件发生仅仅三个月后,国务院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2013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废止有关劳动教养制度的四部法律文件;对正在被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剩余期限不再执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