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郑恩宠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日期:2014-03-07] 来源:新公民邮件组 作者:佚名

   
   
   
    导读北方某座城市,成为张青记忆中的禁区。在那座城市的收容所,参与卖淫的张青度过了长达半年的“收容教育”生涯。
     那里不是监狱,但对张青而言,却与监狱无异。半年的自由被剥夺,却未经任何法官宣判。让她失去自由的依据,是《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数据显示,国内共有200余家收容所,参与过“收容教育”的人数超过百万人。
     与2013年被废除的劳教制度一样,越来越多的司法界人士认为,收容制度与依法治国的精神不符,不断呼吁中止收容教育制度。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正式提交了《应尽快废除收容教育制度》议案。在收容遣送、劳动教养被相继中止后,下一个被废除的,会是收容教育制度么?
   1. 亲历收容所
    有人大声喊张青的名字,浑身赤裸的张青,下意识夹紧双腿,小步前行。此前,她把要好姐妹的电话,偷偷写在了大腿内侧。
   这里是北方某座城市的看守所,因卖淫被抓,张青被送往此处进行为期半年的“收容教育”。
   进收容所前,她已从他姐妹口中听过关于这里的传闻,但百闻不如一见,这里的生活令这位40多岁的农村妇女瞠目结舌。
    第一个印象是“贵”。 张青被抓时没来得及带钱。在收容所里,一切都需要自费。衣服、漱口杯、被子、牙刷、脸盆、饭盆等一些生活用品,加上体检费,就要收取800元。
   张青不敢联系家人送钱,于是打了白条。但很快她发现,没钱在这里寸步难行。收容所里有个小卖部,可以买到榨菜、鸡蛋、方便面等食物,“但价格是外面的两三倍,外面卖一块五的咸菜,这里卖两到三块,一小瓶饮料得十来块”。
    收容所内每月需缴纳200元的生活费,交不上钱的,每顿只发窝头,其他人则是馒头和稀饭。
   啃了几天窝头后,张青最终决定往家里打电话,但时限3分钟,不可使用方言,不可说收容教育所不好。在管教的监视下,她只说了自己被抓,需要钱和送钱地址。
   吃饭之外的时间更难熬。刚进来的“新生”需要背诵收容所规定“33条”,比如任何地点不能大声喧哗也不能耳语,“想和人说话就得像做贼一样”。
    过了新生期后,收容所的每日生活大致可分为两部分,第一件事就是在大教室里坐军姿。满屋子穿着粉红色教服的妇女们坐得板直,不准说话不准动,“坐得屁股疼死了,连凳子上有几个洞都感觉得到,直到屁股上坐出黑色的硬皮,才渐渐麻木”。
    第二件事就是劳作,她们称之为“叠纸袋”,将纸巾码得整整齐齐放入塑料袋中,“据说是国外一种用来包狗大便的纸袋”。
    叠纸袋看似容易,其实细致繁琐,不能褶皱、完全对齐。因怕纸张飞走,炎炎夏日不让开电风扇,张青和姐妹们常常大汗淋漓。
    “不停重复同一个动作,一个小时下来,我的肩膀酸痛得不行。”但几乎每个人都在拼命地干。只要完成工作量,就能缩减被收容的天数。
    也有其他减少收容天数的捷径,比如收容所曾举办过油画比赛,事先承诺参赛学员可获加分,缩减收容天数。张青等学员认真花了半个月,但最后得知除了获奖的3人外,其他人想加分需要交100元“买画纸”。
    “这里就是无底洞,几乎处处花钱。”张青说,她在收容所半年,省吃俭用也花费了五六千元,而一些过得好些的学员,花费上万元。
   张青说,收容所规定,每周一个宿舍中有3个人可接受家属探视,亲属需向收容所缴纳200元探视费,“这些钱从未有详细名目,也不知收取用作什么用途”。
   类似的情形在其他收容所也有发生。媒体曾曝光,深圳市收容教育所内一名医生向一名失足女索要万元,称失足女如不给钱随时会被收教半年,并称此前曾多次收钱帮人摆平类似事情。此事经媒体曝光后一度引发热议。
    “不论是看守所的律师会见,还是监狱的家属探视,都不会收任何费用,收容所这种收费完全没有依据。”朱列玉说。朱列玉是来自广东省的全国人大代表,曾担任过法官和律师,他认为因为收容教育制度程序不透明,标准不确定,司法随意性,导致收容教育成为了腐败的高发地带。
    “收容教育的决定机关、执行机关都是公安局,其判断具有随意性。导致现实中的寻租空间特别大,形成巨大的腐败黑洞”。朱列玉说道。
   2.仓促的收容
    张青与“收容制度”的相遇,有些猝不及防。
   1993年9月4日,国务院公布《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此后,中国大部分一二线城市都设立过收容教育所。
    数据显示,中国在2002年就有200个收容教育所,数百万人曾被收容。
   虽然已施行20年,但在被抓前,张青对这一制度知之甚少。
   她在城乡结合部租了一间平房,接客和住宿都在这里。出租房挂了按摩的牌子,但特殊服务只供给熟客。有姐妹警告过她,如果被抓“下场特别惨”。
    她一直以为被抓就是拘留——按照法律规定,治安拘留最多15日,涉及严重犯罪的刑事拘留一般最长30日——但几进宫的同行给她普及了常识,“关进收容所最可怕”。
   去年春天的一个中午,张青接了一名熟客,谈好价格70元,期间警察闯入,两人被带到派出所分开做笔录。最终,张青承认卖淫,并问警察,可不可以不进收容所,“警察说只有交罚款才能不进去,要五六万”。
    张青拿不出这笔钱,她每个月的收入都寄回农村老家给母亲和孩子了。
   随后,张青被送往拘留所,拘留15天。她想起了收容所的传言,请求回家拿点钱和生活用品,但被拒绝。
    拘留7天后,她经历了一次提审,警方问话很简单,大约5分钟左右就结束了,并让她在笔录上签字。15天期满后,她接到A4纸大小的一张通知单,告知要对她进行收容教育半年。随后,抓她的派所处派来了警车,将她直接送到了收容所大门口。
