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曾节明文集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习近平连抓姜野飞、桂民海反映了什么?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今日射覆心得:台独无命,台海无战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与王希哲先生商榷
   
     最近读了王希哲先生在曼谷中国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演文字稿——《为中国劳工阶级的权利永远奋斗》,有酣畅淋漓之感,因为作者不仅笔锋凌厉、文思敏捷,其对中国社会近四十年来的矛盾演变,分析鞭辟入里,这在民运异议人士当中实属少有。
   


     但或许是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老王对右派洞察深入骨髓,对左派的分析,却有失之粗疏之嫌,例如,老王在文中说:
     “1976年中共右派政变之后,特别是“89-64”血腥镇压了民众争民主反官僚腐败的运动之后,号称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中共就完全背叛了工人阶级利益,在“市场经济”口号下放手地复辟资本主义,放任和勾结,保护国内外资本力量对工人的残酷经济压榨和政治剥夺。或利用权力鲸吞原国有财产本身成为了权贵大资本家。”
     在这里,王希哲把华国锋一伙“粉碎四人帮”的宫廷政变,当作“中国右派政变”,是有失水准的。
   
     中共当权派的派系,以经济主张来划分,有共产派(即毛派和极左派)、“鸟笼派”(即以陈云为代表的“正统派”,其以主张公有制下少量私有经济——所谓“鸟笼经济”著称,这一派实际上是当时的中左派)、和走资派(即当时的中共右派,以邓小平为首);以宪政为参照来划分,则可分为专政派和政改派两大阵营:政改派以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专政派的阵营则极为广泛——毛泽东、陈云、邓小平(刘少奇)势力都属于专政派。
     由于1976年的时候,中共政改派尚未当权,专政派一统天下,因此,当年中共当权派内的左、中、右派,都是专政派中的左中右派别:当时左派要继续共产道路(毛左派更要继续“文革”)、陈云等中派要停止文革、重树和巩固老革命特权、恢复“十七年”式的“正统”秩序、以邓小平为首的右派,则急于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实际上要走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
   
     无论怎么看,华国锋都与当时的中共右派沾不上边:
     第一,华国锋高举“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华国锋不仅这样说,也部分地遵循了“两个凡是”——除了对“毛文革”阳奉阴违以外,毛泽东的其他政策,他都忠实地奉行,包括“一大二公”的经济政策,包括“大鸣大放”等“四大自由”,这就和邓小平、陈云格格不入;
     第二,华国锋从来不属于邓小平、陈云势力,也从来不是邓、陈势力之友,华国锋的飙升得自毛泽东的提携,与中共右派毫无关系;
     第三,华国锋不喜欢陈云,倾向于压制邓小平(虽然后来压制失败);在人事上他也是中共右派的对立面。
     综上可以看出,坚持“一大二公”而反对“邓改开”的华国锋不是中共右派,而属中共左派;当然,华国锋的确算不上毛左派,因为华国锋反对“文革”,而“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奉行“大民主”群众专政,是毛泽东区别于其他独裁者的“特色”;但毛左派只是中共左派阵营中的一派,华国锋算不上毛左派,不等于他就不是左派,更不能说明他就是(当时的)“中共右派”。
     或许,王希哲先生在这里错误地把毛左派等同于整个中共左派。
   
     也许,王希哲先生因为“粉碎四人帮”最终导致邓小平右派咸鱼翻身、中国历史走向急剧右转,就误把“粉碎四人帮”当作“中共右派政变”。
     事实上,非但华国锋非右派,“粉碎四人帮”的“10.6”宫廷政变,也于邓小平团伙没有任何关系:“粉碎四人帮”的主力是华国锋+汪东兴掌握的“8341”部队,老军头叶剑英仅起次要作用,而汪东兴是毛泽东的亲信,叶剑英的理念,最多接近陈云派,算不上右派。
     无论如何,华国锋是政变的核心,惯性的力量是强大的,没有华国锋的首肯和牵头,汪东兴和叶剑英都是不敢政变的。
     华国锋发动政变的目的更非解救中共右派,而企图自己独裁;汪东兴教唆政变的动机,则是惧怕江青坐稳后会清算自己(汪东兴与江青有隙,而江青是睚眦必报的泼妇)。但政变的后果,却是华国锋、汪东兴始料未及的,它导致邓小平右派咸鱼翻身。
     因此,“粉碎四人帮”的本质,不是中共右派政变,而是中共左派内讧,此种内讧导致左派方寸大乱,而中共右派乘机复辟成功。
     如果没有“粉碎四人帮”,已再次被毛泽东打入冷宫、笔杆子、枪杆子双无的邓小平一伙机会微渺,华、汪的宫廷政变,则令事前的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
   
     只有“中人之资”的华国锋,就象一个见财起意的管家,在老主人死后密室发难,从背后偷袭老主人的继承人团队——“四人帮”,把四个人打翻在地,导致本来被老主人制服、让“四人帮”踩在脚下的敌人邓笑贫获得解放,收拾旧部,反攻倒算,把老华团伙和“四人帮”一锅端。
     从左派的角度看,华国锋诚乃利令智昏、愚不可及也。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 2014年二月十六日晚于冰寒纽约州
     
   
     
     
(2014/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