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易卜拉欣与儿子]
槟郎文集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卜拉欣与儿子

   
   
   
   
   


   
   易卜拉欣与儿子
   槟郎
   
   易司马仪,我的儿子,
   别怪狠心地离开你们母子,
   襁褓中的你还不懂真神旨意:
   既然祂要我部分后代在此繁衍,
   既然祂要这荒漠变成闹市,
   而你将成为一个伟大民族的先祖。
   万物非神,唯有老天爷,
   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
   
   易司马仪,我的儿子,
   我虽然身在遥远的巴勒斯坦,
   却将抛在麦加山谷中的母子挂念,
   怎么会不放心交到真神的手中?
   七次在萨法山与麦尔卧山间奔跑,
   你母亲的找水成为朝觐的仪式。
   万物非神,唯有老天爷,
   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
   
   易司马仪,我的儿子,
   当你的母亲为缺水而绝望时,
   是真神让你的小腿使劲伸出被袱,
   踩陷的地面突然冒出一眼甘泉。
   它滋润你们母子的一时急难,
   它滋润麦加和禁地千年来的朝圣。
   万物非神,唯有老天爷,
   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
   
   易司马仪,我的儿子,
   渗渗泉边的人烟从此日渐繁盛,
   可我不得不赶回来将你献祭。
   乖巧的你说:爸爸,荣耀属于真神,
   那就将我脸朝下捆得更结实些,
   割下我脑袋的刀磨得更锋利些。
   万物非神,唯有老天爷,
   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
   
   易司马仪,我的儿子,
   至慈的真神急命以羊取代你,
   这一天便成了每年的古尔邦节。
   祂又相中我们父子为祂建造天房,
   天使加百列又专程送来珍贵的玄石,
   从此这里有人类的狂欢节之最。
   万物非神,唯有老天爷,
   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
   
   易司马仪,我的儿子,
   长江的后浪扑死前浪于沙滩,
   要打败伊布劣厮对人类的试探。
   特别将人和结伙的名崇拜如偶像,
   那个东方的民族还有什么指望?
   而你将成为一个伟大民族的祖先。
   万物非神,唯有老天爷,
   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
   2014-3-8
(2014/03/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