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郑恩宠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转载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专题 | 聚焦港澳台
   
   
    【聚焦香港】四个香港人的“占中梦”(一)


   2013-09-18
   
   
    香港女作家陈慧批评,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变,只是有些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粤语部海蓝拍摄)
   
    香港的“占领中环”行动,被喻为公民抗命第一波,外界预测将会镇压收场、流血告终。四位来自不同阶层的香港人,包括土生土长作家、传导人﹑基层女工及基金经理,道出各自原因,为何人到中年仍要成为“死士”或后援。(海蓝报道)
   
    香港土生土长女作家陈慧,成名作品《拾香纪》令人重拾回归前对香港的回忆,以往在香港的政治舞台或社运活动,很少看见陈慧的踪影。曾是商业电台节目监制的她,现时在演艺学院教授编剧课程,除了作品对香港流露深厚感情之外,陈慧似乎跟政治扯不上边,但第一批“占领中环”行动(简称占中)的死士名单中,赫然看见她的名字。
   
    年逾50岁的陈慧,曾几何时受过殖民地教育,原来年青时是一名“左派”,父亲亦来自工会。她说自己很爱国,曾经向父亲要求到大陆读书,现在参与“占中”,变成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
   
    外界对陈慧的“忽然政治”,有点意外,她郤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指,生活便是政治,由选择居所位置到那里购物,其实已涉及政治,政治是公民常识,“共产极权国家如北韩(朝鲜),完全没有选择,生活便不是政治,因为你没有选择,但香港可以选择生活,港人最值得骄傲是可以选择。”
   
    生活在香港,陈慧认为关心政治是公民行为,社会政策在影响生活,怎能不关心政治,目前的选举制度及政制,令她没法直接接触核心的东西,甚至发声或拨乱反正,因为未有普选。陈慧对现在的中国,有一定的了解,她明白当权者剥夺公民权利,并升华为权力,但公民有纳税,实有权利监察政府,惟现在看见的中共是权力倾斜,剥夺一切权利,包括知情权,无非令整个公民社会不能运作,所以出现所谓维权。她坦言没法想像大陆人承受的苦,例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妻子刘霞情况,香港人生活在自由的地方,支持他们是应该的,但她不想多说因为没有深入探讨。
   
    既然香港相对大陆,是一个自由的城巿,问题出在哪里,为何要占领中环?陈慧感慨说,这十多年来,香港没怎样改变,这个城巿依然安静,只是某些人的变化,基本法没有改变,只是有人作出“人大释法”。她直言中英为何谈判多时订立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中国大可直接收回香港,没必要长时间谈判,她认为有人不尊重基本法精神,导致今日的现象。她巧妙引用中国前总理朱熔基对香港的比喻,“香港如老太太使用的宜兴茶壶,她能卖天价,但不要洗掉茶渍”,但十六年来,香港所发生的事,就是有人要去洗掉茶渍。
   
    经历七、八十年代香港的陈慧,认为她那一代人,仍相信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但八、九十后的青年则未必﹐她指,一个17岁青年所经历的香港,是个不值得信任的城巿。从出生至成长,听父母说得最多是“负资产”,由首任特首董建华脚痛下台,第二任特首曾荫权说只为“打好这份工”,他即将18岁有投票权,但两位争做特首的候选人,仅得千人有份选,然后一个有僭建问题败选,当选的亦陷入僭建谎言。陈慧坦言,如果她今年17岁,一定会激进,因为这个城巿看不见希望,形成官逼民反。此外,作为上一代人,她站出来投身占中行列,为的是让年青人看老一代怎样进行占中商讨,从而尝试与中方商讨普选方案。
   
    她说: 有句说话似乎很徧颇,叫做官逼民反,我说要是民反起来,一定是官逼,我们说话你不听,那便翻枱。你问我,最好当然是商讨,为何要占中,其实占中也是倾谈,正正是书生论政,有说书生论政是做梦。对,这是做梦,中华民国成立之前,都是一个梦。
   
    最后问陈慧,占中可能镇压收场,你怎样面对,她想也没想便说,那便回家。再问,难道你不怕秋后算帐,失掉大陆巿场,她豪不犹疑地答,她不需要大陆巿场。
   
    参与占中的死士行列,首先要填一份“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意向书,其中第三项是“参与公民抗命的行为,并之后会主动自首并于法庭不作抗辩”,这一条,对甚少经历动荡的香港人而言,有点胆战心惊。
   
    今年3月27日占中行动正式启动,翌日驻港解放军随即演习,军人枪炮瞄准中环,替占中掀起序幕。时事评论员程翔亦在第一次商讨日预言,占中可能流血收场。
   
   
    基督教传导人陈建荣认为,若政府能与巿民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占领中环。(粤语部海蓝拍摄)
    年近五十岁的陈建荣,基督教传道人,家有妻小,两名儿子年仅十岁及八岁。他在填写意向书时,剔了最激的第三项,愿意加入死士的行列。问他可有想清楚,他笑著说,妻子与他很一致,预备办后援会,不少朋友会做后援。但问到可有向儿子交代,占中最后一击要到警察局自首,他认真地说,每逢一些重大决定,都会向儿子说,让他们知道父亲做什么事,今日他们或许不完全理解,相信将来会明白。他对占中可能违法,引用推动者的说法向儿子解释,公民抗命是以违法行动,去争取正确的诉求,所争取的是未来人的利益,行动亦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进行,他自愿承担责任。
   
    他说: 公民抗命前题下,最大分别违法行动,希望争取未来的人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利益。我亦不准备去逃避任何刑责,去做的时候,会选择自首,亦以和平非暴力的形式进行。儿子一个八岁、一个十岁,我觉得小朋友,跟他解释一些事情,他是会明白,或者令他知道一些会出现的事。
   
    陈建荣未做传道人之前,一向做青少年辅导工作,亦是资深历奇训练导师,经常举办青少年夏令营,投身占中这类行动,倒是第一次。他一如其他香港人,适当时候会参加游行,关键时刻如89年64事件及03年7.1游行,他都有挺身而出。陈建荣形容,过去数十年,香港一直争取政制发展,回归前后选举的改变,也是一种进程,他一直平静等待,但现在已回归十六年,他深感普选遥遥无期。
   
    外界批评占中行为过激,很多方法可以争取普选,无须走到这一步。陈建荣原本也是沉默的一群,但他认同普选已到了临界点,唯有站出来。他有所领悟地说,基本法称可以普选特首,中间需要进程,中央政府强调循序渐进,巿民听了多年,其实在拖延,严格来说,中国不想香港有普选。他从来觉得民主不会轻易得到,如果香港政府或中央政府不走向普选方向,根本只可以用较激进方法争取,而且这是和平非暴力,如果政府与他们达成普选共识,根本不用去到占领中环这一步。(待续)
(2014/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