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周素子詩詞鈔序(施议对)]
素子文集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素子詩詞鈔序(施议对)

   杜陵戍未還,其誰詠褐裾。不知道多少個月夜,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詩媛素子,天賦異禀。多雨多風,伉儷情深。飽經憂患,載心於文。前些日子,有詩詞鈔一冊,傳送自奧克蘭,囑以為序。並有新著四種,為快先睹。新著包括,素子《晦儂舊事•老家的回憶》《右派情踪──七十二賢人婚姻故事》《西湖賦》及朗公《瓿齋文存》。捧誦再四,序文竟不知如何落筆。因許多人物及事件,時時縈繞心頭,映現目前,沒有辦法將書本擱置。且不說賢人七十二,即便是用作插曲,於各個不同時段、不同場合出現的二、三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包括浪跡溪頭、河尾,來往於霅溪、苕溪間的船戶,其形跡、其情踪,以及命運和歸宿,每一樣都讓人放心不下。當然,對於文化大革命之前那場反右鬥爭,未曾親身經歷,體會還不怎麼深刻。數年前於濠上,聽素子言,甘肅河西走廊沙漠邊緣,有一個右派集中營,叫夾扁溝。其具體情狀,亦缺乏了解。對於這場運動,尚未作進一步的探索和思考。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移居港澳。與朋友茶敘,曾探討這麼一個問題。如果只是以對或者錯作判斷,能不能這麼說,毛澤東一生做兩件事,一件事做對,一件做錯。做對的是文化大革命,因為他所打倒的走資派就是走資派,比如劉少奇和鄧小平。而做錯的一件事是反右鬥爭,因為他所打倒的右派不是右派,是左派,比如丁玲和劉紹棠。儘管這只是一種文學語言的描述,不足為憑,卻是確實的存在,無可辯駁的事實。應當說,這也是對於主事者的一種探索和思考。而就當事者言,大難當頭,究竟有無可避趨者?這一問題似乎亦可加以探討。古時候,稱能夠明哲保身的人為智者。1945年8月,日本投降。胡蘭成幾經潛逃、藏匿,由諸暨來到溫州,化名張嘉儀,就曾以自身經歷,向一位長輩請教過這一問題。這位長輩說,你的朋友(胡蘭成)是一位智者,自然懂得怎麼明哲保身,化險為夷。果然,此後的胡蘭成,不僅順利度過數年流亡生涯,而且於1950年,大陸解放之後,逃往香港、暗渡日本,恢復原來姓名,全身而退。2009年11月,澳門大學舉辦王蒙作品研究學術研討會。忝為研討會主持人之一,我曾當面向王蒙請教過這一問題。曰:王先生經歷大風大浪,卻能左右開弓,實在有很大的智慧。王先生應當是古時候所稱道的智者。所以,在我們的共和國,許多人當上右派,永世不得翻身,而王先生卻不然。一次被打倒,後福無窮。不僅在體制外,而且在體制內,都能得到好處。是不是別人失了足,自己則只是一時失手罷了?這段話的前數句已見報。當時,王蒙對於研討會所提出的許多問題都未作回應,但對於左右開弓問題,特別作了說明。稱自己,無論在體制外還是體制內,實際上都並不讓人滿意。意即兩邊不討好。不過,據王蒙所云,到現在為止,他還是將大部分時間花費在社交活動上。和素子所列述七十二賢人的故事相比較,王蒙故事應當屬於另一類別。其對於問題的探索和思考,不知能否提供借鏡。
