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曾节明文集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与王希哲先生商榷
   
     最近读了王希哲先生在曼谷中国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演文字稿——《为中国劳工阶级的权利永远奋斗》,有酣畅淋漓之感,因为作者不仅笔锋凌厉、文思敏捷,其对中国社会近四十年来的矛盾演变,分析鞭辟入里,这在民运异议人士当中实属少有。
   


     但或许是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老王对右派洞察深入骨髓,对左派的分析,却有失之粗疏之嫌,例如,老王在文中说:
     “1976年中共右派政变之后,特别是“89-64”血腥镇压了民众争民主反官僚腐败的运动之后,号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中共就完全背叛了工人阶级利益,在“市场经济”口号下放手地复辟资本主义,放任和勾结,保护国内外资本力量对工人的残酷经济压榨和政治剥夺。或利用权力鲸吞原国有财产本身成为了权贵大资本家。”
     在这里,王希哲把华国锋一伙“粉碎四人帮”的宫廷政变,当作“中国右派政变”,是有失水准的。
   
     中共当权派的派系,以经济主张来划分,有共产派(即毛派和极左派)、“鸟笼派”(即以陈云为代表的“正统派”,其以主张公有制下少量私有经济——所谓“鸟笼经济”著称,这一派实际上是当时的中左派)、和走资派(即当时的中共右派,以邓小平为首);以宪政为参照来划分,则可分为专政派和政改派两大阵营:政改派以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专政派的阵营则极为广泛——毛泽东、陈云、邓小平(刘少奇)势力都属于专政派。
     由于1976年的时候,中共政改派尚未当权,专政派一统天下,因此,当年中共当权派内的左、中、右派,都是专政派中的左中右派别:当时左派要继续共产道路(毛左派更要继续“文革”)、陈云等中派要停止文革、重树和巩固老革命特权、恢复“十七年”式的“正统”秩序、以邓小平为首的右派,则急于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实际上要走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
   
     无论怎么看,华国锋都与当时的中共右派沾不上边:
     第一,华国锋高举“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华国锋不仅这样说,也部分地遵循了“两个凡是”——除了对“毛文革”阳奉阴违以外,毛泽东的其他政策,他都忠实地奉行,包括“一大二公”的经济政策,包括“大鸣大放”等“四大自由”,这就和邓小平、陈云格格不入;
     第二,华国锋从来不属于邓小平、陈云势力,也从来不是邓、陈势力之友,华国锋的飙升得自毛泽东的提携,与中共右派毫无关系;
     第三,华国锋不喜欢陈云,倾向于压制邓小平(虽然后来压制失败);在人事上他也是中共右派的对立面。
     综上可以看出,坚持“一大二公”而反对“邓改开”的华国锋不是中共右派,而属中共左派;当然,华国锋的确算不上毛左派,因为华国锋反对“文革”,而“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奉行“大民主”群众专政,是毛泽东区别于其他独裁者的“特色”;但毛左派只是中共左派阵营中的一派,华国锋算不上毛左派,不等于他就不是左派,更不能说明他就是(当时的)“中共右派”。
     或许,王希哲先生在这里错误地把毛左派等同于整个中共左派。
   
     也许,王希哲先生因为“粉碎四人帮”最终导致邓小平右派咸鱼翻身、中国历史走向急剧右转,就误把“粉碎四人帮”当作“中共右派政变”。
     事实上,非但华国锋非右派,“粉碎四人帮”的“10.6”宫廷政变,也于邓小平团伙没有任何关系:“粉碎四人帮”的主力是华国锋+汪东兴掌握的“8341”部队,老军头叶剑英仅起次要作用,而汪东兴是毛泽东的亲信,叶剑英的理念,最多接近陈云派,算不上右派。
     无论如何,华国锋是政变的核心,惯性的力量是强大的,没有华国锋的首肯和牵头,汪东兴和叶剑英都是不敢政变的。
     华国锋发动政变的目的更非解救中共右派,而企图自己独裁;汪东兴教唆政变的动机,则是惧怕江青坐稳后会清算自己(汪东兴与江青有隙,而江青是睚眦必报的泼妇)。但政变的后果,却是华国锋、汪东兴始料未及的,它导致邓小平右派咸鱼翻身。
     因此,“粉碎四人帮”的本质,不是中共右派政变,而是中共左派内讧,此种内讧导致左派方寸大乱,而中共右派乘机复辟成功。
     如果没有“粉碎四人帮”,已再次被毛泽东打入冷宫、笔杆子、枪杆子双无的邓小平一伙机会微渺,华、汪的宫廷政变,则令事前的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
   
     只有“中人之资”的华国锋,就象一个见财起意的管家,在老主人死后密室发难,从背后偷袭老主人的继承人团队——“四人帮”,把四个人打翻在地,导致本来被老主人制服、让“四人帮”踩在脚下的敌人邓笑贫获得解放,收拾旧部,反攻倒算,把老华团伙和“四人帮”一锅端。
     从左派的角度看,华国锋诚乃利令智昏、愚不可及也。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 2014年二月十六日晚于冰寒纽约州
     
   
     
     
(2014/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