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试探”与“试炼”
·慎用“阿们”
·“阿们”的庸俗与污染
·远志明是罪犯吗?
·基督徒的眼光
·真自由
·人性是自有永有的
·“你是耶稣”
·人性与基督的人性
·从高考众生看迷信
·1字架与十字架
·重要不重要?
·罗得的奇遇
·3800块钱一锅汤的随想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吗?
·耶稣的救赎是等价交换的
·炎炎盛夏话喜乐
·基督徒吃血的是是非非
·基督教国家美国为什么侵略他国?
·主内最失败的交通
·关于远志明牧师独立调查报告之我见
·体贴耶稣
·你或冷或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最先让我注意到讲道这项圣工,是我2006年初信那时吧,圣约福音神学院的JW姐妹,建议我好好预备自己,等候神的呼召。于是,她开列了20多本必读书目电子书,打包发给我。然后该神学院长朽木弟兄审核后说是切实可行的,也给了很大的鼓励。
     
     我就沉浸于神学书海里,重要的几本书,比如新旧约概论什么的,就打印成册,反复研读。


     
     两年后,我就参加中国学人培训学院的网上学习,学习其间,领我信主的nngzh弟兄几次建议,该讲道服侍了,边学边用,但我还不敢迈出去,真怕我这半吊子神学误人子弟。
     
     3年艰苦奋斗,我终于完成了学人网培训课程,也还在徘徊不定,这时候,神就感动我了。一次听道的时候,我翻出《约翰福音》 21章15节那里,读到“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我就热泪盈眶,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噙着泪水的。于是,我就想,是不是神要我讲道呢?
     
     我想神也预备了我,给我近10年的马列主义理论教育工作,有站讲台的经历,现在退休了,为主作工,我要尽心尽性尽力,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可是到我讲道之后,我才发现只见耶稣不太可能,许多德高望重的宗教权威人士都拥挤过来抢镜头……
     
     我撑了近一年……
     
     有一次,我咳嗽,来势凶猛,讲道很困难,可我也顽强,慢慢撑下去。我想,咳嗽是常见病,根据以往的经验,顶多咳两个星期,吃不吃药都会好的。可是,两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病情依旧,两个月过去了,也没有丝毫好转,我就急了,赶忙到医院看病,该检查的检了,该拍片的拍了,五脏六腑全都暴光了,结果出来,没有发现特别的病症,只开了一大堆药。
     
     接下来是,我咳得难受,难受到对神说:“主呀,你如果要我回天家,我马上就卷包袱跟你走。”又到医院检查,特意选择不同的医生问诊,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都说没什么大碍呀,于是,我说有病,医生说没病,反复了几次,我再也不寻医问药了。
     
     有一位老姐妹,那天拿着几颗药片给我试试,我缓拒了,旁边一位老弟兄说,这不是一般的药呀,巿面上没有卖的,从香港直接带来的,医治咳嗽的特效药。于是,一群人为我祷告,看着我就着开水吞下肚去,众口一声“阿们”,结果也没有用。
     
     一位弟兄,将他珍藏多年泡着的中药祖传秘方,灌了满满一升装的一瓶子给我,说是难得的好药,保证我药到病除,结果也没用……
     
     于是,我再也不信药了,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我想除非神,谁也治不好我的病了,因为检查不出病症,你往哪医呀?
     
     我就将症结放到神身上了,老是琢磨祂到底想干什么,也就是神的旨意。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我咳嗽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的,一般是两个星期就好了。我又是个体育好爱者,常常打乒乓球,一年四季洗冷水澡,感冒也不常见,好象是4、5年挨一回吧。就是咳嗽,也是事先打个招呼,有几天的预备期,通常是先身体不适,然后喉咙痒、辣、疼。往往进入这个阶段,我就要打开自己常备的药箱吃药了,吃药见效,病走到这一步就退回去了,吃药不见效,往下就是感冒、咳嗽,再到医院检查,吃医生开的药,10多天以后准好。
     
     哪象现在,咳嗽说到就到,刹那间就让你眼冒金星,全身稣软,而且3个多月过去了,没有一点收敛的迹象……
     
     我就想,是不是神不让我讲道呢?我马上就推翻自己的假想,认为哪有神不让祂儿子传扬祂自己的名的?
     
     有一天,星期三,乡下一位姐妹打电话给我,说请我礼拜天到他们那里讲道,我说我现在咳得厉害,如果到时病情减轻些,就去。她说咳嗽好医呀,于是,推荐一剂秘方,说很管用,保你好,还有几天时间呢,而且我们天天为你祷告。试吃了她开的方,果不然,好点了,星期六晚上,我就去乒乓球俱乐部打球,拼出一身大汗,心想明天成行是不成问题了。
     
     第二天起来,脚板疼痛难忍,一看,右脚板肿胀起来,痛风发作了,不说出去讲道,就是从卧室挪到卫生间,都还倍感吃力。然后我就打电话回复那位姐妹,说明原因。
     
     咳嗽依然不屈不挠地进行着……
     
     我就认为,真是神不让我讲道了。于是,我向长老说明情况,取得他的同意,我就在一次主日聚会上,宣布我不讲道了。
     
     一个多星期之后,我的咳嗽慢慢好了……
     
     我现在教会单单弹琴,就一项事奉,别的服侍都辞了。
     
     我不知道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或是我心灵与诚实准备不足?或是圣经装备尚欠?或是另有任用?或是祂要我喂养的羊不在这里?
     
     
     
     
     
     
     
(2014/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