      大致而言,素子其文,不在載道,而在載心。在《右派情踪》後記,朗公對此,曾有過這麼一段說明。曰:「據素子所述,在她離蘭州前的最後一次抄家,當紅衛兵將書籍碑版等綑載運走(先曾抄去而退回者)之後,真的家徒四壁,惟對一榻了。是夕靜寂之極,發現前夕臥榻讀過的一冊《金石錄》遺落在床榻後壁地下。於是拾來,翻開再讀李易安那篇千古傳誦人口的〈後序〉,不禁號啕大哭起來。哭何,哭金兵渡江,宋室南遷,家庭殘破?抑或哭趙明誠?抑或哭文化受摧殘、遭泯滅?兼而有之。此所謂『情』。」朗公指出:「素子撰作諸篇結為此書,並即付梓,以求教於讀者者,大都不外乎此情。」謂其所謂心,即此所謂情。其心其情,既是對於歷史上一段經歷的懷想與守候,也是對於行將失去的傳統文化的懷想與守候。懷想與守候,朗公之所概括,正好可作素子為文的兩個關鍵詞。
      素子其人,天資聰慧而又勤奮好學。二十餘年右派生涯,始終不改其讀書人的習性。詩書事業,時時刻刻,未敢稍懈。不僅其文,其詩與詞,亦並非等閒之作。諸如《憶昔》,五言古詩。八十四韻,一百六十八句。記述自西域貶居地富平出發返歸故居錢塘湖,在錢塘湖邊上轉塘、留下、何家河頭的一段經歷以及由故國移居異邦,於世外桃源的另一段經歷。明顯就有杜陵踪跡。和《北征》一樣,皆以時事入詩,並通過征途的經歷敘說觀感,但二者又各異其趣。其曰:「憶昔富平道,烽煙塞滿途」;「念吾愚母女,相率將安如」。雖彷彿杜子北征,即將踏上征途時的情景,但又不至如杜子般,揮涕行在,道途恍惚,顯得那麼誠惶誠恐、戰戰兢兢。又曰:「華清何寂寂,其誰對影梳」;「櫟陽太上宮,久已成丘墟」。於途中所見,儘管沒有杜子猛虎立前、蒼崖吼裂,那麼觸目驚心,其留下歷史傷痕,卻同樣令人痛惜。至於由東南之隅以謁上都,長、次、小三女與爺相見一節,其寫意、傳情,似乎亦不讓杜子。杜子對於床前小女、見耶背面,其外部穿著及行為、動作的描繪,千古之下,未逢敵手。素子對於相見場面,爺女之間所出現似識與非識的動態描繪,其傳神妙筆,亦甚難得。如曰:「擬脫兒時裝,拾掇舊布襦。長次乍見父,識面但模糊。小女睨似識,有稱不肯呼。何妨作小友,堂上一笑娛。相娛還加勉,出水盡芙渠。不有尺素容,何以操大觚。取次攻庠序,焉能長蒙辜。少小在自力,奮翮向天衝。」相見場面,長、次、小三女各有不同表現。長、次因已曾識面,不覺得生份。認作小友,暫時靠在一邊。小女既不好意思正面相對,又不肯呼叫。一個睨字,頗能傳神。如果說杜子的刻畫,側重於外部形態,並且在於以女反襯母,那麼,素子則側重於內在心理活動,側重於爺女間的相娛與相勉。出水芙渠,一堂笑娛。充滿蓬勃生機。和《北征》一樣,爺女相見場面都安排在詩篇的中間部分。結尾部分,表達對於時局的觀感。杜子仰觀天色,預感到叛亂即將平息。因向回紇借兵,其王已願意相助。欣喜大唐帝國,園陵有神,基業永固。素子仰視蘆鴻,看見口銜蘆葦的鴻雁,想到大海裡的魚,決計橫海而去,於瓊島尋找其世外桃源。杜子北征,從闕下到家室,其心一直在闕下,一直思想着如何將聖主的思想替代自己的思想。素子憶昔,從烽煙滿途的大西北農村富平,歷經周折,雖身在異域,卻仍然掛念着富平,掛念着富平的農民和當時居住的那間茅草房。回看所經行,道途崎嶇,亦有所思想。謂貧富難均,苦樂可均。以為只要履志不踰,都可以尋找得到自己的安身處所。這是奮翮向天所思想,所得經驗與體會,可能也是《憶昔》所要讓世人明白的道理。文學史上,杜甫被譽為詩聖。其所作《北征》被推舉為詩史。所謂具備萬物,橫絕太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乾隆御選《唐宋詩醇》語),就可惜沒有自己的思想。素子其詩,未必可與《北征》並列,但可與《右派情踪》對讀。未必稱得上詩史,但可作為詩傳,以詩寫成的傳記。素子編中,《憶昔》而外,另一五古,懷念沙孟海夫人包稚頤,平易、真切,亦甚可觀。
