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张三一言
·从贾甲叛党说到不维护坏人权利的民主等同专制
·谁在选择性地忘却、抹煞文革的记忆问题?
·政治精英的共和契约就是“最完善的民主”?
·黎阳“吃透”后吐出来的“美国民主”
·当派别道理遇上道德良心的时候
·不可以只要这点自由不要那些自由
·李泽楷为什么会提真民主?
·恶魔论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民主?──寄希望于中国基督教徒
·胡锦涛和曾庆红到底谁掌权更有利中国的发展转型?
·陈佐洱,请你对香港人讲道理
·中国今天就可以实现民主
·共产党垮台了,怎么办?
·搞政治 保香港
·假民主比无民主更可恶吗?
·打高事件评析
·共产党民主改革绝不可能?!
·胡温“解决香港双普选”,信者上当!
·不与权力魔鬼结盟,要与思想魔鬼互动
·为什么民主亡党文章通行无阻?
·现代赵高吴邦国践踏基本法
·为虎作伥知识精英必吃苦果!
·包装的奴隶国和赤裸的奴隶窑
·窥视中共的脸色,护主心切,曲笔行文
·贴上画皮,作伥永远有理?!
·第一篇: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一
·第二篇:精英贵族欲独占维权民运资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二
·第三篇:精英贵族打压草根的道德分析──《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三
·第四篇:草根不应反精英──《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四
·第五篇:“思想对决”的效果估测──《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之五
·共党民主减量,民间民主增量
·中新社兜售十七大“民主”广告
·望明君恩赐:十七大民主增量
·胡锦涛的“民主”坦白陈词
·胡共胡施阻延术
·汪兆钧现象
·汪兆钧现象的阴暗角
·张鹤慈恶意曲解和诬陷汪兆钧“否定游行权利”
·中国没有改良派,只有改良鼓吹派?[评吕洪来的改良论]
·看清并欢迎新华社演民主假戏
·自由先于民主──给中国民主的一剂毒药
·中国发展的一条绝路──先自由后民主
·先自由后民主”──一种幻想共产党恩赐民主梦呓
·需要,是民运维权合作的大理由
·是帮派分裂和毁坏中国维权
·胡锦涛为什么敢强化镇压?
·说真话要抗拒假话和另类真话
·说真话运动所指向的目标
·清算波共,要不要清算中共?
·政治维权是中国必由之路
·谈谈台湾的正面民主经验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
·未必没有取代共产党的势力
·论中国民主门槛
·是民主令马英九狂胜
·我为什么要支持民进党
·对王光泽先生在香港演讲的点滴评议
·命中注定:周群永远是“边缘派”
·共产党能进步吗?--读邓焕武“降半旗志哀当予肯定”一文有感
·省独思潮与联邦制
·如果邓玉娇杀的邓贵大是民工…
·从邓玉娇是什么派说开去
·六四学生要推翻共产党还是要它改正错误?
·告别革命是什么思维?
·邓玉娇案的定格观念
·冲击共产党底线的效应
·中国两个掌权党
·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民意为什么会从无到有,由弱趋强呢?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
·回应mzxtd(穆正新)的“硬骨头”
·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
·施化,你说什么啦?
·“逢共必反”三解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统一思想,对还是错?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
·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校正版)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粗略构想
·有造謠的自由!對嗎?
·有造謠的權利!對嗎?
·這就是官民關係!
·對王希哲“60黨慶”觀後感想的感想
·顛覆你的思想:言論自由‧造謠自由
·這就是官民關係!
·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至今無人能駁倒: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無人敢直面“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造反本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回答费良勇:怎么能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
   
   张三一言
   
   本文不是为李剑虹唱赞歌,对李剑虹作为与骂功,我曾作过多评论。我这里说的是反对共产党侵犯人权,不管是甚么人,是好人坏人,当然包括李剑虹,凡是人都有人权,权力都不得侵犯这些人权。


   
   一 错误的观念会用错误的词来表达
   
   费良勇先生,你发了《希望中共当局保障异议作家李剑虹的基本人权》一文,对你文中的意旨与要求,我理解、赞赏、支持。但对其中一些用词,我不认同。用词就是表达观念,先有正确或错误的观念后有选择相应正确或错误的词来表达。错误的观念会用错误的词来表达;用错误的词只能表达错误的观点。以下就是在这方面谈谈我的意见。
   
   李剑虹被共产党侵犯人的基本权利,怎么能要求侵犯人权的罪犯“保障”人权?我认为应做的是抗议共产党侵犯人权,要求共产党停止犯罪。共产党之所以是共产党就是因为它是建立在侵犯人权基础上的,它一旦不侵犯?就不是共产党了;它一旦保障人权就是执政的民主政党了。
   
   李剑虹的人权被共产党剥夺而丧失。是共产党剥夺了她的权利、不准她回国,“非法入境”罪是共产党剥夺了人们的合法入境权利而被迫的行为,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是共产党犯法,是共产党犯罪;所以要抗议共产党犯法犯罪。不准回自己国家探亲、生病的李剑虹家长被剥夺了子女探视的权利,共产党既犯法也冲破人伦道德底线,所以还要谴责共产党违背道德。
   
