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曾节明文集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1955年,建国前功勋卓著的高级共特、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常务副市长潘汉年,莫名其妙地突遭毛泽东亲令逮捕,秘密关押到1962年,才受审判,以国民党特务、日伪汉奸、台湾间谍三项罪名判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实际上潘汉年被关押到死,于1977年死于湖南茶陵县的劳改茶场。
     1982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潘汉年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通知》,自我承认:
   这是建国后制造的第一起“反革命”大冤案。但是潘冤案谁制造的?出于什么目的制造的?。。。一概不清不楚,因为这起案子无论如何无法扣到“林彪”、“四人帮”头上了!


   
     当年年仅四十九岁的开国功臣潘汉年,为什么在春风得意马蹄疾之际突然倒台、在大牢中了却一生?此长期以来扑朔迷离,但当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彭树华近年的回忆《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给出了一个基本的脉络:
     潘汉年被关终生,与他曾经作为对毛泽东个人负责的单线共特身份有关:奉毛泽东的密令,潘汉年于1939年到1945年,打入南京汪精卫伪政权,收集情报、向汪日出卖国民政府机密、并实施毛共的联日反蒋卖国战略,为此,潘本人还奉毛旨意秘密觐见了汪精卫;潘汉年特务小组勾结日伪、坑害民国的汉奸勾当,只有毛泽东一个人知晓。
     彭树华的回忆明显认为:潘汉年的被囚终生,就因为“知道得太多了”——掌握了毛泽东勾结日伪当汉奸的绝密,他被关无期是必然的、是毛泽东的封口之举。众多的读者也想当然地认同此结论。
   
     但问题是:如果毛泽东真要稳妥封口,为什么不早把潘汉年“办了”,还拖到1955年,让潘汉年招摇过市、过足六年的上海市二号官瘾?从刘志丹案可以看出,毛主席搞暗杀的智慧,不在共特祖师爷周恩来之下,若一心要灭口,当年借日伪或国民党的手把潘汉年做掉,并不困难;或者在“解放前”让潘出一次“交通事故”、得一场急病。。。或者在1950年“镇反”时把潘当作叛徒镇压。。。更是举手之劳,为何要拖到1955年,才突然想起潘汉年是“大叛徒”、“大汉奸”、“美蒋特务”,唐突火急地把潘投入大牢?
     从这里可以看出:抓潘汉年下狱封口,并非毛泽东的初衷,毛对潘的本意是封赏的;毛泽东对潘汉年态度剧变,必然事出有因。
   
     史载,潘汉年突遭逮捕,是在向陈毅透露了一个秘密之后:  
     1955年3月,潘汉年率中共上海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中共全国代表大会,住在北京饭店。会上,毛泽东号召中共的高级官员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无论什么问题,只要讲清楚了,党组织都可以宽容,等等。恰好不久前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敌伪人员中,有人揭发了潘汉年见汪精卫的事,此事潘汉年却从未向“组织”讲过,因为当年对毛泽东单向负责的身份,潘之前不能向组织讲。
     大概因为当时刚刚处理过高岗、饶漱石问题,听到毛的号召潘汉年很紧张,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决定向老上级陈毅和盘托出。
    陈毅听了潘汉年的汇报后,表示:潘汉年同志请放心,谁也不会怀疑你对革命的忠诚;陈毅答应立即去中南海菊香书屋找毛泽东,当面讲清楚。只要毛说句话,公安部门就不会追查此事了。
     吃了定心丸的潘汉年做梦都没有想到,对陈毅的“交心”,反惹来大祸临头:
     4月2日,陈毅赴中南海,向毛泽东报告了潘汉年交待的事情,并交上潘汉年写的材料。毛始皇阅后,提笔在材料上批示:“此人从此不可信用。”龙颜大怒跃然纸上;当天下午毛泽东命令:“立即逮捕审查潘汉年。”可见,毛泽东对潘汉年的态度,自此才是急转直下的。
     从此关键细节可以看出:潘汉年向陈毅“交心”,触犯了毛泽东之大忌,这才是他突遭下狱并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
     毛泽东暗通汪精卫的秘密,只有潘汉年一个知道,但潘汉年1955年之前非但没遭灭口、弃用,反而大受封赏,此说明毛泽东对潘汉年的态度,是建立在某种默契之上的:只要潘保持沉默,毛就保护和提携潘。
     1955年之前,毛泽东对潘汉年的此种默契,是毛的一贯作风:毛泽东用人,向来徇私唯亲——对忠犬大多力挺死保,但条件是:这些走卒必须为其保密、顶缸,例如:给王明下毒的走狗医生金茂岳、帮其清党“整风”的鹰犬康生,毛泽东都保护、重用到死。毛泽东的人事作风,其实更像土匪山寨大王,而不像共产党的独裁者。
     
