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释迦牟尼]
槟郎文集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释迦牟尼

   
   
   
   
   


   怀念释迦牟尼
     槟郎
   
     休道帝王将相天神地鬼,
     众生逃不出六道轮回。
     茫茫的宇宙皆是苦海啊,
     举首翘盼超越的道谛。
     燃灯佛已隐退多少劫了?
     东方神奇降生了释迦牟尼。
   
     别跟我谈论帝王权力,
     别对我羡慕温柔和富贵。
     白象入怀便有世界的瑞相,
     七步莲花走出了兰毗尼。
     只为解救众生的苦难而生,
     有什么俗世的羁绊不能抛弃?
   
     走出五欲六尘的囚笼,
     发现它建立在罪恶的沙尘。
     出东门看到青春也会衰老,
     那瘦骨嶙峋衰朽的呻吟;
     出南门发现健康也会病残,
     那疮孔流脓病魔蹂躏的伤痛。
   
     走进权贵统治的民间,
     发现它寄生在众生的苦难。
     吞噬蛆虫的野鸡被苍鹰饱食,
     苍生劳累在凋敝的乡间。
     出南门发现生存也会死亡,
     那僵尸和殡车边亲友的凄婉。
   
     豪宴上的享乐也会餍足,
     美女们的睡姿也使人呕吐。
     北门外的沙门莫非是启示?
     天降大任于生活的别处。
     车匿啊,牵来我的犍陟宝马,
     那苦行林才是真正的归宿。
   
     六年的苦修绝不会无用,
     超越众师独自将境界提升。
     那尼连禅河边牧女的奶酪啊,
     那菩提树下蒲团上的参透。
     六道众生啊,请听我说法,
     黑暗消失于觉海慈航的光明。
   
     休道帝王将相天神地鬼,
     众生逃不出六道轮回。
     茫茫的宇宙皆是苦海啊,
     东方神奇降生了释迦牟尼。
     我涅槃后的末法时代怎么办?
     你就是弥勒佛重建新劫的传奇。
     2014-3-19
(2014/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