   路上,她抱着通知单哭了半天,她觉得自己要去坐牢了。直到现在,她仍分不清坐牢和收容的区别。
    “这就是变相剥夺人身自由的处罚措施。”朱列玉说,收容所与监狱并无太大区别,除特殊情况可以短暂请假外出外,基本与服刑无异。
   朱列玉称,如果是通过刑事程序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需要严格的法定程序,公安机关抓人、检察院批捕、起诉、法院审判、二审,公检法三方相互监督,多项程序保证司法公正。而收容教育同劳动教养相类似,都是行政机关通过行政程序,剥夺公民法定的人身自由。
    此前,全国政协委员马光瑜则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关于尽快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建议》,他指出,《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有两种以上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分别决定,合并执行。行政拘留处罚合并执行的,最长不超过二十日。”马光瑜认为,无需经过司法程序,行政机关可以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的时间最长不超过20天,可见收容教育制度有悖于相关规定。
   3.迷失的初衷
    收容教育所设立的初衷,是公安机关依法对卖淫嫖娼人员集中进行法律教育和道德教育,组织参加生产劳动以及进行性病检查、治疗的行政强制教育措施。
   文件中特别强调,收容教育所应当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
   二十年过去了,收容所的设立初衷实现了么?
    2014年2月,记者见到张青时,她正身处深巷内一家小店中。小店亮起粉灯,她已重操旧业。对她而言,收容所只是一段噩梦般的插曲,并没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她说收容所并未让她感受到阳光和美德,留下印象的只有“站岗的时候像木偶一样面无表情,坐军姿时像傻子一样无能言语,睡觉的时候像动物一样挤在一起”。她反而认为,因为将大量卖淫妇女聚集在一起,人性的恶被放大了。
    张青说,从事这个行业的女人,多是敏感、自卑、易怒,进入收容所后,仿佛将人性中的恶放大了,“好人在这里忍气吞声,坏人则作威作福”。
   张青认为,收容所失去效用的主要原因是管教方法不对路,“为什么用管理犯人那一套管理我们?”
    关在收容所内的多为底层性工作者,“年轻漂亮的,很少关进这里的。她们挣得多,或者有关系,可以把自己弄出去”,张青说,许多人入行其实是生活所迫。
   张青曾是一位按摩师,与老公离婚后独自外出打工,一心想多挣点钱给孩子和父母。她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个月最多能拿到3000元,除了房租和饭费,所有的钱都寄回老家。
   因常年按摩和过度劳累,她的手指患上了类风湿,指节开始变形,每次帮人按摩都钻心疼。几年前,一位按摩店的姐妹劝她:“要不去帮人打飞机吧。”
   打一次飞机30元,相当于她按摩两个小时挣的钱。比较之后,她选择踏入这一行。渐渐地,也开始接受更多的业务。
    她们常常在平房或深巷中,租下十来平米的小房子,门口立上一个“足浴”或“足疗”的小牌子,点上一盏粉灯,就算开业了。
    她们接待的主要是农民工或老人,一次费用30到70不等,“就相当于两斤猪肉或4斤苹果”。
   很多按摩女有完整的家庭,老公对此事也知情。“家里穷没有办法,我就想干一阵,给家里盖个新房子。”40多岁的蓝姐说,她被抓进收容所后,老公就告诉家里人,“我是搞传销进来的”。
   也有对此事并不知情的老公,直到妻子被抓。李丽的老公得知事后,只是告诉孩子,说妈妈手机丢了,不能往家里打电话。
    李丽被解教的时候,是老公接的他。李丽问他:“恨不恨我?”老公抱着她开始哭,他知道家里难,妻子才会做这一行。他只恨自己无用。
    朱列玉认为,以金钱为媒介的卖淫嫖娼行为属于“无直接受害人的违法行为”,一般情况下,不会对他人、对社会造成直接和重大的影响,动辄对他们处以长达6个月至2年限制人身自由的收容教育,明显表现出处罚的过度供应,不能体现处罚与行为之间的对等性。
   朱列玉举例称,按照我国现行刑法的规定,即使是构成刑事犯罪的故意伤害行为,如果仅致他人轻伤,一般只须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且实践中往往判处缓刑。
    “难道两个不道德的男女以金钱为媒介进行一次隐蔽的性交易,社会危害性会超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犯罪行为?”
   4.废除的呼声
    朱列玉认为,在中国法治发展过程中,有三个制度饱受批判、争议:收容遣送、劳动教养和收容教育制度。
    2003年6月20日,在“孙志刚”事件发生仅仅三个月后,国务院废除了收容遣送制度;2013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废止有关劳动教养制度的四部法律文件;对正在被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剩余期限不再执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