     不知道为什么,精明盖世的共特王潘汉年,关键时刻竟未能把握毛泽东的人事心诀,愚蠢地泄了毛泽东的密。
     我绝不相信精明过人、心理素质过硬的老特务潘汉年,会被一个高岗案吓到犯忌泄密的程度。潘汉年的主动坦白,更可能是出于对毛泽东的相信、对中共党组织的忠诚,以及对毛泽东与中共关系的误判:
     大概在1955年三月的“两会”上,由于毛泽东的主动号召“讲清楚”,令潘汉年误认为毛泽东当年要他密通汪精卫的事,中共中央已经知晓了,因为在潘看来:毛泽东和中央是一体(反正中央都是忠于毛主席的人嘛),因此,自己密会汪精卫这件长期向“党组织”隐瞒的事情,就不能不坦白了。
     然则谁是“组织”?潘汉年不明白的是:共产党的独裁者本人,才是最大的“组织”!这是由共产党的本性决定的——中共的极权性质,决定了它必然沦为党头独裁者手中的工具,因此,忠于党头独裁者本人,才算真正的“忠于革命忠于党”。
     毛泽东本人就是中共最大的“组织”,私通汪精卫的事,潘汉年其实早就向“党组织”讲清楚了,后来竟破了江湖规矩,向“党组织”以外的人泄密——更何况潘的老上级陈毅,在党内又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大嘴巴!无怪乎毛泽东会龙颜大怒、骤下重手。
   
      因毛泽东的号召,就丈二和尚地向陈毅“交心”,也反映出潘汉年的不懂政治:作为老牌共特,潘汉年虽然精通特工,共产党的政治他仍然不及格:
     高岗本是毛泽东亲信,“高岗”案系是毛泽东欲打击周恩来势力,结果弄巧成拙被迫丢卒保车的败着;故“高岗”案后毛泽东不甘心,要发起一场“讲清楚”的运动,通过整肃前特情人员,以达到打击周恩来势力的目的,因为周恩来的有生力量,在新四军和前国统区共特系统网。
     抓别人辫子的前提,是自己的辫子决不能让人抓住——也就是说,潘汉年的问题是决不能坦白的;结果号召发出后,毛泽东本人勾结日伪的心腹干将潘汉年,反倒首先跳出来冒泡,潘汉年傻冒至此,怎么不惹得毛泽东老羞成怒呢?  
     刘路称潘汉年当特务当到最后,搞不清楚自己是哪一方的特务,这并不确切。潘汉年在1955年的大误判反映出:他是忠于共产党、忠于毛泽东的,他是铁板钉钉的中共特务。
     由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这一点:作为老牌特工,潘汉年不可能不知道中共比起国民党和日伪残酷得多,他如果真是国民党或日伪特务,他是不敢在抗战后投入中共的怀抱的。
     如果潘汉年不在1955年犯傻“交心”的话,以毛泽东对私人忠犬的“义气”作风,潘汉年决不会被下狱关到死,而很可能会象康生、金茂岳那样一直受到保护和重用。
   
     对毛泽东个人来说,历史比潘汉年掌握自己更重大机密的人还有一个,就是曾经生擒过自己的樊嵩甫,1934年10月,樊嵩甫任国民党军队剿共北路军第三纵队指挥官兼第七十九师师长,在江西打垮了中央红军,并活捉了时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后在毛乞求游说下将其释放。。。对“伟大领袖”来说,此秘密一旦爆出,只会比潘汉年掌握的秘密更加丑不可闻;樊嵩甫后来一直守口如瓶,“解放”后他非但未遭毛泽东加害,反而受到特殊的保护,直到毛泽东死后,他才将此秘密公之于众。
   
     徇私情、“讲义气”,这是毛泽东与周恩来的一个重大区别:周恩来对忠实下属,向来极尽出卖、抛弃之能事,一切以“党性”牌坊为上。甚至对自己的恩人都是如此,其冷酷和阴狠,在中共党内实在无出其右的:在1927年“四一二清党”,周恩来曾被国民党二十六军第二师逮捕,眼看就要枪毙,幸亏第二师师长斯烈之弟、周恩来昔日的黄埔学生斯励及时出手相助,放得以逃脱虎口;对救命恩人斯励,周恩来日后竟恩将仇报,杀人灭口:
     1931年周恩来率领暗杀小组潜入顾顺章家,亲自操刀,杀害顾顺章家族老小数十人,并丧心病狂地亲令特工将当晚在顾家打麻将的斯励杀死灭口!
     周恩来的冷酷和阴毒,即使在中共党内,也是令人发指的。毛泽东厚黑流氓“今胜昔”固然为世所公认,其身上多少还有点山寨黑社会的“义气”——对私人有一份底线、多几分率真,周恩来则完全是共产党魔性和理学牌坊兽性的复合体,作伪一生,几无半句“人话”,人格和人性都双双扭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从毛泽东的整人细节差别来看:他对彭德怀、陈毅之流甚至刘少奇(以嫉妒的方式表现)好歹还有些许敬意,唯独对周恩来,有的只是打心底的鄙视,这未必不与周的真实为人有关(毛是深知周为人的)。
     潘汉年应该庆幸他没有撞到周恩来的手里,否则断然等不到1955年,早象斯励那样,死无葬身地矣!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二月二十二日凌晨于雪融纽约州
(2014/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