      素子其詩,古體與近體相比,古體佳作較多。素子其詞,大詞與小詞相比,二者各具面目,各擅勝場。小詞中《蝶戀花》二首,淺深有度,收放自如。其曰:「驀地懷人愁入腑。斷線珍珠,滴在衾間絮。一勺西湖原似許。青山難綰君相住。
    擬織柔情千萬縷。長夜綿綿,誰共窗前語。囊底吟箋無覓處。芭蕉院落風兼雨。」又曰:「幽草洞花閒處是。可惜人間,飄泊只如此。燈影照來還自己。夜深落盡燈花蕊。屈指行程千萬里。即便歸時,怎訴離愁味。消息盼他惟兩字。年年聽盡隴頭水。」歌詞題稱:擬遠思。說的是一種相思離別之情思,古已有之,故謂之為擬。但又並非只是模擬,而是有自己的創造。其一云;突然間懷人,無端愁思進入肺腑。淚珠如珍珠,滴落棉被濕透棉絮。小小西湖,卻原來也只是這個樣子。湖上青山,竟無法留得住心上的你。為織同心,柔情千縷萬縷。綿綿長夜,剪燭窗前誰共。蠻箋吟成,只能深藏囊底。院落芭蕉,一陣一陣風雨。不問歸期,不計道途。只是一種狀況的呈現。於芭蕉院落聽雨的狀況。頗有義山當日巴山夜雨情趣,而其有關西湖的聯想和描述,又在義山之外。其二云:幽草洞花,隨意西東,何處不是。世間飄泊,彷似浮雲,可憐如此。燈影照人,風聲吹戶,唯獨自己。擁衾危坐,直到三更,寒燈剔盡。屈指行程,千里萬里,崎嶇曲折。即便歸時,怎生訴說,離愁滋味。盼望消息,千金萬金,平安二字。隴頭流水,其聲幽咽,年年聽盡。不用比興,只是直敘。直接將一種訴求表明。二詞相比,一率真,一率直。率真取其坦誠而不假粉飭,率直取其平易而並非草率。看似平常最奇絕,成如容易卻艱難。其中奧秘,甚可追尋。《蝶戀花》此調,六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韻。清人將其劃歸中調。相對於長詞慢調,仍可當小詞看待。另有《定風波》,六十二字,平仄韻錯叶。似亦可歸小詞之列。編中所錄胡忌自大陸來紐共度中秋一闋,詞情與聲情,配搭得當。其曰:「明月能分正值秋。今宵似亦在揚州。漫道伊人曾隔水。何地。豈教南北限同舟。 青女素娥俱耐冷。誰醒。東坡眠處任優遊。舉酒相邀來與共。吾仲。海天雲影映高樓。」其歡欣雀躍的情思活動,正與詞調平仄交替、短長互用的格式變化相應合。堪稱合作。此外,《浣溪沙》《鷓鴣天》諸闋,工敏清新,簡約雋永,乃小詞中佳品。至於大詞,編中所錄,當以《六州歌頭》為第一。詞哭胞兄昌穀,負載極為沉重。足堪以血書之。此則動以歌吟,令悲恨轉化為力量。面對現實,面對命運,持以積極、樂觀態度。「不由己,不由人,夢成空」;留得丹青長卷,與湖邊蘇白、南北二峰共久長。歷歷往事,濛濛煙水。不了長思。哀情以樂景出之,表現出一種大包涵、大承擔。此調一百四十三字,上下片各八平韻。較多三言短句。有平韻格以及平仄韻互叶格和平仄韻遞換格等幾種格式。此為平韻格。一韻到底。既將平仄互叶或者互相遞換所構成急促節奏歸之於平和,又將短句貫穿,令其順勢而行,以與綿長情思相應合。乃不協調的協調,倚聲家中的高手。編中大詞,《六州歌頭》以外,《金縷曲》亦頗堪觀覽。百年詞壇,金縷之製,應以周采泉最為當行。周著《金縷百詠》,直揭箇中奧秘。曾謂其聲調最美,用以作抒情寄懷,則纏綿婉轉;用以作弔古傷別,則沉鬱激楚,選聲赴節,能各盡其妙。初學可以入門。素子得之以心,應之以手。編中所錄《金縷曲》三闋,頗能見其真傳。其一寄施議對,用塏韻,於數年前旅澳時見贈。當日未有繼聲,既因雜務纏繞,一時未得空閒,也考慮塏韻金縷,張伯駒八十誕辰,諸前輩賀壽之作,乃珠玉在前,未敢輕易嘗試。今謹借撰寫序文之便,亦依韻奉和,附錄於後,以呈郢政。

      
    癸巳大暑後三日濠上詞隱敬識於濠上之赤豹書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