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郑恩宠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女律师邹丽慧抗争的历程
·滕彪谈家人流亡过程
·香港新书:邓小平家与总参谋部贪腐内情
·两律师控告公安获受理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专题 | 聚焦港澳台
   
   
    【聚焦香港】四个香港人的“占中梦”(一)


   2013-09-18
   
   
    香港女作家陈慧批评,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变,只是有些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粤语部海蓝拍摄)
   
    香港的“占领中环”行动,被喻为公民抗命第一波,外界预测将会镇压收场、流血告终。四位来自不同阶层的香港人,包括土生土长作家、传导人﹑基层女工及基金经理,道出各自原因,为何人到中年仍要成为“死士”或后援。(海蓝报道)
   
    香港土生土长女作家陈慧,成名作品《拾香纪》令人重拾回归前对香港的回忆,以往在香港的政治舞台或社运活动,很少看见陈慧的踪影。曾是商业电台节目监制的她,现时在演艺学院教授编剧课程,除了作品对香港流露深厚感情之外,陈慧似乎跟政治扯不上边,但第一批“占领中环”行动(简称占中)的死士名单中,赫然看见她的名字。
   
    年逾50岁的陈慧,曾几何时受过殖民地教育,原来年青时是一名“左派”,父亲亦来自工会。她说自己很爱国,曾经向父亲要求到大陆读书,现在参与“占中”,变成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
   
    外界对陈慧的“忽然政治”,有点意外,她郤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指,生活便是政治,由选择居所位置到那里购物,其实已涉及政治,政治是公民常识,“共产极权国家如北韩(朝鲜),完全没有选择,生活便不是政治,因为你没有选择,但香港可以选择生活,港人最值得骄傲是可以选择。”
   
    生活在香港,陈慧认为关心政治是公民行为,社会政策在影响生活,怎能不关心政治,目前的选举制度及政制,令她没法直接接触核心的东西,甚至发声或拨乱反正,因为未有普选。陈慧对现在的中国,有一定的了解,她明白当权者剥夺公民权利,并升华为权力,但公民有纳税,实有权利监察政府,惟现在看见的中共是权力倾斜,剥夺一切权利,包括知情权,无非令整个公民社会不能运作,所以出现所谓维权。她坦言没法想像大陆人承受的苦,例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情况,香港人生活在自由的地方,支持他们是应该的,但她不想多说因为没有深入探讨。
   
    既然香港相对大陆,是一个自由的城巿,问题出在哪里,为何要占领中环?陈慧感慨说,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改变,这个城巿依然安静,只是某些人的变化,基本法没有改变,只是有人作出“人大释法”。她直言中英为何谈判多时订立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中国大可直接收回香港,没必要长时间谈判,她认为有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她巧妙引用中国前总理朱熔基对香港的比喻,“香港如老太太使用的宜兴茶壶,她能卖天价,但不要洗掉茶渍”,但十六年来,香港所发生的事,就是有人要去洗掉茶渍。
   
    经历七、八十年代香港的陈慧,认为她那一代人,仍相信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但八、九十后的青年则未必﹐她指,一个17岁青年所经历的香港,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城巿。从出生至成长,听父母说得最多是“负资产”,由首任特首董建华脚痛下台,第二任特首曾荫权说只为“打好这份工”,他即将18岁有投票权,但两位争做特首的候选人,仅得千人有份选,然后一个有僭建问题败选,当选的亦陷入僭建谎言。陈慧坦言,如果她今年17岁,一定会激进,因为这个城巿看不见希望,形成官逼民反。此外,作为上一代人,她站出来投身占中行列,为的是让年青人看老一代怎样进行占中商讨,从而尝试与中方商讨普选方案。
   
    她说: 有句说话似乎很徧颇,叫做官逼民反,我说要是民反起来,一定是官逼,我们说话你不听,那便翻枱。你问我,最好当然是商讨,为何要占中,其实占中也是倾谈,正正是书生论政,有说书生论政是做梦。对,这是做梦,中华民国成立之前,都是一个梦。
   
    最后问陈慧,占中可能镇压收场,你怎样面对,她想也没想便说,那便回家。再问,难道你不怕秋后算帐,失掉大陆巿场,她豪不犹疑地答,她不需要大陆巿场。
   
    参与占中的死士行列,首先要填一份“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意向书,其中第三项是“参与公民抗命的行为,并之后会主动自首并于法庭不作抗辩”,这一条,对甚少经历动荡的香港人而言,有点胆战心惊。
   
    今年3月27日占中行动正式启动,翌日驻港解放军随即演习,军人枪炮瞄准中环,替占中掀起序幕。时事评论员程翔亦在第一次商讨日预言,占中可能流血收场。
   
   
    基督教传导人陈建荣认为,若政府能与巿民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占领中环。(粤语部海蓝拍摄)
    年近五十岁的陈建荣,基督教传道人,家有妻小,两名儿子年仅十岁及八岁。他在填写意向书时,剔了最激的第三项,愿意加入死士的行列。问他可有想清楚,他笑著说,妻子与他很一致,预备办后援会,不少朋友会做后援。但问到可有向儿子交代,占中最后一击要到警察局自首,他认真地说,每逢一些重大决定,都会向儿子说,让他们知道父亲做什么事,今日他们或许不完全理解,相信将来会明白。他对占中可能违法,引用推动者的说法向儿子解释,公民抗命是以违法行动,去争取正确的诉求,所争取的是未来人的利益,行动亦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进行,他自愿承担责任。
   
    他说: 公民抗命前题下,最大分别违法行动,希望争取未来的人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利益。我亦不准备去逃避任何刑责,去做的时候,会选择自首,亦以和平非暴力的形式进行。儿子一个八岁、一个十岁,我觉得小朋友,跟他解释一些事情,他是会明白,或者令他知道一些会出现的事。
   
    陈建荣未做传道人之前,一向做青少年辅导工作,亦是资深历奇训练导师,经常举办青少年夏令营,投身占中这类行动,倒是第一次。他一如其他香港人,适当时候会参加游行,关键时刻如89年64事件及03年7.1游行,他都有挺身而出。陈建荣形容,过去数十年,香港一直争取政制发展,回归前后选举的改变,也是一种进程,他一直平静等待,但现在已回归十六年,他深感普选遥遥无期。
   
    外界批评占中行为过激,很多方法可以争取普选,无须走到这一步。陈建荣原本也是沉默的一群,但他认同普选已到了临界点,唯有站出来。他有所领悟地说,基本法称可以普选特首,中间需要进程,中央政府强调循序渐进,巿民听了多年,其实在拖延,严格来说,中国不想香港有普选。他从来觉得民主不会轻易得到,如果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不走向普选方向,根本只可以用较激进方法争取,而且这是和平非暴力,如果政府与他们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去到占领中环这一步。(待续)
(2014/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