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槟郎文集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11文秘转 周琴
   
     槟郎老师创作了许多诗歌,题材丰富,主题繁多。其中,关于故乡和亲情的回忆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乡村医院》便是这类诗歌的不久前的诗作,写关于去年秋天一次回乡的观感。槟郎是安徽巢湖人,家在湖边山区的小山村,父亲是乡村医生,这经历对他有重要的影响,被他的许多作品提及。这首诗叙述我曾经在故乡生活的点点滴滴,通过对穿白大褂的弟弟的描写,引起我对父母亲的回忆,寄托了游子对亲人的怀念,对故乡的挂念。
     诗歌首先由故乡的现在引发对故乡过去的追忆。“回到故乡的现在,便也回到故乡的过去。兄弟妹在热土守望,子侄一代已顺利成长,归来游子却在记忆中搜寻,时间叠印出赤子的由衷。”游子在记忆中搜索那被“时间叠印”的“赤子的初衷”。我回乡探亲,“走向乡村医院,白大褂的弟弟站在路边,背药箱的姿态像父亲;走进熟悉的门诊室,白大褂的弟弟给人治病,那扎针的姿态像极了父亲。”


     父亲已逝,弟弟的这种子承父业的行为,引发我的思考:倘若没有考上大学进城,而是高中毕业回乡,我可能更在弟弟前面跟着父亲当了乡村医生。我进城去了,这机会便让给了弟弟。“是父亲通过儿辈复活,是儿辈子承父业传薪火。如果没有考上大学进了城,那我更能优先做父亲的徒弟?我半生蹉跎地回到故乡,父母早已长眠在西山坡上。”人到中年,我再返回故乡时,父母已经永远长眠在故乡西山的青山坡上。
     诗歌接下来回忆了我的童年趣事。我儿时被父亲锁在医疗室里,邻居的代销店主诱惑我从钱柜里拿钱换糖吃,通过窗档间交易。被乡邻当成笑话传遍了四乡八里。读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自己那荒诞而有趣的童年趣事,也许曾经懊恼悔恨,也许曾经泪流满面,但是多年之后回忆起来,却只剩下温馨甜蜜。诗歌第五段刻画了一个尽职尽责的,半夜被病人惊起,钻进风雪里的平凡而伟大的乡村医生形象。
     “走进故乡的医院,走进了我童年的乐园。弟弟复活了父亲的事业,而子侄的童年又在这里延续。只是我已经变成中年,而我对故乡越来越疏远……”故乡的医院是我童年的乐园,父亲的事业在子孙手中延续,一代一代,而我已经蹉跎了岁月,疏远了故乡。第六段特别提到,弟弟的孩子也把乡村医院当做了儿童乐园,这跟我小时候多么相似啊。一代代人有着相似和重复的经历,弟弟的孩子长大后,也会写出与我一样的对乡村医院的怀念吧。
     诗歌最后一段,采用间隔反复的手法,“回到故乡的现在,便也回到故乡的过去。兄弟妹在热土守望,我归去的频数却越来越稀。”呼应开头,故乡的事物依旧,只是已经物是人非,却又有重复和相似。结尾直抒胸臆,表达了一个外省游子对巢湖半汤岠嶂山下的乡村的终生的挂念。
     在槟郎老师的众多佳作中,我随机选择了《乡村医院》这首诗来品读。就拿我较熟悉的几首诗来比较吧,这首诗没有他的《登狮子山阅江楼》那么愤激于时事而忧伤,也没有《重游将军山》怀念与女学生的美好初游那么温馨,它朴实而充斥着淡淡的忧伤,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引人入胜的典故,只有游子对家乡的热爱,对亲人的眷恋。细细品味整首诗的语言,貌似漫不经心,却处处可见诗人的良苦用心。第二段中“白大褂的弟弟站在路边,背药箱的姿态像父亲;走进熟悉的门诊室,白大褂的弟弟给人治病,那扎针的姿态像极了父亲。”“白大褂的弟弟站在路边,白大褂的弟弟给人治病”运用了铺排的修辞手法,充满了节奏感和音乐性。“背药箱的姿态像父亲,扎针的姿态像极了父亲”中“像,像极了”感情层层递进,语言富于变化。倒数第三段“看到父亲披衣钻进风雪里”中“钻”字用得好,风雪交加的夜里,温暖的被窝和外面恶劣的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钻”字写出了天气的严寒,更写出了父亲那种坚韧不拔的意志,他是一名合格的白衣天使。
     槟郎老师这类诗歌还有《中秋思故乡》、《故乡的墓园》、《故乡不会死》、《父母的春节》、《赤脚医生》、《父母的爱情》、《我的兄弟姐妹》、《清明节上坟》等,它们共同是解开槟郎作为诗人的故乡情结的重要钥匙吧。以《乡村医院》为代表,我喜欢老师这种淡淡的诗,不需要粉饰,信手拈来而又不失庄重。质朴叙事,细节感人,真情浓郁,生活味十足。诗如其人,老师也和他诗歌中的故乡和亲人、诗歌的风格一样淳朴、敦厚。倘若能够注意一下诗句的押韵,就更加朗朗上口了,还有语言可以更精练,事象可以更简约含蓄,这只是我的浅显的看法。望老师今后创作出更多佳作!
     2014-03-25
(2014/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