   以上是对李剑虹问题的基本愿则。以下具体谈一些相关内容。
   
   二 也许有改良的零星碎片
   
   费良勇的题目是《希望中共当局保障异议作家李剑虹的基本人权》。很明显,是抱着善意与和解愿望期待共产党也作出善意回应;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对共产党已经作出的李剑虹受到了“被送回家中与父亲团聚”“人性化”善待的响应。
   
   有人在策略上作与中共良性互动的努力,或者说有人作争取最低条件(权利)的努力,我乐见其为,也愿见其成。
   
   我长期以来都坚决反对这种建立在相信共产党善意的政治争取活动,更反对把希望寄托在极权统治者的良心善意和自愿的由上而下的民主政治改良;理由是基于党的本性:根本不可能──我现在还是抱持这一观点。我提出的可能条件是:共产党在革命压力下,改良则存不改良则亡形势下,还要遇着有理性的统治者,这时或有改良可能。
   
   现在几乎是可以想到的压力,共产党都遇着了。我估计,现在共产党不但在理论上认知亡党,在“现实真感”上也实实在在感到亡党在即。亡党在即的反应有两方面,一是主流的以习近平为代表的强硬高压,力图以暴力维护政权;这可视作极权回光返照,转移赃款和家属到自由民主国家是铁证。一是没有代表性人物,只能找到零散碎片表现,李剑虹的被善待可是一个小例证。
   
   现在的改良,就是要促使零散碎片的共产党内理性力量成为整体。虽然这类工作成功的希望尚属微小和渺茫,但是总算有个谱,有个对象;所以可以为之。这是我对今天从过去坚决反对改良转为留有遗地,乐见其为也愿见其成的原因。
   
   三 现在是革命时代
   
   虽则我对今天改良留有遗地条件下,乐见其为愿见其成,认为新条件下改良或许可有一席之位;但是,不能理解改良已经具有普适条件,改良已经成为政治主流,更反对以改良之名义反革命。因为,今天仍然必须以革命压力为主,事实上民意、舆论、国际指向都是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本质就是革命。
   
   问题的关键是,共产党极权统治者愿否放权。愿放权,就是改良;不愿放权,民众唯一可行之道是革命。请读文者据实判断,今天的共产党、习近平,是放权还是集权?是善待民主、维权人士还是铁血高压?答案明确无误:集权以铁血高压!所以,民间的现实回答应该是这样:革命!可见今天是革命时代!
   
   甚么是革命?革命就是不经统治者同意,由权力外民众自行和强行结束现制度和政权,代之以新制度和政权。这个革命并不必定是Pinglingpanglang炮弹横飞、filifolo流血漂杵;当然可能是如此,但是,应该可能有更多其它不流血模式,事实上还有送给你一朵玫瑰花的革命。
   
   在几十个革命产生民主国家的现实中,还钟情于甘地、拉赫曼,是不是太过时了?
   
   四 必须头脑清醒地与共产党互动
   
   从费良勇文章中文章中,我看到,共产党“人性化”善待李剑虹:“没有在她入境后到安徽家乡与父亲等家人共渡农历新年前后追究她‘非法入境’,也尽快处理此案以保证她在元宵节获释与家人团聚”,交换的条件是:“她能对笔会方面担忧她受到不公对待之事予以澄清”。
   我不明白这个交换条件是在双方独立自主条件下达成的还是共产党单方面强行派给的。
   
   事实是共产党单方面派给的可能性大于一切。李剑虹被释放后只是从以平方米计算的小监狱转到同样以平方米计算的没有自由之居所而已。
   
   若是双方独主自主条件下达成的,在绝对强势的共产党及其政权与绝对弱势的个人之间的互动结果,不论是从事实或理论看成为强势硬实力一方的利用品、宣传资料的可能性大于一切。
   
   当然,按理,李剑虹站在站在绝对优势的软实力一方,共产党站在软实力绝对劣势一方。但是,既然绝对劣势的共产党“人性化”对待了绝对优势一方,绝对劣势也就被优化了。再来一个但是,当绝对优势期待和欢迎绝对劣势给予他们“人性化”对待时,这个绝对优势就变成相对劣势了。
   
   这个间单的逻辑推理,不知道民运人士有没有想过?愿不愿想想?当有人提出来时愿不愿、能不能面对?
   
   理想的状态是李剑虹代表或象征强势普世价值,并能保持独立自主意志与共产党互动,以她对笔会的澄清交换共产党给民众“人性化”活动空间。这是很理想的。但是,一对照现实,尤其是习近平的立威言行来看,这个互动是一千零二夜、是镜中花、水中月。
   
   20140221 HK
   E-mail: [email protected]
   【张三一言近期全部文章】网址:
   博讯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zsyy
   天易博客:http://home.wolfax.com/home-space-uid-123-do-blog-view-me.html
(2014/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